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11章如膠似漆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8日 12:48 [字數] 81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人生在世,試問有幾人會真正有鐵哥們?

每個人,都會有朋友,但絕大多數都是狐朋狗友,吃吃喝喝,玩玩樂樂才會聚在一起,一旦遇到困難,沒幾個會自動伸出援助之手,多半是會唯恐避之不及,怕惹麻煩上身,甚至極個別的可能還會落井下石。

人生就是由許多杯具組成的。

人生十**不如意。

如果能遇到一位在自己困難時便會自動伸出援手的鐵哥們,那真是三生修來的福氣。可遇不可求。風流小農民511

對於謝家化,王小兵覺得他是一位值得信賴的鐵哥們,只要自己有難,跟他說一聲,不論多大的困難,他都會奮不顧身前來相助,縱使獻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有這樣一位鐵哥們,王小兵感到很幸運。

是以,謝家化平時向他提出什麼要求,只要力所能及的,王小兵都會滿足對方,不會讓其失望。

謝家化點了十數樣菜肴,才肯罷休。

看著點菜單上的各種菜肴,沈若蘭暗暗吃驚,那麼多菜,要四五個人才能吃完,不過,她卻不知道謝家化一人便能吃光光。

「若蘭,你現在先回家,我到時找你。」出於安全的考慮,王小兵道。

「呃,好吧。」她也吃飽了飯,留在這裡,如果再遇到一波攻擊,那就頗為危險。

如果不是事態十分緊張,王小兵必然會跟她去兜兜風,看有沒有機會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可是如今,謝宏生正在找自己決戰,不得不先把享受放在一邊,等與敵人決出勝負再說。

在路邊找了一台摩的,王小兵先付了車費,沈若蘭上了摩的,輕聲道:「小兵,你要小心些。」

「這個知道了。你答應我的事,要儘力做,我等著你的好消息。」他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香肩,提醒道。

「咯咯,知道。我回去了。」她嫵媚笑道。

看著沈若蘭遠去的身影,王小兵倒感到今晚沒有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實在是有點可惜,不過,如今兩人的關係已進了好多步,差不多成為情侶了,只要保持與她聯繫,那就極有機會得到她嬌軀的開發權。

是以,對於快到嘴的肉,他並不著急。

回到餐桌旁,見謝家化正在大吃大喝,他真想不通謝家化的肚子為什麼能裝那麼多的食物,笑道:「黑牛,知道駱駝吧?」

「駱駝是哪個**『毛』啊?」謝家化不懂道。

「駱駝你也不知道?」王小兵訝道。

「駱駝?我怎麼會知道?老子就知道有豬頭,雞王,蛇劍,還有好多好多的花名,就是沒有駱駝。」謝家化嘴角溢出油水,流到下巴,一本正經道。

「尼瑪,我說的是動物駱駝啊,你不知道?電視沒見過?」王小兵才明白他誤會了,笑道。

「沒見過。」謝家化非常老實道。風流小農民511

王小兵差點一個倒栽蔥掉到地上,連駱駝都不懂?他不知道謝家化很少看電視,要看,也是看那些體育類的,極少看其它的節目,加上又不是住在沙漠地帶,對於駱駝這種動物,還真的不了解。

