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07章代美人出手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6日 04:16 [字數] 81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如果不想讓姚舒曼看到自己,那隻好藏起來,可是藏在哪裡好呢?王小兵也感到頭大了一圈。

他知道,在情愛方面,就是閨蜜也要有**,不可能拿出來分享的,對於張芷姍來說,她雖還不想讓姚舒曼知道自己與他的關係,但要是被知道了,她也還能接受。

不是王小兵不能接受,而是他還想泡姚舒曼,不想讓她知道。

在還沒有得到姚舒曼的身子開發權之前,他不想使事情變得曲折,按正常情況發展下去,他極有可能得到她的身子。

要是經常刺激她,使她吃醋,那就難說了。風流小農民507

畢竟,女人是感性動物,一旦意氣用事,可能會做出難以意料的事情,說不定三兩天內就找個男人嫁了,那也有可能。

因此,他要盡量避免刺激她。

胡思亂想之際,一陣敲門聲把他的神思拉了回來。

「篤篤,篤篤篤,篤篤。」這分明是姚舒曼在門外敲門,還聽她哼著一首流行歌曲,心情應該不錯。如果她看到室內的王小兵與張芷姍**裸一絲不掛地相擁在一起,那會怎麼樣?

沒人知道答案。

王小兵也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

當機立斷之下,他只好將張芷姍抱進室里,然後耳語道:「你去開門,我藏進衣櫃里。」

「好,不過……」她有點羞澀地道。

「沒事的,她不進室,難以看到我的。」於是,他以極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又幫她穿上了衣服。

「我下面痛」她終於道出了難言之隱。

聞言,他忽然記起她不方便之處,可是,也沒有其它辦法了,於是,便立刻抱她出了室,到了小客廳的房門前,便放她下來,然後自己一陣風似的踅進室里,鑽進衣櫃里。

那衣櫃是小鐵條與帆布拼裝而成的,整個衣櫃不到一米八,分二層,人要想藏在裡面,只能蹲著。他拉開簡易衣櫃帆布上的拉鏈,閃了進去,然後把鏈拉上,這樣,從外面看過來,就看不到他了。

「姍姍,開門矮」姚舒曼在門外喚道。

「誒,來了」其實,她就站在門後面,只是等王小兵藏好之後,才敢開門。

但飯桌上面那麼多飯菜,明顯是兩三個人的份量,姚舒曼進來看到之後會怎麼辦?現在也沒辦法了,只好見機行事,走一步是一步了。

於是,「咿呀」一聲,便把門打開了。

「誒,你在裡面幹什麼啊?那麼久不開門。」平時,姚舒曼上來不用敲門,房門便為她打開了。

「呃?啊,我,不是開了門嗎?」張芷姍雖穿上了家常休閑服,但光著腳丫,而且俏臉的紅暈依舊,更重要的是秀髮凌亂,明顯是像在床上激情大戰之後才會有的現象。

幸好,姚舒曼還沒有過床上激情大戰的經驗。風流小農民507

要不,一下子便看出端倪了,饒是沒有經驗,但憑直覺,她也感覺到張芷姍是剛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加上剛才那麼久才來開門,應該是在床上還沒有起來。想到這裡可能有一位陌生男子,她忽然有點緊張。

「你家裡有其他客人嗎?」姚舒曼含笑問道。

「哈?呃,沒有埃」張芷姍要出盡吃奶的力氣才能站穩,不然,要軟下去了。

「你怎麼不穿拖鞋啊?以前從沒見你光過腳。」姚舒曼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瞥了一眼對方的腳掌,笑道。

「哈?哦,一時忘記了。」張芷姍平時不習慣說謊,驟然遇到需要說謊之際,她倒有點顯得捉襟見肘了。

由對方那吞吞吐吐的話語與羞澀的神情,姚舒曼也隱約猜測到張芷姍可能是認識了新的男朋友,今天正在這裡行房事,只是自己碰巧來到這裡,才撞上了。想到這裡,她倒有點不好意思了。

「誒,買那麼多菜啊,跟誰吃飯呢?」姚舒曼掃視一眼飯桌,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

「哈?沒有啊,我做的……,哦,不是,我買回來的,自己吃埃早知你會來了,所以買多些,一起吃吧。」張芷姍支吾了一會,才想到該怎麼說。

「真的?」姚舒曼狡黠一笑,便走向飯桌。

在經過室的時候,她佯裝不經意地向裡面掃視一眼,想看一看那個神秘的男人到底長得怎麼樣,可是,一瞥之下,沒有看到男人,裡面空空如也,暗忖難道是在門后?於是又多看了幾眼,但看那門后也難以站一個人。

「你看什麼呢?」張芷姍見姚舒曼不停地朝室里看,有些尷尬道。

「沒有啊,上個廁所。」姚舒曼覺得如果不是在室,那就有可能是藏在廁所了。

不過,當她走進廁所里,又失望了,期待看到的男人沒有出現。

難道是自己多心了?

