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都市娛樂 > 風流小農民 > 第0499章只有美女能治的心病

風流小農民

第0499章只有美女能治的心病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2日 00:36 [字數] 80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打架就是這樣:看起來兩人沒什麼大差別,但一動起手來,便見真章了,真正善於打架的人,動作敏捷,眼明手快,又狠又准,動輒都是擊在敵手身體容易受傷的部位,從而輕易收拾敵手。

剛才,王小兵拳打姜鑫的臉面,腳踹短髮磚頭男的小腹,正是此道。

那個短髮磚頭男的體格甚至強壯過王小兵,但也經不起他重重的一腳,倒地不起。而中分髮型磚頭男的體格還比不上短髮磚頭男,可想而知,他心裡已泛起幾抹濃濃的怯意,手裡雖有磚頭,也不敢再衝上去了。他見兩個同夥都還沒起身,自己一人,估計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只想等到同夥起來之後,一起圍攻對方。

可是,王小兵不會給他機會。

那兩個門衛見王小兵身手如此了得,不禁面面相覷,好像互相在詢問:你看到他是怎麼打倒對手的嗎?

而沈若蘭一顆高懸的心也恢復了正常狀態,心底的那股緊張漸漸消散了。見王小兵真的是能收拾三個可惡的混混,她對他頗為佩服,美眸里射出嘉許的神色,玉`唇上泛著淡淡的笑意。俏臉上的煞白也被紅潤所代替。她感覺他是那麼的高大威猛,那麼的陽剛堅毅,那麼的強壯無敵。

剎那間,他光輝的形象便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田裡。

而那個中分髮型磚頭男氣勢一下子矮了一截,在王小兵面前居然微微輕顫起來,看著對方那如刀一般鋒利的目光,打心底里升起恐懼。

「小子,別過來,我告訴,老子發起怒來,鬼都要怕1中分髮型磚頭男見王小兵步步逼近,嚇得不停後退,退到車棚邊,已沒地方可退,便強作鎮定,喝道。

「砸我摩托這筆帳怎麼算?」王小兵扳著指骨,必剝作響,冷道。

「至多賠你幾十塊!別過來,一磚頭砸死你1中分髮型磚頭男高高揚起握著半塊磚頭的右手,惡狠狠道。

「幾十塊?那你留著買棺材好了1說話間,王小兵那虎目驟然間神光炯炯,堅毅的臉龐透出一股令人顫抖的殺氣。

「別過來,媽了那個逼,別以為老子怕你1中分髮型磚頭男掄著右手砸向王小兵。

王小兵身形往左一閃,同時使出一招小擒拿手,左手一把握住對方的右手腕,並且往外擰轉,借勢將對方的右手挾在腋下,旋即掄起右拳,雨點般打在中分髮型磚頭男的頭上。

「砰砰砰……」

「唉呀唉呀……」

前一種聲音是王小兵鐵拳轟在中分髮型磚頭男的頭上,手上發出的聲響。后一種聲音是中分髮型磚頭男慘叫的聲音。

轉眼間,中分髮型磚頭男鼻血、牙血橫飛,臉青鼻腫,大有天篷元帥的偉岸相貌。

「小兵,小心1

正在王小兵痛打中分髮型磚頭男的時候,忽然聽到沈若蘭高聲呼喊道。

剛才被打倒的姜鑫爬了起來,也拾起半塊磚頭,從後面沖了過來,想要從背後給予王小兵最友好的問候——砸一磚頭。

其實,不用沈若蘭提醒,王小兵也聽到背後傳來腳步聲,他只是佯裝不知而已,讓姜鑫衝過來,這樣倒省了自己不少麻煩,不然,對方要是逃走了,自己還有可能追不上呢。

姜鑫快要衝到王小兵的背後,見他沒有回過頭來,不禁大喜。

其實,他已中了王小兵的計。

「屌毛,去死吧1姜鑫高高揚起右手,將磚頭重重砸向王小兵的腦袋,想要一下子把他砸暈過去。

可是,當他的磚頭高速落下之際,王小兵忽然一個轉身,左腋依然挾著中分髮型磚頭男的右臂,右手則一把掐住中分髮型磚頭男脖子,將他往自己背後帶轉。這樣一來,王小兵與中分髮型磚頭男剛好調換了一個位置。

只聽到一聲「篷」的巨響。

姜鑫手中的磚頭正好砸在中分髮型磚頭男的腦袋上,一下子將他砸暈了,並且鮮血直流,怵目驚心。看著砸中了自己人,姜鑫吃了一驚。其實,他也想收手,可是,本想儘力砸王小兵的,使出了吃奶的力氣,而且距離那麼近,縱使停下來,照樣還會有一個向下的慣性。

