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501章答應不脫她的胸罩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3日 05:26 [字數] 82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聽到張芷姍的聲音,王小兵心裡的那抹失望霎時間便消散了。

希望與失望原來只是一線之隔,一秒之前,他的心情還有點失落,一秒之後,他渾身充滿了能量,精神愉悅。

「是我,王小兵,來探望你。」王小兵仰著頭,看著二樓的窗戶。

「咯咯,小兵,你怎麼來了?」張芷姍倚在窗戶前,穿著家常悠閑服,秀髮有點篷松,看來還沒有化妝。

「來看看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沒有。」他找了個比較合適的借口,道。

「誒,你不是要上課嗎?」她俏臉洋溢著濃郁的笑意,柔聲道。

「今天放了半天假,所以來看看你,近來還好嗎?」他在想,她還不叫自己上去坐坐,難道她家裡有其他男人,思及此,心裡不禁湧起一抹惆悵。

在情愛面前,他雖有豐富的經驗,但要是自己喜歡的美人有其他男人,他也難以釋懷。

「要上來喝杯水嗎?」張芷姍柔聲道。

「好埃」他非常願意。

「喏,接著鑰匙。」她把鑰匙用毛巾包著丟下。

王小兵一把接住,然後開了一樓大門,進去,關上大門,上到二樓,走進張芷姍的小客廳里,然後把水果放在茶几上。

「那麼客氣幹什麼,來坐坐也不用買這麼多東西。」張芷姍笑盈盈道。

「聽說美女吃多點水果能美容。」他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剛才還以為你不在呢,準備回去的了,幸好應聲了。」

「剛才在睡午覺,隱隱聽到有人叫我,還以為是在做夢,後來醒了才聽清確實有人在樓下喊我。」張芷姍邊說邊斟了一杯白開水給他。

「打擾你睡覺,對不起。」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雙目在她婀娜的身子上掃視一番,咂著嘴道。

「現在還沒工作,才可以睡這麼久,要是上班了,那就不能睡那麼長時間了。」張芷姍瞥了他一眼,見他正灼灼地瞟過來,能感受到他濃濃的情意,一顆芳心怦怦直跳,俏臉微紅,微垂著腦袋,不敢再與他對視。

兩人彼此之間都有意思,只要孤男寡女獨處一室,那必然曖昧。

沉默了片刻,屋裡情意越來越濃,他小腹下面也越來越硬,老二蘇醒過來,想要幹活了,不過,他連忙翹著二郎腿,把老二壓著,不讓它拋頭露面。

「姍姐,你找好工作了嗎?」兩人如果這樣干坐著也不是辦法,他打破沉默,問道。

「還沒有呢,不知做什麼好。」她淡笑道。

「那想找什麼樣的工作呢?」他問道。

「銷售、文員都可以。但想一下子找到合適的又辦不到,不上班,整天在這裡閑坐也悶。」她見他目光落在自己的酥胸上,便用手將衣襟扯一扯,盡量遮住兩座飽滿而堅挺的雪山。

如果在以前,那王小兵可以招她做養生堂的員工。

如今,已招了龍非,雖然可以辭退龍非,但他還想要把她變成自己的一枚棋子,不然,就難以知道她背後的敵對勢力,這樣對自己非常不利。是以,他不會辭退她。

而養生堂雖會開分店,但現在還沒有計劃。

關鍵要先把藥品經營許可證弄到手,那開分店就比較有把握,不然,終究會因證件不全而被人利用來攻擊自己。

想了想,如果她想干銷售類的,那倒可以幫忙。

於是笑道:「在食品店裡賣東西,你願意做嗎?」

「可以啊,先做著。有份工作做沒那麼悶,等找到好的再換。」她眨了眨黑而亮的美眸,柔聲道。

「那今晚我幫你問一下。」不知不覺間,因口乾舌燥,他已把那杯開水喝完了。

「你朋友開的店嗎?」她連忙給他的水杯里添滿開水。

「是埃」他體內的欲`火越來越旺盛,兩眼發光道。

「那先謝謝了。你朋友的店在哪裡的呢?」她一直不敢與他對視,微抿著紅唇,一副嬌羞的神情,道。

其實,王小兵是想把她介紹到杜秋梅的店裡,只要自己跟杜秋梅打聲招呼,估計沒什麼問題,畢竟自己與杜秋梅的關係非同一般,不但是情人,而且還對她有恩。這點小事,應該會幫忙。