「我告訴你,駱駝有兩個駝峰……」王小兵正在說著。

「駝峰好吃嗎?」謝家化睜在牛眼問道。

「尼瑪,我是說駱駝有兩個駝峰……」王小兵不是說駝峰好不好吃,只是想說明另一個問題而已。

「不好吃的,說它幹什麼?」謝家化專心消滅陸續端上來的菜肴。

「好吃埃我跟你說,駝峰可以藏營養,駱駝吃的營養儲蓄在那裡,一連好多天不用吃東西都行。你吃這麼多東西,也應該幾天不用吃都行吧?」王小兵笑道。

「老子幾天沒吃東西,估計你只能在殯儀館找到我了,哈哈哈。」謝家化粗獷笑道。

王小兵也笑了。

謝家化很少有幽默的時候,但有時也會說出令人噴飯的話。

抬手看了看勞力士,王小兵道:「快點吃,據我估計,謝宏生已知道我在這裡,可能會直接過來,今晚就跟他火併一常」

「麻痹,那太好了!老子現在有力無處用,全身發癢,等老子去將謝宏生打成肉餅。麻痹,看那**『毛』還敢不敢拽。」謝家化非常興奮道。

「估計他們會帶霰彈槍過來,你要小心些,別中了,要不,到醫院去挑砂子,也夠你受的了。上次,不是說雞雄被打中了手臂嗎,弄了好幾天,還沒挑完砂子。」王小兵提醒道。

「這個知道,麻痹,沒有帶宿舍那條鐵棍出來。」謝家化微有可惜道。

「隨便找點什麼東西就行。」王小兵自己有軍刀。

就在這時,他的大哥大響了。

接通之後,聽到是雲權的聲音:「老大,我已帶人到小樹林廣場了,下一步怎麼做?」

「你叫了多少人過來?」王小兵問道。

「七十多人。鋒仔又叫了二十多人,加起來有一百多人,夠不夠?如果不夠,再叫人去通知兄弟們過來。」雲權道。

「夠了,你們在那裡等我,我立刻過去。」說罷,掛了電話。

今晚不與謝宏生決一戰,這倒顯得怕他,自己也沒有安寧日子過,而且要是在學校上課時被謝宏生帶人去找碴,那就極為危險,是以,必須跟他硬拚一次。

約莫三四分鐘之後,果然又有可疑的人騎著摩托在白沙飯館前面兜了一圈,隨即立刻離開了。

「黑牛,快點吃,謝宏生那鳥人估計要來了。」王小兵一直留意大街上的來往人流,以他的敏銳目光,可以發現其中的端倪。風流小農民511

「好1除了吃,謝家化還喜歡打架。

風捲殘雲,不消五分鐘,便將滿桌的飯菜都吃光了。

兩人出了外面,王小兵騎上摩托跑車,謝家化走過來嘆羨道:「麻痹,小兵,你什麼時候換車了?」

「就是那個姜鑫的。他砸壞了我的車,我就要了他的車。」王小兵笑道。

「借我騎一騎。」謝家化非常感興趣道。

「現在沒時間,快坐你的車。」王小兵掃視一眼,見到大街盡頭有數十台摩托與一輛麵包車飛馳而來,不用多想,也能估到是謝宏生一夥。

於是,謝家化連忙騎上自己的摩托,跟著王小兵向小樹林廣場飛馳而去。

轉眼間,便到了小樹林廣場,王小兵的人馬早已在那裡等候,烏壓壓一大群人,個個手中拿要不是鐵棍,就是砍刀,殺氣騰騰的。

「老大,下一步怎麼做?」皮膚偏黑的雲權連忙上來請示道。

「兄弟們,準備開工了1王小兵已下了車,指了指也已趕來的謝宏生一夥。

看到兩股黑幫將要火併,那些在廣場里散步的人嚇得連忙閃開了,霎時間,廣場上便空『盪』『盪』的,除了王小兵與謝宏生的人馬之外。雙方人馬差不多,不過,還是王小兵的人馬數量略多一點。

雙方人馬加起來差不多二百人,站成了兩面人牆對峙著。

那氣氛極為火爆,只要雙方的老大一句話,立時便會開打。

「王小兵,再問你一次,是還回摩托與賠錢,還是想打架?」謝宏生見對方人馬比自己的還要多,也知道火併起來根本賺不到便宜,是以,才不敢輕舉妄動。

「賠錢?那你要賠多少給我?」王小兵吐著大大的煙圈,微揚著頭,道。

「『操』,那你是想打架了!兄弟們,上!給老子砍死他們1謝宏生怒火衝天,大手一揮,道。

「殺1王小兵也想藉機來滅了謝宏生。

一般來說,在打群架之中,要是死了人,那追究起責任來,不會那麼重的,是以,這樣的機會,王小兵不會輕易放棄。只要滅了謝宏生,那就相當於去了全廣興的一條手臂。

就在雙方剛剛刀刃相交之際,只聽到警笛聲呼嘯而來。

晃眼間,數輛警車便停在了小樹林廣場前面。

朱由略帶著一批民警與數十治安員沖了過來,用高音喇叭大喝道:「你們已被包圍了,放下手中的兇器,高舉雙手,慢慢蹲下1

剛才,王小兵與平頭磚頭男一夥打架時,就已有人報警了。

朱由略也由警方的線眼那裡得知了事情的經過,知道雙方要火併,就派了便衣盯著王小兵,然後去調集了人手過來,當謝宏生行動之後,線眼便通知了朱由略,他便帶著人馬來了,來得正是時候。