在姜鑫愕然那一刻,王小兵一個鞭腿,打在對方的頭上,差點把姜鑫打得暈死過去,側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那個短髮磚頭男好不容易爬起來了,但剛才吃了王小兵一腳,小腹還隱隱作痛,從地面上抓起那半塊磚頭,惡向膽邊生,又沖了過來。

不過,三個都打不贏一個,如今單挑,短髮磚頭男就更沒有希望了。

三下五除五,王小兵就將他打倒在地,像踢皮球一樣,無影腳不停地落在那廝的身上,篷篷發響,夾雜著那一句句「唉喲唉喲」,有幾分像是在表演音樂劇。

將三個鳥人打倒在地,也只不過花了四五分鐘而已。

在還沒有開打之前,姜鑫三人還自認為己方一定能收拾王小兵,出一口惡氣,以泄當日在賭場鬱積的的恨意。可是天公不作美,使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反倒被對方狠狠揍了一頓。至此,他們才知道王小兵是名副其實的樹林四少之首。

東興醫院的兩個門衛也不怎麼認識王小兵,起先替他捏一把汗,如今見他如此了得,都為自己剛才沒有豪爽相助而感到不好意思。

而在場的人之中,最歡喜的便是沈若蘭了。

她被姜鑫威脅,心裡憋著一股悶氣,早就想抽姜鑫幾個耳光了,只是想到抽對方几個耳光,對方可能會還回幾十拳,以自己的體質而言,經受不住那麼強烈的拳頭問候,於是才作罷了。

但她真希望有一人站出來替自己撐腰出氣。

而她的心愿也實現了,只是出乎她的意料,想不到會是王小兵,早知如此,也不用那麼擔心他了。剛才,還怕他被打,自己全力斡旋幫他,原來是多此一舉,想來頗感好笑。如今他幫自己出了這口悶氣,整個人舒服多了,真想上去給一個飛吻他。

原來,他在她的心裡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形象。

現在,他在她的心田裡茁壯成為一個偉岸的光輝形象了。

她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正是有他這種敢作敢為的堅韌氣質,忽然之間,她有點喜歡他了。聞著手中的玖瑰,她有些陶醉了,看著他那親切而強大的身影,她很想與他接近,說說話,談談心。

不過,王小兵此時還沒空跟她談自己的事情。

姜鑫三人砸了他心愛的摩托車,他要他們賠償。當然,錢是不要的了,他想要姜鑫那台摩托跑車頂數。

於是,便把姜鑫三人扯到一堆,問道:「據說你們打遍天下無敵手,在江湖上號稱無敵屎殼郎,現在你們又勝了一場,如果你們還想打,我也願意奉陪,怎麼樣?就從你開始吧。」

中分髮型磚頭男剛才被砸暈了,但王小兵又把他弄醒了。

說著,王小兵扳著指骨,用腳踢了踢中分髮型磚頭男。

「大哥,我知錯了,別打我。」中分髮型磚頭男滿頭是血,早已面目全非,青一塊,腫一塊的,大有天篷元帥的英俊外貌。

「好,待會再找你算帳。你呢?」王小兵重重一腳踢在短髮磚頭男的屁股上,道。

「唉喲,別踢,求大哥別踢,我錯了,對不起,大哥,請手下留情。」短髮磚頭男也已被打到怕了,哀求道。

「行,回頭再找你算帳。」說著,王小兵一腳踢翻姜鑫,用腳踏住他的頭上,道:「看來,你是想跟我單挑了。那麼成全你,起來1

「求,求你別打我,求求你了。」姜鑫滿嘴是血,哭喪著求饒。

看著這個鼻青臉腫的傢伙,沈若蘭倒有一種想笑的感覺,剛才,想起他那麼凶霸霸地來恐嚇自己,真恨不得上前踢他兩腳解恨,只不過短短的數分鐘,他的那股囂張氣焰便煙消雲散了,宛如一條喪家犬了。

王小兵又點燃了一支好日子香煙,對著姜鑫吹了一口氣,道:「你砸我摩托車這筆帳怎麼算?」

「我賠錢。」姜鑫見王小兵眼神越來越冷峻,感覺他又要出手了,嚇得顫音連忙道。

「賠錢?你有一萬塊嗎?」王小兵將煙頭直接按在姜鑫的手背上。

「啊1姜鑫殺獵般嚎叫起來。

那兩個磚頭男見了,臉都青了,渾身哆嗦,他們還是第一次被人揍成這副尊容,隱藏在心底里的恐懼像滔滔河水缺堤涌了出來,瞬間便籠罩著他們的四肢百海想到王小兵會用種種狠辣的手段來折磨自己,他們更是毛髮直豎。

