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都市娛樂 > 風流小農民 > 第0509章一夫當關,萬夫萬開

風流小農民

第0509章一夫當關,萬夫萬開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7日 03:55 [字數] 81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戀愛的雙方,縱使是外人,也能看出男女兩人的愛意濃郁。莫說是當事人了。

對於像沈若蘭這種涉世不深,還帶著三分幻想的美女,其實是比較好泡的,只要給予她關懷,給予她浪漫,給予她溫馨,那就有機會得手了。

當然,前提是美女心裡要有好感。

不然,什麼都是妄然。

女人有時很決絕的,如果心裡對某男沒有好感,那就真的不會對他有意思,不論某男如何表達愛意,都不會感動她,反而往往會惹起她的反感。風流小農民509

像新聞說某大學男生向某女生點蠟燭表達愛意,卻被潑水拒絕,正是此理。

所以說,妞可泡,但一定要先確定對方對自己有沒有意思,沒有很多好感,那也應該有一點點好感,只有在這一點點好感的基礎上,才能建立起豐富的情感,隨著情感的進一步發展,就有機會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當然,皮肉生意不受此理的限制。

如今,王小兵憑藉經驗能確定沈若蘭對自己有好感,是以,他才會問她有沒有男朋友這種問題,要不,問這樣的問題,只會使她不高興。

但現在她很高興,那正說明她非常期望他問她那樣的問題。畢竟,她對他有興趣,以後極有可能發展成為『性』趣。

要是彼此都有了『性』趣,那就可進行**大戰,最終成仙。

雖剛認識不久,但王小兵真的有信心在今晚就拿下她,跟她在床上好好地做一番快活的體育運動。

「說真的,我怎麼樣嘛?」他灼灼的目光凝視著她清澈美眸,追問道。

「咯咯,不告訴你」她那秋波宛轉的明眸已告訴了他答案。

這時,點的菜肴陸續端上來了,非常豐富,紅燒鯉魚,清蒸排骨,鐵板燒牛肉,燒鴨,白切雞,菠菜,三鮮湯。

「我倆吃不完吧?」看著滿滿一桌子的菜肴,沈若蘭道。

「盡量吃,能吃多少是多少。」王小兵笑道。

「誒,吃不完可以打包,拿回去當消夜吃也行。」她嫵媚笑道。

他拿木勺幫她盛了一碗米飯,放在她面前,然後自己再盛了一碗,做了個請的手勢,便開始正式吃飯。

「你有吃我的美容丸嗎?」他忽然問道。

「有!哇,你的美容丸果然有效果,吃了之後,當天晚上就有美化,我的肌膚就變柔滑許多了。你看,我手臂這裡,以前有些斑點的,現在沒了耶,你看,多麼光滑1言辭間,還捋起袖子,讓他看。

「真的埃」他藉機在她的手臂上輕輕地撫『摸』著,感受那淡淡的溫潤。

一般情況下,人家只『摸』一下,但他卻是連續不斷地撫『摸』她的手臂,吃豆腐的跡象頗為明顯。起先一二秒,她沒感覺出來,三四秒之後,結合他撫『摸』的動作與那灼熱的眼神,便看出來了,連忙抽回了玉臂,俏臉紅撲撲的。

