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77章敢問愛情為何物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30日 21:30 [字數] 80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想到與美女晨練可以提高晨練的效果,增強體質,王小兵感覺自己又發現了一項對人類有益的運動,他決定要找個適合的時間,把自己的重大發現推廣出去,讓全世界的人都受益。

他不是國際友人,但他卻是一位有時喜歡助人的人。

昨晚,本來要全過程在做快**育運動時並且學習的,可是,由於之前沒有想到安雲秋也要加入做快**育運動的行列里,所以沒能把握好時間,只學了一句英語口語,後來正想繼續學習學習,可是,董莉莉的爸媽又回來了。

之後,便不能大動,只能小動,又不敢出聲研究學習方法。

所以,直到天亮,也沒怎麼學習。這次的試驗,開頭算是成功的,只是中間出了點麻煩,才致使沒能研究出最終的結果。他是這樣想的。

以後再找個時間與董莉得或其他美女好好研究一下,估計要得出正確的結論。

如今,這個結論還不完善,他也不敢貿然推廣,畢竟這是關係到萬千學子學習成績的大事,他得小心些,不然,弄得成千上萬的學子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成績又沒有上去,那倒會怪自己引誘他們嘗禁果。

正在他思緒縹緲之際,安雲秋幽幽的聲音傳來:「誒,你們有完沒完,昨晚搞了一晚,現在又搞,都快要遲到了。」

其實,她的真正意思是這樣的:你們幹了,那我呢?

王小兵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笑道:「師姐,等我弄醒她,就輪到你了。」

「哼,我才……」她想說「我才不要」,但忽然想到要是說出了口,他真的不給自己女人的福利,直接開車回了學校,那豈不可惜,於是連忙住嘴,改口道:「我才剛剛想你不給我了呢。不過,再干還來得及趕回學校嗎?」

「夠,現在才六點多。」說著,他雙手祭出鐵爪功,狂`揉董莉莉胸前兩座雪山,老二則採取左右搖擺的動作,再重溫一下經典的戰役。

但是,安雲秋等不及了,又催道:「嗯,你說話不算數。」

「別急,師姐,就來。」於是,他不得不騰出右手,去掐董莉莉的人中,揉她的太陽穴。

一會,董莉莉便悠悠地醒轉了。

「嗯,你又那麼大力幹人家,我不」董莉莉輕扭著美`臀,與他的老二互動著,這時才感覺到他的老二其實還在左右搖舞,又驚又喜,她還是初次領教他的這種奇特的功夫。

「好了,老婆,我們要回去上課了。」他要強行抽出老二了。

「嗯,我不」她正在著迷之中,哪裡肯讓他老二告辭,於是撅動豐`臀去迎合他老二,不准他老二出去。

「誒,你們怎麼干那麼久呢。」安雲秋已下了摩托,努著紅唇,心急道。

「咯咯,雲秋,你是吃不了葡萄,就說葡萄酸吧。」董莉莉也微有氣,正在快活之中,但知道他也要讓安雲秋快活,便嘲諷一句。

「切,他也干過我埃什麼吃不了葡萄就說葡萄酸。」安雲秋美眸盯著兩人的交合處,一副想入非非的樣子。

「好了,莉莉,我們還要回學校呢。來,坐到後面去。」說著,強行拔出雄壯之極的老二,幫她把褲子與內褲拉上,然後扛起她右腿,讓她下了車,又扶她坐到了後座上。

「嗯,那快走吧。」董莉莉還想要。

安雲秋還沒上車,她只等著王小兵給她女人的福利。她怕他精力用完了,那自己就只有看的份了。

不過,王小兵吃了那些珍貴的藥材,可不是蓋的,確實能恢復一部分元氣,如今,與董莉莉激情大戰了一回,還有足夠的精力侍弄安雲秋,於是笑道:「師姐,來,坐這裡。」

說著,伸出左手去握安雲秋的右臂,把她拉過來。

「嗯,怎麼讓我坐油箱呢」她明知故問道。

「油箱也可以坐的。」言罷,他已把她拉過來了,隨即,扛起她的右腿,讓她跨`坐上油箱。

她也知道上去之後要幹什麼,咬著紅潤的下唇,精神高度集中在胯下,已準備著跟他切磋武功了。

果然,他雙手將她的褲子與內褲都褪到大腿處,然後,舉著老二往前一戳,不偏不倚便頂在了她胯下的神秘山洞洞口處,再加一分力,「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矮,輕些」她雙手扶著車把,提前求饒道。