「就是我養生堂對面的那間食品門市部。離你這裡也不遠,上班也比較方便。」他如是道。

「哦,那可以埃」她又瞥了他一眼。

兩人的目光相接在一起,彼此心靈都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她連忙垂下了視線,雙手有點不知所措地玩弄著衣角,一副羞澀的迷人神態。

「吃水果吧。」他真想抱一抱她。

「好,等我洗乾淨吧。你要吃什麼?」她將塑料袋的結打開,問道。

「隨便。」他也幫忙打開塑料袋。

在他剛站起來之後,褲襠的「小帳篷」立時顯現出來,成為一道壯麗的景觀。他的老二似乎也嗅到了美女的體香,想要出來看看她的美麗容貌。

張芷姍無意之中瞥見他褲襠的勝景,不禁打了個大大激靈,俏臉許多。

起先,他還沒發現,等到見她妙目不停地掃視自己的褲襠,便知道自己大意了,但已被看到了,再掩飾也沒什麼用,便只好任由老二頂起「小帳篷」了。他倒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幸好,他臉皮頗厚,雖有點耳熱,但還頂得祝

隨即,他想:反正自己的心思都被她看到了,倒不如放大膽子試一試,成功固然可喜,失敗也沒什麼所謂。

畢竟,泡妞就是要厚臉皮才有成功的機會。

於是,他便決定嘗試一番。

此時,兩人都在解塑料袋的結,自然會手碰到手。剎那間,兩人的手好像無意觸碰在一起,其實他是有意碰一碰她的手,看她有什麼反應,如果反應太過激烈,那就適可而止。

不過,結果在他的意料之中。

在他的手碰到她的玉手之後,她並沒什麼生氣,玉`唇還泛起淡淡的笑意,俏臉的紅暈也越來越濃了。

由此,他感覺有戲,心裡十分興奮。

正想再去摸一摸她的玉手,她已拿著兩個蘋果走進廚房了。

看著她滾圓而修長的雙腿與那豐圓的美`臀,他腦海里忽然幻想著她裸體的誘人之處,想著想著,渾身熱烘烘的,情不自禁地脫了上衣。

等到張芷姍洗乾淨蘋果從廚房走出來,見他光著上身,不禁暗吃一驚,怯道:「你怎麼脫衣服了呢?」

「哈?呃,熱埃」他確實是熱,只是熱得有點不正常。

「那我拿那台鴻運扇出來給你吹涼吧。」她走過來,把蘋果遞給他。

「不用。那樣浪費電。這樣就行了。」他在接蘋果的時候,又輕輕地握了握她的玉手,感受那滑膩的肌膚。

「哦,我幫你削皮吧。」她羞澀地縮回了手,拿起一把水果刀,麻利地削蘋果皮。

見她手裡拿著把水果刀,他不知她是什麼意思,是拿把刀來防身還是真的給自己削蘋果皮呢?他只好先按兵不動,不然,倒弄得有些尷尬。

幸好,她削好了蘋果皮之後,把水果刀給放下了。

「喏。」她把蘋果遞了過來。

他又藉機握了握她的玉手,由衷道:「姍姐,你的肌膚真好,近來有吃我的美容丸嗎?」

「有。你的美容丸真有效果。」她的玉手被他拉住了,肉跳了一下,猛地一縮手,抽回去了。

「今晚我再拿些美容丸給來給你。」他從她那害羞與微怯的神情可以看出,她現在的心情有些矛盾,處於臨界點,只要向前再推進一點點,那便可與她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那先謝謝你了。」她還是那麼彬彬有禮道。

他微笑著點頭,大口咬了一口蘋果,目光凝視著她俏麗的容顏,真想立刻抱起她,然後扒下她的衣服與內褲,用老二到她的兩腿`之間進行最友好的訪問。

她不敢迎視他,只低著頭吃蘋果,但她能感受到他如熔岩般的情意。

「姍姐,吃條香蕉吧。」不知不覺間,他把蘋果給啃完了,拿起一條香蕉,遞給她。

「你吃,我待會吃。」看著他將香蕉送過來,她腦海里產生一個怪異的念頭:那條香蕉就像他熱情的老二,正臉帶笑容向自己沖了過來。

其實,那條香蕉比他的老二遜色多了。

如果香蕉會說話,必定承認自己是小巫,不敢與他的老二相提並論。

「來,你嘗一嘗,聽那人說這香蕉是在樹上熟的。」看著她紅里透白的俏臉,他好想親吻一口。

「好,謝了。」他那麼固執,她只好放下只吃了一半的蘋果,接過了香蕉,剝開了皮,小咬了一口。

「甜嗎?」他邊說邊將椅子移了過來。

「甜。」她瞥見他向自己移近,不禁有些驚慌,不知如何是好。

在她心底里,對他真的有意思。可是,畢竟還沒有與他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現在他想在自己身子上耕耘,她自然會生出一股抵觸的情緒,在自然狀況下,這種抵觸情緒要一段時間才能消除。

