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79章嬌妻大力支持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2日 01:16 [字數] 80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說到打架,王小兵與謝家化有點不同。

謝家化講的是力量,當然也有技巧,但他喜歡像坦克一樣碾過對方的身體,以最重的拳頭砸在對方的皮肉上,聽著那「篷篷」巨響,他就興奮莫名。

而王小兵則比較注重技巧,將力量與技巧比較完美地結合成一體,爭取以四兩撥千斤,用最少的力氣打倒敵人。

如果有人知道他倆的特點,估計願意選擇與王小兵開戰,而不願意接受謝家化的拳頭問候。

畢竟,重拳砸過來,縱使不斷骨,也很傷筋骨。

如今,三個男青年只是各自捱了謝家化一兩拳而已,便已倒地了,那種不堪一擊的孱弱樣子表現的淋漓盡致,面子當然也丟光了。

「草,兄弟們,上1鴨舌帽男青年嘴角已溢血,惱羞成怒,大吼一聲,當先沖了上去。

這年頭,槍打出頭鳥。

鴨舌帽男青年還沒近謝家化的身,就被對方一拳又轟倒在地。另兩個男青年看到這一幕,早已嚇得心膽俱裂,哪裡還敢上來,都顫抖著想尋路逃跑了。

這時,王小兵才走過去,一手提著鴨舌帽男青年的衣領,掄起右掌,左右開弓,哩啪啦抽了幾個耳光。

「剛才,我兄弟送了禮給你,我要是不送點禮給你,也太顯得我小氣了,打了你八巴掌,夠了嗎?」王小兵神情自若,道。

「草,你敢打老子,等著,雄哥會幫我報仇的1鴨舌帽男怒火欲噴的雙眼死死地瞪著王小兵,好像要用目光射死對方一樣。

「是嗎?那你等著好了。」王小兵雙目一斂,平靜的目光剎那間飽含懾人的精芒,與對方對視。

鴨舌帽男青年雖憤怒,但接觸王小兵那宛如從遠古冰河世紀而來的冰冷犀利的目光,頓時打心底里湧起一股怯意,迅速瀰漫至四肢百骸,不禁顫抖起來,兩眼再也不敢與王小兵對視,並且還感到眼有痛,出了些眼淚。

「回去告訴全天雄,要他下午給答覆我。」王小兵右掌輕輕拍著鴨舌帽男青年的左臉頰,道。

鴨舌帽男青年勾著頭,不出聲。

「啪!啪1

又是兩記耳光,這時,鴨舌帽男青年的左右臉頰都紅腫起來。

王小兵冷冷道:「如果全天雄不給面子我,那我就要去找他要回以前給他的面子。記住,下午之前一定要給我答覆。我是個性急之人,等不得。我這個鐵哥們更等不得。只要遲了一點,我們就要著急得渾身著火。知道嗎?如果我們渾身著火,那我們就完了,你是想我們完蛋嗎?我告訴你,在我們完蛋之前,一定要先把你們這些鳥人燒成灰1