「師姐,還要趕時間回去上課呢。」他收腹挺胸,以最快的速度撅動屁股,老二在她的山洞裡進進出出,忙碌得很,正在開鑿隧道。

「小兵,快點干暈她,要不就遲到了。」董莉莉摟緊他的豹腰,催促道。

「莉莉,你好狠,啊礙…」安雲秋半眯著美眸,佯嗔還喜道。

「姐師,挺住,我要發力了。」說罷,他快如閃電地抖動老二,疾如奔馬,進出如風,以最勇猛,最強壯,最專業的態度去開發她的神秘山洞。

「啊,啊啊,輕,礙…」安雲秋的四肢百骸似乎都要散開一樣,劇烈地顫動起來,特別是胸前兩座雪山,晃動得更利害,大有掉下來之勢。

正在唱歌的小鳥好像也看到了這幅春`宮圖,於是,連忙叫了幾個夥伴過來,在低空里盤旋,觀看人類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看到得意處,不禁又唱起輕快的歌曲,以讚美人類二合一時那「啊氨聲與「噗噗」聲之美妙。

董莉莉在後面抱著王小兵,也快被他強大的氣勁震開。她只得死死地摟緊他的豹腰,才沒有被震飛出去。

而安雲秋下面越來越火辣,她感受到無窮的快感如潮般湧來,俏臉被興奮的紅暈瀰漫,檀口半啟,春音輕飄,不消十分鐘,她「氨地一聲,身子一軟,也暈過去了。

不過,王小兵還在大動,他正在高速開鑿隧道,一時也難以停下來,便繼續大動著。

「小兵,我們要回去上課了。」董莉莉覺得安雲秋賺了,便催促道。

「老婆,就快了,別急。」他咬緊牙關,聳動老二,一進一出間,都帶出大量的泉水。

安雲秋被他撞得繼續渾身顫動,一會,便又從昏迷之中醒過來,發現他還在自己的胯下開鑿隧道,想叫他歇一會,可是,除了發出「啊氨之外,哪裡還能說其他的話語。

這時,董莉莉又吃醋了:「小兵,回去上課了。」

「就行了。師姐,要尿嗎?」他也想讓她站著尿尿。

「啊,啊礙…,尿。啊礙…」她也確實有一點憋尿了,但只是想讓他停下來而已。

「那就尿吧。」他扛起右腿,繼續舞動老二,在她神秘山洞裡飛速進出。

安雲秋想不到自己也可以站著尿尿,真是又羞又喜,畢竟,她是女生,站著尿,那在心理上會感到害羞,幸好,董莉莉開了先例,她才稍微感到心安一些。

半分鐘之後,她也尿出去了,居然也沒怎麼滴濕褲子。

他隨後重重一挺,老二齊根沒在她的神秘山洞裡,旋即停了下來,屏息凝神,將營養豐富的精華源源不斷地輸送到老二之上,忽然再輕輕一抖,便開炮了。

那一剎那,天都亮了。

男人最快活的時刻,也就是開炮那一瞬間,這是打通女人隧道的最後時刻。

兩人的接合處都熱烘烘的,幸好有不少泉水溢出來,降低了一點點溫度。他與她都感受那種神魂要出竅的美妙感覺,在這涼爽的清晨,聽著小鳥歌唱,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感受著彼此脈搏的跳動,那是一件令神仙也羨慕的事情。

董莉莉見兩人還緊緊抱在一起,幽幽道:「嗯,你們幹了那麼久,還不行嗎?要遲到了。」

「老婆,行了。」他雙手在安雲秋的雙峰上狂`揉,道。

「那開車埃」董莉莉摟緊他的豹腰,用胸前兩座雪山去磨蹭他厚實的脊背,催促道。

「好。」於是,他擰動油門,駕駛著摩托緩緩朝前開去。

此時,安雲秋的豐`臀還壓在他的老二之上,而他的老二還齊根沒在她的神秘山洞裡。當摩托行駛在不甚平整的路面上時,便有些顛簸,而一顛簸,倒令她的美`臀振動起來,如此一來,便相當於又在跟他的老二作互動遊戲了。