「給我吃一口吧。」他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道。

「啊?我吃過了,有口水的,你拿新的吃吧。」她微訝,美眸圓睜,含笑道。

「不用,我嘗一口就行了。口水也是營養,給我吃一口吧,姍姐。」他把嘴湊了過去,問道。

「那全部給你吃吧。」她怯怯地把香蕉遞了過來。

他接了,咬了一口。

她抿著紅唇,滿臉笑意。

「姍姐,你也吃一口吧。」他又把半截香蕉遞了過去。

「咯咯,有口水的,我不要」她笑聲如銀鈴般好聽,搖手道。

「我只是嘗一口,喏,給你,我刷了牙的,很衛生的,不會有傳染病的,別怕。」他非常誠懇道。

「咯咯,不是怕傳染病,而是……,咯咯,我不要,你快吃完吧。」她連連搖手,嬌笑道。

「來嘛,吃一口嘛,別浪費了。」他把香蕉遞到了她的紅唇邊,懇請道。

其實,他是別有用意的,請她吃香蕉是幌子,真正的醉翁之意則是想靠近她,然後伺機跟她作零距離的接觸。

「咯咯,我不吃,嗯,快拿開,咯咯」她側著臉,用手推他的手。

「姍姐,吃嘛。」他的策略非常成功,不知不覺間,他與她的距離由一米縮短到只有一掌之闊了。

當她一雙玉手推他的手時,不經意間掃中了他褲襠的那頂「小帳篷」,頓時像觸電似的,渾身打了個大大的激靈,連忙縮回了手。

而他,被她的玉手碰到老二之際,一股強烈的酥軟震蕩開去,也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剎那間,兩人都像定格住了。

隨即,她才發現他離自己原來這麼近,芳心有如鹿撞,怦怦直跳,怯怯道:「小兵」

「姍姐,吃一口嘛。」他已壓了下去。

「矮,小兵,別過來」她坐在靠背扶手椅里,雙手推著他結實的胸膛,嬌聲道。

「姍姐,來,吃一口。」他一手扶著椅背,一手拿著香蕉,送到她的面前,而他那雄赳赳的老二也隔著褲子送到了她的胸前兩座山峰前面約十厘米之處。

「好,別過來,我吃,我吃」她一雙妙目定定地盯著他褲襠的「小帳篷」,羞得俏臉紅撲撲的。

「來,吃吧。」他把香蕉送到她的嘴邊。

她咬著紅潤的下唇,吃了一口。

隨即,他把那一小截香蕉一口吃了,將香蕉皮丟到一邊,雙手扶著椅背,居高臨下地凝視著她,小腹下面越來越硬了,將褲襠直往外頂。

「小兵,走開」她用玉手推他。

「姍姐,讓我抱一抱。」到了這一步,他雙手一抄,便將她抱住了,然後,緊緊地摟著她,壓在她的身子上。

「矮,別,你壓痛我了」她又掌輕拍他的脊背,嬌呼道。

「好,沒事,我換個姿勢。」於是,他便抱著她,轉了一個身,自己坐到了椅子上,讓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

「矮,小兵,放開我」她正坐在他的老二上,被頂了一下,胯下的敏感之處蕩漾開一波酥軟,渾身又打了一個大大的激靈。

「別動,姍姐,讓我抱一下,只一下。」他雙手緊緊摟著她的纖腰,感受她溫軟如玉的身子,嗅著她淡淡如蘭的體香,腦海里已幻想出她曲線玲瓏的嬌軀。

她扭動幾下腰肢,美`臀晃了晃。

不過,她越是晃動美`臀,便越能感受到他老二的雄壯與滾熱,一顆芳心更是跳個不停,俏臉紅暈直蔓延到耳根。她已情迷意亂了。其實,她對他也有意思,但還沒有心理準備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

