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87章美女侍侯皇帝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6日 02:40 [字數] 81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女人喜歡男人在自己胯下開鑿隧道,那會真正感受到做女人的性福。

可是,也沒有幾個女人喜歡被男人弄暈,畢竟,一直清醒下去,才能最大限度地獲得男女二人結合摩擦所帶來的快感。

不過,要是被男人強大老二弄到暈,在失去知覺之前,那如潮的興奮快感涌到腦際,也是一種特別的享受。

與王小兵做過快活體育運動的美女們,都被他弄暈過。

那是家常便飯。

美女在暈過去之前,都感受到了無窮的快感。她們在與他做快活體育運動之前,都希望他能輕些,但潛意識裡又盼望他重些,是以,她們的思想很矛盾。在矛盾之中,她們就被干到暈了。

如今,羅蓮花下面火辣辣起來,疼痛與快感並存,快速傳到腦中樞神經。

那「噗噗」聲越來越密,越來越響。

那「啊氨聲也越來越快,但卻越來越輕。

隨著一聲短促而輕柔的「氨吐出之後,羅蓮花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她豐`臀下面的床單濕漉漉的。

他還在羅蓮花胯下的神秘山洞重進重出了幾下才停下來,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在後面抱著他的杜秋梅已經迫不急待了,邊用兩座珠穆朗瑪峰來壓他的厚實脊背,邊嬌呼道:「小兵,到我了。我下面好癢矮,她暈了,別再干她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只好將油光閃閃的不世出老二從羅蓮花的神秘山洞裡抽了出來。

本來還想抽支香煙,回味一下剛才強攻的激情,但杜秋梅像是饑渴了千年,渾身欲`火熊熊燃燒,一把將他推倒在床上,然後施展出從他那裡學會的「觀音坐蓮」,騎上了他的虎軀,豐`臀一撅一落。

「噗1

在那聲清脆的妙音響起之後,她便與他二合一了。

「梅姐,別急,慢慢來。」他見她的「觀音坐蓮」有些雜亂無章,便知她是太心急之故,於是雙手祭出鐵爪功,立刻攀登她兩座珠穆朗瑪峰,安慰道。

「矮,等不及了,矮,再不幹,我要死了。矮」她嬌軀向前半傾,秀髮凌亂地垂下來,像騎跑車摩托的姿勢,豐`臀一起一落,正在與他的老二作友好的摩擦運動。

她一上來便主動攻擊,目的便是要掌握主動權,她的床上功夫也不弱,但與他想比,還有頗大的差距。

一般來說,她堅持個十多分鐘,便是極限了。

最後也難逃被他干暈的命運。

她與他做過了多次的快活體育運動,不但鍛煉了身體,還陶冶了情操,從中領略到做人的樂趣。她最清楚,一旦他掌握了主動權,那就只有敗在他老二面前的份,沒有半分勝算。

只有自己掌握了主動權,方能與他分庭抗禮,挽回些局勢。

加上先前看他大動之時,不用多久便將羅蓮花干暈了,如果自己也是躺在床上任他耕耘,結果也差不多,至多就是堅持多二三分鐘而已,沒有本質的差別。

如今,她掌握了主動進攻權,想快就快,想慢就慢,非常愜意。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要出多些功力,不像躺在床上任由他來開鑿隧道,不用出那麼多力,只享受陣陣湧來的快感。