「矮,先別開車,我還沒穿褲子。」安雲秋的褲子與內褲褪到了大腿處,幸好上衣夠長,遮住了美`臀,但也露出了一段雪也似的大腿。

「師姐,爽嗎?」他邊開車邊輕輕抖動老二,問道。

「矮,爽是爽,只是待會要是被人看到了,那就不好了,啊,矮」安雲秋雙手扶著車把,兩腳踩在腳踏上,撅動豐`臀,一上一下,掌握主動進攻,與他繼續快活著。

畢竟,要是不巧被學校的某位師生瞧見了,那確實不美,到學校大門口了,王小兵連忙停下了摩托。

這時,董莉莉的醋意又上來了,嬌嗔道:「怎麼停車呢,嗯,你們就知道干,現在都快遲到了。嗯」

「老婆,還有足夠時間,別急。」說著,他雙手握著安雲秋的纖腰,又狂`動起來。

「啊,啊礙…」安雲秋哪裡敵得住他強大的進攻,身子劇烈,春音密如雨,泉水不停地溢出來,把褲襠都弄得濕漉漉了。

不消七分鐘,他重重一挺,又把她弄暈了。

董莉莉感覺安雲秋賺了,自己得了一次**,她卻得了二次,於是,下了車,便要步行走剩下的二百米左右路程。

「莉莉,怎麼下車了,快上來,我搭你回去。」他的老二還深深地在安雲秋的神秘山洞裡,道。

「哼,你們繼續搞好了,我自己回學校。」董莉莉嘟著紅唇,扭著美`臀,朝前走去。

她明顯有點吃醋了。

王小兵連忙把車停好,然後幫安雲秋拉上褲子與內褲,抱她到路邊的紫荊樹下,還來不及弄醒她,只好讓她倚著紫荊樹休息一下,隨即便快步追上董莉莉,從後面抱著她,道:「怎麼了?還會輪到你的埃」

「嗯,你給她好了。你心裡有了她,就沒了我了,哼」她佯裝要掙扎開去,美`臀被他的老二頂著,渾身打激靈。

「老婆,來嘛。」說著,他抱起她,走到安雲秋的身邊,放下董莉莉,一把拉下她的褲子與內褲,老二往前一挺,便已在她的股溝里了。

這招正是大名鼎鼎的「金雞**」,特點便是佔用地方少,也可以做出高難度的動作,兩人站著就行,確實是隨時隨地都可以運動的一招絕招。

「矮」董莉莉已感受到他老二滾燙的熱情了。

「老婆,到你了。」他扛起她的右腿,讓她左腿落地支撐身子,然後舉著老二輕輕一戳,「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矮,你又進了,嗯」她佯裝不悅,雙手摟著他的脖頸,但唇邊那抹笑意卻出賣了她真實的心思。

「是,老婆,我又進去了。」他毫不隱瞞道。

隨即,他大動起來。

那連綿不絕的「噗噗」聲與董莉莉檀口哼出的「啊氨春音,還有樹上小鳥的歌聲,融為一體,十分悅耳。

「啊啊,輕,點,礙…」董莉莉已沒力站穩了,身子向下坐下去。

「老婆,挺住1他乾脆改用一招「抱虎歸山」,雙手扛著她兩腿,將她頂在樹身上,然後向前傾著身子,猛力撅動屁股,飛一般地開鑿她胯下神秘山洞的隧道。

大約八分鐘之後,她的泉水沿著樹身流下去,濕痕明顯。

隨著一聲短促的「氨響起,她身子一軟,又暈過去了。

他又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再次開炮,將精華藏在了她那個神秘的山洞裡,那一剎那,他再次感到神魂似乎要出竅了,十分過癮。

兩美女都暈了,只有他還興奮地清醒著。

與美女做了半個鐘頭的晨練,他也有點累了。便坐下來,倚著紫荊樹,左邊抱著董莉莉,右邊抱著安雲秋,讓她倆分別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看著兩美女那紅暈飛舞的俏臉,他輕輕地吻了一下她們的臉蛋,用手幫她們梳理一番凌亂的秀髮。摸了摸她們的胯下,發現她們的褲襠都被泉水潤濕了。