他就像跟朋友聊天一樣,語氣平淡地侃侃而談。

可是,在場聽到的人,無不深深感到他話語里蘊含的震懾力之大。

「聽清楚沒有?」王小兵的話音突然拔高兩個分貝,吼得鴨舌帽男青年整個人肉跳起來。

「……」鴨舌帽男青年狠狠地瞪了一眼王小兵,表示自己士可殺不可辱。

「黑牛,教他說話。」王小兵懶得動手,他還真不想揍這種等級的混混,那簡直是一種無聊。

「麻痹,等老子來,教他說話,好!老子教他說鳥語1謝家化可不會輕輕地抽別人耳光,他一上來便是十成力打在別人臉上。

「啪啪啪……」

轉眼間,謝家化便用右掌幫助鴨舌帽男青年增肥了。

如果鴨舌帽男青年的媽媽來了,也認不出自己的兒子了,畢竟,他的臉龐已胖了許多,還有不少特色,那就是又青又黑又紅又腫的,頗為有藝術感。

被狂`抽了十數個耳光,鴨舌帽男青年大牙都掉了兩三個,滿眼金星,渾身乏力,連站都站不穩,要不是謝家化提著他的衣領吊著他,早就倒在地下了。

另兩個男青年早已嚇得臉無人色,兩眼露出恐懼的神色,四肢不聽話地抖動,像是在跳舞一樣。

就是杜秋梅和店裡的員工見到這一幕,都嚇得差點毛髮直豎。

「問他聽清楚了沒有?」王小兵淡淡道。

「麻痹,你個屌毛還裝`逼,老子打到你變太監!說1謝家化如雷的話音吼起,將處於半昏迷的鴨舌帽男青年嚇醒了。

此時,鴨舌帽男青年再也不敢逞強了,哭喪著哀求道:「我,聽,聽清楚了,兩,位,兩位大哥,不要打了。我,我,向你們道歉。」

「道個毛歉埃誰要你道歉。給我記子,把我的話傳給全天雄,要他務必在下午給我答覆,如果不給我答覆,那我將視他為向我下戰書。你懂的,戰鬥,戰鬥,再戰鬥。」王小兵從收銀台拿起一支圓珠筆,把自己的大哥大號碼寫在了上面,遞給鴨舌帽男青年。

「我,我一,定把話傳到雄哥那,里,里。」鴨舌帽男青年說話都不流利了。

「你們兩個,聽好了。今日算給你們面子了。要是以後還來這裡,縱使你們躲到地獄里,我也要把你們挖出來。給我滾1王小兵低喝一聲。

三個男青年腳步趔趄,帶著一身痛離開了食品門市部。

謝家化還要追過去揍他們,要不是王小兵攔住了,估計那三個男青年真的要被打到半殘了。

現在,雖把三個男青年教訓了一頓,杜秋梅也算出了一口悶氣。可是,事情還沒有完結,她也知道後面的手尾會更麻煩,更要依靠王小兵才有機會擺平,於是問道:「小兵,要是他們來砸我的店,那怎麼辦?」

「沒事,如果他們敢砸你的店,我也會去砸他的店。待會我會叫人過來保護你們。在今天,我就要全天雄給一個答案。」王小兵堅定道。

「那就拜託你了。」杜秋梅十分感激道。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用客氣。我會全力幫你。」王小兵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笑容,安慰她。

「今晚我請你們吃飯。」她美眸深情地凝望著王小兵,誠懇道。

「哦,今晚啊?還要上晚修。」王小兵從她那秋波盈盈的眼眸里,讀懂了她的弦外之意。

「一定要來哦1她是想向他討要些女人福利了。

以她這種如狼似虎的年齡階段,正是需要豐富的婦人福利的時候,一般男人滿足不了她的,只有王小兵這種男人的戰鬥機,才能給予她真正做女人的快活。只要給一次滋潤,便能令她回味好幾天了。

只要她合理討要女人的福利,他都會答應的。

不過,他還沒答應赴約之前,謝家化倒搶著回答:「好,今晚一定會來。記得點多點菜,要不,不夠吃。」

「行。你要吃多少都行1杜秋梅爽快道。

「他是個吃貨,至少要兩桌飯菜才能填飽他的無底洞。」王小兵笑道。

「麻痹,老子也不知為什麼那樣能吃,不過,要是我拚命吃起來,真的能吃很多。」謝家化搔著後腦勺,道。

「行了,先別想著吃,現在去召集些兄弟過來,讓他們在這周圍保護好我的養生堂與梅姐的店鋪。有二三十人,估計就行了。如果能約到四五十人,那也行。」他感覺全天雄不會給自己滿意的答案,所以,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如果下午之前,全天雄還不給答案,那王小兵就要把對方的面子撕下來。

謝家化立刻騎著摩托去召集人馬了,但在有限的時間內,也難以召集到大量的人馬,不過,一百幾十人,還是不難的事。

而王小兵越過大街,到自己的養生堂看看,順便將藥丸帶給龍非。

「老闆,剛才對面那裡吵吵嚷嚷的,出了什麼事呢?」龍非站在門口,也看到裡面有人在打架了。

「沒事,梅姐被人威脅,我過來幫她擺平一下。」他知道龍非是個狡猾的人,也不必瞞她。

「擺平了嗎?」她佯裝好奇問道。

「還沒有。是了,你要小心點,他們可能會來這裡找碴,如果他們來砸店,你要先保護好自己。什麼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要平安。」他明知她能力敵數人,但還是關心道。