只一會,她胯下神秘山洞裡溢出來的大量泉水便把他的胯下弄得濕漉漉了,從她流出來的泉水便可知道她確實是欲`火焚身了,要是再得不到他的降火,那估計經脈都要受損了。

王小兵躺在床上,一會祭出鐵爪功攀登珠穆朗瑪峰,一會祭出太極掌愛撫她渾圓的豐`臀,一會又祭出一陽指輕擦她那又深又長的股溝,功夫變化之繁,實屬大師級人物。

「梅姐,你的水比她的還多埃」他的胯下倒像被澆了一碗水似的,真的很濕很粘。

「矮,啊,我胸也比她大啊,矮」杜秋梅撅動豐`臀,自豪道。

「再快點。」他雙手捧著她的美`臀,幫助她一上一下地與自己的老二交流感情。

「矮,快不了,我有點累了,矮,矮」杜秋梅作為巾幗英豪,在他面前,也不得不自嘆功力不及他,約莫七八分鐘之後,她便開始嬌`喘起來了。

「那你在下面,我在上面吧。」王小兵剛才幹暈了羅蓮花,算是作了個熱身運動,如今正是大展身手的時候。

「矮,不,我在下面,矮,你就要把我干暈了,矮」杜秋梅已趴在了他的胸膛上,兩座珠穆朗瑪峰壓在他臉龐上,意欲用「雙峰壓」來使他認輸。

可是,他早已領教過美女們的「雙峰壓」,也不用使出什麼招式,只把鼻子深深藏在她的乳溝里便行了。

在那裡,他嗅到了她淡淡的體香。

還有一點香汗的味道。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準備反擊了。在他眾多的激情大戰之中,還未曾敗過北,縱使是美女先發動進攻,他也可以鎮定應付,先讓對方得意十分鐘,再作反擊,一舉將美女壓在身下,重進重出,把她們統統送到高潮上面。

杜秋梅已累了,趴在他身上,任由他捧著自己的豐`臀一上一下。

「噗噗」聲的頻率也變慢變輕了。

在這種時候,便是王小兵反擊的最佳時機了。他翻了個身,便將杜秋梅壓在了身下,兩人的身上都閃爍著激情的汗光,滑膩膩的。

「梅姐,你想要我用哪一招侍弄您?」他的雄壯老二還在她的神秘山洞裡,趴在了她的嬌軀上,微笑道。

「嗯,你輕些,別那麼重」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不讓他起身,以為這樣就可以限制他的進攻強度了。

「重有重的好處埃」他雙手在她的兩座珠穆朗瑪峰上肆意地攀登。

「矮,輕些,太重了,我奶`子要被你捏碎了,矮」她滿臉紅潮,美眸半醉,檀口輕啟,呵氣如蘭,膩聲道。

「好,你的奶`子還是那麼有彈性,好過癮。」他攀登過不少美女的堅挺雪山,有一定的鑒賞能力,此話確是由衷之言。

「咯咯,那你以後經常來睡我嘛,矮,我要天天跟你睡覺」她如痴如醉,懇求道。

「有機會一定。」他用嘴堵住了她的檀口,不想多談這個話題。

畢竟,他的情人不少,又沒有集中住在一起,要跟她們之中的哪一位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並不難,但要想跟她們全部在一個地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則不易。他得將時間均勻開來,每個給一些,不能把時間完全給哪一個。如果以後有了錢,他準備建一個大莊園,裡面住的都是自己的嬌妻。

到了那時,大家都住在一起了,想跟眾嬌妻們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就不用東奔西跑,可以省下不少時間了。

他不能天天跟她睡覺的原因,其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他難以與她結合成夫妻,至多只能成為情人。

就目前而言,他的情人之中,既美貌又年輕的比比皆是。那些都是他未來的嬌妻。像杜秋梅,也可以住進他的莊園里,做他的情人。當然,他得有足夠的錢,把莊園先建起來。

隨即,他使出一招「醉漢搖櫓」,兩手扛著她的左腿,坐在她的右大腿上,開始專心致志地開發她的身子。

其實,很多時候,他也不想那麼大力的,可是,他的加速度提起來之後,自然而然就又快又重了。

如今,他起先也是輕進輕出的,盡量讓她得到適度的快活。

「啊,矮,小兵,好爽,爽矮,爽死了,矮」她浪`聲四起,下面泉水汩汩而溢,恨不得融進他的身體里,與他二合一。

「梅姐,我要讓您成神仙姐姐。」於是,他咬著牙關,屁股撅動得越來越快,老二又開始變得重進重出,帶出大量的泉水。

不消五分鐘,他的進攻頻率便密集得教人嘆為觀止了。

不用看哪裡,就只聽那密如雨點的誘人的「噗噗」聲便可窺知一斑了。

杜秋梅也感到有點頂不住了,快感雖更濃了,便疼痛也大了,痛與快活糅合在一起,洶湧地襲向腦中樞神經。

「啊,啊啊,小啊,礙…」她張圓了檀口,俏臉紅暈遍布,顫音道。

她不是不想說一句完整的話,而是實在說不出來,被他強大的攻擊撞得四肢百骸似乎都要散架了似的,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又晃得利害,看樣子大有坍塌的趨勢,教人怵目驚心。