只動了幾下,她也不敢再動了。

兩人便靜止下來了。

剎那間,小客廳里落針可聞,不過,情意卻是濃過了純牛奶。

「姍姐,你的體香真香。」他閉著眼睛,深深地嗅了嗅,由衷道。

「矮,小兵,別這樣,我比你大,你可以找比我更漂亮的女孩子。」她微蹙著秀眉,軟癱在他的懷裡,柔聲道。

「姍姐,我喜畸如是道。

「咯咯,其實,你真的可以找到比我好的女孩子。」她心裡喜滋滋的,但自身的矜持卻使她不得不佯裝正經。

「不,我喜畸雙手祭出鐵爪功,瞬間便登上了她胸前兩座飽滿而堅挺的雪山上,在那裡輕輕地揉`搓著。

「矮,別揉,好酸」她連忙用雙手握住他的兩手,不讓他揉下去。

他雖是欲`火焚身,但也不想使強,畢竟,強扭的瓜不甜,他向來是採摘瓜熟蒂落的甜瓜。如今,既然她心裡還有抵觸情緒,他也不會強來,便停了下來。

兩人又處於靜止狀態。

不過,兩人的體溫在彼此傳遞,並且越來越熱,大有熊熊燃燒起來的跡象。

他咂了咂嘴,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舔她如玉的脖子背,以解心頭的濃烈欲`火。他知道,如果不採取一點進攻手段,那兩人只有干坐著,難以發展下去。

「矮,小兵,別吻我」她嬌聲道。

「姍姐,你的脖子好漂亮。」他邊舔邊說。

每被他舔一下,她的身子就顫動一下,渾身都酥軟,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她體內的欲`火也越來越盛了。這樣下去,待會便要按捺不住了。

她又晃了晃豐`臀,帶動他的不世出老二運動,感受到淡淡的快感。

剎那間,她心裡的那抹矜持開始消解了。

他的老二在她那又深又長的股溝里,隨時準備發起進攻,如今,正是做底的好時刻,只要他一聲令下,老二便要怒嘯著去開發她胯下的神秘山洞。

在他柔舌功的侍侯下,她雙眸闔著,輕咬紅潤下唇,一副陶醉的神情。

漸漸地,她的戒備心開始降低了。

他抓住了良機,雙手又開始在她胸前兩座雪山上輕輕地揉`搓著,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嫻熟,使她享受高級的按摩服務。

「矮,小兵,別揉」她雖是這麼說,但已不再用手去握他的手了。

「姍姐,我看過醫書,說多給胸脯按摩對人有好處的。我家傳的按摩手法,一般不給人按摩的,現在我免費給你按摩按摩。」他煞有介事道。

「矮,嗯,你騙人」她沉醉在陣陣的快感之中,膩聲道。

「真的。我家傳兩項絕技,一就是配製藥丸,二就是按摩手法。」他決定把謊言堅持到底。

「矮,我不,好酸」她知道他配製的藥丸絕對是上品,聽他那樣說,也感覺他說的是真的了,畢竟半真半假的謊言是最難看穿的。

就這樣,他獲得了在她胸前兩座雪山上遊玩的特權。

兩人互動了一會之後,彼此的體溫又升高了,就快要達到乾柴烈火的程度了。

於是,他將她打橫抱著,祭出柔舌功,前去與她的香舌進行友好的交流活動。起先,她緊閉著檀口,不肯讓他的舌頭進來。隨後,他祭出太極掌,在她的大腿內側愛撫著,她啊了一聲,他的舌頭便倏地閃進了她的檀口裡,與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了。

起初,她還沒體會到他柔舌功的魅力。

約莫一分鐘之後,她便上癮了,與他激吻起來。

兩人激吻發出的「嘬嘬」聲響徹小客廳,蕩氣迴腸,聽了令人慾血沸騰。

在這火燒火燎的時刻,王小兵不但施展出了柔舌功,同時也祭出了鐵爪功與太極掌,三種功夫同時作用在她的嬌軀上,使她渾身酥軟。

三分鐘之後,他便嘗試著脫她的上衣。

以他的豐富經驗來看,脫一個女人的上衣比脫她的褲子要容易,至少,她的反應不會那麼激烈。

如果是情侶或做皮肉生意的,那另當別論。

如果是感情還不夠深的,則適合他的理論。

當他的右手攥著她的上衣下擺往上掀的時候,她震顫了一下,連忙道:「小兵,別脫我衣服」

「姍姐,我身上有汗,脫掉上衣吧,要不,把你的上衣弄得全是汗,那不好。」他右手繼續掀她的上衣。

「矮,沒事的,我會洗乾淨的。」她雙腋緊挾著,不肯讓他脫。

在這攻堅的時刻,他知道該怎麼做,於是,立刻祭出柔舌功,先把她的檀口堵住,然後,左手依然施展鐵爪功,托著她的左雪山,盡情揉`搓起來。他要轉移她的注意力,待會,便可不費吹灰之力脫掉她的上衣了。

