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89章凌空尿尿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7日 00:48 [字數] 81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張愛玲說過類似這樣的話,要得到一個女人的心,就要把她的下面征服。

換言之,女人的芳心與胯下的神秘山洞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芳心藏在神秘山洞裡,只要進入了她們的神秘山洞,方能找到芳心。而要進入她們的神秘山洞,那隻得用老二作先鋒,才能攻克城門,長驅直入,在她們的神秘山洞裡尋覓她們的芳心。

當然,皮肉生意的例外。

女人天生就有比較強的床上功夫,特別是美女,她們最擅長床上功夫,她們以此來虜獲金龜婿,或者以此來吸引一位成功男士,不過,可能是做二奶。

男人,有兩極分化的現象。

第一種,天生床上功夫比較弱。這種男人註定要在女人面前低聲下氣,畢竟,晚上滿足不了女人的需要,那是很沒面子的事。但這也不能怪他們,誰叫上帝創造人的時候,就讓女人的床上功夫處於中游水平呢。

而第二種,便是天生床上功夫比較強的男人。這種男人,床上功夫比女人更強。他們是男人中的戰鬥機,一旦出馬,沒有幾個女人不敗北的。

這種男人最容易征服女人,而且虜獲她們的芳心。

第一種男人,縱使將老二送進了女人的神秘山洞,但因為持久力問題,只在她們的神秘山洞裡逛了一逛,便沒能力再尋找她們的芳心了。是以,他們難以真正得到她們的芳心。如此一來,男女之間便貌合神離,睡在同一張床上,終究也是同床異夢。

而第二種男人則不然。

他們睡在床上,那是女人的最愛。

在一陣啊啊的春音響起之後,女人便自動把芳心的所在位置告訴他們,然後希望牢牢抓住他的心,從此夜夜笙歌,晚晚歡快。

第二種男人若加以事業上的成功,更能很好地駕御女人的心。

畢竟,一個有頭腦,有體魄的男人,在這個世界上,其實並不多。

王小兵正是第二種男人。他面貌沒有特別帥,但自有一種男人的陽剛魅力,那是一種略帶狂野,但又有三分理性的容貌,給人一種親切、粗獷與瀟洒的感覺。是以,當他出現在女人的面前,只要露出那副招牌式的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燦爛笑容時,一般都能得到對方的好感。

人與人之間就是那麼微妙的。

有時候,看對方順不順眼,真的就是憑感覺,沒什麼理由可說的。一眼看過去,直覺就作出了判斷,不用再用理性去分析。

女人是一種感性居多的高等動物。

所以,她們更注意第一感覺,要是一眼看去,對那個男人沒有好感,那以後恐怕也難以有好感了。

王小兵能得到不少美女的好感,除了他那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燦爛笑容之外,還有他不世出的老二,這些都是可以看得到的,其實,看不到的方面,更為重要,那就是他對美女們都很體貼。

譬如現在,他把鋁鍋放在煤爐上之後,便回到床上,先將那幅床單扯開,然後用毛巾幫杜、羅二美人嬌軀上的汗漬抹乾凈。

之後,便上床與她們相擁在一起,溫存溫存。

他有粗獷的一面,也有細心的一面,是以,才能獲得美女們的青睞,不然,大老粗一個,最終也會被美女們討厭的。

彼時,只是晚上九點多,時間還早。

他掐她倆人中,揉她倆太陽穴,把她們喚醒,畢竟,待會還要洗澡。

兩美人「嚶嚀」一聲,都悠悠地醒過來了。羅蓮花坐在王小兵的左大腿上,杜秋梅坐在他的右大腿上。兩美人的酥胸都壓在他結實的胸膛上。

看著她們凌亂而濡`濕的秀髮,他腦海里便浮現剛才激情大戰的畫面,微笑道:「兩位姐姐,還滿意嗎?」

「嗯,我都快被你草死了,嗯,不過,我喜歡,就是下面比較痛,你為什麼那麼大力呢?」羅蓮花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撒嬌道。

「哈哈,我也不想大力,就是干著干著,自然就大力了。」王小兵兩手祭出精純的太極掌,分別在她們的豐`臀上愛撫著,笑道。

「嗯,你壞」羅蓮花撅著紅唇道。

「那也不能怪他。我們都想要,但他又不能同時草我倆,只好先把其中一個草暈過去,那就可去草另一個了。」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頂在他的右胸膛上,像兩個大汽球,頗有彈性。

