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81章幫美女增加業績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3日 03:08 [字數] 80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其中的危險,那是隨時會有性命之攸的。

不過,杜秋梅是王小兵的情人,他不幫她,也沒有誰能幫她了。既然答應了她,他就會盡自己的全力去助她。

換言之,危險再大,他也坦然對之。

他是講口齒的人,說出的話當金使,要麼不說,說了就一定儘力去做,是否能成功,他不敢肯定,但絕對不會敷衍對方。

就是今天死在這裡,他也不會有什麼遺憾。

當然,他的偉大夢想還沒實現,還不想死那麼早。他會好好保護好自己。

眨眼間,半個小時便過去了。

全天雄還沒有出現,以王小兵的估計,只要全天雄在附近一帶,那半個小時之內,必然能趕到這裡的,除非是去搬人馬了。

「麻痹!那屌毛還沒來,老子手癢得很1喝了兩瓶啤酒,謝家化噴著酒氣,將鐵棍扛在肩頭上,一副迫不急待的樣子。

「再等十分鐘,如果他還不來,那我們砸啤酒來聽音樂。」王小兵也不能確定全天雄是否會來。

「不如現在就砸1話未了,謝家化手中的鐵棍已揚了起來,朝著一箱啤酒掃下去。

只聽到乒哩乓啦的一陣亂響,那箱啤酒便碎成了一地玻璃,啤酒飛淺出來,與玻璃屑散開去,剎那間滿地都是碎玻璃與啤酒。

「等一下。十分鐘之後再砸。」畢竟,要是能講和,王小兵也不想砸全天雄的東西。

「麻痹,好過癮啊!這玻璃破碎的聲音太好聽了1謝家化向來聽王小兵的話,雖意猶未足,但也只得停了下來。

其他人也喝得有三二分醉意了,正是準備舒展筋骨的時候,可想而知,只要王小兵一聲命令,便可教這啤酒批發門市部成為一片廢墟。

約莫又過了七八分鐘,全天雄便來了。

他帶了四五十人前來,來到這裡一看,頓時大吃一驚,因為他發現王小兵帶來的人馬是他的二倍,要是打起來,那只有吃虧的份,心裡立時沒了底氣。

王小兵以為全廣興會來,但出乎意料的是,只有全天雄來了。

或許是全天雄覺得自己帶幾十人馬過來便能解決此事了,想不到實際情況遠比他想的要複雜,既然來了,又不好意思再臨陣逃走,便只有硬著頭皮來見王小兵了。

「聽說你找我,請問有什麼事?」全天雄心裡慌張,但也見過些世面,還能強作鎮定,淡淡問道。

「你是全天雄嗎?」王小兵呸一聲將一口啤酒吐到地上,冷道:「叫全天雄那鳥人過來,那個說話無口齒,說一套做一套的畜牲,老子他長個什麼鳥樣。」

剎那間,謝家化等人哈哈大笑起來。

全天雄則氣得臉色發青,自己明明在這裡,而對方也認識自己,偏偏還要說那氣人的話,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內,受了如此奚落,心裡難受那自不必多說,只恨不得立刻將王小兵打倒在地。

可是,他帶來的人馬又不及對方的多,這是個瓶頸。

「你說話放尊重點!老子不是好惹的1全天雄臉由青轉紅,由紅轉白,像個成精的黃瓜。

「噢?你是誰?」王小兵悠然地喝了一口啤酒,問道。

「他媽的,你裝什麼逼1全天雄氣得渾身顫抖,差點毛髮直豎。

「噢,難道你就是全天雄,奶奶的,怪不得,長得這副鳥樣,一看就知是背信棄義的鳥東西。你會說人話嗎?我怕你不會說人話,我們說不到一塊。」王小兵越是輕鬆,全天雄則越氣惱。

「他媽的,你敢動我這裡,老子絕對不放過你1全天雄戟指王小兵,怒火中燒,吼道。

「哈哈,動你哪裡?這裡嗎?」言罷,王小兵將手中的啤酒瓶一揚,作勢要砸全天雄的頭。

全天雄與王小兵相距不足兩米,早有準備,看對方手揚了起來,便立刻偏頭作閃避狀,可是,他中了對方調虎離山之計。

在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一腳踢在全天雄的褲襠上。

只聽到「唉喲」一聲,全天雄雙手捂著褲襠,眼珠都快突出來了,滿臉痛苦之色,臉上的肌肉也扭曲了,十分駭人。

下一秒,王小手一手提著全天雄的衣領,將他摁在了牆壁上,右手抽出了軍刀,像玩雜技一樣,軍刀在五指之間輪流飛轉,刀光如雪,連成一片,寒氣飛舞,令人膽顫。

全天雄還在痛苦之中,又見王小兵的軍刀在自己的臉面前飛舞,只要刀鋒稍有差池,那就會削在自己的臉上,如果削在身上,出現一條傷痕,那倒沒大事,要是削在臉上,出現幾條傷痕,那就完全破相了。臉破了相,幾乎沒有希望恢復原樣了。