在吃飯的時候,還能『摸』『摸』美女的肌膚,確實能增加食慾。風流小農民509

她偷偷地瞥他一眼,見他正含情地看著自己,俏臉不禁更紅了,一顆芳心也快要跳出來了,微咬著紅潤的下唇,不論是美眸還是玉唇,都蘊含著濃郁的笑意。

「誒,你有沒有想過要考個執業『葯』師啊?」他挾了一塊排骨進嘴裡,邊嚼邊問道。

「有啊,咯咯,你怎麼問得這麼巧呢,我正在複習,準備去考一個執業『葯』師呢。誒,不過沒那麼容易考到。」她美眸明亮而含笑,平添三分吸引力。

「那抓緊時間複習,爭取考到吧。」他心裡升起幾分希望,道。

「咯咯,哪有那麼容易呢,何況,我現在考到了,也還沒有錢開『葯』店,不急,慢慢考。」她左手撩起一綹垂至面前的秀髮,嫵媚笑道。

「快些考到比較好埃」他替她著急埃

如果她考到了執業『葯』師,那他的養生堂就可借她的證件搞一張『葯』品經營許可證,這樣,就算有比較齊全的證件了,以後開分店也比較容易。

她不明白他的真正用意,還道他是單純的關心自己,淡笑道:「咯咯,估計還要幾年才能考到吧。或許,一輩子也考不到呢。」

「不會吧。你一定要考到啊,我還等著你幫我埃」他心裡涼撥涼撥的。

「幫你?你遇到什麼困難了嗎?」她好奇地眨著美眸,問道。

「說來話長。」他先挾了一塊魚腩肉到她的碗里,然後自己挾了一個魚泡進嘴裡,邊嚼邊感嘆一句。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就說嘛。只要我能幫的,我一定幫你,絕對不會敷衍了事。不過,你有什麼困難要我幫忙呢?」她知道他比自己能力大多了,不明在哪方面可以幫他。

咂了咂嘴,用衛生紙擦擦嘴角的油漬,他才不疾不徐地把自己的養生堂的困境告訴了她,並且把全廣興準備借白道勢力來端掉自己的養生堂的事情也簡略說了一遍,又把自己想得到『葯』品經營許可證的想法也向她說了。

聽了之後,她才知道自己考不考到執業『葯』師原來對他影響很大。

「這麼說來,我壓力挺大的耶」她神情比較凝重道。

「是啊,我的養生堂需要你幫忙度過難關啊,要是沒有你的幫助,想開分店都比較難。只有你把執業『葯』師考到了,那就可去搞一張『葯』品經營許可證,就不怕全廣興鬧事了。」他如是道。

「誒,那我儘力吧。如果考不到,那怎麼辦?」她欠了他的大人情,確實想幫他的忙。

可是,考試這種事,不是說考到想要的分數就能考到的,還要看個人的努力與個人的資質,資質低的,努力並不一定能成功,當然,不努力更沒有成功的機會。只有資質高,而又努力的,才有大把握來考到想要的分數。

以沈若蘭的資質而言,在讀書的時候,她不算特別聰明的學生,只處於中上游水平。

是以,如果她努力的話,考到執業『葯』師的機會挺大的。

不過世事無絕對,她不敢太過肯定。

「只要你努力了,考不到,那這可能是天意,我也一樣會感激你。」他也知道有些事強求不來的。風流小農民509

「你這麼體貼人,那我壓力更大了。」她微笑道。

「放輕鬆些,不然,你可能真的考不到,我聽老師說,考試這種事,要保持平靜心態才能發揮出應有的水平的。」他自己在學習方面沒有什麼經驗,回想起老師所說,道了出來。

「咯咯,看來,你對學習很有研究埃」她如果知道他並非優等生,那必然會改口。

「哈哈,這個怎麼說呢,哈哈。」他少有臉紅的的時候,此時,不禁也耳根發熱。要不是知道她不了解自己,還道她是在諷刺自己呢。

「你學習成績不錯吧?」她問了一句。

「不好。」他如是道。

聞言,她終於明白他為什麼笑得那麼勉強了,原來是深有含意的,見他耳朵還有些紅,便知剛才自己那句說得他有些發窘了。

於是,連忙岔開話題道:「你養生堂的生意還好嗎?」

「算不錯吧。以後跟你合夥做。」他說的也是真心話,如果把她泡到手了,那就是自己的嬌妻。

「咯咯,我沒有本錢,又不會配製『葯』丸,不好意思跟你合夥呢。」她甜笑道。

「你只要考到執業『葯』師就行了,其它的全由我搞掂,不用你費神。所以,你努力學好習,爭取考到執業『葯』師。」他一本正經勉勵道。

「咯咯,我儘力而為」對於他的合夥提議,她也頗有興趣。

就在這時,王小兵的大哥大又響了。

接通之後,他問道:「喂,哪位?」

「兵少,你要小心,我聽人說謝宏生已帶著幾十人到處找你,要跟你算帳。」這是鋒仔的聲音。

「消息準確嗎?」王小兵神『色』微微凝重。

「準確,兄弟們告訴我的,說見到謝宏生開著麵包車,帶著人馬找你,我們要不要叫兄弟們過來跟他決一死戰。」鋒仔道。

「我已叫雲權去召集人馬了。你也叫些人過來,到小樹林廣場來跟我匯合。」王小兵知道這次火併已無可避免,不過,以他的實力也扛得住謝宏生,不需要請洪東妹支援。

「好,很快就趕過去。」鋒仔應聲道。

沈若蘭聽到了王小兵跟鋒仔說的話,便知是要打架了,她幫不上什麼忙,只以為這次事件完全是自己惹起的,頗有幾分歉疚,也不知說什麼好,該說的「謝謝」都說了,沒有什麼更感動的話可說了,是以,紅唇掀了掀,但沒有說什麼。