「還是梅姐體貼我埃」他立時施展出柔舌功,在杜秋梅那又深又長的乳溝里深吻一口。

他見過的乳溝之中,杜秋梅的算是頂級的了。

羅蓮花的乳溝比較淺,沒什麼看頭,她見王小兵吻杜秋梅的乳溝,心裡微有醋意,但又不敢說,怕惹來杜秋梅的嘲諷。不過,她的股溝卻不遜色於杜秋梅的。

是以,王小兵左手立刻祭出一陽指,在她的股溝里輕輕擦著。

兩美人受到他高級功夫的侍侯,又哼哼哈哈起來,渾身酥軟,輕扭著嬌軀,一副樂在其中,性趣無窮的樣子。

「我們先洗個澡吧。等我去燒水。」杜秋梅柔聲道。

「不用去。我已把水放在煤爐上燒著了。過一會,就可以洗了。」王小兵輕輕拍著杜秋梅的豐`臀,道。

「你真體貼人。像你這樣的好男人真不多」杜秋梅膩聲道。

「謝謝梅姐誇獎。」他受之無愧道。

兩美人都由衷覺得他是真的會體貼人,伏在他的肩膀上,感覺特別的性福與溫馨。

想到羅蓮花是全天雄的大嫂,在家裡說話沒有三分力量也應該有半分力量,只要她肯跟全天雄說說,估計以後全天雄在雙重壓力之下,就真的不敢再動杜秋梅的食品門市部了。

王小兵不是怕全天雄,他歡迎全天雄動武。

不過,如果廝殺起來,那杜秋梅的食品門市部也成廢墟了。這是兩敗俱傷的結果。如果他不是個真正關懷她的人,那也不會為她考慮到這些,所以,當時他沒有當場砸全天雄的啤酒批發門市部。

如今,這件事已趨近於平衡。

只要羅蓮花再在全天雄面前說兩句,那應該就定下來了。

這樣,對杜秋梅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她花了不少心血在食品門市部,那是她的事業,如果被毀了,她會受到很大打擊的。表面上,她說得很輕鬆,但一旦失去了那間店鋪,她還是難以接受的。

這一點,他從她當時的說話語氣與眼神都可窺知一斑。

是以,他盡量幫她穩定局面。

「花姐,你知道你家小叔子威脅梅姐,要她從他那裡進啤酒的事嗎?」王小兵左掌輕撫羅蓮花的美`臀,輕吻一下她的紅潤俏臉,問道。

「這個倒不知,我只聽說你打了他。」羅蓮花十分享受他高超的愛撫,輕咬著下唇,訝然道。

「就是因為他不給面子我,才打了他。」王小兵雙掌齊動,在兩美人的豐`臀輕撫,道。

「矮,原來這樣。」羅蓮花輕扭腰肢,嬌哼道。

「花姐,我請你幫個忙,怎麼樣?」他吻了一下杜秋梅,又吻了一下羅蓮花,問道。

「什麼忙?」羅蓮花緊緊摟著他的脖頸,問道。

其實,她也隱約猜到是關於哪件事的,只是佯裝不知,心裡在猶豫要不要幫忙,畢竟杜秋梅也是情敵。

王小兵便開門見山道:「全天雄先無理,我才會對他動粗的,其實,做生意,講究的是公平交易,像他那樣,欺行霸市,遲早會被收拾的。我也不想砸他的店,如果他以後再敢威脅梅姐,那我就要動他了。所以,為了大家好,請你多勸說兩句他,讓他別再胡來。」

他這番話可是真心話。

在靜靜聆聽的杜秋梅聞言,心裡湧起無限的感動,用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去摩擦他的右胸,向他表達自己的感激。

「唉喲,我怎麼勸得了他呢」羅蓮花聽王小兵的語氣那麼關心杜秋梅,頗為吃醋,道。

「你倆都是我的情人。我對你們的心,那是扛扛的,絕對是紅心。不論你倆誰有困難,我都會全力相幫,絕不會敷衍了事。花姐,以你的聰明才智,只要肯幫,那一定可以幫到忙的。我相信你的能力。」他輕撫羅蓮花滑膩的脊背,輕聲道。