一般來說,如果黑幫火併,警察是不會第一時間出現的。

朱由略會及時趕來制止,那是因為他跟全廣興,跟洪東妹都有一定的交情,在自己還沒調走之前,不想看到他們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火併,以免弄出幾條人命,那自己的前程就雪上加霜了。

如果王小兵與謝宏生不給面子,合成一股力量圍攻朱由略,那他就危險了。

不過,他算準了王小兵與謝宏生都要給面子自己。

果然,謝宏生自然要給面子他,只好吩咐手下把兇器都丟到了地上,高舉著雙手,慢慢蹲在了地上。王小兵也不想在這時惹朱由略,也叫手下把兇器放下,蹲了下去。

剎那間,廣場上除了警笛聲之外,沒了其它聲音。

差不多二百剽悍的青年高舉雙手蹲在廣場上,好像在集體做某一種體『操』似的,樣子頗為滑稽。

隨即,王小兵與謝宏生被帶回了派出所里配合調查。

朱由略親自上陣。

在所長辦公室里,王小兵與謝宏生大眼瞪小瞪,誰也不服誰,朱由略近乎吼道:「你們真是膽大包天,在派出所不遠處就要火併,太目中無人了1說著,重重拍了一下辦公桌。

「朱所長,抽支煙。」王小兵遞了一支好日子香煙給他。

「我警告你們,在我的管轄下不要『亂』搞,不然,我會好好收拾你們1朱由略心情本來就不好,此時更是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不是我要搞,是他想幹掉我。」王小兵也點燃一支香煙,道。

朱由略瞪著謝宏生,道:「你聽著,我不管你們有什麼恩怨,只要我一日還在這裡,就給我安分些,如果你不給面子我,那我跟你們算起總帳來,你吃不了要兜著走1

「朱所長,是他不對在先。」謝宏生面相雖凶,但在朱由略面前,也不敢囂張。

「我不管你們誰對誰錯,近段時間內,不要搞事。」朱由略知道自己會被調走,在走之前,不希望自己的工作添上一筆壞帳。他清楚黑道的事,根本沒有誰對誰錯可說的,只有拳頭能作主,誰的拳頭力量大,誰說的就有理。

王小兵倒無所謂,反正沒虧什麼。

那台嘉陵摩托被砸了,但卻從姜鑫那裡要了一台摩托跑車,並不算虧。

謝宏生雖憋了一肚子氣,但知道多說也沒什麼用,他也聽說朱由略很快要被調走,在這段時間之內,最好不要惹怒他,不然,到時真的惹火了這尊凶神,那就請神容易送神難,說不定自己被滅了也極有可能。

是以,他也只得忍了,暗忖回去與全廣興商量過再決定下一步怎麼辦。

雙方人馬還沒真正激烈大戰,只是火併了一二分鐘,但也有幾個人受了輕傷,並無大礙,二百多人當場被遣散,只有王小兵與謝宏生被帶回了派出所。

出到派出所大院之後,謝宏生兇狠道:「姓王的,走著瞧1

「姓謝的,你好,姓謝的,再見。」王小兵冷笑著揮了揮手,像趕一隻蒼蠅似的。

「有種,始終有一天會收拾你1謝宏生上了麵包車,回頭瞪著王小兵,一字一頓道。

「歡迎,只怕你提前到殯儀館。」王小兵比了個中指。

要不是派出所大院有民警在那裡,估計兩人又會大打起來,不過,真的動起手來,那謝宏生就悲催了,以單挑來說,謝宏生並非王小兵的對手,只有挨揍的份。

王小兵騎著摩托跑車,出了派出所大院,腦子思考著這件事。如今雖是暫時平息下來了,但事情沒有得到真正的解決,日後一樣還要火併。但現在要是不給面子朱由略,那也不妥,畢竟,惹惱了他並沒有好處,是以,也只得等以後再動手。