「我問你,到底怎麼算這筆帳1王小兵一巴掌打在姜鑫的臉上,問道。

「大哥,我聽你的。你想怎麼算都行。」姜鑫感覺自己半條命快要沒了,再不識趣,那估計真的要在醫院裡躺一年半載了。

「把你的摩托跑車賠給我,聽到沒有?敢說半個不字,以後我天天去揍你,打到你遍體浮腫1王小兵又點燃已熄滅了的香煙,準備下一次行刑。

「好,大哥,饒命,我賠那台摩托給你,請不要再打我。」姜鑫已嚇得六神無主,魂飛天外了。

「算你識做。若蘭,有沒有筆和紙,借給我用一用。」王小兵轉頭問道。

「我沒有,我幫你找找。」說著,她便去問那兩個門衛借來了一支圓珠筆與一張從筆記本撕下的紙,拿來給王小兵。

王小兵要筆和紙,就是給姜鑫寫字據的。

畢竟,要是沒點字據,那拿了他的摩托跑車也不夠合法,有了字據,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按我說的寫。」王小兵把筆與紙丟到姜鑫面前,道。

「好。」姜鑫哪裡還敢反抗,只得坐在地上,拿起紙與筆。

「我姜鑫用磚頭砸壞了王小兵的摩托,現在願意把自己的摩托跑車賠給他,算扯平,兩不相欠。XX年XX月XX日。快點寫。」王小兵說得頗慢,就是讓姜鑫邊聽邊寫。

一會,姜鑫抖著手在紙上寫下了王小兵說的話,把日期與姓名署上,用鼻血當作紅水,按了手指模。

「你們兩個過來按手指模。」王小兵掃視一眼兩個磚頭男,冷道。

「好的,大哥。」兩個磚頭男也用自己的鼻血來按了手指模。

隨後,王小兵從姜鑫手裡接過那張賠償字據,自己看了一遍,又遞給沈若蘭看,道:「你幫我看看妥不妥?」

「呃,我也不太清楚,可以吧。」她難以明白黑道之間的黑吃黑。

「那就行了。」王小兵將賠償字據放進褲袋裡,道:「你們三個鳥人,我現在可以很鄭重地告訴你們,我跟你們的恩怨算是扯平了。不過,我也知道你們心裡記著恨,沒問題,我歡迎你們來找我算帳,只是你們要小心,我會讓你們知道棺材的形狀的。」

說著,指了指姜鑫,繼續道:「如果你想搞什麼陰謀,我先御了你雙手。」

他說起來,就像說「我請你今晚吃消夜」這種常見的話語。

但姜鑫三個聽了,渾身發抖。

沈若蘭也是第一次見識到王小兵成熟的一面,感覺他真的有點高深莫測,並不像自己以前所想的那麼簡單。但是,她感覺他不是壞人。這一點很重要,不然,王小兵也難以泡她了。

王小兵吸了一口煙,解解煙癮,續道:「別以為全廣興罩著你們,我就不敢動你們,擦亮眼睛,別做傻事,要不,到時打到你們沒地方……」

他頓了頓,凝視著旁邊的沈若蘭。

沈若蘭見他望向自己,從他那灼灼的目光里感受到濃濃的情意,不禁有些害羞,連忙垂下了頭,不敢與他對視,嘴角卻溢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姜鑫雖嫉妒,但也不敢再了。他們三個以為可以走了,心裡終究安穩了一分。

不過,王小兵辭鋒一轉,道:「這件事,還涉及沈小姐。我雖可以放你們一馬,但你們還得經過沈小姐的同意,才能離開。如果沈小姐說不能,那你們就只有跪在這裡受罪。誰想跑,我就打斷誰的腿。聽到了嗎?」