「咯咯,你太看得起我了。」羅蓮花格格笑道。

「我說的是真心話。花姐,這個忙你必須幫。」他凝視著她秋水盈盈的美眸,不容分辯道。

「唉呀,讓我想想吧。」她想幫,又不想幫,心裡矛盾著。

「再不答應,那我又要弄暈你了。」說著,用豎起來的老二擦了擦她的大腿。

「矮,別,我下面還痛呢,再草,我明天真得要睡一天了。我怕你了,盡量幫你就是了。不過,我可得說清楚,我勸他,也不一定有效果。我只能保證,我會全力勸他。這樣做,算行了吧?」羅蓮花渾身發軟道。

平時,她在家裡,一般難以得到十分的滿足,最好的時候,就能得到七八分滿足。

但如今,在王小兵面前,她輕易就得到了十分的滿足。

只要他再多弄她幾下,她真的承受不了。

做女人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知道女人也有求饒的時候,並且還是得到了完全的滿足而不敢再多要,不然,下面要痛很久。

他輕拍她的美`臀,笑道:「花姐,謝謝啦。梅姐也會感激你的。」

「花妹,先謝謝了。」杜秋梅也微笑道。

「誒,我都還沒幫呢,你們先打攔頭棍了。要是我幫不了,那以後不是羞死了?等我幫到了忙之後再說吧。」羅蓮花雖是全天雄的大嫂,但能不能勸說得了他,還真是個未知數。

「水響了。我去看看。」說著,王小兵便下了床,走向廚房。

果然,鋁鍋里的水燒開了,正在冒泡泡。

杜秋梅家的沖涼房裡有一個大浴桶,坐兩個人綽綽有餘,坐三個人則比較擁擠,但也勉強坐得下去。

於是,王小兵用毛巾纏著大鋁鍋的兩個耳朵,提了起來,將開水倒在大浴桶里,再將滾水泡成溫水,居然也有半浴桶的溫水了。

然後,再打些冷水進鋁鍋里,把鋁鍋放在煤爐上繼續燒開水。

他與美女洗過多次的鴛鴦裕

以他所經歷過的鴛鴦浴來說,男女在一起洗澡,那是很難洗乾淨的。看似兩個人互相搓身子,那樣應該會洗得更乾淨。其實不然,問題就出在男女兩人一旦裸體在一起,你摸摸我,我摸摸你,最後又變得欲`火焚身,不能自已。

於是,便又會雲雨起來。

雲雨之後,再相互搓身子,搓著搓著,又會欲`火焚身,再次顛龍倒鳳起來。

如此一來,不論洗多長時間也難以把上錘刪渙恕3非兩人都精疲力竭了,到了不能再動之際,才有機會洗個乾淨的澡。不過,等到兩人都沒力氣的時候,也不想再洗了,隨便擦擦身子,用毛巾拭乾水珠,便要上床休息,養精蓄銳了。

他多燒些開水,就是想打破這一宿命。

他不相信,洗鴛鴦浴會洗不幹凈身子。他之前也有過這種決心,但一般都難以達到目的。

旋即,他回到兩美人的身邊,笑道:「水泡好了。一起洗吧。有足夠的水。」

「你先洗吧,待會我再洗。」羅蓮花還沒洗過鴛鴦浴,自然不知其中的樂趣,加上這裡是杜秋梅的家,她是客人,三人擠在一起洗澡,她有些不習慣。

「花妹,一起吧。」杜秋梅邀請道。

「誒,我待會自己洗就行了。」羅蓮花想下床去小便,不過,剛站起來,便發覺身子有點酸軟,還沒有恢復元氣。

試著走了兩步,還差點軟下去。

王小兵看到這一幕,但知她下面太疼痛之故,於是笑道:「花姐,你要上廁所嗎?」

「是啊,都是你,我下面好痛呢,也不知能不能尿尿」羅蓮花撅著紅唇,佯裝微嗔道。

「能尿,我抱你去。來。」說著,他使用一招「抱虎歸山」的招式,將她抱了起來,讓她一雙玉臂摟著自己的脖頸,雙腿纏著自己的豹腰,便走出了室。

杜秋梅只好自己下了床,但也發覺自己下面頗痛,扶著牆小步移動則沒大礙。

兩美人被王小兵耕耘過之後,下面都一樣的疼痛。

在抱羅蓮花上廁所的時候,他那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不時地點戳在她的胯下,在她那片潮濕的挪威森林裡穿行。每點一下她的胯下,她便打一個小小的激靈。

杜秋梅家的廁所與浴室是連在一起的。

等走到了廁所,王小兵不世出的老二正好點戳在羅蓮花的胯下那個正確的神秘山洞洞口處。剎那間,他的性趣陡增,雙手本來是捧著她的豐`臀的,此時將手往下略為一放,她的豐`臀便下墜,自然與他的老二相遇了。