趁這休息的時間,他立時祭出柔舌功,在她們胸前的堅挺雪山上遊玩。

四座雪山任由他遨遊,實在是樂趣無窮。

吻完了四座雪山,在上面留下了獨特的口水之後,他才心滿意足地收工了。要不是還要趕時間回學校上課,他就再繼續登山玩耍。

抬手看了看勞力士,已快七點鐘了,回到學校可以買早餐到教室里吃。

於是,休息了五分鐘之後,便弄醒了兩美女。

兩美女都「嚶嚀」一聲悠悠醒來,發現坐在他的大腿上,上衣鈕扣都被解開了,雪山全露,便知他剛剛進行了登山活動了,便都挺著雪山,去磨蹭他的臉頰。

他感到非常幸福。

「我們回學校吧,就快要上課了。」他又在她們的雪山上分別吻了一下,道。

「我下面有點痛呢。」董莉莉也得到了第二次**,心理平衡了,柔聲道。

「沒事的,很快會好的,師姐,你呢,沒痛嗎?」他輕輕地拍了拍安雲秋的豐`臀,笑道。

「嗯,被你那麼大力干過,哪裡不痛呢。莉莉,我們以後別讓他那麼大力來干我們,老是把我們弄暈過去。」安雲秋眨著美眸,建議道。

「咯咯,好。」董莉莉也非常同意,嬌笑道。

「你們能擋得住我的進攻嗎?哈哈,下次要讓你們一天都走不了路,我們就在一間房間里好好地玩一天,怎麼樣?」他又想起了董少容說的要做足足一天愛的話。

「嗯,你要是把我們弄得一天都走不了路,我們饒不了你。」兩美女站在了同一陣線上,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打著他寬闊的肩膀,膩聲道。

三人氣氛和諧,其樂融融。

兩美女的褲襠濕漉漉的,而王小兵的大腿處褲子也濕了,是被她倆溢出來的泉水弄濕的。

他跨上了摩托,兩美女下面都有點痛,不過,還能走路,若不是快走,則看不出她們步伐的獃滯,等兩美女坐上了摩托,他擰動油門,嘟一聲,朝前開去。

與兩美女做過了晨練,他感覺腦子更加活躍了。

他從中得出了一個經驗:那就是經常與美女做晨練,不但可以強身健體,還能使腦子保持著活躍,思考問題更加靈活。

轉眼間,便回到了東興中學。

把摩托停在了車棚之後,兩美女便回女生宿舍換衣服。王小兵則回男生宿舍換衣服,隨後,便到學校飯堂要了一份早餐,狼吞虎咽起來,花了不足五分鐘,便把一碟腸粉與一碗瘦肉粥吃完了。

趕到高二班的時候,還沒打上課鈴。

謝家化昨晚沒見王小兵在宿舍,好奇問道:「小兵,昨晚你去哪裡了?」

「回了一趟家。」王小兵胡謅道。

而董莉莉昨晚也不在宿舍,蕭婷婷便疑心她是跟王小兵出去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如今,聽王小兵這樣一說,便更加肯定兩人出去快活了,心裡湧起濃郁的惆悵。她轉過頭來,瞥了他一眼,正好與他看過來的灼熱目光相接在一起,連忙收回了視線,拿出英語課本,佯裝誦讀課文。

他也從她那略帶幽怨的眼神里捕捉到一點信息,感覺她有些吃醋。

可是,現在他還沒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不能給予她女人的福利,暗忖要早日將她身子的開發權弄到手才行,不然,夜長夢多,倒容易生出其他麻煩。

董莉莉換好衣服,也及時趕到了教室。

剛與王小兵做了快活的晨練活動,俏臉還殘留著清晰的紅暈,不論是眼神還是嘴角,都溢出濃郁的笑意,分明是得到了愛的滋潤之後才煥發出特別的美麗容顏的。

「莉莉,昨晚去哪裡了呢?」蕭婷婷雖猜測她跟王小兵去快活了,但還是想問一問。

「回家了。」董莉莉春風滿面道。

聞言,蕭婷婷心裡湧起一抹醋意,更加確認兩人去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思緒亂糟糟的,早讀時間都不知自己在想什麼,老是集中不了注意力,一會想王小兵,一會想董莉莉,一會又想自己,心中不時冒出一個問題:他愛我嗎?