不過,如果真的如張芷姍所言,她的表姐會來代替朱由略的位置,那就對自己極有利。

是以,這件事拖下去,只會對自己有利。

不知不覺間,便已到了養生堂,他忽然想起還要找杜秋梅,問她招不招員工,於是,便先到養生堂,跟龍非聊了一會,意在多關懷她,以圖感動她,把敵人的力量轉化成自己的力量。

但是,要把龍非這種有點冷血的小美人感化,確實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他能做的,就是在日常多關心她,多了解她,每一件小事都為她著想,看看有沒有效果。除此之外,他也沒什麼可想了。現在跟她攤牌,那是不明智的,唯有穩住她,等待機會。

只要她不首先撕破臉皮,那就和平共處下去。

這種局面雖頗令人不悅,但這也是無奈之中的上策了。

「非非,我媽又問我你什麼時候能到我家吃飯呢。」他心裡對她頗為警惕,但剛毅的臉龐上卻『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

「咯咯,我很怕羞的,怕到你家去呢。」龍非『露』齒笑道。

「有什麼可怕羞的呢,這是我媽的一片盛情,也是我的一片盛情,考慮考慮吧。」他感覺她不會那麼快答應自己,一旦肯到自己家裡去,那就相當於她準備做自己的情侶了。

不過,她這一次倒挺爽快的,笑道:「好吧,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

他是想不到她會答應自己,出乎意料,心中微有震驚,暗忖她是真心的還是懷有不軌?但從她的眸子里絕對看不出端倪,也笑道:「太好了!我現在就去告訴我媽,她一定會很高興的。星期天,好嗎?」

「可以。」龍非柔聲道:「我要買什麼禮物去好呢?」

「誒,不用,你去就行了。我們家不講究那麼多的。那我現在就去跟我媽說。」他心念電轉,居然有些不知所措。

說著,他裝出一副歡天喜地的樣子,離開了養生堂,騎著摩托跑車朝山石集市而去。本來,他是想先到養生堂關懷幾句龍非,然後再到養生堂對面的食品門市部去找杜秋梅的,如今卻要真的去告訴自己的老媽,不然,到時弄個烏龍出來,那就難堪了。

最重要的是這條感化之計也要泡湯了。

後果之嚴重,不想而知。

不過,她真的被自己感動了嗎?

王小兵是不太相信的,畢竟,他雖說不是十分了解她,但也有五分了解她,以她那種內冷外熱的『性』格,絕對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感化的。可是,她答應到自己家去吃飯,總不能又改口吧。他現在不是擔心請不起她吃飯,倒怕她有些什麼陰謀詭計在裡面了。

可是,現在又沒法看出來,只好小心提防就是了。

不用多久,便到了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

許娟很少與兒子見面,一般只有周末才能在家裡相聚吃飯,如今見到兒子來了,問道:「小兵,今天不用上晚修嗎?」

「要埃」他一路將摩托速度開到最慢,就是在思考著怎麼向自己的老媽說這件事。但還是沒有想出怎麼說才好,畢竟自己還讀高中,不是真正談戀愛的時候,雖然自己已有了不少情人,但老媽都不知情。

「那怎麼不去學校上晚修,有事嗎?」許娟問道。

「呃,是這樣的……」他搔了搔頭,硬著頭皮把自己請龍非到家吃飯的事說了。

「哦,可以啊,那星期天請她來就是了。」許娟還沒見過龍非,不知長得怎麼樣,根本不像王小兵對龍非說的那樣親熱。

「媽,你見了她要表現得親熱些,我已跟她說了,說你很想見她。就是那個……,哈哈。」王小兵有點訕訕道。

許娟是過來人,見兒子那副模樣,便知他是想泡龍非了。

「你現在還讀書,最好別往那方面想。」她勸道。

「媽,幫我這一次。一定要幫我,不然,我沒臉做人了。千萬要幫忙埃不要讓她知道我在說謊,行吧?」王小兵非常認真地懇求道。

「好吧,不過,你得答應我,以後要好好學習。」許娟也不想兒子出醜,便同意了。

「媽,就這麼說定了1王小兵心裡一塊石頭終於落下了。

他在來東妹快餐店時,就是怕說服不了自己的老媽,那事情就嚴重了,之前跟龍非說自己的老媽如何如何喜歡她,要是到時被她看出了端倪,那就真的是極為麻煩了。

再次回到養生堂,他佯裝非常興奮道:「非非,我媽說了,非常期待你到我家去做客1

「咯咯,那就這樣定了。」她微笑道。

他從她的美眸里捕捉到一絲閃爍的神『色』,感覺她不是真的被自己感動,或者也只是敷衍一下自己而已。但大家都是在演戲,也沒什麼所謂。

找了個借口,離開了養生堂,便到對面的食品門市部去找杜秋梅。食品門市部里的員工都知道王小兵與杜秋梅有一腿,見他來了,都知道他是要找老闆了,一個女員工笑道:「小兵,找我們老闆嗎?」

