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97章直接泡妞的方式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0日 23:53 [字數] 79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實,現在的情況是:知不知道龍非背後的勢力是何方神聖,並不重要。知道了,也沒有能力去對付。

打草驚蛇,倒會使自己付出更大的代價。

他要用四兩撥千斤的方法對福只有這樣,己方的損失才是最少的。也只有這種方式,才是上策。至於與敵人同歸於盡的做法,則屬於下策,不到迫不得已之際,他是不會採取的。

就目前的形勢而言,他任直覺與理性分析可以知道,只要自己不與龍非翻臉,局勢就不會急劇惡化。

他也想早些收拾三個老古董,但對方不是三隻螞蟻,而是三隻兇狠的狼,想要輕易就收拾他們,談何容易。三個老古董枝葉繁茂,不是一斧頭就能砍斷的。反正都與三個老古董約戰了,到時自然會有一場火併,至於結果如何,無非就三種情況,一就是敵人勝,二就是己方勝,三就是玉石俱焚。

是以,沒什麼好想的。

如今要做的就是把自己份內的事做好,譬如多與羅蓮花聯繫,從她那裡多得知些全廣興的動向,只有這樣,才能把握出擊的方向,取勝的機會也會大些。

至於最後誰勝誰敗,那都很難預料。

畢竟雙方都是半斤八兩,誰也別想一口就吞掉對方。

這是一場僵持戰。

誰能笑到最後,不單要看天時,地利,還要看人和,三者缺一不可。就目前的形勢來看,雙方都還沒有達到取勝的地步。

為什麼要分出勝負呢?

有時候在夜深人靜之際,王小兵躺在床上,會這樣問自己。其實,他也不想打打殺殺,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走到了那一步,自然就會有摩擦,自然就會紛爭起來,根本沒得選擇。

除非縮著頭做烏龜。

但他血液里天生就有一股不羈的桀驁,要他做縮頭烏龜,不如直接殺了他。他可以有條件讓步,但絕對不會因為害怕而完全縱容敵人無禮。

他做人的原則很簡單:井水不犯河水。若井水犯河水,則淹沒井水。

如今,是三個老古董太過欺人,不是他無禮。

對方如果繼續咄咄逼人,那就只好迎戰了。莫說雙方力量只在伯仲間,就是比自己強大數倍,他也還未曾害怕過。他是一條鐵錚錚的漢子,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沒有「害怕」二個字。

雙方的惡鬥那是不可避免的了。

他偶爾希望大戰早點到來,不用天天牽挂著這件事情,有時又希望不要來那麼早,畢竟準備得越充足,取勝的把握就越大。

胡思亂想之際,摩托已開出了小樹林集市。

忽然想起還要買點禮物送沈若蘭,於是,又調轉車頭,回到鬧市裡。畢竟與她交情還不深,不知送些什麼禮物好。如果送鮮花,要是她不肯要,那倒沒面子了。他雖看得比較開,但也是個愛面子的人。不過,送鮮花可以很快確定一點,那就是一瞬間便能確定她對自己的情意到底有幾分。

鮮花對於女人來說,就相當於愛情二字化成了實物。

只要女人接收了,那就說明她對送花的男人有情意,如果不肯要,那就說明她對送花的男人沒意思。

其實,要不是有十足十的把握,男人一般不會給女人送鮮花。畢竟,眼巴巴看著對方拒絕自己的鮮花,那心裡自然會不好受。

但泡妞就是要厚臉皮,不然,難以成功。

從第一次與她見面時的感覺來判斷,王小兵確定她對自己有點意思,至少是有點好感的。有了這一點基礎,那就可搏一搏了。送鮮花就是直接表白,這種方式,如果成功了,那就瞬間與她拉近了一大段距離,要是失敗了,那也沒什麼,畢竟輸得起。

於是,他在花店那裡買了一束玖瑰花。

隨即,便駕駛摩托直馳向東興醫院,說他沒有一點緊張,那也是假的。畢竟,這是一場挑戰,成功與否,還是個未知數,假如一開始便明知能把她泡到手,那也不用買鮮花了,直接去找她就行了。

