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85章與美人做瑜伽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5日 05:56 [字數] 81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人與人之間就是那麼美妙的,只要氣沒消,就好像有一堵看不見的無形牆壁將彼此隔開來,使兩人形同陌路。

當氣消了之後,彼此便能和和氣氣地交流了。

如今,羅蓮花與杜秋梅兩人之間的怨氣還沒有完全消解,但也不像先前那麼濃郁了。之前,是由於兩人是陌生人,加上彼此都有自己的想法,才會產生暗鬥。

當坐在了一起,可以正常交談之後,心裡的疙瘩也就會漸漸地消失。

王小兵接連說了幾個黃色笑話,使兩美人聽了格格嬌笑不已,看她倆之間的神色,分明已沒有剛才那麼敵對了。

「誒,你的肚子為什麼那麼多黃色笑話呢?」羅蓮花笑得花枝招展道。

「我的膚色黃,所以才有黃色笑話埃」他詭辯道。

「那我們為什麼沒有呢?」杜秋梅美眸彎成了月牙狀,問道。

「你們吃了我的美容丸,皮膚又白又嫩,所以不能產生那麼多的黃色笑話了。」他灼灼的目光不停地在她們胸前的雪山上掃來掃去,見到一大一小對比明顯的胸脯,感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胡說」羅蓮花嬌聲道。

「那我倆在沒吃他的美容丸之前,肚子里也沒有黃色笑話埃」杜秋梅有意與羅蓮花講和,笑道。

「是埃」羅蓮花的語氣也不似先前那麼咄咄逼人了。

「哈哈……」看著兩美人漸漸地有話可說,他是真心的笑了。

一會,六瓶珠江啤酒便送過來了。

杜秋梅的酒量不算大,但也是能喝酒的女人。羅蓮花則不然,她平時極少喝酒,見沒有其他飲料,便道:「我不喝酒耶」

「我也不會喝酒,今天他請吃飯,陪他喝一兩杯也沒事的。」杜秋梅曾協助過王小兵灌醉庄妃燕,最後才使她與自己一起服侍他。

如今,這種情況跟那次的情況頗為相似,她見王小兵點了六瓶珠江啤酒,便大約猜到他的用意了,是以,不遺餘力地要助他成功,其實,幫他也相當於幫自己,畢竟,兩女一起服侍他,他也能應付得綽綽有餘,不會使哪一位得不到滿足。

「我喝酒很容易醉的。」羅蓮花可不想醉,她只想在清醒的時候與他好好地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我也是埃我們喝少一點就行了。喝啤酒醉不了的。」杜秋梅喝個二三瓶不會有什麼事。

「我的酒量也不行,大家隨意,不用勉強。」他不清楚羅蓮花的酒量,但聽她那樣說,感覺她真的喝不了多少便會醉了。

不過,根據他的獨特經驗,不可將女人完全灌醉,不然會失去許多樂趣,使結合的雙方減低做快活體育運動的質量。只有三四分醉意的美人,才是最令人銷魂的,不但有力氣,而且也夠開放,敢於創新,做出許多非同一般的動作,令人回味無窮。

說話間,他便用起子開了一瓶啤酒,給每人斟了一杯。

菜肴還沒上,只有炒花生下酒。

餐桌上已有三小碟炒花生。

「我真的喝不了酒,喝茶吧。」羅蓮花看著那杯啤酒,便如看著一隻蟑螂似的,挑了挑柳眉道。

「大家都差不多,既然叫了啤酒,那就喝一點吧。」杜秋梅佯裝不會喝酒,勸道。

「來,我敬兩位姐姐一口。」王小兵舉起了酒杯,道。

「好,幹了。」杜秋梅端起酒杯與他碰了杯,小抿了一口。

羅蓮花也只得端起酒杯,嘗了一點點。

三人處於一種微妙的關係之中,王小兵想從羅蓮花口中得知一些事情,但不想開口問她,不然,她又提出條件,那倒使杜秋梅不好意思。他要讓她自己開口說出來。

而羅蓮花也想告訴他一些事情,只是杜秋梅在場,還不想說,她也想從他那裡得到女人的福利,但杜秋梅還在這裡,又不能立刻提出來,只好等下去了。她覺得,只要吃完了飯,那就應該可以得到他的滋潤了。

是以,她也不是太急。

三人之中,杜秋梅與另兩人的關係最為奇特。

首先,她想要與王小兵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已不容置疑。其實,她感覺得出羅蓮花也想從他那裡得到女人的福利。如果兩女都不讓步,那就有可能要一起服侍他。對於他來說,兩女一起上,他都能應付,並且是遊刃有餘,不會滿足不了哪一位。