姚舒曼回到小客廳里,再掃視一眼,這一房一廳的小套房也沒什麼地方可以藏住一個人,思索之間,在飯桌坐了下來,看著那些菜肴,有些已有點涼了,但還能吃,無意之中,瞥見室那個衣櫃,從外面看去,挺正常的,不過,如果裡面藏一個人也綽綽有餘。

可是,有必要藏在裡面嗎?

「姍姍,你剛才在幹嘛?」她問道。

「沒幹嘛,就是在家休息埃」張芷姍還是站在門後面,羞澀道。

「是不是你家來重要的客人了,那我還是先回去吧。」姚舒曼感覺張芷姍不像以往那麼熱情,應該有蹊蹺。

「沒有啊,快吃飯菜吧,買回來半個鐘了,待會冷了就不好吃了。」張芷姍站在飯桌三四米之外熱情招呼道。

「好埃」兩人是閨蜜,姚舒曼也不客氣。

不過,張芷姍還是沒有走過來,顯得頗為詭異,自從姚舒曼進了門之後,她便一直站在門后那個位置,從沒改變。風流小農民507

「誒,你站在那裡幹嘛?」姚舒曼好奇道。

「站就站唄,還有什麼好奇的呢。我喜歡站著呢。」張芷姍哪裡敢說自己胯下被王小兵一番橫衝直闖之後,如今走不了路。

「過來一起吃嘛。」姚舒曼笑道。

「我吃了,你快吃吧。」張芷姍掠了掠垂下額前的秀髮,道。

「你不過來,那我拉你過來。」姚舒曼朝她走了過去,伸手去拉她,「你怎麼老是站在這裡呢?我真的想不明白。」

「別拖我」張芷姍連連搖手道。

「咯咯,奇怪了」說著,姚舒曼便拉著張芷姍的玉手,往飯桌的方面走去。

以兩美人的力氣而言,當然是做體育老師的姚舒曼要大些,她全力拖張芷姍,那必然能拖動,一拖之下,便把對方拖動了數步。

不過,張芷姍下面頗痛,加上渾身乏力,「啊喲」一聲,身子一軟,便坐了下去。

姚舒曼倒嚇了一驚,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連忙轉身將她扶起來,關懷道:「姍姍,怎麼了?」

其實,張芷姍這種情況屬於虛脫,只是做快**育運動太過激烈了,一時未有恢復元氣之故,又羞又氣道:「你幹嘛拖我呢,嗯,人家下面……」

她差點把秘密說出來了。

姚舒曼丈二和尚摸不著頭,如墜五里霧裡,訝然道:「怎麼了?」

「哈?沒什麼,沒什麼,只是渾身無力,扶我到椅子吧。」張芷姍俏臉紅撲撲的,咬著紅潤的下唇,柔聲道。

「看你神秘兮兮的,到底有什麼事啊?要不要我幫忙?」姚舒曼將她扶到飯桌旁,問道。

藏在室簡易衣櫃里的王小兵真想替張芷姍回答:要,過來睡在床上,好好享受一下。

不過,他不敢出來。

「你是不是……」姚舒曼近距離見張芷姍秀髮極為凌亂而濡`濕,俏臉紅暈亂舞,明顯是做了快**育運動才會有的跡象。

「誒,什麼嘛,你快吃飯吧。」張芷姍急道。

「我扶你進房裡休息一下吧。真的不要緊吧?」姚舒曼兩手扶著張芷姍的左臂,問道。

「不要緊,不用。我就坐在這裡。」張芷姍怕她進入室會見到王小兵。

「你今天好奇怪哦,怎麼神神秘秘的,好嚇人。誰在室里嗎?」說著,姚舒曼又朝室看了一眼。

「沒有埃」張芷姍微微緊張道。

「我不信,等我看看。」說著,姚舒曼就要走入室。

「你真多事,快吃飯吧。」張芷姍連忙雙手抓住姚舒曼的手,不讓她進室,招呼道。

藏在簡易衣櫃里的王小兵倒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姚舒曼真的走過來,只要用頭居高臨下往衣櫃里一瞧,便能看到裡面有人了。要是被發現了,那就尷尬了,那倒不如之前穿好衣服坐在小客廳里等她進來還好。