「哦,真的嗎?好嚇人哦。」她眨著美眸,露出訝然之色道。

要是不知底細的人,還道她是真的害怕呢。不過,王小兵已見識過她的身手了,知道她是裝出來的。對於她的演技,他會打七十分。相對他來說,她演得還算一般。彼此都在演戲,如果不出意外,估計最佳男主角便是王小兵,而最佳女主角便是龍非了。

「不用怕,我會保護你。」他用最真誠的目光凝望著她,道。

「咯咯,誒,你也要保護好自己呀。」她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柔聲道。

「來,美容丸、健胃丸和除穢丸都在這裡了。」他把三個小塑料袋遞給了她。

「這是訂金。」她則從抽屜里取出一小沓鈔票,送到他面前。

「先放在這裡,明天再來拿也一樣的。我相信你。」說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佯裝出神道:「要是我倆能一起創業,我想一定能闖出一番天地。」

「咯咯,我又笨又蠢,哪裡能幫你呢。」她嫵媚笑道。

從第一次接觸她,到現在與她有了三分相熟,他感覺她那冰冷的心正在漸漸地暖起來。他願意用這種溫柔的方式來感化她,他不想與她為敵,畢竟,兩人沒什麼大仇,如果相互撕殺起來,那倒沒什麼意思。

不過,他也做好了心理準備,要是感化不了她,而她又越來越有攻擊性,那就擇機向她攤牌。

離開養生堂之後,王小兵又到食品門市部里安慰了杜秋梅一番,讓她放心,自己會儘力幫她解決這件事的。

杜秋梅相信他有這個能力,要不是周圍都是員工在走來走去,她就要投進他寬闊的胸懷裡,立時向他討要女人的福利。

看著她胸前兩座舉世罕見的珠穆朗瑪峰,他想起了曾在上面喝鮮奶與修鍊鐵爪功,那激情的畫面還歷歷在目,教人回味無窮。他也想再次登上她的珠穆朗瑪峰,在那裡遨遊一番。

兩人眉目傳情,都露出一個情意濃濃的笑容。

既然已叫謝家化去召集小弟來保護食品門市部了,王小兵覺得先回去上課比較好,畢竟近來曠了不少課,讓蘇惠芳有點失望。他不想看到她那失望的眼神,所以,盡量少曠課,作為她對自己期望的報答。

本來,他還想打電話給洪東妹,跟她商量一下的。

不過,想到她手頭裡也有許多事要忙,而這種事說小不小,說大不大,自己也有足夠的實力去解決,是以,才沒有去告訴她。

騎著摩托回到東興中學,還沒到下午上課的時間。

將摩托停在車棚里,直接到高二班。董莉莉與蕭婷婷坐在那裡看書,但她們的心思都不在課本上,而是想著王小兵,祈禱上天要保佑他,不能讓他受傷。

「嗨,你們沒有回去午睡嗎?」他悄悄地從教室後門進了教室,坐了下來,才突然問道。

兩美女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注意力完全放在想念他的身上,不曾想到他悄無聲息地走進來,又毫無徵兆地問了一句,倒被嚇了一跳。

當回頭見是他平安回來之後,兩美女俏臉上的一抹焦慮神色便消散了。

董莉莉佯裝微嗔道:「誒,你怎麼這樣子呢,在人家背後,不聲不響的,卻又突然說一句,嚇死人了。像幽靈一樣。」

「咯咯,莉莉,他也不算嚇我們,只是我們太過……」蕭婷婷歡喜之際,差點把自己的心聲說了出來,忽然意識到不能說,俏臉便紅了,連忙住了嘴,改口道:「我們沒有準備,要不然,也不會被嚇到的。教室太安靜了,其他同學又還沒來,只有我和你,突然多了一個人,才被嚇到了。」

「哈哈,你們的膽子真校」他笑道。

「哼,還不是被你嚇的。」董莉莉嘟著紅唇,嬌聲道。

「人嚇人,會嚇死人耶」蕭婷婷嫵媚笑道。

剛才,在他還沒回來之前,兩美女臉上寫滿了不安的神色,如今,都笑靨如花了,特別迷人。

看著她倆那堅挺高隆的雪山,他真想扒開她們的胸罩,然後祭出柔舌功與鐵爪功,在上面好好地修鍊修鍊。想到從她們的酥胸一直吻下去,吻到她們兩腿`之間的神秘山洞,然後用老二去開鑿她們的隧道,那該是多少美妙的一件事啊!