他是賣個面子給沈若蘭。

果然,沈若蘭聽了又驚又喜,想不到自己也可以這麼威風,俏臉洋溢的笑意就更濃了。

不久前,姜鑫在沈若蘭面前是何等威風,如今卻要像一條哈巴狗求饒,心裡雖極不情願,可是,要面子就得被揍,剛才已被揍怕了,是以,他不敢再逞強了。

「還不快點向沈小姐求饒,要我一個踢幾腳嗎?」王小兵作勢要飛腳踢那三個鳥人。

「別踢,我們照做。」三個鳥人半蹲半跪著,道。

這時的沈若蘭,心裡的恐懼已差不多消散殆盡,倒感覺這種場面頗好玩的,要不是姜鑫剛才實在太過拽,她早就會讓王小兵饒他們了。

「沈小姐,請你饒了我們吧。以後再也不敢來騷擾你了。」姜鑫一副苦不堪言的樣子,哀求道。

「你這種人,就會欺負人。我看呢……」其實,沈若蘭只是想嚇嚇他。

想不到姜鑫嚇得立刻流淚道:「都是我的錯,請你原諒,如果以後還敢來騷擾你,就讓雷劈我。」他以為沈若蘭要叫王小兵打他呢。

「饒你們可以,你們每人賞自己一個嘴巴。」沈若蘭真的很恨他們,道。

三個鳥人哪裡敢討價還價,只得掄起手掌,朝著自己的臉頰就抽了過去,啪作響,十分清脆,要是不知底細的,見到沈若蘭在發號施令,倒感覺她是黑社會老大呢。

「還在這裡幹什麼,想找揍嗎?」王小兵道。

姜鑫三個好不容易才站了起來,兩腿發軟,想立刻逃之夭夭,但一時用不上力氣,只得小步往外走去。

「站住1王小兵忽然喝道。

姜鑫三個渾身打了個冷戰,顫抖著轉過身來,問道:「大哥,還有什麼吩咐嗎?」三人以為王小兵反悔了,那真的要被打到住院了,是以,恐懼襲上心頭,早已六神無主,一副不知所措的惘然神情。

那兩個磚頭男還好些,姜鑫兩腿一軟,坐到了地上。

「把摩托跑車的鑰匙拿過來。」王小兵問道。

聞言,姜鑫才鬆了一身,臉上的驚駭之色稍減,連忙掏摸出摩托跑車的鑰匙遞給王小兵。

「我警告你們,從今天開始,以後別讓我碰見,不然,立刻揍你們1說著,從腰間拿下大哥大,撥了一個號碼,接通之後,道:「鋒仔,立刻叫幾個人到東興醫院來。」

姜鑫三個嚇得快要尿褲子了,都跪了下來,哀求道:「大哥,我們真的是不敢了,求你饒了我們吧,求你高抬貴手,不要打我們了。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大哥你,以後再也不敢了。大哥,請原諒……」

三個鳥人像八十歲老太太,嘮叨個沒完沒了。

黑社會混混也有這種悲慘的時候,沈若蘭倒是第一次看到。聽王小兵打了個電話,就嚇得姜鑫三個害怕得要死,她隱隱感覺到王小兵的實力非同一般,不是普通的高中生所能比擬的。

約莫二十多分鐘之後,那個叫鋒仔的青年帶了六個強壯青年過來。

「兵少,什麼事?」鋒仔問道。

「你們給我好好查一查這三個鳥人的社會關係,以後好好關照他們,每時每刻都要知道他們的位置,我要隨時揍他們。特別是這個鳥人。」王小兵看到姜鑫那狡黠的眼神,便知此事不容易善後,乾脆叫自己的人馬過來,盯梢他們,只要他們敢亂來,就把他們給廢了。

「明白。」說著,鋒仔揮了揮手,那幾個大漢架著姜鑫三人走了。

「鋒仔,幫我把那台摩托開去修理修理。到時開到東興中學給我。我再給你錢。」他的嘉陵摩托也不是損壞得很嚴重,修理一番,還是可以用的。

「知道了。這個錢我出得起。」於是,鋒仔駕駛著王小兵的嘉陵摩托,帶著手下離開了東興醫院。

一場別開生面的磨擦紛爭就這樣落幕了。

等到眾人都散去,只剩下王小兵與沈若蘭的時候,他才笑道:「你下午不用上班嗎?」

「哦,我都忘記了!你不說我還不記得我要上班呢,誒,遲到了,要扣錢呢。」剛才,因為姜鑫的恐嚇,她確實沒空想自己上班的事。

說著,便匆匆忙忙走進醫院大院,進入醫院大樓上班了。

王小兵也跟著過去,道:「我找你有重要的事談一談。」

「咯咯,待會吧,等我先去換好衣服。」她手裡還捧著他送的玖瑰花,心裡猜想他說的「重要事」必定是向自己表白。她還沒有絲毫準備呢,是以,一顆芳心怦怦直跳,好像快要從喉嚨漾出去。