是以,他心裡暗暗祈禱她不要進來。

姚舒曼雖覺得處處可疑,但也沒想到會是王小兵藏在簡易衣櫃里,加上張芷姍不讓她進去,她也不好意思再進去。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她沒有見到王小兵的摩托,不然,她必然要走進室里瞧一瞧。

她在樓下見到那台摩托跑車,但不知是誰的。

「你今天好怪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姚舒曼拿起筷子,挾了一隻紅燒雞翅品嘗,道。

「沒有埃」坐在了椅子上,張芷姍覺得下面也頗痛。

「以前也沒見過你這樣的,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姚舒曼好心道。

「不用,可能是太累了,呃,可能是昨晚沒睡好,感覺好睏。」張芷姍是真的累,她說了真心話,倒怕被對方聽出弦外之音,連忙改了口。

「還想邀你去打牌呢,那你早點休息吧。」姚舒曼津津有味地吃著飯菜。

在簡易衣櫃里的王小兵不時抬手看勞力士,眼看沈若蘭就要下班了,要是她打個電話過來,大哥大響了,那倒麻煩了。他摸了摸腰間的大哥大,暗暗祈禱它不要響。如果姚舒曼一直在這裡坐到晚上七八點,那自己也沒法出去,倒要爽約。

幸好,姚舒曼吃完飯菜之後,坐了一會,便離開了。

等姚舒曼下樓之後,王小兵才從簡易衣櫃里出來,兩腿都蹲到麻了,藏在衣櫃里,空氣十分悶熱,出了一身汗。

「在裡面差點憋死了。」他出來之後深呼吸了幾口,才感到舒服些了。

「你今晚還去上課嗎?」張芷姍還是坐在飯桌旁。

「要,來,我抱你到床上休息幾個鐘,等我下了晚修之後,如果有空,再過來看你。」說著,他把她抱進了室里。

「你晚上還來嗎?」她倒有些怕他晚上再來大動幾番。

「有時間就來。」他不敢肯定。

「還是在學校多,不用兩邊走,那會浪費許多時間,我能照顧好自己。」她提議道。

「好,到時再說。」他用單被蓋在她的身上,輕吻她的額頭,與她道了別,便出了室,開門出去,關上門,下了樓,騎上摩托跑車,朝東興醫院馳去。

要不是張芷姍的家裡還有一個簡易衣櫃,那就要被姚舒曼看到,那場面就很複雜,到時不知要費多少口舌才能哄轉姚舒曼。一個簡易衣櫃也那麼有用!他心裡贊了一句。坐在摩托上,迎風前進,渾身涼爽。

想到要與沈若蘭幽會,一抹喜悅不禁湧上心頭。

根據他豐富的採花經驗來看,只要把握得好,今晚都有可能得到沈若蘭。雖還沒看過她的玉`體,但他閱女頗多,縱使美女穿著衣服,他也能幻想出她們的**,從沈若蘭那豐腴而青春活力四射的身子來看,絕對是尤物。

不過,剛才謝宏生那番恐嚇的話又迴響在耳邊,既然他那樣說了,就極有可能向自己報復。

這確實需要提高警惕。

小心行得萬年船。

在路上行了三四分鐘,便聽到大哥大響了起來。

「哈哈,幸好在張芷姍的家裡沒響,要不,被姚舒曼聽到,也不知說什麼才好。真是太謝謝你了,沈若蘭。」王小兵將摩托停在了路邊,打心底里感激她。

拿起大哥大,接通一聽,原來不是沈若蘭。

「小兵,知道我是誰嗎?」那是一把甜膩的聲音。

「呃?讓我想想,唉呀,好像想不起來埃」他聽出話筒那邊的是誰,只是佯裝不知。

「你小子,這麼快就忘記我了,哼,沒安好心,虧人家對你那麼好,沒幾天,就心裡不記得人家了。」那女的嬌嗔道。

「哈哈,花姐,說笑呢,怎麼會忘記你呢。你在我心目中太重要了。」他笑道。

「哼,要是你忘記了我,饒不了你。」羅蓮花嬌聲道。

他對她有點意思,但沒有像對庄妃燕、張芷姍那麼濃的情意,但對她也是真心真意的,並非假情假意,雖然他利用她來刺探全廣興的動向,但那是另一回事,不可混淆而談。

「花姐,有事嗎?」他難以確定她打這個電話給自己是什麼用意。

「難道要有事才能找你嗎?」她反問道。

「哦,那倒不是,有空就可以找我聊聊天。我晚上一般比較忙,要上晚修,下了晚修之後,才比較有空。」他倒有些擔心她向自己索要女人福利。

「哼,我才沒空跟你聊天呢。」頓了頓,她才道:「我剛才聽到我家老爺跟謝宏生打聽話,開始不知是跟你有關,後來聽我家老爺說謝宏生要收拾你。不過,我家老爺說還不到時候幹掉你,說可以教訓一下你,廢掉你。你要小心埃」