「噗1

他的老二準確無誤地進入了她的體內,齊根在那肉嘟嘟的山洞裡。

「矮,你又進去了,矮,別干我,我要尿尿」羅蓮花又驚又喜,驚的是自己可能又要被他草暈,喜的是他又來給自己分發女人福利了。

「尿吧,花姐。」他抱著她,站在馬桶上面,卻不放她下來。

「你放我下來,我才能尿矮」她不習慣凌空尿尿,輕拍他的脊背,柔聲道。

「不用下來的,這樣就可以尿的,反正我們還沒有洗澡,沒事的,尿完了就洗澡。快點吧,要不,水都涼了。」他吻了一下她的紅唇,道。

「不行,我尿不出來,我從來沒這樣尿過,你放我下來吧。我尿完了就洗澡。」她咬著下唇,微有窘態道。

「那我助你尿尿吧。」他有過這方面的經驗,讓女人凌空尿尿,或站著尿尿,他都有辦法。

她不明白他是怎麼幫自己的,好奇地等著。

而他則走到牆壁前,將她頂在牆壁上,前傾著身子,深深吸了一口氣,收腹挺胸,分明是在凝聚功力,準備發起猛烈的進攻了。

這個姿勢,這個動作,這個畫面,羅蓮花再熟悉不過了。

每當他要大動之前,都是這樣子的。

是以,她知道他又要在自己胯下的神秘山洞進進出出了,輕拍他的脊背,道:「先別草我,讓我尿尿,好嗎?」

「花姐,我助你尿尿。」說著,他已撅動屁股,在她的神秘山洞輕進輕出了。

「矮,矮,好舒服,矮」羅蓮花嬌哼起來。

這時,杜秋梅扶著牆壁也走到了浴室門口,見到兩人又幹了起來,咬著下唇,心裡微生醋意,聽了那「啊氨春音,體內的欲`火也升起來了。

「誒,你們還洗澡不?再幹下去,水都要涼了。」杜秋梅也想上去,但上去也沒用,只得催促道。

「就來。」王小兵屁股撅動得越來越快。

那熟悉而誘人的「噗噗」聲又越來越密,越來越響,如雨打芭蕉。

而羅蓮花檀口哼出的春音「啊氨也由抒情式變成了高昂式,由緩慢變得急促而緊密,使人聞之欲血沖腦。

「花姐,尿埃」他大動之際,還不忙助她尿尿。

「矮,啊啊,尿,啊,不,啊礙…」羅蓮花身子被他撞得快要散開去,哪裡還說得了完整的話,檀口幾乎只能噴出春音了。

「快尿吧,沒事的。」他邊大動邊輕拍她的美`臀,道。

「礙…」羅蓮花再也說不出其它的話語了。

看著兩人如火如荼地做著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聽著那撩人之極的春音,杜秋梅不停地咽口水,只一會,便口乾舌燥了。她暗忖都是羅蓮花說要尿尿,才引起他的性趣,從而又幹起來的。

於是,也走了過去,拍著羅蓮花的豐`臀,道:「有這麼難尿尿的嗎?快點尿,還等什麼。」

羅蓮花像個小孩似的,好像在被兩個大人哄著尿尿,那場面頗為滑稽。

其實,不是她不想尿,她已憋得很急了,但從來沒有凌空尿尿的經歷,要她驟然這樣做,實在是思想上放不下包袱。

不過,不論什麼思想,只要到了真的憋不住的時候,都要煙消雲散。

俗話說:屎可忍,尿不可忍。

如今,羅蓮花忍尿已到了極限,在暈過去之前,終於缺堤一般,尿出來了。一條水柱從兩人結合處噴射而出,濺到王小兵的小腹上,再沿著他的大腿往下流。

反正還沒洗澡,他也無所謂了。

他只一心一意地開鑿她的隧道,咬著牙關,準備把萬分的熱情都灑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在他那如猛虎下山的攻勢之下,羅蓮花再也頂不住了,啊地嬌呼一聲,又暈過去了。不過,她也把尿尿出來了。整個人洋溢著一種舒服感。