單是這麼一想,都教人慾`火焚身了。

他領略過董莉莉曼妙身子的迷人之處,也幻想著蕭婷婷那充滿彈性與滑膩的嬌軀更使人入迷,可是,他還沒有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只能過過眼癮,還不可耕耘她的身子。他暗下決心,要早日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好好發開發一遍,為人類造福。

兩美女見他目光灼灼,情意之濃,遠勝純牛奶。

女人與男人之間,最敏感的便是情愛二字了。當男人有了性趣之後,女人會嗅出來的。

如今,兩美女從他嘴角的笑意與黏人的眼神,便大概知道他腦子裡在想什麼了。董莉莉還好,畢竟她與他做過多次的快活體育運動,對於他而言,她的身子也沒有什麼秘密可言了,她的神秘山洞也被他的老二來友好地訪問了多次。

而蕭婷婷則不同了。

她還是正宗的黃花閨女,未曾領略過男女情愛的奇妙之處。

雖然,她在小說上,或電視上,又或者電影里,都看過男女之間戀愛的悲歡喜樂,但沒有切身體會過,終究不太知道愛情為何物。而且,每當別人在她面前表現出情愛或說有關情愛的話題時,她都會心如鹿撞,怦怦直跳,俏臉紅暈飛舞的。

如今,當她感覺到王小兵正在想著男女歡愛之事,她便有點不好意思了。

她也不好迎視他的目光,微微垂下了腦袋,感到二分害羞,三分溫馨,四分甜美。

看著她那迷人的神態,王小兵真想立刻抱起她,然後將她抱到一個僻靜之處,剝掉她的衣服,與她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

當三人你儂我儂之際,教室里便瀰漫著濃濃的情意。

此時確實是無聲勝有聲。

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微笑,每一個神情,都是那麼的親切,那麼的感人,那麼的暖心。置身其中,便好像在愛的天堂里,享受著那種沒有半分雜質的純愛。

「誒,你幫你朋友擺平了棘手的事嗎?」董莉莉首先打破了這種沉默的局面,問道。

「還沒有。下午還要去一次。」他如是道。

「啊?還要去一次?那有沒有危險呢?」蕭婷婷又替他擔心道。

「哈哈,沒什麼危險。只差一點就可以擺平了。你們放心,我絕對會平安回來的。」他也意識到兩美女非常關心自己,不想多說這件事,怕使她們擔心不安。

「那你自己要小心。」蕭婷婷臉紅地,輕聲道。

「知道了。」他心裡暖洋洋的。

一會,上課鈴便響了。

謝家化遲到了半節課,回到座位,神秘兮兮道:「小兵,你知道我找了多少人?」

「這麼多?」王小兵伸出四根手指,輕聲道。

「哈哈,一百。」謝家化得意笑道。

正在講課的化學老師轉過頭來,盯著謝家化,道:「不是一百,是七十。」化學老師還以為謝家化是在回答他剛才的提問呢。

謝家化周邊的人都哄堂大笑起來,他們都知道他不是回答化學老師的問題。他卻頗有一股勁,道:「一百。」他說的是召集到的人馬是一百,剛剛好是一百,所以他想向王小兵說一說。

「誒,你都亂說答案的。這道題是七十。」化學老師一本正經道。

「黑牛,你的答案錯了。」王小兵調解道。

謝家化這才聽明白原來兩人講的不是一回事,於是也不再出聲了。

化學老師繼續講課,而謝家化與王小兵則在下面私聊。

「怎麼叫了那麼多人啊?請他們吃飯,可要一籮銀埃」王小兵雖然可以不請他們吃飯,但作為黑道的規矩,如果不給現金作為報酬,那至少也要請吃一頓飯,這是最低消費了。

畢竟,作為黑道老大,也不是可以隨便役使小弟的,這個世界,莫說老大與小弟,就是父親與兒子,在某些時候,都得講清錢財二字的。

謝家化的道理很簡單,讓人噴血:「多人在一起吃飯,場面才大。」

「尼瑪,你這是什麼謬論埃」幸好,王小兵請大家去君豪賓館吃飯只付一半錢便行了,但按八人一桌,一百人,也要十三桌,要是以前的他,請不起這麼多人,如今手頭寬裕些了,倒沒什麼所謂。