心裡一急,加上怒火攻心,又有三分恐懼。

在這種種因素的作用下,全天雄兩眼一翻,便被嚇暈過去了。

跟全天雄來的那些人見老大嚇暈了,連他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跟著這樣一位老大,實在是說不出口,以後傳到江湖上,倒讓人笑話了。

王小兵也只是耍幾招刀花來嚇嚇全天雄,想不到一嚇,便嚇暈他了,實在是出乎意料之外,又好氣又好笑。

轉眼之間,局勢就變得頗為微妙。

俗話說:蛇無頭不行。

如今,全天雄暈了,他的小弟都成了一盤散沙,不知如何是好。畢竟,要是動手的話,人數不夠人家多,只有被揍的份,而老大又暈了,他們更沒了主意。

誰想挨揍呢?

霎時間,便有人想打退堂鼓了。只是一時之間還不好意思逃跑而已,但看他們側疲就像要逃走了。

而謝家化肩扛著鐵棍,總是找不到出手的機會。

現在,見王小兵動手打了全天雄,手癢到再也按捺不住了,大吼一聲,掄起鐵棍,朝全天雄的小弟們沖了過去。他那副尊容,不用發怒,只是平常時候都教人害怕,如今又咬牙切齒的,比起古時候的山賊,都不會遜色幾分了。

全天雄的小弟們大部分都知道謝家化這號人物,見他瘋狂地衝過來,早已嚇得魂飛魄散,發聲喊,作鳥獸散,像炸開了窩的螞蟻,不論西東南北,只要可以逃跑的方向,都落荒而去。

從上面看去,街道上人潮洶湧退去,一位剽悍的男子雙手握著鐵棍,直往前追。

要不是王小兵喚回謝家化,估計他要一直追下去,那將是全天雄小弟們的噩運。

轉眼間,全天雄帶來的小弟就跑得一乾二淨了,只剩下全天雄這個獨頭將軍被俘虜了。此仗還沒開打,便已結束了。

之前,王小兵還以為要花很大力氣,才能打趴這些鳥人,想不到結果卻是這樣,真是世事難料,像他這種還算聰明的人,都想不到會是這種場面。

不過,這樣也好。

現在只要對付全天雄一個人就行了,談得攏,那大家歡喜;談不攏,那就是全天雄的悲哀了。

莫說一人一拳,就是一人一口水,都能把他給吐傷。

「弄醒他。」王小兵知道不能拖太久,要速戰速決才行。

於是,謝家化進裡面提了一桶冷水出來,倒在全天雄的頭上,把他給淋醒了。

全天雄下面還痛,但已不像先前那麼痛不欲生了,此時躺在地上,全身被冷水澆濕了,見王小兵正站在旁邊,大怒道:「兄弟們!給我上,宰了這屌毛1

……

王小兵等人嘻嘻哈哈大笑著。

「快給我宰了他1全天雄還以為自己帶來的小弟沒聽清楚,於是又提高了二個分貝,高聲道。

可是,他的命令只引來了更加響亮的笑聲,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錶示了。

「聽到沒有1全天雄怒火衝天道。

隨即,他一個翻身,爬了起來,站在那裡,被王小兵等人轉著,環視一圈,才發現自己帶來的小弟連個人影都不見,不禁更加氣惱,差點發瘋了,自言自語吼道:「媽了那個逼!敢拋下老子一人,全都跑了!草!老子收拾那群狗日的1

他邊說邊想往外走。

不過,如今他是俘虜,俘虜是沒有話事權的,哪能想走就走?