「那好,我就在這裡等你吧。」他便在過道的那張長椅上坐下來。

從沈若蘭的神情與語氣來看,他感覺自己有把握泡到她,腦海里浮現她那充滿青春活力的嬌軀,他不禁連咽了兩口口水,小腹下面已隱隱有了感覺,似乎要頂起「小帳篷」了,於是,連忙翹著二郎腿,把雄赳赳的老二壓在下面,不讓它鋒芒畢露。

仰靠在木椅上,思緒縹緲。

幻想著跟沈若蘭在床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渾身熱烘烘的。想到中午才與董莉莉與安雲秋一起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幸好又吃了幾種珍貴的藥材,雖沒能完全恢復體力,但也沒感到疲勞,不然,剛才都沒力氣打架,要被姜鑫收拾了。

雖出了些力氣,但也得到了一台摩托跑車,算對得起那二分體力。

不過,那台摩托跑車是威脅著要來的,可能用不久,不過,自己有理在先,而且與小樹林派出所所長朱由略的關係不錯,至少不會出大問題。

想到朱由略,暗忖他不知什麼時候會調走。

而新調來的所長又會是何方神聖,估計很快就會有消息了,王小兵在心中器來的派出所所長千萬不要與三個老古董相識,不然,麻煩就大了。

今日揍了姜鑫,也不知三個老古董會採取什麼行動,是不是會提早引爆大戰,想了想,便撥通了洪東妹的大哥大。

「小兵,有什麼事呢?」洪東妹的聲音很溫柔,也只有王小兵才有福氣聽她柔情的話語。

「洪姐,我今天跟謝宏生的手下有些摩擦,他砸壞了我的摩托,我要他的摩托跑車作賠償,並且要他寫了一張賠償字據,那三個老傢伙可能會報復,我們要小心。」他如是道。

「哦?那你受傷了沒?」洪東妹聲音立刻變得關懷道。

「沒有,我狠狠揍了他們一頓。」他笑道。

「你沒受傷就好。那三個老傢伙愛怎麼搞,我們都奉陪到底。不過你要小心些,別讓他們的暗箭傷著了。」她提醒道。

「知道了。我要上課了,周末見。」他見沈若蘭已從過道的另一頭向自己走過來,便找了個借口掛了機。

他與洪東妹,既是戰友,又是情侶,既是結拜的姐弟,又是好友,關係頗為複雜。沒有洪東妹,他很難混下去;沒有他,洪東妹也會失去做女人的樂趣。

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他有今天的地位,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於洪東妹的相幫,不然,憑他的能力,也有可能取得這種地位,但時間還要長一些。

他感激她的栽培,同時也愛她

當然,他也愛其他的情人,畢竟他是一位馳騁於沙場的大將,一兩個美女真的滿足不了他的需要。

如今,凝視穿著護士服的沈若蘭,就對她身子的玲瓏曲線非常感興趣,如果她願意邀請,那他會十分樂趣到她的身子上去遊玩一番。

「誒,你今天不是要上課嗎?」她穿護士服更為誘人,笑起來是那麼的甜美,讓人想親一口。

「呃,要啊,我來看玻」他訕訕道。

「看病?你生了什麼病?那去挂號埃怎麼還坐在這裡,走吧。」她信以為真,連忙催促道。

「沒什麼大病,小病而已,那些醫生比較難冶好的。」他藉機說了一番含義模稜兩可的話語。

「哈?那是什麼病?如果醫生都治不了,那誰能治呢?」她一時未領悟他的弦外之音。

「心玻」他鼓足了勇氣,笑道:「只有你才能治。」

聞言,沈若蘭俏臉,淡淡地橫了他一眼,努了努紅唇,但唇邊那抹濃郁的笑意卻出賣了她,讓人一看便知她心裡很歡喜。而實質上,她對他也真的有幾分意思了。在之前,她還對他沒什麼感覺,只是有一點好感而已,但經過剛才那件事,她心裡已幻化出了他高大的光輝形象,漸漸地喜歡上他了。

她頗為忸怩,一雙玉手不停地玩著衣角,好像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兩人雖是在沉默之中,但卻是沉浸在淡淡的情意里,那感覺非常美妙,非常溫馨,非常怡情,教人渾身舒泰。

他瞥了一眼她,而她也正好掀起眼瞼看過來,兩道粘人的目光剎那間交接在一起,產生濃烈的火花,彼此心靈都打了個不小的激靈,好像靈魂已結合在一起,有一種使人興奮的感覺。

過道雖有其他人經過,但也難以沖淡兩人之間的那抹迷人的愛意。

此時確實是無聲勝有聲。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