泡妞,也是一種很刺激的行為。

心臟不好的人,恐怕難以承受這情緒起伏不斷的過程。

他是個心臟很好的人,承受力頗強,不論出現什麼樣的結果,他都能接受,畢竟,世事無絕對,他以平靜的心態去對待。

其實,美女也並不難泡,只要用心去泡,那也頗有成功的機會。當然,男人們也要正視自己,如果確實沒有足夠的能力,還是別去嘗試。泡美女,那必須得是強大的男人才行。可能是身體的強大,又或者是事業的強大,既不帥,又沒有事業,想泡到美女,確實很難,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微。

所謂木紋對木紋,竹紋對竹紋,說的便是找到合適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不論是男女,高攀看起來是一種往上走的積極人生,但從現實的種種例子來看,得到幸福的並不多見。

戀愛的雙方家庭背景相近的,那比較容易得到幸福。

家庭背景相差十分大的,終究難以達到平衡。如果想以愛情來維持這種平衡關係,實在太過脆弱,從某從角度來看,愛情其實跟青春是關聯的,年輕時,愛情會濃些,年紀大些,愛情的魅力就要變談了,愛情一變淡,那許多矛盾就會破土而出,引起一場場爭吵,直至男女雙方翻臉。

王小兵不算帥,但有一種特別的男人陽剛魅力,而且,他也是一個有實力的男人。

以他這一年多積累的泡妞心得,也有信心去泡沈若蘭。

不久,便到了東興醫院。

彼時,已到了下午二點多。王小兵把摩托停在車棚,看到旁邊還停著一台半新舊的摩托跑車,也不知是誰的,在那年代,能開摩托跑車,也是一件很拉風的事情。他拿著那束鮮艷的玖瑰花走進醫院的大門,剛進大門,便見到沈若蘭站在醫院大院里,而且,還有一個男子正在纏著她。那個男子,王小兵也見過,就是全廣興的手下,那個會老千的姜鑫。

「請你不要來煩我,好不好?」正準備上班的沈若蘭對姜鑫頗為不耐煩,道。

「若蘭,我是真心喜歡你,給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摹O嘈盼遙我說的都是真心話。」姜鑫梳著一個光溜溜的老闆頭,穿著比較考究,看來是經過了一番精心打扮才來泡妞的。

「我對你沒意思,請你以後不要來煩我了。」沈若蘭冷淡地瞥了姜鑫一眼,冷冷道。

「若蘭,我哪一點不夠好,你告訴我,我願意改。」姜鑫盯著沈若蘭那火辣的身子,信誓旦旦道。

「對不起,我一點也不喜歡你。請你去追求其他的女孩子吧,別在我這裡浪費時間了。好嗎?」沈若蘭俏臉罩著一層冷霜,明顯是努力剋制著不悅才沒發作的。

「我就喜歡你。」姜鑫霸道道。

兩人之間的氣氛剎那間變得有點僵硬。

沈若蘭也倔強道:「那隨你好了,反正我不會喜歡你的。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這時,姜鑫露出了混混的本性,冷笑道:「我姜鑫要泡你,還有誰敢泡你?試問誰不認識三爺的門徒謝宏生?我跟謝宏生是哥們,只要一句話,便可叫來幾十人。我是真心愛你,給一次機會。要是不給,那我看誰敢來泡你1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沈若蘭一介弱女子,聽了這樣的話,氣得俏臉漲得通紅,渾身輕顫,從牙齒里迸出二個字:「你敢1

「哼,有什麼不敢,老子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你管得著嗎。」姜鑫點燃一支香煙,叼在嘴角,奸笑道。

對於如此無禮的恐嚇,沈若蘭又氣又急又無奈,看姜鑫那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估計他說的也是真的,想到居然被這樣一個無賴纏著,當真周身不舒服,真想抽他一耳光,玉手微微動了動,但想到後果不是自己所能應付的,又不敢動手。

就在這時,她瞥見了正走進醫院大門的王小兵。

她與王小兵只有一面之緣,不清楚他的實力,只知道他是一個學生,如今,見他手裡拿著一束玖瑰,也不知他要送鮮花給誰,不曾想到他是來找自己的。而且此時心情頗為糟糕,只看了他一眼,便又把視線瞪著姜鑫,想說幾句,但一時又還沒想到說什麼好,只氣得俏臉紅白相間。

「若蘭。」王小兵客氣地打了聲招呼。

畢竟,兩人只有一面之緣,也不期望她一見到自己便以笑臉相迎。

起先,當他第一眼見到姜鑫站在沈若蘭的面前時,心裡咯一聲,暗忖道:不會吧,那鳥人是沈若蘭的男朋友嗎?