只聽到「篷」一聲,全天雄雙腿一軟,跪了下去。打他的正是謝家化,掄起鐵棍,一棍掃過來,將他打倒在地。

這一棍,縱使沒斷骨,筋肉的瘀傷也要好幾天才能痊癒。

「將他提起來1王小兵掇了張椅子出來,坐在店鋪里。

隨之,有兩人用手架著全天雄的胳膊,將他帶了進來。由小至大,他都是欺負別人,極少有人欺負他的。像今天這種被虐的情況,實屬首次,心頭那份自尊、自大、自傲頓時散了一地,剩下的只有恐懼。他從來沒想過會被人這樣整的,不知如何應付,心裡只想到要被活活打死,是以更加害怕,本來雙腿挨了一鐵棍,站都站不穩,如今,更是兩股戰慄。

「今日,你給我個說法。」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吸著,道。

「你敢動我,我爸與我哥不會放過你!識做的就乖乖放了我1全天雄唯一想到的就是嚇一嚇王小兵。

「他們早就不想放過我了。你說我會放過你嗎?」王小兵泰然自若道。

聞言,全天雄臉色發白,渾身冒冷汗,聽對方的口氣,今天是要弄死自己,他可從來沒想過會死,甚至從來沒想過會被人打,一般來說,確實沒人敢打他,那樣後果很嚴重,要不是三個老古董與王小兵翻了臉,王小兵可能也不會用這種方式對付他。

如今王小兵的情況就是破罐子破摔。

赤腳的不怕穿鞋的。

反正都這樣了,彼此都不需要給面子了,那就完全撕開臉皮,好好地決戰一回。

不過,有一點得承認的是,今天要是把全天雄的店鋪砸得稀巴爛,那明天可能就是杜秋梅的食品門市部會被砸得粉碎,這是不用想都可以知道的。

是以,只要全天雄答應不再強迫杜秋梅從他這裡進貨拿啤酒,那就可饒他一馬。

這是條件交換,算是雙贏的局面。

王小兵也不想看到杜秋梅的食品門市部被毀掉,那是她的心血,要是被毀了,她會傷心欲絕的。他想幫她盡量穩定下來。

有這一層顧慮,他才會來跟全天雄談條件。

全天雄以為接下來將會被打成篩子,但結果又令他震驚:王小兵叫人搬了一張椅子過來,讓他坐下了。

此時,兩人面對面坐著,相距不足一米,中間還放在一張矮几,上面擺著二瓶啤酒,場景頗為詭異。

全天雄心念電轉,但想不明白王小兵要做什麼。他是這樣想的:對方可能要跟我拚酒量。

其實,王小兵只是想請他喝啤酒而已。

當然,啤酒是全天雄的。

「喝。」王小兵拿起一瓶啤酒,道。

全天雄哪裡敢不給面子,如今是人家砧板上的魚肉,再不識趣,那就只有挨揍的份,他雖有點倨傲,但也不是全不懂人情世故,在這種時候,要是還不低聲下氣說話,結果之嚴重,那是不言而喻的。

因此,他也拿起一瓶啤酒,喝了一口,滿腹狐疑地盯著王小兵,不知對方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我現在打開天窗說亮話。不跟你轉彎抹角了。你也清楚我來這裡的目的。我明人不做暗事,只問你一句,你給不給面子,如果給,那從此以後就別再去威脅杜秋梅,如果不給,那隨你便。」王小兵聲音不大,但每個字腔圓,讓人一聽就明白。

全天雄勾頭在思索。

「要是你想天天互相對砸店鋪,我可以跟你說,最後不單會把你的店鋪砸成爛泥,還會把你砸成肉醬。」王小兵仰起脖子咕嚕咕嚕又喝了一口啤酒,吸了一口煙,半眯著眼睛,盯著全天雄。

半晌,兩人處於沉默之中。

「好了,你該想的也應該想清楚了,不該想的也應該考慮周到了。是男人的,就爽快些,不要婆婆媽媽。你說不,我也會先放你一馬,不過,下次再遇到你,那就是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的時候。不好意思,我很忙,請說。」王小兵吐了一個大大的煙圈,催促道。