「梅姐,快了1他當然知道她想要說什麼,可是,他是一位有責任心,有良心的開發商,在這種關鍵時刻,絕對不會輕易停下來,那樣會影響開鑿隧道的質量,何況,也會影響到鑽頭的損耗。

「啊礙…」她只有噴春音的份了。

他使出了十成功力,想早點送她上高潮,然後自己抽一支煙。男人煙癮來了,擋也擋不住,就像欲`火來了,要做`愛一樣。

又過了三分鐘,杜秋梅也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

床單上到處都是泉水的痕,濕漉漉的,但此時也沒人有空理會。

三人都是滿身汗津津的,閃爍著激情的光輝。兩女光著身子仰在床上,呼吸均勻,胸前的山峰一起一伏,特別吸引人。

他抽出老二,走下了床,從地上拿起褲子,掏出香煙,點燃一支,悠然地吸了一口,在剛剛做完快活體育運動的時候抽一支煙,那感覺真美妙。

看著床上兩個還在昏迷之中的美人,他有一種成功感。

其實,他腦海里浮現出另一個更加撩人的念頭。他在想,如果某一日,面前這張床是可以睡一百個美女或幾百個美女的大床,他站在床邊,看著全都被自己老二打敗而且都暈過去的上百美女,那場面將是多麼的絢麗,多麼的雄壯,多麼的誘人。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床上會不會泉水成河?

思及此,他自己不禁都笑了。

其實,這並非他的幻想,以他的發展趨勢,確實有可能實現這個偉大的夢想。這不但要求他要有大把的錢,還要求他的體魄過人,當然要過很多人,以一當百。這種體質,確實世上罕見。

幸好,他還有《丹經》。

只要把裡面的中高級丹藥煉製出來,那就有機會一晚連御數十女甚至上百女了。想起與那麼多美女睡在一起,他就嚮往之。聽著她們的嬌笑,她們的春音,她們的求饒,還有想象著她們全都光著身子暈過去,那情景真教人慾血沸騰。

胡思亂想之際,便已把一支香煙抽完了。

杜秋梅的室里沒有煙灰缸,只好將煙頭丟在地上,用腳踩熄,隨後又爬上了床。

兩女都還沒有醒過來。看著她們胯下那充滿了生機而又潮濕的挪威森林,他忍不住伸手去那裡探索一番,從她倆胯下的神秘山洞洞口可以看出,她們的私`處微微紅腫,那是被自己重進重出弄的。

他略微歉疚。

不過,他乃沙場上的大將,不重進重出真的會憋死自己。他在她們的身子上勇猛地開發,雖會使她們微微受傷,但也沒什麼大礙,過一兩天就自然好了。

想到羅蓮花還有事情要告訴自己,於是,便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把她弄醒了。

「嚶嚀」一聲,羅蓮花悠悠醒轉過來,睜開美眸,便瞧見王小兵露出的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微微嘟了嘟紅唇,嬌聲道:「你又把我干暈了,嗯」

「花姐,你的身子真迷人。」他祭出太極掌,輕撫她的光滑大腿,由衷道。

「嗯,她呢?」說著,羅蓮花側頭一看,見到杜秋梅也赤裸裸一絲不掛地躺在自己的後面,看她滿桑便知也是剛被王小兵耕耘過了,於是醋意涌了上來,輕扭著腰肢,微嗔道:「你與她幹了?」

「是。」他如是道。

「嗯,我恨你」她雖佯裝微慍,但心裡實質並沒什麼怨氣,畢竟自己也得到了他的滋潤,更重要的是,自己也不是黃花閨女了。

「我愛你。」他向來都是以德報怨的。

「嗯,不理你了」她撅著紅唇,別過頭去。

從她的語氣,她的舉止,他能感覺出來,她只是做做不滿的樣子而已,她的內心還是歡喜的,於是,立刻祭出柔舌功,張開嘴巴,瞬間登上了她的左山峰,銜住她左山峰的山頂,嘬嘬地吻起來。