如果她知道安雲秋也與他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她會更加惆悵的。

忽忽之間,上午的四節課便過去了,眨眼便到了中午放學的時候。平時,蕭婷婷都是與董莉莉一起去學校飯堂吃午飯的,如今,蕭婷婷心裡不舒服,便坐在座位上,沒心思吃飯。

「婷婷,還不去吃飯?」董莉莉邀請道。

「胃有點不舒服,你先去吃吧。」蕭婷婷勉強露出一抹蒼白的笑容,又假裝認真看起英語課本。

整個上午,她都不知自己在做什麼,老師在講課,她坐在下面,卻像一樽木雕,雖是看著黑板,雖是聽著老師的聲音,左耳進去,右耳出來,轉眼便忘記了老師在課堂上講的知識點,翻開課堂筆記,也不知記了什麼,斷斷續續的,連自己都看不懂。

她的腦海里裝滿了王小兵的音容笑貌,再也容不下其它的東西。

中午放學了,她還在想著那個問題:他愛我嗎?

就目前這種狀況,她不可能當面問他愛不愛自己,但不問他,又怎麼知道呢?通過什麼途徑才能知道呢?想來想去,於是,她便想到如果他愛自己,一旦知道自己有病,那肯定會關心地詢問的。

不過,又不知說自己有什麼病比較好。病不能亂說的,說重了會嚇壞人的。

正在她苦苦思索之際,董莉莉叫她去叫午飯,她忽然靈光一閃,便想到說自己有胃病,看王小兵有什麼反應。在說話之際,還特意瞥了他一眼,從他那關注的眼神,她看出他對自己的情意真的很濃。至此,心裡又好受些了。

「婷婷,你也有胃病?怎麼不早說呢?胃病拖得越久便越麻煩,越早醫治就越容易治好。我有健胃丸,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凝視著她的側面,略帶一分責備的口吻,關心道。

「只有一點啦,沒事的,會好的。」她美眸瞟了他一眼,含笑道。

「婷婷,胃病真的拖不得。小兵,拿一粒健胃丸來,給婷婷吃。」只要不是說到情愛之事,董莉莉與蕭婷婷也是好朋友。

「現在還沒有,下午拿過來。」說著,他又問道:「婷婷,胃病重嗎?」

「真的沒什麼事,可能是近來吃的東西不對胃,有點不舒服,不是真正的胃玻」她從他的眼神與話語之中都能深深地感受到他對自己的濃濃情意,於是,心裡的霧霾便漸漸地消散了,笑容也真切起來,有了活力。

「那你想吃什麼,我叫飯堂做給你吃。」王小兵還真以為她胃不舒服。

「咯咯,不用。我真的沒什麼事啦。走吧,莉莉,我們去吃飯。」蕭婷婷的心情完全恢復了正常水平,將英語課本收進抽屜里,站了起來,拉著董莉莉的手自去了。

看著蕭婷婷那嫵媚的笑容,王小兵照樣相信她只是有一點不舒服,不是真正的胃玻

不過,他也隱隱感覺到她不高興的原因,多半是想到自己與董莉莉昨晚出去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女人就是這樣,沒有得到男人的滋潤,那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裡去,可是,他現在又還不能給予她女人的福利。他覺得,只要自己再大膽些,估計就可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下了決心之後,便等機會出現,準備嘗試一番,爭取早日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吃完午飯,他還要回教室接受兩位美女的輔導。

二十分鐘之後,他又坐在教室里了。

其實,他想回宿舍睡覺的,不過,兩美女都那麼用心地幫自己輔導,他也不想掃她們的興,畢竟,美女的輔導,也不是每個男生都能得到的。

吃完飯回到教室,蕭婷婷的神色也好了很多。

愛情就是那麼的神奇,可以令人快樂,可以令人悲傷,也可以令人痛苦。

敢問愛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以相許。

剛才,二十分鐘之前,蕭婷婷心情還很糟,隨後,得知王小兵對她關懷有加,心中的惆悵與不悅便漸漸的消散了,如今,心情恢復了正常,笑容也自然了。

兩美女正在給他輔導文化知識,就在這時,他的大哥大響了。

「誒,你是不是有意這樣啊?又叫你的朋友打電話給你,然後就溜之大吉呢?」董莉莉伶牙俐齒道。

「不是埃我也不知是誰打來的。」他確實冤枉,接了電話,聽出是杜秋梅的聲音。

杜秋梅也是他的情人,他很迷戀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還曾在上面喝過鮮奶,那感覺,真的很美妙,想起來,就教人回味無窮。

他怕杜秋梅在電話里說些情愛的話被董莉莉與蕭婷婷聽見,便走出了教室之外聽電話。

兩美女努了努紅唇,也拿他沒奈何。

站在走廊上,王小兵聽到杜秋梅的話聲從話筒那頭傳過來:「小兵,出了點事,請你幫忙。」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無彈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