「哦,謝宏生要廢我還是全廣興要廢我?」他早已接到謝宏生的威脅電話了。

「應該是謝宏生吧。聽說他今晚就要動你。先去東興醫院把一個護士抓住,用她來要脅你,叫你出來,如果你不出來,就說要派人到學校找你算帳,你怎麼辦好呢?」羅蓮花倒替他擔心。

「花姐,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好了,我去辦正經事了。」他聽出她是關心自己的。

掛了電話之後,他倒怕沈若蘭被姜鑫欺負。

看了看勞力士,沈若蘭還沒下班,如果是姜鑫帶人去東興醫院門口等著準備綁架人,估計也是這段時間了。自己一人前往,就怕對方人多,到時起不了作用,那倒白走一趟。於是,立刻打了個電話。

「鋒仔,現在召集十多人到東興醫院,要快。」他吩咐道。

「好。」

掛電話之後,王小兵立刻加速趕往東興醫院。

不消十分鐘,便到了東興醫院大院門口,沒有見到姜鑫一夥,倒擔心沈若蘭被綁架走了,停好摩托,去問門衛,才知醫院還沒有下班。既然門衛那樣說,就證明姜鑫一夥還沒來。他心裡又安穩了許多。

如果真是姜鑫那廝前來,絕對不輕饒他。

五分鐘之後,鋒仔帶著十幾人,分乘六台摩托蜂擁而來。

「兵少,有什麼吩咐?」鋒仔等人手中都拿著兇器,雖用破布包著,但明顯是砍刀一類。

「你們進醫院大院等著,如果需要你們,我會吹口哨,聽到口哨聲,你們再衝出來。」說罷,王小兵走過去,跟兩個門衛打了聲招呼,簡單說了一下情況,說明自己的人馬不會進醫院裡搞事,只是暫時進那裡埋伏一下。

兩個門衛也頗為佩服王小兵,聽他說得那麼客氣,又不是進醫院搞事,便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離醫院下班還有十多分鐘的時候,便又見到有數台摩託疾馳而來,粗略估算一下,可能有七八人,而姜鑫確實就在裡面。

王小兵獨自一人站在醫院大院門口,神情自若地盯著來者。

下午時分,姜鑫被王小兵暴打了一頓,如今還周身疼痛,骨頭好像要散了似的,只想教訓一下沈若蘭,然後抓住她,要她叫王小兵出來,再收拾王小兵,以解心頭之恨。當時,他從東興醫院逃回去之後,立刻去找謝宏生,請他幫忙。

是以,謝宏生便打了個威脅電話給王小兵。

但王小兵沒有接受謝宏生的的條件,是以,談判破裂了。姜鑫急於要報仇,請謝宏生幫他,並且說出了自己的計劃。對於收拾王小兵,謝宏生也很支持,但他不得不打個電話給全廣興,跟他打聲招呼。

全廣興也頗恨王小兵,同意可以廢了他,如果做得到的話。

至此,謝宏生便叫姜鑫去實施計劃。

姜鑫帶了七八個人,分乘幾台摩托,風馳電掣趕來東興醫院,就是要先把沈若蘭抓住,凌辱一番,再以她誘出王小兵,然後報大仇。

如果不是羅蓮花提前打電話告訴了王小兵,估計姜鑫還真得手了。王小兵不但感激羅蓮花,還感激姚舒曼。要是姚舒曼在張芷姍的家多坐半個小時,那結果就不同了。多了這半個鐘頭的時間,結果完全不一樣。

姜鑫臉上還青一塊,腫一塊,頗為難看。

當見到王小兵站在醫院門口,他心頭那股怒火之大可想而知,恨不得立刻將王小兵大卸八塊才解恨。不過,被對方打怕了,如今見了面,心裡都會湧起一股濃郁的恐懼。下了車之後,己方雖有七八人,但也不敢驟然衝過來。