在這種局面下,她當然不會讓步。

那就看羅蓮花的了,如果她吃完飯走了,那就只剩下自己與王小兵,今晚暫時獨佔他,那將沒什麼疑問。杜秋梅是這樣想的。

假如羅蓮花也要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杜秋梅也願意與她並肩作戰。

是故,如今她才會給面子對方,目的也不外乎是為了晚上二人一起服侍王小兵,爭取三人打出一次天衣無縫的好默契戰役,在人生之中留下光輝的一頁。

畢竟,不是每個女人都能有出色的戰役的。

許多女人在床上的戰役都是比較糟糕的,當然,她們往往是強者,只要兩腿一張,便讓不少男人都敗下陣來。如果她們都遇上王小兵,包她們畢生難忘。

可惜,像王小兵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實在不多。

喝了第一口,就會喝第二口。

王小兵笑道:「來,再敬兩位姐姐青春永葆,美麗常在。」

這麼好意頭的話,任憑誰聽了都不會拒絕。何況,杜秋梅又帶頭端起了酒杯,與王小兵碰了杯,嫵媚笑道:「謝謝,如果以後一直能吃你生產的美容丸,那估計我們的容顏真的不會隨歲月的流逝而快速變老。」

說著,瞥了一眼羅蓮花,看她是什麼神色。

羅蓮花雖不想與杜秋梅一起分享王小兵,但她也拿不準杜秋梅的真正身份是什麼,是王小兵的干姐,還是他的親戚,抑或是他的情人,從見面到現在,還沒有很清楚的跡象顯露出對方的真實身份。

不過,她猜測王小兵與杜秋梅極可能有一腿。

只是如今三人在一起,不好意思問出口,等到與王小兵獨處之際,必然會問清楚。

但想到反正今晚一定要從他那裡獲得女人的福利,現在也不必計較太多,既然杜秋梅又小抿了口,自己照做就是了,於是也喝了一小口。

王小兵與杜秋梅交換了一個眼色,彼此都在為更進一步合作而露出淡淡的笑意。

隨即,他又笑道:「來,人生難得幾回歡。能遇到花姐,也是一生一大喜事。再敬花姐一口。」

「誒,我連喝了二口,不能再喝了。」羅蓮花不知是計,笑道。

「你的一口都只是放舌頭到啤酒里蘸一蘸就算了,根本都沒有喝,吶,看你的杯子,剛才斟給你的是到那條紅線,現在還是到那條紅線,花姐不厚道埃」王小兵看著她的玻璃杯,笑道。

「我都喝了二大口了。不喝確實太不給面子了。」杜秋梅激將道。

「好,那我也喝兩大口就算了。」無可奈何之下,羅蓮花只得端起酒杯,補喝了二口,啤酒酒精度雖很低,但對於向來不怎麼沾酒的她來說,確實也是一項不小的挑戰了。二口啤酒下肚,倒將是吃了蟑螂一樣,一副難受的樣子。

「梅姐,你看,花姐其實是騙人的,她挺能喝的,就是裝出來不會喝的呢。我們可能都遠比不上她的酒量。」王小兵連忙送上一頂高帽,笑道。

在這個世界上,沒什麼比溜須拍馬更教人歡喜的了。

羅蓮花雖不會喝酒,但聽了王小兵的讚美,心裡高興,但嘴上卻淡淡道:「哪裡話呢,我再喝幾口就要醉了,還酒量呢。」

「我可能略比你大,叫你花妹吧。花妹,我不信你再喝幾口就醉了。我最多喝五杯,那就不省人事了。小兵,要是我喝醉了,你叫摩托送我回家,如果你倆有空,也可以送我回家。」杜秋梅設了一個陷阱讓羅蓮花來鑽。

「五杯,那挺多的了。」羅蓮花心裡有點高興。

原因很簡單,她覺得要是杜秋梅醉了,那就可叫摩的送她回家,如此一來,自己就可以與王小兵單獨相處,享受二人世界了。

於是,她慫恿杜秋梅喝下去,笑道:「梅姐,我不信你喝五杯就醉了。我要是喝三杯,都要醉了。」

「誒,你們比一比,我作個見證,下次再相聚吃飯的時候,就彼此都知道對方的酒量了,不必再勸酒,怎麼樣?如果梅姐醉了,那可以叫摩的送回家。」王小兵也聽出了杜秋梅的用意,笑道。