想不到在這裡見到這一幕,心裡著實不是滋味,特別想到兩人可能是情侶,就更不是滋味。不過,只過了幾秒鐘,便聽清了兩人的對話,從兩人的對話之中,聽出兩人不是情侶,只是姜鑫正在追求沈若蘭而已。

至此,心裡又舒服了許多。

畢竟,他也是個凡人,見到別的男子來泡自己要泡的目標,自然不會高興。

等到聽姜鑫說出那麼咄咄逼人話,又見到沈若蘭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王小兵心裡忽然湧起一股愛憐,決定要好好地保護她,不讓任何人來傷害她。

美女是拿來愛的,並不是拿來恐嚇的。

隨即,他便向兩人走了過去。

當沈若蘭轉頭瞥向王小兵那一剎那,姜鑫也隨著她的目光看過去,見王小兵正向自己走過來,心頭湧起一股厭惡,又見他手裡拿著一束鮮花,腦海冒出一個念頭:那屌毛也想泡沈若蘭?

前不久,姜鑫在賭場與王小兵惡臉相向,差點動起手來。

從那一刻開始,兩人算是交惡了。

其實,他也知道王小兵在黑道上的實力不弱,就他自己的實力而言,並不足以對抗王小兵,可是,他與謝宏生是哥們,又是全廣興的手下,所以,背後有大靠山,也並不怎麼怕王小兵。

但見對方向自己走過來,還是不禁又怒又驚。

怒的是對方敢向自己走過來,實在太大膽了,想自己也算一號人物,仇人居然把自己當作透明似的,太不給面子了,作為一個男人,哪裡咽得下這口氣。何況,他只聽說王小兵有點實力,但還沒真正領教過對方的實力,感覺只是坊間吹噓的,並不名副其實,所以,也有一種要當場挑戰一番的意思。

是以,雙目一瞪,露出不善的凶光。

驚的是見王小兵手裡拿著鮮花而來,分明是要泡沈若蘭,明知自己正在追求她,而還敢當面來挖自己的牆角,這確實需要很大的勇氣與膽子。有這樣勇氣與膽量的人,應該也不易對付。

因此,又有些擔心。

不過,他也算見過世面,黑道的各種打打殺殺,血腥場面,他都見過不少,如今,面對一個王小兵,他還能夠鎮定下來,何況,他不是一個人在這裡。

想到這裡,他就更目中無人了,而且,還感覺是上天給了一個機會自己,要自己出一口悶氣。那次在洪東妹的地下賭場里,憋了一肚子氣,卻沒法發泄,如今正是良機,狠狠揍一頓王小兵,以泄心頭之恨。

三人各有想法,眨眼間,便聚在了一起。

王小兵氣定神閑地瞥了一眼姜鑫,還頗有紳士風度地向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算是打個招呼。

而姜鑫則沒這麼好風度了,越是見王小兵神情自然,他就越是不舒服,雙眼的凶光越盛,而臉上的肌肉已開始抽搐起來,表明他的怒火正在上升。

想到王小兵只是一個高中生,沈若蘭倒替他擔心。

畢竟,混混一發起怒來,那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如果無緣無故招來一頓毒打,那倒是不值。沈若蘭怕王小兵不懂其中的利害,便連忙道:「王小兵,快進去找你的人吧。」

「我就是來找你的埃」王小兵露出那個招牌式的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道。

「哦,找我?找我有什麼事呢?」沈若蘭冷霜覆蓋的俏臉終於勉強擠出一絲笑意,柔聲道。

「想跟你談一件事情。」有姜鑫在場,王小兵不想立刻說出來。

「好埃進來吧。」沈若蘭也正想找個機會暫時擺脫姜鑫的糾纏,至於以後怎麼辦,那以後再說。

說著,便當先走向醫院大樓的正門。

姜鑫看著沈若蘭剛才對自己冰冷冷的,如今對王小兵卻是那麼的溫柔,心裡湧起的那抹醋意就別提有多濃了,估計一下子能酸死一個人。他是真正惱羞成怒了,那張還算白凈的臉皮也漲紅起來。其實,他也不知沈若蘭還不是王小兵的女朋友,只是他先入為見,看到王小兵手裡拿著鮮花說要找她,那兩人不是情侶還是什麼?