兩人沉默了一會,她忍不住道:「他們很多人嗎?」

「有一百幾十人吧。」王小兵將煙頭放在煙灰缸里摁熄,淡淡道。

「這麼多人啊!那怎麼辦?那不是很危險?不如報警吧,好嗎?」她沒見過大場面,以為一百幾十人便很多人了,她也不知如何幫他,覺得依靠白道可能會解決問題。

可是,黑道的事,是很難靠白道來解決的。

白道的事多半要靠白道的力量來解決,黑道的事也一樣,可以藉助白道的力量,但總的來說,還是要靠黑道的力量來解決。而黑白既有相交的一面,也有相悖的一面,是一組矛盾體,卻存在於現實的世界里,說明黑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並非涇渭分明。

而黑道問題要引入白道勢力來解決的話,那極有可能引火燒身。

是以,黑道內部的紛爭,一般是不找白道來幫忙的。

至於黑道與白道的複雜關係,也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楚的,因此,王小兵也不想對沈若蘭多說,只是淡淡一笑,道:「這個不用擔心,我能應付得來,你答應我,從現在開始,努力考執業『葯』師,怎麼樣?」

「呃,好的。」她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唯有照他的話去做了。

兩人又吃了一會,便有個強壯的的平頭青年走進了白沙飯館里,站在門口處朝裡面掃視,好像在找人。

此人正是王小兵的手下阿昆。

「過來,阿昆。」王小兵見了他,舉起手來招呼道。

阿昆連忙走了過來,道:「兵少,來遲了。有什麼吩咐?」

「坐下來吃飯吧。」王小兵招手問服務員要碗筷。他的實力雖比阿昆大得多,但也從來沒有小看過他。對於小弟們,王小兵向來是以兄弟相待的。

「兵少,我吃過了。」阿昆倒不好意思坐下吃,找了個借口,道。

「真的吃過了?」王小兵感覺他是在說謊。

「真的吃過了,如果沒吃,那我會坐下來吃的。」阿昆見有一個美人在這裡,便知是老大的女朋友了,哪裡敢來這裡做電燈泡?

王小兵了解阿昆這個人,知道他能勝任保護沈若蘭這個工作,才會叫他。要是叫謝家化,打架絕對是一流的好手,但敵人只要耍一個調虎離山之計,便可把他弄走了。阿昆有點計謀,身手也不錯,是個可以信任的人。

能做到樹林四少之首,王小兵不是單靠運氣。

他是全方位的實力都達到了這個水平,才坐到這個位子的,是名副其實的老大。不是只有勇而無謀的大老粗。

「那好,長話短說,這兩天內,你的任務就是帶幾個人幫我保護好她。她在東興醫院上班。聽清楚了嗎?」王小兵指著沈若蘭,道。

「包在我身上。老大,順便問一句,是誰敢對嫂子無禮。」阿昆問道。

聞言,王小兵與沈若蘭都微微尷尬,畢竟兩人連情侶都還不是,不然,被稱作嫂子,那也沒什麼所謂。沈若蘭更是俏臉紅暈飛舞,微勾著頭,但也不出言澄清。王小兵雖有點不好意思,但勉強能接受,既然她不出聲糾正,那證明她心裡對自己真的越來越有意思了,是以,心裡頗為喜悅。