「別吻,好酸」她雙手摟住他的腦袋,看似要推開他,但卻是固定他的頭,好讓他更好地吻自己的酥胸。

「花姐。」他邊修鍊柔舌功,邊輕呼一聲。

隨即,雙手也施展出鐵爪功,捧住她的左山峰,用勁地揉`搓起來。

「矮,輕」她忽然發覺他的老二被自己的豐`臀壓著,於是,也不甘示弱,立刻晃動美`臀去磨他的老二。

兩人又有滋有味地互動起來。

一會,他停下了修鍊柔舌功,凝望著她的俏臉,用手幫她將凌亂的秀髮梳理一番,笑道:「花姐,你要是做電影明星,一定會出名。」

聽了他的溜須拍馬之後,羅蓮花嬌笑道:「胡說。」

「是了,花姐,你不是說有事告訴我嗎?說吧。」他左手摟著她的纖腰,並且托著她的左山峰,右手則施展出太極掌,在她滾圓的大腿上輕撫。

「嗯,不告訴你了」她撒嬌道。

「花姐,再不說,待會又要把你弄暈過去。」他將她兩腿撥開,自己的老二便從她兩腿`之間露了出來,那王者的氣質,使人仰慕。

「嗯,你就會欺負人家,嗯,不理你了」她小鹿一般在他懷裡亂鑽著。

他祭出柔舌功,進入她的檀口,與她激吻起來。

三分鐘之後,他再問道:「你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呢?」

這次,羅蓮花輕輕地拍打一下他的肩膀,柔聲道:「我在家裡,聽到全天華跟別人說,準備要把你的藥店整垮。」

「噢?怎麼整垮?」他追問道。

「這個不太清楚,我聽他們說,好像你的藥店沒有藥品經營許可證,如果葯監局要查你,那就可把你的店給端了。是嗎?」她關心道。

「這個是真的。」他如實道。

現在,敵人想要從這一點下手,將自己的藥店挑了,那倒比較毒辣。王小兵不怕黑勢力來鬧事,但怕白道來找碴,畢竟自己的藥店沒有藥品經營許可證,只要葯監局來查,那多半要出事。

不過,有工商局罩著,估計也倒不了那麼快。

畢竟,他與縣工商局局長的夫人張惠蘭有一腿,可以叫她想辦法幫幫忙。

但這也只能是一時的權宜之計,不是長久之計。他要把養生堂開到世界各地去,那就必須得證件齊全,不然,想成為大富翁,那隻能是空中樓閣的幻想。

全廣興是東方鎮人大代表,估計也認識一些人,如果他從中作梗,確實有點麻煩。唯一可以做的,便是把證件補齊,那敵人便難於奈何自己了。

養生堂只差一張藥品經營許可證。

如果是差一張老人頭,那他就貼一張上去就行了。可惜是差一張藥品經營許可證。這張證,不是普通人能辦的,那要是一些專業人員考到執業藥師之後,才能申請的。

王小兵不是醫學方面的專業人員,沒有資格去考執業藥師。

這已是鐵定的事實。

不過,他可以找一個執業藥師來替自己把關,那就可以了。有了這樣的思路之後,他腦筋飛速轉動,忽然想到了在東興醫院認識的沈若蘭,她是一個護士,其實她是有資格去考執業藥師的。只要她願意,並且有能力考到,那就可借她的證件來挫敗全廣興的陰謀。

想到這裡,他覺得要找個時間去問問沈若蘭。

未雨綢繆,方能成大事。

眼下全廣興雖還不能拿他的養生堂怎麼樣,但日子長了,留著這個把柄,終始會被敵人利用來攻擊自己。

是以,王小兵暗忖要早些把藥品經營許可證弄到手才行。

「就這些了?還有沒有聽到其它的對我不利的事?」他輕吻一下她的紅唇,問道。

「沒了。以後聽到再告訴你。我出來的時候,聽到說你打了我家小叔子,是不是?」羅蓮花摟著他的脖頸,道。

「是。」他點頭道。

正在兩人卿卿我我之際,杜秋梅也「嚶嚀」一聲醒過來了,伸了個懶腰,睜開美眸,見王小兵正摟著羅蓮花,暗忖他可能已送羅蓮花上第二波高潮了,而自己卻只得到一次高潮,心裡微有不舒服。

「梅姐,你也醒了。」他伸手到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揉了揉,道。

「又到我了吧?」杜秋梅坐了起來,催促道。

「什麼又到你了?我都還沒來第二次呢。」羅蓮花撇撇嘴道。

杜秋梅自然不信,盯著王小兵,她只信他。他說沒就沒,他說有就有。

剛才聊天數分鐘,確實沒有與羅蓮花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王小兵笑道:「我們說話兒,還沒有干。」