「姓王的,給老子站住1姜鑫再也忍不住了,惡狠狠道。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呢?」要不是沈若蘭在旁邊,他就不會那麼有禮貌對待姜鑫。

畢竟,在美女面前表演一番,那也是會有收穫的。沒有哪個美女喜歡看到追求自己的人是個素質低下,沒有紳士風。

而姜鑫則剛剛好不懂此道,既然是在追求沈若蘭,卻不知要好好地表現自己有素質的一面,他此時卻把自己陰暗的一面全都抖出來了,而且還是抖得那麼徹底,恐怕沈若蘭不知他有陰暗狠辣的一面似的。

剛才,王小兵還沒走過來之際,他就已向沈若蘭表露了自己混混的那種無賴。

這種泡妞方式,註定要失敗。

當然,也有人以這種方式泡到妞,那都是恐嚇美女得到的結果,其實不是真正的愛情,一般來說,當男人因某事進了號子,吃上了免費的國家糧之後,美女就會反擊,要麼是跟人私奔,要麼就是把家裡鬧個天翻地覆,以泄鬱積在心裡的多年不快。

此時此刻,姜鑫感覺自己只有以黑道勢力來威嚇沈若蘭,估計才能得手。而打倒王小兵,那就可使沈若蘭更吃一驚,從此難逃自己的魔爪。

是以,他有一種很想在瞬間內打趴王小兵的迫切意願。

沈若蘭哪裡知道王小兵的實力,只擔心他被揍,那樣自己良心過不去,畢竟他是無辜的,只是碰巧來到這裡找自己,便惹上一場毒打,那太不值得了。於是,便急忙道:「王小兵,別理他。」

說著,又向姜鑫走近一步,又氣又惱道:「你到底想怎麼樣?我跟你沒任何關係,你為什麼要纏著我?我不喜歡你,難道你就要用恐嚇的手段來使我屈服嗎?我告訴你,不論你怎麼恐嚇我,我也不會喜歡你的1

她雖說得很理直氣壯,但終究是有點底氣不足,聲音有些發顫。

「嘿嘿,老子喜歡上了你,任憑你雙肋插翅也難逃我的五指山。嘿嘿,老子也算是真心喜歡你,你如果不想麻煩,還是答應做我的女朋友,我保證會對你好。我姜鑫說的話,絕對算數1姜鑫語氣有點陰森道。

「你做白日夢去吧1沈若蘭咬著紅潤的下唇,氣得手發抖道。

「我不會做白日夢,我只會跟美女睡覺一起做美夢。」姜鑫感覺自己的恐嚇手段起了效果,心裡特別得意。

「跟美女睡覺?哼,恐怕是跟母豬睡覺吧。」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悠然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個優美的煙圈,忽然插嘴道。

聞言,沈若蘭想笑,好不容易才忍住了,但嘴角與俏臉上已洋溢著一種將笑未笑的神情,一看便知她聽了王小兵的那番話,感到有趣,才會開心。

「什麼?!他媽的,你再說一遍1姜鑫雙手握拳,拳骨格格作響,明顯是憤怒之極了,咬牙切齒道。

「王小兵,這沒你的事,你先進去,我一會再進去。有什麼事,待會再說。別多嘴了,快進去吧。」沈若蘭不願意看到王小兵被打,但又聽他說得那麼搶白,要是還留在這裡,遲早會打架的,於是勸道。

「媽了那個逼!老子要不是看在沈若蘭的面子上,今日就打到你好像狗吃屎一樣,連你老母都認不出你是什麼東西!他媽的,還不快滾,想老子用腳踹你是不是!操,敢在老子面前拽,你還沒死過1姜鑫邊說邊轉過頭來向不遠處的兩個壯男招手。

那兩個高大的剽悍壯男立刻奔了過來。

他們也認識王小兵,但沒有與王小兵交過手,是以,也有點看不起王小兵,莫說是三對一,就是一挑一,估計他們也敢出戰,當然,只限於這一次。

可是,王小兵還是左手拿著那束玖瑰花,右手食中二指夾著香煙,一副若無其事地抽著煙,好像在看的是3D電影,面前三個男子雖在自己面前,但卻是出不來,打不到自己似的。

沈若蘭就不同了,剛才,她還懷疑姜鑫的話,如今,見姜鑫只一招手,便有兩個大塊頭壯男走了過來,這擺明就是黑社會的人嘛。是以,她一顆芳心立時提到了嗓子眼,俏臉變得煞白,其實,她既是為自己的將來人生擔憂,又是替王小兵捏一把汗。