「就是謝宏生那鳥人。你能勝任吧?」王小兵淡淡道。

「包在我身上,除非我倒在了血泊之中,要不,絕不會讓謝宏生的人碰她一根毫『毛』。」阿昆堅定道。

「好,你現在去安排人手吧。」王小兵遞了一支香煙給阿昆。

「謝謝老大,我這就去安排。」雙手接了香煙,隨即便匆匆去準備了。

等阿昆走了,沈若蘭才抬起頭來,瞥了一眼王小兵,嘴角含笑,想說什麼,但又沒說出來,只是輕輕地咬了咬下唇,便端起碗里的三鮮湯,喝了一口。

「這兩天就讓他帶人保護你,以後我會請女『性』朋友保護你。」他準備找蝴蝶幫的正副幫主談一談,叫她們照顧沈若蘭一段時間,等事情平息之後,再打算。

「咯咯,剛才他說的嫂子是誰呀?難道你結婚了?」她佯裝不明白阿昆所說的「嫂子」是什麼意思,下了好大的勇氣,才敢問出來。

「他好像是說一個叫沈若蘭的美女是一個叫王小兵的老婆。」反正先開開玩笑也沒什麼,畢竟她對自己有意思,是以,他就直說了。

「哈?嗯,別這樣說呢。」她撅著紅唇,假裝微慍道。

可是,她的美眸與玉`唇泛起的淡淡笑意與俏臉上洋溢的那抹幸福神『色』,絕對出賣了她內心的真正心意。無論她想怎麼樣隱藏,都是徒勞。

「誒,他說的是真的埃」他笑道。

「嗯,你欺負人家,不理你了」她撅著紅唇,微微撒嬌道。

「哈哈,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埃我們有了緣分,那就有可能成為夫妻埃」他揚了揚粗眉,笑道。

「你再說,人家要惱了矮,嗯,不理你了」她俏臉紅撲撲的,比熟透了的蘋果還要鮮艷欲滴。

正在兩人溫馨地說話時,王小兵的大哥大又響了。拿起來看了看,是個陌生號碼,不知是敵還是友打過來的。既然打來了,那就接來聽聽,看是何方神聖。

接通之後,立時聽出是謝家化的聲音:「小兵,在哪裡啊?」

「什麼事?」聽謝家化的口氣,好像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正在急著找王小兵似的。

「麻痹,聽許勇說,你打了謝宏生的手下姜鑫,怎麼不叫上我啊?麻痹,老子在教室坐得悶出鳥來,快要無聊死了,拳頭髮癢,好想找人打架。原來你曠課是去打架,叫上我嘛。太不夠義氣了。麻痹,老子無聊了一下午,真想隨便找幾個人來打一架。」雖看不到謝家化,但王小兵也能想象出他說話時唾沫橫飛的樣子。

「哈哈,我之前也不知會打架的,要不,早就叫上你了。」這是真話。

「麻痹,聽說你下午打了兩場架,第二場怎麼不叫老子啊,麻痹,老子現在手癢得利害,麻痹,真想隨便找個人來揍一頓。」謝家化人生四大喜事:打架,練肌肉,大吃大喝與賭博。

「晚上可能要大戰埃你來不?」王小兵笑道。

在這個世界上,可能沒人比王小兵更了解謝家化的了,他與謝家化從小玩到大,就差了沒有輪流來穿同一條褲衩了。謝家化有什麼惡習,有什麼喜好,他都一清二楚。

聞言,謝家化大喜道:「麻痹,太好了!老子可以曠課了1

「你不是在學校打電話給我吧?」學校的小賣部那裡有公用電話。

「不是,在小樹林集市的公用電話亭,你在哪裡啊?回學校了?」謝家化洪亮的聲音傳過來,有如雷鳴。

「不在學校,在白沙飯館吃飯。」餐桌上還有許多飯菜。

「麻痹,小兵,怎麼吃飯也不叫上我?麻痹,不要走,老子現在飛車趕過去。等我吃飽再走。」謝家化向來是身無分文的,縱使有幾張鈔票在兜里,很快也會貢獻給賭友的。

「快點過來吧,等著你。」王小兵笑道。

掛了電話之後,他搖了搖頭。

對於謝家化這個鐵哥們,只要王小兵以後有了足夠的能力,一定會在經濟上資助他,讓他成家立業。不過,謝家化嗜賭如命,這是一個致命的弱點。是以,王小兵早已想好了,錢不能給他,但可以買好東西借給他用,使他不敢輕易轉賣成賭資。

沈若蘭聽到王小兵的大哥大的話筒傳出陣陣如雷的話音,話那麼大聲啊?」

「我的鐵哥們。」他笑道。

「他肯定是個大塊,說話聲音那麼大。」她猜測道。

「他就趕過來,待會你就能見到他了。」王小兵掃視一眼窗外,不禁神『色』一凜。

沈若蘭也朝窗外看了看,但見大街上人來人往,也不知王小兵看到了什麼,臉『色』驟然間變得凝重起來。

「小兵,怎麼了?」她感覺到有些不妙。

「待會你離我遠些,謝宏生那鳥人的手下看到我了。」剛才,正是有幾台摩托緩緩從大街上經過,車上的青年不停掃視,明顯像是在尋找什麼人。

「哈?是他們嗎?」經王小兵一指點,沈若蘭也瞧見四台摩托已駛過來了。

「是。」一挑七,王小兵打不贏,但跑得贏。

不過,那些混混之中,有一個就是下午與王小兵照過面的,正是那個平頭磚頭男,看來,他沒有與姜鑫在傍晚一起到東興醫院,那倒是逃過了一劫。

「小兵,我們快走吧。」沈若蘭驚慌道。

「不用怕,鎮定,我能應付得來。」王小兵站了起來,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圓潤香肩,安慰道。