「哈哈,這就是謬論埃」謝家化厚著臉皮承認了。

其實,王小兵感覺全天雄如果要去砸杜秋梅的店鋪,估計也就十數人而已,自己有十幾二十人在那裡,足以應付了。如今,叫了一百人過來,那簡直有點浪費了。

謝家化就喜歡這樣的大場面,他喜歡吃得多,喜歡打得多,反正他就喜歡熱鬧,越熱鬧越好。

既然召集了一百人馬過來,那王小兵就想好好調遣一番,做點事,不然,真的是浪費資源。

時間如流水,晃眼間,便到了下午活動課的時間。

董莉莉與蕭婷婷知道王小兵還要去跟惡人打交道,自己又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叮囑他小心。

「小兵,最好不要動手,說到和解為止,就挺好的。」董莉莉想起打架,都有點害怕。可她不明白黑道的事情,有些事,不是說得合攏的,必須得靠拳頭來說話,才有份量的。

「小兵,如果發現有危險,就趕快離開。」蕭婷婷也獻計道。

「行,你們對我真好。」掃視一眼走廊,見沒什麼人,他便說了一句親昵的話語。

兩美女聞聽了,俏臉都微微地紅了,嘴角含著淡淡的笑意,如雨打梨花,特別迷人。看著她倆那充滿了青春活力的嬌軀,王小兵呼吸也變粗了,咂了咂嘴,好想吻一吻她們的酥胸。

「誒,我們去跑步了。」蕭婷婷發現他有點色眯眯地盯著自己,微有不好意思,找了個借口,拉著董莉莉走了。

想到今晚可能要向杜秋梅貢獻精華,不禁打了個激靈。

不過,眼前還顧不著這些,還得先把全天雄這件事辦了。直到活動課,王小兵還沒有接到電話,換言之,那就是全天雄不給面子了。既然對方不給面子,那他就去將對方的面子撕碎。

謝家化倒是等得不耐煩了,道:「小兵,快走埃麻痹,老子帶條鐵棍去。」說著,便風風火火跑回宿舍,扛了那條鐵棍出來,用膠帶縛在車尾架上。

「你叫來的那些人都帶了家生嗎?」王小兵問道。

「有些有,有些沒有。」謝家化極力回想一下,道。

「那走吧。我們去喝啤酒。」王小兵笑道。

「好,我要喝一打1謝家化肚子大,吃得多,喝得也多,天生就是一個吃貨,不論什麼,只要毒不死人的,他都能吃。

兩人到車棚推出摩托,騎著摩托,風馳電掣般朝小樹林集市而去。

這一次,如果動了全天雄,那就極有可能引發總決戰。其實這也算大事。王小兵思忖要不要跟洪東妹商量一下,畢竟要是真的導致大戰的提前到來,她還沒有準備,那倒有點配合失調。

於是,快到小樹林集市的時候,便停下來打個電話給洪東妹。

「小兵,怎麼不來我這裡玩?」洪東妹聽到王小兵的聲音,語氣總是那麼的溫柔,教人酥軟。

「洪姐,我有件事要告訴你。」他感覺她可能不同意自己的行動。

「什麼事?」她的語氣明顯頗為關切。

於是,他便把自己要去跟全天雄算帳的事說了出來,徵求她的意見,把自己想到的後果都告訴了她。

原本以為她會反對,想不到她二話不說,爽快道:「你是我老公,不論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我現在就過去,幫你收拾他。」

「我自己就行,已叫了一百人來了。都在那裡等著我。」王小兵心情非常好。

「那你自己小心,如果要我支援,那就立刻打電話給我。」洪東妹十分支持道:「不用給面子他,他不給面子你,你就要給點顏色他看看,教會他做人。」

「嗯,知道了。」他想叫一聲老婆的,不過謝家化在身邊,怕他聽去了,到時在班裡亂說,被董、蕭二美女知道了倒不好,於是省了。

「今晚來我這裡嗎?」她也想要向他討女人福利了。

「晚上還要上晚修,等周末我過去找你,好嗎?」其實,他先答應了杜秋梅,又不能分身,不然,便分出一個分身去侍弄洪東妹。

「那好,周末見。」她也很忙,一個人要打理很多事務,既有卡拉oK廳的事,又有賭場的事,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事,不是閑人。

與洪東妹商量過之後,他便決定去撕破全天雄的面子。如果那廝現在打電話過來,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覆,倒也罷了。

不過,他與謝家化到了食品門市部之後,還沒有接到全天雄的電話。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