「好埃花妹,我們就比一比,怎麼樣?」杜秋梅不動聲色道。

羅蓮花有自己的打算,可是,她不知自己卻是掉進了別人的陷阱里,正應了那句「螳螂捕蟬,麻雀在後」的老話。

不過,三杯也相當於一瓶啤酒了,這個量,對於羅蓮花來說,雖不會大醉,但至少也有四五成醉了。她心裡是有底的。如果自己只有四五成醉,而杜秋梅卻大醉,那倒是自己撿了便宜。

「不行,待會我大醉了怎麼辦呢?」羅蓮花佯裝不肯道。

「那就由王小兵送你回去埃怕什麼,大家都是熟人,還怕吃了不成?」杜秋梅半嘲諷道。

「只怕他不願意。」羅蓮花向王小兵拋了一個媚眼,淡笑道。

「沒問題,要是你醉了,我肯定送你回家。開始吧。不要浪費時間了,晚上時間寶貴埃我們得珍惜時間,晚上其實可以做很多事情的。」他向羅蓮花揚了揚眉,暗示自己的話另有用意。

「花妹,不是連這點膽量都沒有吧?」杜秋梅搶白道。

「梅姐,你小看了花姐了,她是一位敢作敢為的人。我最了解她了。我也挺佩服她這一點的。」王小兵又附和道。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你唱我和,有意來引羅蓮花入圈套。

但羅蓮花並沒想到兩人是在實施一項小小的計謀,還道王小兵是在幫自己說話呢,心裡喜滋滋的,嫵媚笑道:「比就比,那有什麼好怕的。喝三杯啤酒,難道我還會怕了不成。我羅蓮花可也是頂天立地的女人。」

「花妹的這番話,倒像個樣子。來,我們就比一比。」五杯啤酒,對於杜秋梅來說,至少只是三成醉而已,遠沒有羅蓮花想象的那麼嚴重。

「我作裁判。」王小兵心裡感到好笑。

人類就是這樣:如果自己覺得自己聰明,那反而會被自己的聰明所誤。畢竟這個世界上,有一句老話叫做「三個臭皮匠頂一個諸葛亮」,實質說的就是沒有誰的聰明是最高的,不論是誰,都會有被別人超越的時候。

羅蓮花便是如此,她覺得自己還算聰明,卻不知別人比她更聰明。

幸好,她進入的陷阱並沒什麼大害,不然,她將後悔莫及。

王小兵用起子開了三瓶啤酒,如果杜秋梅喝五杯,那差不多相當於兩瓶啤酒,連羅蓮花那三杯相當於一瓶,回起來大概就是三瓶啤酒。所以,開三瓶,不多也不少。

其實,他與杜秋梅都看出羅蓮花縱使喝一瓶啤酒,那也不會大醉,但兩人不是要她大醉,只是要她有幾成醉而已。

一會,菜肴也端上來了。

於是,王小兵輪流給兩人斟啤酒,並且挾一些菜肴到兩人的碗里,讓她們有菜可下酒。

如果是酒量好的男人,喝一兩瓶啤酒,那幾分鐘之內便完事了。

不過,像羅蓮花這種小酒量的人,要喝完一瓶啤酒,確實不易,每喝了一口之後,都要停一停,等到恢復了元氣之後,再喝一口,這樣,耗時就非常之高。

而杜秋梅本來可以快點喝完的,但怕羅蓮花見到自己喝了五杯都沒大醉而不喝,所以也放慢了速度,還與羅蓮花不時地碰杯,偶爾裝出就要大醉的樣子。

王小兵在旁邊看著兩女不停地喝啤酒,心忖道:「今晚成事了1

不過,他倒有點擔心,要是羅蓮花真的大醉了,那就難以從她的嘴裡得知她想要告訴自己的事情了。他在關注著她,如果看到她真的快要完全醉了,便讓她停下來。

不知不覺間,羅蓮花喝了一杯多啤酒。

「誒,這個月亮真圓。」杜秋梅已喝了兩杯,指著燈泡笑道。

「咯咯,梅姐,你真的快醉了。」羅蓮花非常歡喜道。

「我哪裡醉了?我還十分清醒,再喝三杯給你看看,你就知道了。來,你還有多少杯沒有喝?」杜秋梅裝醉的樣子頗像。

「花姐還有一杯多。」王小兵提醒道:「你們快點喝,還要吃飯呢。」

於是,兩女又較量起來。

大約五分鐘之後,羅蓮花把三杯啤酒都喝下了,這時,她的臉蛋浮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明顯有三分醉了。