果然,她被他兩種功夫作用在身上,又沉浸在快活之中了。

當她的鼻端哼出「嗯嗯」連綿的春音時,他便知道機會來了。於是,右手用力往上一掀,便把她的上衣給扯開了。

剎那間,他瞧見了她的粉紅胸罩。

「矮,你怎麼脫我衣服呢,嗯,我不,快把衣服給我」她肉跳了一下,雙手護胸,嬌怯道。

「姍姐,別怕,這樣挺好的。」他緊緊摟抱著她,雙手祭出太極掌,在她的脊背上輕輕愛撫著,安慰她。

「嗯,你壞」她輕扭著腰肢,嘟著紅唇,道。

「姍姐,我只是想抱一抱你。沒其他的意思。」說著,他又祭出柔舌功堵住了她的檀口,不讓她說話了。

這一步成功了,那就要先穩一穩她的情緒。

不然,她情緒起伏過大,極有可能影響到下一波的進攻。

果然,在他幾種功夫輪流的侍候之下,她心裡的驚慌漸漸地消散了,又沉浸在那濃濃的愛河裡了。她體內的欲`火也開始影響她的理智,在暗示她要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不過,她的矜持還在,使她依然有些忸怩。

這時,他便吻她的臉頰,然後舌頭往下移。

他要引她入迷。

當他的舌頭經由她的脖子下滑到她雪也似的胸肌時,她又連連打起激靈來,雙手摟著他的脖頸,也不知是要推開他還是要固定他的腦袋,讓他一直吻下去。

但是,當他的舌頭伸進她胸前兩座雪山之間的那條深深的乳溝時,她好像驚醒了一樣,連忙推他的頭。不過,又不用力,只是輕輕地推了一下。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早知道該怎麼做。

如果放棄吻她的乳溝,那就是不對的,其實,她只是有些猶豫,在想該不該讓他吻自己的乳溝,而她也有一半意思是希望他吻她的乳溝的。

是以,他揣摩透了她的心思之後,立刻用了兩分力,把腦袋往她的酥胸湊過去。

果然,她讓步了。

他的舌頭終於可以自由在她那柔滑的乳溝里遊玩。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的胸罩擋住了他的舌頭,使他的舌頭不能登上她的雪山的山頂與深入她的乳溝作一次有趣的旅行。

不過,他已有了下一步行動:扯開她的胸罩。

他的兩手嫻熟地解開了她的胸罩的扣子,只差在前面輕輕一拉,便可扯戎了。

這時,她的矜持告訴她:別讓他得寸進尺。

「矮,小兵,別脫我胸罩,求你了」她秀眉輕蹙,倒有一副楚楚可憐的神態。

「姍姐,我的手在你背後,脫不了的。」他兩手祭出太極掌,愛撫著她溫軟的脊背,輕聲安慰道。

「那你答應我,不要用手脫我的胸罩,好嗎?」她雙手護著雙峰,懇求道。

「好。」他答應了。

「我要出去買菜做飯了。」她柔聲道。

「再讓我抱一抱。」他又祭出柔舌功堵住她的檀口,把這種絕招無私地傳授給她。

於是,兩人又「嘬嘬」地激吻起來。嘗試過他的柔舌功之後,她才知道他的功力深厚,跟他的舌頭作友好的交流,那也可以使人輕飄飄,是以,她盡情地享受其中的快活。

漸漸地,她的戒備心又降下來了。

而她的胸罩,只是象徵性地貼在胸前,如果有一陣比較大的風吹過來,可能都會將它吹掉在地上。

他答應了她,不會用手去持。

這並不是他敷衍她。

他說了,那必然會兌現,不會食言。不然,那就會令她對自己的印象大大地打折扣了。

不過,佔領她胸前兩座雪山,那是他的心愿。他只答應不用手去脫她的胸罩,但沒說不去攻克她兩座雪山。如果得到了兩座雪山作為根據地,那就可向她下面一點發起總進攻。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