「那你踢我那一腳,還有他打我一棍,這件事怎麼算?」全天雄也是個明白人,要是杜秋梅的店鋪沒了,那他自己的店鋪肯定也沒了。

他也算有點頭臉,如今被迫坐在這裡談判,自然想要些面子,是以,並沒有正面回答,可是,也相當於同意了王小兵的條件。

王小兵也聽出了他的意思,他這麼說,只是想找個台階下而已,便笑道:「不打不相識嘛。這點小痛不算什麼。現在,我請你喝了啤酒,那也頂回數了,不是嗎?」

「哼,你想得美。你不給個說法,我不會就此罷休。」全天雄佯裝強硬,其實內心害怕得很。

「哈哈,何必那麼小氣。就這樣算了吧。我們都是看過大場面的人,一點小節就不必計較了。」王小兵笑道。

兩人的話題轉到了另一方面,這是枝節末葉,可以不必多聊,是以,王小兵也懶得跟他說下去了。

不過,謝家化是個粗人,聽不出全天雄的真正意思,還道他繼續在這裡賣拽,於是大吼道:「麻痹,你個屌毛還敢嘴硬,老子一鐵棍打到你腦漿飛出來!看棍1

他不是只說說那麼簡單的,他是真的會掄起鐵棍砸下來的。

剛才,全天雄已吃過他一棍,如今還餘悸未消,見他又掄起鐵棍要打過來,頓時嚇得驚恐地大叫一聲,連忙向王小兵求饒道:「王小兵,我答應你,這件事就這樣算了,你也要放我一馬。」

「好!黑牛,算了。」王小兵揮了揮手道。

「麻痹,要不是看在我鐵哥們的面子上,一鐵棍就打死你個屌毛1謝家化扛了一條鐵棍來,還沒打到人,剛才追打全天雄的小弟,但沒追上,從來到這裡開始,直到如今,只打爛了一箱啤酒,還有就是打了一棍全天雄,感覺連熱身運動都算不上,正在想找人開齋,要不是王小兵在這裡,那全天雄真的就要成肉醬了。

死裡逃生一回,全天雄差點又昏厥過去,臉色煞白,跟千年殭屍沒什麼分別。

「全天雄,記祝你用暴力手段叫其他店鋪從你這裡進貨,我不多管閑事,但你不要再威脅杜秋梅來你這裡進貨,不然,從今之後,你這間店鋪也就不會存在了。我醜話已說,無非是要你聽明白。我好說話,並不代表我好欺負;我臉帶笑容,並不代表我會對你和善。好了,但願從此之後,我們不要再見面。」王小兵站了起來,一本正經道。

全天雄哪裡敢頂嘴,只有垂著腦袋受教的份。

就本意來說,他心裡是有抵觸情緒的,可是,他也知道其中的利害的關係,特別現在自己還是俘虜,更不敢囂張了。

「我們走。」王小兵揮手道。

「小兵,要不要再打他兩鐵棍?」謝家化一直還在找敵人練少林棍法,連一招都沒有使出來,感覺很不爽,現在只有全天雄一個是敵人,只想在再他身上掄幾招,以展現自己少林棍法的精妙之處。

要是被他打了兩鐵棍,那全天雄就要提前去跟馬克思喝茶了。

「不用了,他不想增肥,你打他幹什麼。走吧,我請大吃飯。你想吃什麼啊?」王小兵岔開話題道。

「啊?吃什麼?那當然是紅燒肉,還有砂仁排骨,還有,好多好多,哈哈,小兵,我今晚要大吃一頓。」說到吃的方面,謝家化終於忘記了要再打全天雄兩鐵棍的事。

「沒問題,我請客,你付帳。」王小兵已騎上了摩托。

「我付帳,可以,你拿錢給我就行了。哈哈哈……」謝家化一手扛著鐵棍,一手扶著車把,擰動油門,摩托緩緩起動。

其他一百小弟則跟著王、謝二人後面,揚長而去。

長樂啤酒批發門市部前,狼藉一片,到處都是玻璃屑,空氣里瀰漫著濃郁的啤酒味,有點清香。

不過,癱在椅子上的全天雄則沒心情來呼吸這種醉人的清香,他心潮翻湧,渾身發抖,當然不是因為冷,而是憤怒所致。盯著王小兵等人遠去的背影,他既憤怒,又有一種想哭的感覺。他是第一次被人虐得不像樣,連大氣都不敢出,還害怕自己被打死,當時差點又暈過去。想起來,連他自己都不好意思。