而杜秋梅的俏臉也有了三分醉意。

「咦?你好像沒醉埃」羅蓮花盯著杜秋梅,見她還在挾菜吃,訝然道。

「是啊,好奇怪,可能是這種純生珠江啤酒的度數不高,以往,我喝了五杯之後,一般都要醉得不成人事的,今晚卻還可以坐著,連我也感到驚訝。」杜秋梅心裡暗笑,但佯裝真的很驚奇道。

「是的,這啤酒的度數很低的。你看,花姐也沒醉埃」王小兵真想笑出來,極力忍住了。

被王小兵這麼一說,羅蓮花也不好說什麼了。她還想說杜秋梅騙人呢。可是,她自己喝了三杯也沒大醉,也就不便指責杜秋梅了。剛才,她想到杜秋梅喝了五杯啤酒之後會不省人事,但結果卻出乎自己的意料,那份失落感,無以名狀。

此時,她自己倒有三四分醉了。

如果再喝下去,她感覺自己先要大醉,而不是杜秋梅了。是以,她也不敢再說喝下去。畢竟,她還想在清醒的時候向王小兵討要女人福利呢。

「來,嘗一嘗鐵板燒牛肉。」說著,王小兵給兩位美人各挾了一塊牛肉到她們的碗里,勸道。

「我還是第一次在外面吃飯喝這麼多啤酒的。」羅蓮花有點暈陀陀的感覺,醉眼迷離,道。

「我也是埃看來,我倆經歷挺挺相像的。」杜秋梅淡笑道。

「既然大家都沒醉,那就好。來,我們吃菜吧,要是涼了,就不好吃了。」王小兵給兩人盛了一碗白米飯,然後招呼道。

羅蓮花喝了一肚子啤酒,哪裡還能吃什麼飯,只是挾了幾柱菜肴吃,便飽了。

剛才,她還以為自己能與王小兵單獨相處,如今看來,沒那麼簡單,仗著三分醉意,她問道:「小兵,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說。待會我們單獨找個地方聊一聊,好嗎?」

「呃,行是行,不過梅姐有點醉了……」他瞥了一眼杜秋梅。

「不如這樣吧,你們把我送回家,然後你們就談你們的事,行嗎?我也信不過那些摩的,如果是白天,還好,現在都天黑了,我有點害怕。」杜秋梅用紙幣抹了抹嘴巴,道。

「行埃」王小兵同意道。

羅蓮花也沒什麼好說的,反正覺得送杜秋梅回家之後,剩下大把時間,到時想跟王小兵怎麼搞都行,那時已是二人世界,不再受到別人的干擾了,是以,她也只得同意了。

由王小兵付了帳,三人走出了白沙飯館。

等到跨上了摩托車,羅蓮花才發覺自己不適宜開車了,畢竟有點頭昏,要是硬開下去,出事的機率非常之高。

「誒,不如這樣,小兵,你送她回家,我在這裡等你,好不好?我有點昏了,開車容易出問題。」羅蓮花提議道。

「哦,這樣埃我搭你去梅姐家坐一坐,喝一杯茶,茶能解酒的。上來吧。」王小兵招呼道。

「那好吧。」羅蓮花覺得自己跟過去也好,要不他在杜秋梅家裡一坐便是幾個鐘,那今晚就只有望穿欲眼了。

杜秋梅坐在中間,伏在王小兵厚實的脊背上,用兩座珠穆朗瑪峰不停地壓他的背脊,既是自娛,又是向他暗示自己需要他愛的滋潤。

「坐好了,我要開車了。」王小兵感覺脊背被杜秋梅兩座珠穆朗瑪峰按摩得非常舒服,叮囑了一句,擰動油門,嘟一聲,便都杜秋梅的家開去。

彼時,夜幕降臨,大地沉睡了,但有淡淡的月色照下來,使遠近的景物朦朦朧朧的。

經過君豪賓館的時候,他又朝那裡看了看,沒撞見庄妃燕,心裡又輕鬆了一分,從大門看大堂,他的小弟們好像都吃完飯了,人走光了。他可以先記帳,到時再結帳的。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他便駕駛著摩托到了杜秋梅的家門口。