過了半晌,他才鎮定下來,知道以八挑一,那絕對不會輸。

是以,一瘸一拐地帶著七個打手走了過來,咬牙切齒道:「姓王的,下午打老子那筆帳怎麼算?」

「打你,那是給面子你。」王小兵點燃香煙,吸了一口,悠然地吐出一個煙圈,道。

「有種,還好,我的摩托就在這裡,不用去找你了!今日,你逃得了,但那婊子一定要挨揍1姜鑫獰笑道。

「我不會讓你傷害她1他兩眼堅定道。

「嘿嘿,有種,那看你個**毛有什麼本事,兄弟們,給我砍,砍斷他的手筋腳筋。」姜鑫自己不敢往前沖,揮著大手,像個大將軍一樣威風,下令道。

王小兵只往醫院大院里退。

「哈哈,**毛!看你往哪裡逃1看著王小兵要逃走,姜鑫心頭湧起一股得意,想不到這麼快可以得報大仇,當真快意。

七對一,王小兵確實敵不住,何況對方手裡還有砍刀。

但逃走,那可以輕易做到。

不過,他不用逃走,如今,他只是誘敵深入而已。他神情自若,還雙手招呼姜鑫一夥過來。他的人馬比敵方多一倍,只要打起來,那可想而知,結果多半是人數多的一方取勝。而他一人就可敵住三四個,還剩下三四個要對付十幾人,哪裡能取勝?

「那麼拽,我們幹掉他1

「快圍住他1

「不要讓他跑了1

……

姜鑫帶來的打手見王小兵那麼淡定,都恨不得立刻砍死他。

不過,當他們衝進醫院大院之後,只聽到一聲口哨聲響起,突然喊殺聲震天,從大樹後面,屋角旁邊,衝出了十幾個手持兇器的打手,開始圍攻姜鑫帶來的打手。

數秒鐘之前,姜鑫等人囂張得不得了。

數秒之後,姜鑫等人驚恐得臉無人色。

起先,還追著王小兵砍殺,如今,被王小兵的人馬反追著砍殺。黑社會就是這樣,誰的力量大,誰就是勝者,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說。

霎時間,慘叫聲連天,鮮血濺了一地。

姜鑫見到這一幕,腦子一片空白,根本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難道王小兵是諸葛亮,可以知未來的事?居然在這裡設下伏兵,等著自己衝上門來找死。等到他回過神來,兩腿已顫抖得快要坐下去了。

出盡了吃奶的力氣,才跨上一台摩托,想要逃走。

可是,惹了王小兵這尊煞神,想輕易溜之大吉,那隻能是痴人說夢話。

還沒發動摩托之際,姜鑫背脊便被踹了一腳,整個人向前撲倒,回頭一看,見是王小兵,早已嚇得渾身哆嗦個不停,上下牙齒格格地敲擊作響,兩隻眼睛像是死魚的眼睛那樣突了出來,射出驚恐的神色。

「不是說要砍我嗎?砍埃」王小兵又一腳掃在姜鑫的頭上,道。

「兵少,饒命,我再也不敢,求求你饒了我吧。」姜鑫哀求道。

這時,醫院下班了,沈若蘭從醫院大樓走出來,見到大院地面血跡斑斑,不知是什麼事,當走到大院門口,看到王小兵的身影時,忽然好像明白了什麼,便連忙朝他走了過去。

「小兵,怎麼了?」她有點驚惶道。

「有人想欺負你,我代你教訓他。」王小兵用腳踏著姜鑫的脊背,道。

「又是他1沈若蘭側頭瞥了一眼姜鑫,微慍道。

「沈小姐,救命啊,快救救我。求你了,我以後不敢再來打擾你了。」姜鑫爬不起來,趴在地上,哀求道。

沈若蘭還不太清楚事情是怎麼樣的,疑惑地瞧著王小兵。

於是,王小兵便把姜鑫的陰謀簡單地說了一遍,道:「你說這樣的人該不該打?」

「這混蛋,原來這麼卑鄙,我越想越生氣呢,先前已饒了他一次,現在又還想來欺負我,確實太氣人了。」說著,沈若蘭也上去踹了幾腳姜鑫。

「王小兵,你敢動我的話,三爺不會放過你1姜鑫見求饒不行,只好露出凶性,威脅道。

「他會不會放過我,那不清楚,但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王小兵重重踢了姜鑫的腦袋一腳,一下子將他踢暈了。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506章鴛鴦飯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508章給美女找保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