看著那兩個滿身肌肉的壯男,莫說一個王小兵,就是四五個,都會被打到找不著北,幸好,醫院就在這裡,估計能救回一條命。

沈若蘭當時就是這麼想的。

她瞥了一眼王小兵,見他一副泰然的神情,還道他是年少不知天高地厚,不到黃河不流淚,忽然之間又替他加了二分擔心,有些顫音道:「王小兵,快進去,這裡沒你的事,等我來處理,你不明情況,幫不上忙的。這事很複雜,你想幫忙也幫不了的。聽話,快到裡面等我。」

美女的一番好心,王小兵聽了心裡暖洋洋的。

有人關心自己的安危,那就是一種幸福。

何況,還是美女在關心自己的安然,那就更是幸福中的幸福。他心裡有點感動,朝她露出一個安慰的笑容,雖不說話,但已向她傳達一種信息:有我在,別怕。

沈若蘭又轉過頭去,美眸圓睜,瞪著氣焰囂張不可一世的姜鑫,嬌嗔道:「你給我聽好了,他跟這件事沒半點關係,你不能打他。這是我跟你的事情,別傷害無辜的人。我還是那句話,我真的不喜歡你,請你去追求其他女孩子吧。我不適合你。」

「嘿嘿,你這樣說不就對了。」姜鑫將煙頭丟在地上,冷笑道。

「怎麼不對,你想怎麼樣?」沈若蘭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事,嚇得真是花容失色。

「既然他得罪了我,那我是不會輕易放過他的。看他那麼拽的樣子,不揍他又怎麼行呢?嘿嘿,看到他,我就想抽他耳光。不過,如果想我不打他,也可以。」姜鑫擺出一副可以講價的樣子,雙手抱胸,氣勢頗拽道。

「那你要怎樣才不打他?」沈若蘭真的擔心王小兵被打斷幾條肋骨。

「做我的女朋友吧。就這麼簡單,那我就不會再計較這點小恩怨了。對你,對我,對他都是好事。」姜鑫下流無恥道。

如果沈若蘭有一二分喜歡姜鑫,在這種時候,她可能真的會答應他的要求,至少敷衍一下也行。不過,實際情況是,她一點也不喜歡他,剛才,在他還沒有表現出陰暗人性的一面時,對他還算客氣,雖不喜歡他,但也不怎麼討厭他,算是很正常的待人態度。當見識到他那無賴式的性格時,便開始討厭他了。

如今,他居然敢這樣要脅自己做他的女朋友,那比用刀架在自己脖子還難受。

此時,她真的有一種想哭的感覺,眼眶也微紅了。

她不想讓王小兵被打,但對方卻要求自己做他的女朋友,才不打王小兵,這是條件交換,這樣無理霸道的條件,自己怎麼能答應呢?

但她又真的是關心王小兵,是以,一下子陷入了矛盾之中,愁眉苦臉地瞥了一眼王小兵,見他還是那麼悠然地吸著煙,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她真想罵他兩句,問他是不是精神有問題。

其實,在這種比較緊張的場面下,一個正常人會表現出兩種情況,要麼是嚇得打哆嗦,要麼是怒火相向。

可是,王小兵現在卻還能表現出紳士的悠閑鎮定風度。

這種情況非常特別,也只有兩種情況,要麼就是腦子進了水,精神有問題;要麼就是胸有成竹,才能做到泰山倒於前而不亂。

作為一個高中生,實力能大到哪裡去?是以,沈若蘭並不相信王小兵有什麼實力來對抗姜鑫,只認為他是沒有什麼人生經歷,沒見過什麼大場面,整天生活在比較純潔的校園裡,不知現實社會的殘酷,不知黑社會的可怕,不知混混的兇狠。

其實,只因她不了解王小兵才會那樣想。

王小兵經歷的大場面,不是姜鑫所能比擬的,而且,他早已見識過現實社會的黑暗。他不是腦子進水,只是面對著三個敵手,真的是沒有任何恐懼可言。這不是他故意裝出來的,而是他經歷大場面多了,應付突發事件的能力強了,對於這種小場面,真的不怎麼放在眼內,想裝出害怕的樣子都難以做到。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