想起當年在這裡捉弄過杜堯笙,還在這裡與杜秋梅激情大戰過,腦海里浮現她玲瓏白皙的身子,不禁慾`火上升,有點口乾舌燥。

下了車,杜秋梅的兒子杜可傑走出來,站在門口,見是王小兵,歡喜道:「兵哥,你來了!好久不見1

「哈哈,傑仔,學習怎麼樣?」王小兵問道。

「我期中考試,語文考了九十七分1杜可傑向他彙報道。

「好,再接再厲,不要驕傲。爭取期末考一百分。要是你能考一百分,那到時我獎你一輛自行車,要什麼款式的,任你挑。」王小兵下了車,道。

「好,我一定努力學習1杜可傑興奮道。

「現在快去學習,別浪費時間。」王小后吩咐道。

「好的,兵哥,我現在就去看書1杜可傑連蹦帶跳進了自己的房間。

剛才,王小兵還在想怎麼支開杜可傑,等見到了他,用幾句話便將他打發開了。

「進來坐坐吧。」杜秋梅招呼王小兵與羅蓮花。

「誒,小兵,不如我們去談正經事吧。時間不早了,要抓緊才行。」羅蓮花看了看天色,只想早些與他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催促道。

「不急。喝了三瓶啤酒,尿憋得很,口又渴,我要小解一下,還得喝兩杯茶。進來吧,先坐一會,等一下再走。」說著,王小兵已走進了杜秋梅的家裡。

羅蓮花無奈,也只得跟了進去。

杜秋梅的家裡沒有茶葉,只有白開水。倒了兩杯白開水出來,一人一杯。三人坐在小客廳里,眼睛看著電視,但心裡卻都想著其它事情。

小客廳里有一張長藤椅,王小兵坐在中間,左邊是杜秋梅,右邊是羅蓮花,他左右掃視了一眼,見兩美人都在不時拿眼瞟自己,知道她倆都有點按捺不住了,便道:「有點悶熱埃」

「開風扇吧。」杜秋梅連忙道。

「不用,那樣浪費電。脫一件上衣就行了。」話猶未了,便把上衣脫掉了。

本來,深秋南方的天氣,白天還有點熱,晚上就比較涼爽了。何況,剛才是開摩托來的,迎風吹了二十多分鐘,吃飯的熱量也快被風吹走了,真的說不上熱。王小兵想到二女都要向自己討要女人福利,不如一次給了就好。才找了個借口脫了上衣。

二女忍不住偷瞥他的上身。

他的上身雖不是特別魁梧,不過,卻很少脂肪,肌肉也還行,特別是腹肌,塊塊成形,特別有魅力。

二美人差點忍不住要伸手去撫摸他的胸肌與腹肌,只是礙於有第三者在場,才沒有出手。

「這個片子我看過,是成龍主演的。」他佯裝專心看電視,其實右手神不知鬼不覺便已伸了出去,落在了羅蓮花的大腿上,祭出精純的太極掌,輕輕地撫摸著。

羅蓮花肉跳了一下,想不到他在這裡也敢動手,咬著下唇,既驚喜又有點發窘,怕被杜秋梅瞧見,那倒掛不住面子,便用手去握他的右手,但又捨不得撥開他的手,只是做個樣子,還是任由他的右掌在自己的大腿上輕撫。

三人都在看電視,但心思卻完全不在電視之上。

到了這個時候,王小兵想先問一問羅蓮花有什麼事要告訴自己,便道:「花姐,你不是說有事告訴我嗎?說吧。」

「在這裡不方便說。走吧,到了外面,我說給你聽。」在杜秋梅的目光看過來之前,羅蓮花連忙推開了王小兵的右掌。

要是再問下去,估計羅蓮花又會說出令杜秋梅不悅的話,於是,他也不再逼她,又伸右手到她的大腿上輕撫起來。

這一次,杜秋梅看到了。

羅蓮花多少有點尷尬,站了起來,道:「那我走了。」說著,抬步要往外走。

不過,王小兵雙手一摟,便將她摟住了,微一用力,便把她抱在了懷裡,使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啊?你要幹什麼?」羅蓮花更窘了,微嗔道。

「花姐,你今天真美。」贊了一句之後,他雙手施展出獨創的鐵爪功,在她胸前兩座小山峰上攀登起來,每一抓,每一捏,每一揉,都是經典中的經典,教人看了欲血沸騰。

「矮,別揉,放開我」羅蓮花咬著下唇,輕呼道。

這時,在房間里學習的杜可傑打開門,問道:「媽,什麼事呢?」

「傑仔,沒什麼事,我們在研究怎麼做瑜伽運動,你不要出來打擾我們,聽話。快回房裡學習。」王小兵替杜秋梅將杜可傑趕回房裡。

「哦,知道了。」杜可傑沒見過瑜伽運動是怎麼樣的,也不知是不是,又不敢多問,他心裡特別崇拜王小兵,於是只得縮回了房裡,關上了門。

而羅蓮花則感到更羞了。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