還有,他帶來的那幾十個小弟,居然這麼忘恩負義,不念一點交情,只拋下自己一人在這裡,那股怨恨就像潮水一樣衝擊著他驕傲自大的心靈,使他更為難受。

「老闆,我們要不要報警?」出於禮貌,那個站在走廊下看了整個過程,也嚇得差點站著尿尿的女經理走了過來,顫聲道。

「你沒有走?」全天雄回過神來,瞥了一眼女經理,感動道。

「呃,是,我是這裡的經理,我不能走。雖然我幫不上什麼忙,但我可以作為他們犯罪的見證人。我看到了他們罪惡的一切。」女經理也算腦筋轉得快,連忙吹噓道。

「那些男的員工都不知躲到哪裡去了,想不到你一個女人,也這麼有膽量,看來,招你管理這裡,實在是我的不二選擇。下個月加你的工資1全天雄恢復了半分豪氣,道。

「謝謝老闆。」其實,女經理在心裡真正謝的是王小兵。

畢竟,站在走廊下不走,那不是她的本意,而是王小兵強迫她站在那裡的,想不到因禍得福,正應了那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老話了。

「老闆,要是報警,我現在就去派出所。」女經理得了好處,有了點勇氣,自告奮勇道。

「不用,我爸會對付他的1全天雄做了個不必理會的手勢,道。

……

王小兵帶著一百小弟,到了君豪賓館,把大堂都站滿了。

如果不知底細的人,還道是黑道來砸場呢。不過,庄妃燕是王小兵的情人,見到王小兵,便知他是要請小弟吃飯,臉上一點恐懼之色也沒有,笑靨如花道:「小兵,今天又是什麼喜日子,帶這麼多人來吃飯呢?」

「你猜猜?」王小兵神秘兮兮道。

「你生日?」隨即,她自己搖頭道:「今天也不是你生日埃我猜不著,你說給我聽吧。」

「為了幫你增加業績,我帶人來消費埃」他溜須拍馬道。

「切,我才不信呢。要是那樣,你把錢直接給我吧。咯咯。」她嫵媚笑道。

「那樣不夠浪漫埃」他狡辯道。

「說不過你,要多少桌飯菜?」女人多半是愛聽甜言蜜語的,她不想去求證他說的是真還是假,聽到他那樣說,她心裡就很歡喜。

「十三桌吧。」十二桌也坐得下一百人,不過,開十三桌他也付得起帳。

於是,庄妃燕安排人手去準備飯菜。

本來沒什麼食客的君豪賓館剎那間便人山人海了,倒像是一個生意好得不得了的地方。

平時,庄妃燕要上班,王小兵要讀書,兩人沒什麼時間相聚,加上王小兵除了學業之外,其他瑣事頗多,也確實難以分身出來陪她,幸好她還通情達理,不然,倒麻煩了。

庄妃燕使了個眼色,示意他跟自己走。

於是,她先上樓去了。

他也知道她想要什麼,覺得也有幾天沒分女人福利給她了,便跟她到了她的辦公室里。

關上了門之後,她便摟著他的脖頸,自動把紅唇湊了過來,貼在他的嘴巴上,祭出柔舌功,與他切磋起來。

小別勝新婚。

特別是庄妃燕已蓄積了幾天的欲`火,如今需要他來降降火,不然會燒傷自己的經脈。

王小兵還好一些,他經常能找到其他美女來降火,如今身體各方面運行得很正常,不會因欲`火太盛而造成內傷。

畢竟庄妃燕還在上班的時間裡,不能好好地做快活體育運動,要抓緊工夫,分秒必爭,兩人也不須多講禮節,上來便是付諸行動。她去拉他的褲鏈,他去掀她的短裙與扒下她的內褲。

眨眼間,他那雄赳赳的老二便伸了出來,內勁四益,不停地震動,這是將要激情大戰的徵兆。

而她的雪白美`臀也露了出來,十分誘人。

「小兵,要輕些,別那麼重。慢慢地干。」她怕待會暈過去沒法工作,只得提前求饒。

「老婆,別怕,昏厥是正常的。我會弄醒你的。」他右手施展出鐵爪功,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上狂`揉著,呼吸也變粗了。

「嗯,那麼猛,人家抵擋不撰」她俏臉也升起了薄薄的一層紅暈,更加迷人。

「干多了就能抵擋得住了。來,讓我給你快活。」說著,他將她右腿扛起,只讓她左腿落地支撐身子,然後舉著老二,橫空而出,毫不費勁便直達了她潮濕的胯下,穿過一片濕潤的黑森林,順利抵達她神秘山洞的山洞。

「不要干暈我」她全副精神都凝聚到胯下,等待他老二進來作友好的訪問。

只聽到熟悉而誘人的「噗」一聲,他那不世出的老二便進入了她的體內,長驅直入,剎那間便頂在了她山洞的洞底里。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480章她要照顧他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482章春音專供(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