他還繼續在她的胯下進進出出。

這時,杜秋梅按捺不住了,連忙從後面抱住了他,膩聲道:「小兵,別草她了,她暈了,草我吧」

「梅姐,別急,就到您。」他重重頂了一下羅蓮花的神秘山洞,便停了下來,將精華源源不斷地送到老二之上,隨即,凝聚功力,老二一抖,便開炮了。

那一剎那,天都亮了。

男人開炮的快活,神仙都要羨慕。

杜秋梅從他打激靈的狀態可以猜測出他開炮了,吃醋道:「你射她了?」

「是。」他如實道。

「嗯,我也要,你偏心」她輕輕跺腳,有前兩座珠穆朗瑪峰在他厚實的脊背上晃動著,給他按摩。

「好,梅姐,待會也給您一次。」說著,便把羅蓮花抱到浴桶旁,將她放進浴桶里,讓她坐在裡面。

隨即,便轉過身來,摟著杜秋梅,扛起她的右腿,讓她左腿落地作支撐,然後舉著老二,以萬分豪情的姿勢,「噗」一聲,又進入了她的體內。

這招就是眾所周知的「金雞獨立」。

下一秒,他便大動起來,進出之間,都顯出大家風範。每一進,每一出,都是那麼的經典,除了能發出「噗噗」聲之外,還能帶出大量的泉水。

「矮,啊,小,啊,兵,輕」杜秋梅雙手摟著他的脖頸,但身子還是劇烈震動起來,根本站不穩。

要不是他用左手摟緊她的纖腰,她就要坐下去了。

「梅姐,挺住1他的進攻頻率越來越快,撅動屁股的幾個動作一氣呵成,行雲流水,十分有力。

「啊礙…」她下面本來還痛,如今,又被他重進重出,可想而知,她真的頂不住了。

只一會,她身子便要軟下去。

於是,他只得改用「抱虎歸山」,雙手扛起她兩腿,也將她頂在牆壁上,繼續大動起來。

不消七分鐘,便重重一頂,也把她弄暈了。

看著紅暈滿臉的她,他感到十分自豪,然後依樣畫葫蘆,將精華由老二輸送給她,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又給了兩女各人一次高潮之後,他也不得不停下來休息一下。走到浴桶旁,將杜秋梅也放進去,自己再跨進,三人坐在裡面,顯得頗為狹窄。以前,他與杜秋梅兩人坐在裡面,則感到剛剛好。如今多了羅蓮花,難以轉身。

兩美人都暈了,他只好用毛巾蘸了水幫她們搓身子。

他真的很體貼她們,每當幫她們洗到關鍵之處,他都會祭出柔舌功去那裡幫她們清除汗漬。

兩美人的身子更為軟熟了,像棉花一樣,想怎麼揉都可以。

本來,他是想好好地給她們搓身子的,可是,搓著搓著,體內的欲`火便又上來了,幸好氣力還沒恢復,不然,兩美人下面又要加一分疼痛了。他秉著七分愛意,三分細心,認真地幫她們搓洗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洗著洗著,兩美人都悠悠地醒過來了。

「嗯,你幫我們搓身子矮」杜秋梅感覺胯下的神秘山洞有了精華,便知他不偏心,頗為喜悅道。

「是,已差不多了。」他已幫她倆搓洗到小腹下面了。

「你壞,嗯,剛才叫你抱人家來尿尿,卻又進去了,還不放人家下來,又那麼大力地幹人家,我下面好痛呢」羅蓮花嘟著紅唇,揮著兩隻小粉拳,輕輕地打他的肩膀。

「花姐,我不是有意的,走著走著,就進入了你的裡面,然後就忍不住了。誰叫你那裡不關緊一些,那樣,我就進不去了。」他狡辯道。

「嗯,佔了人家的便宜,還要強詞奪理呢,我不饒你」說著,羅蓮花雙手捧起溫水澆向他的臉面。

「哈哈,別澆水,我幫你們搓身子。」他笑道。

「花妹,我們也幫他搓身子吧。」杜秋梅已奪過了毛巾,在他結實的胸膛上揉`搓著。

於是,羅蓮花也用手幫他搓洗身子。

他則坐在浴桶里,享受二女的高級服務,閉著眼睛,任由她們撫弄自己的任何部位,那感覺,他忽然想起了古裝片里的富家少爺,如今,他就像富家少爺一樣被迷人的丫環來服侍洗澡。

不過,古裝片里的富家少爺卻沒他這麼好體魄。

兩美人用最溫柔,最細心,最關愛的方式去幫他搓洗身子,當搓洗到他的老二之時,見到他的老二還是那麼有氣勢,昂首挺胸,大有敢問天下美女誰可來挑戰的意思,不禁都佩服得五體投地。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