「是埃在嗎?」他笑道。

「不在埃」那女員工開玩笑道。

「哦,那等她回來我再來。」他微有失望,道。

「不是啦,我們老闆在倉庫里。我叫她出來,你稍等。」那女員工笑道。

「不用,我去找她。」王小兵便朝後院走去。

想起以前跟杜秋梅在倉庫里激情大戰,他渾身打了個小小的激靈,腦海里浮現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真是回味無窮。

杜秋梅見王小兵來了,兩眼發光,甜笑道:「小兵,你來了1她不能經常得到他的愛的滋潤,好不容易才能盼來一次,如今,見他來了,當真喜之不荊

「梅姐,我找您有事。」他盯著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咂了咂嘴,笑道。

「好,我還沒吃飯呢,一起吃飯吧,邊吃邊聊。」她以為他要跟自己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呢。

「我吃過了。我想跟你說一下,我有個朋友想做銷售這類的,不知您這裡還招人嗎?」他客氣地問道。

「招,男的還是女的?」杜秋梅問道。

「女的,這樣吧,她就住在附近,我叫她出來跟您見見面,怎麼樣?」他想在今晚把這件事搞掂。

「好啊,請她出來,一起吃飯吧。走吧。」杜秋梅也頗想見一見他的那位朋友,以她的估算,那多半是他的情人,確實是被她估中了。

於是,兩人一起出了食品門市部。

杜秋梅見到王小兵的摩托跑車,笑道:「小兵,你又換車了,好帥!太型了1

「梅姐,您是說我帥說我型,還是說這摩托啊?」王小兵跨上了摩托跑車,笑道。

「咯咯,當然是指你。」杜秋梅本來是說車的,見問,連忙改了本意。

「近來生意還可以吧?」他問道。

「還行,托你的福,一切平穩上升。」如果不是他幫她籌款,她也沒能力買下這間食品門市部。

「全天雄沒有來威脅您了吧?」

「咯咯,沒有了。」

……

她跨上了摩托後座,身子有意壓在他厚實的脊背上,用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不停地輕輕磨他的脊背,分明是在挑逗他,想引起他的『性』趣,今晚好好地行一番**,以解多日來的饑渴。

被她兩座珠穆朗瑪峰招呼,他感覺渾身有點酸軟。

幸好他功力頗深,不然,駕駛著摩托都要出車禍,每被她的酥胸磨一磨,他就輕微地震一震,但雙手扶車把還算平穩。

忽然想起張芷姍的胯下被自己橫衝直闖了數次,如今可能還走不了路,縱使能走路,也是不方便,如果叫她出來,那倒不好,想了想,覺得打包去她家裡吃更好,於是笑道:「梅姐,不如打飯到我朋友家裡吃,怎麼樣?」

「好埃」她柔聲道。

「她今天有點不舒服,我也想順便去看看她。」當時,匆匆離開張芷姍的家,還沒燒水給她沖涼,如今,有空,便想去燒水給她洗澡,也確實要去看看她好些了沒有。

「唉,你告訴我,她是不是你的情人?」杜秋梅忽然問道。

「哈哈,她是我的好朋友。」王小兵模稜兩可地答道。

說話間,便已到了白沙飯館,王小兵下車,進去點了菜肴,等了十多分鐘,便行了,將打好包的飯菜遞給杜秋梅,然後跨上摩托,擰動油門,直往張芷姍的家馳去。

本來,他要是趕回學校上晚修,也還可以上一節晚修。

但不幫張芷姍介紹好工作,拖著也不行,遲早還要花時間去辦的,乾脆今晚不去上晚修,反正跟蘇惠芳打過招呼的,沒事。

想到今晚可以在張芷姍的家裡過一個快活的夜晚,他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兩人下午剛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是一對新的鴛鴦,果真如膠似漆,兩情極為相悅。不過,帶杜秋梅去了,估計也要向她分發女人的福利。他是沒意見的,只是張芷姍能不能接受,那倒是一個問題。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