說著,便讓羅蓮花坐在自己的左大腿上,而讓杜秋梅坐在自己的右大腿上,感受她們胯下的潮濕與豐`臀的彈力。

羅蓮花與杜秋梅相比較,除了胸前兩座山峰遜色許多之外,其它方面都在半斤八兩之中,難分高下。

不過,女人胸前兩座山峰是高還是低,是大還是小,那頗為重要,這是女人身上三圍之中的一圍,也是最重要的一圍,只要這一圍大到了一定程度,便會陡增幾分誘人的魅力。

像杜秋梅這種擁有珠穆朗瑪峰的美人,走到哪裡,都是男人垂涎的尤`物。

如今,兩女近距離展示著自己的酥胸,一比較之下,誰大誰小,便一眼瞭然,並且頗為刺目。

羅蓮花自然心裡不是滋味,微撅著紅唇。

而杜秋梅雖不說什麼,但眼神已射出一種得意的神色,好像在說:你的太小了!

作為她倆的情人,王小兵把這一切看在眼裡,連忙道:「我們今晚搞一晚怎麼樣呢?」

「咯咯,那明天我走不了路怎麼辦?」羅蓮花用兩座小山峰去擠他的臉龐,嬌笑道。

「在我這裡休息一天也行埃」杜秋梅也用兩座珠穆朗瑪峰去擠他的臉龐,道。

「梅姐說得好。」他同時享受四座山峰的按摩,那種舒服感自不用說,真正是處于波濤洶湧之中。

男人能如此,還有什麼可求呢?

三人膠在一起,你摸我,我摸你,你用酥胸壓我,我用嘴巴去吻你,如此親親熱熱地互動著,特別有資調。

大約數分鐘之後,三人又都欲`火焚身了。

而王小兵只有一條老二,不能同時送兩美人上高潮。他只好先把一個送上高潮,再把別一個送上去。

不過,兩美人都用下`體來磨他的大腿,泉水汩汩,明顯都是想要他先把自己送上高潮。在這種時候,他真的不好作決定,只好站了起來。

兩美人見他站在床上,非常疑惑。

下一秒,他左手摟著羅蓮花的腦袋,讓她靠近自己那不世出的老二,右手摟著杜秋梅的腦袋,也讓她靠近自己青筋暴突的老二。

兩美人都曾用柔舌功去侍侯過他的老二,此時都明白過來了。但有第三者在場,兩美人都不好意思張開檀口去與他的老二作友好的交流。

「花姐,梅姐,來嘛。」他抖了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催促道。

「我不」羅蓮花有些羞澀道。

「快點嘛。」他先把老二往羅蓮花的檀口送過去,頂在他的紅唇上。

起先,她不肯張開檀口,但被他連連點戳了數下之後,終於微微張開了,只想伸出香舌去招呼他的老二。

不過,他的老二一閃身,便鑽進了她的檀口,轉眼間,便塞滿了她的檀口。

「嗯嗯……」她的檀口只銜住他老二的小部分,但也已說不了話,只有鼻端還能哼出春音。

到了這一步,羅蓮花的那份羞怯便消散了,她用玉手捧著他的老二,虔誠而又細心地朝聖著。

杜秋梅看著看著,不禁連連咽口水,她也想去服侍他的老二,但他的老二卻沒有伸到自己的面前,心裡有一點醋意。

女人的醋意特別多。

王小兵看出了杜秋梅的心思,便又扛著老二,微微一轉身,便頂在了她的檀口前,不停地敲她的紅唇,要她開門。

果然,杜秋梅立時祭出了柔舌功,以最專業,最細心的手法呵護著他的老二。

此時此刻,王小兵感到非常舒服,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從老二快速地傳到腦中樞神經,教人飄飄欲仙。

隨即,他把羅蓮花的腦袋也摟過來,讓她與杜秋梅一起服侍自己雄壯之極的老二。

羅蓮花見杜秋梅都那麼用心地關懷愛護他的老二,自己也已用檀口去銜過他的老二,開了頭,也沒什麼害羞可言,而且,還要弄舒服他,待會等他來給自己分發女人的福利。於是,也放開了手腳,祭出從他那裡學會的柔舌功,萬分用心地侍侯他的老二。

剎那間,王小兵的老二就像當了皇帝一樣。

試問,有幾個男人的老二可以受到這麼高級的待遇?除了那些大人物之外,普通老百姓確實難以奢想。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