其實,那四台摩托從對面街直駛過來,一眨眼便到了白沙飯館,縱使王小兵現在帶著沈若蘭走出店外,也沒時間上摩託了,他自己一人逃跑的話,那輕易可將平頭磚頭男一夥拋開,不過,帶著沈若蘭,那就比較麻煩,不如不走,以靜制動,那倒省了一分力氣來應敵。

「你看,他們好像有刀1沈若蘭聲音有些發顫道。

「知道,有我在,絕對不讓他們傷你一條頭髮。我會保護你一生一世,相信我。」他藉機向她表白一番,雙手扶著她兩肩,用堅定的眼神凝視著她,道。

「那你呢?」她害怕他會受傷。

「我知道該怎麼做,憑他們就想傷我,還沒那麼易。你鎮定,不用慌,看我怎麼收拾他們。」他確實是臉帶笑容,一副泰山崩於前而不『亂』的自若神態。

除了相信他之外,她也不知還能做什麼了。

論打架,她根本幫不上忙,除非是在旁吶喊助威,那倒還能盡一分誠心。

其實,王小兵那麼鎮定,當然是有原因的,因為謝家化正在趕往這裡,不出幾分鐘,便可到達這裡,屆時,便是二人並肩作戰,以他倆的戰鬥力,七八個混混,還不是他們的對手。

是以,他根本不將平頭磚頭男一夥放在眼內。

轉眼間,平頭磚頭男便下了車,手裡握著一柄白晃晃的開山刀,隔著窗子指著王小兵,喝道:「**『毛』,出來1隨即,又對一個青年吩咐道:「你去用公用電話打給生哥,就說找到姓王這**『毛』了。快。」那氣勢,倒有點像老大。

不過,他忘記了下午被王小兵暴打一頓的經歷。

「你呆在這裡,不要出去。」王小兵將沈若蘭捺在椅子上,道。

「那你呢?」沈若蘭替他捏一把汗,雖知他身手不錯,不過,見到敵方手中都握有鋒利的刀具,她一顆芳心就是鎮定不下來。

「沒事的,看我怎麼收拾他們。」他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道。

隨即,便朝白沙飯館門口走去,在門角的地方,隨手抓起一條木棍,有小臂粗細,約二米長,正是打架的好家生。

出到外面,王小兵笑道:「還想找揍?」

「**『毛』!下午打老子渾身疼痛,現在要砍死你個**『毛』1平頭磚頭男雖氣勢洶洶地用開山刀指著王小兵,但卻不敢衝過來,他與姜鑫一樣,打心底里懼怕王小兵,如今只是仗著人多,才敢這麼囂張的。

「有種就上來,那麼多人也不敢動手,懦夫1王小兵譏笑道。

「媽個『逼』!兄弟們,給我上1平頭磚頭男怒道。

不過,他不敢打頭陣,只是在後面作指揮。他知道王小兵的身手了得,如果打頭陣,那待會要是有意外,就沒有逃跑的機會的了,如果壓后,一旦發現情況不妙,那就可立刻逃之夭夭,不會再挨一頓暴打。他確實也是個精明的人。

王小兵雙手握著大木棍,站在白沙飯館門口。

他沒有主動衝上去,並不是他不敢,而是他要保護沈若蘭,守住門口,不讓平頭磚頭男一夥衝進去,不然,要是沈若蘭被對方控制住了,那倒有點麻煩,只有把門口守住,才能做到保護好沈若蘭。

他已發誓要好好保護她,那就絕不會讓別人傷她。

加上他手裡的木棍那麼長,站在門口,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氣勢恢宏,凜凜不可侵犯,自有一股懾人的氣度。

平頭磚頭男指揮著人馬數次想衝進去,但被王小兵舞動長棍,將他們擊退了,誰也不敢硬衝上去,只要被打一棍,莫說是血肉之軀,就是鋼鐵之軀也會被打到變形。

是以,雙方一時之間僵在一起。

平頭磚頭男人數雖佔多,但也沒有發揮人多力量大的作用,只能幹著急,引來越來越多路人的圍觀。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