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73章與美女一起學習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8日 21:29 [字數] 81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嗷1

平頭高瘦男臉色如土,慘叫一聲,立時暈死過去。

此時,便是王小兵說教的時候了,他清了清嗓子,掃視一眼平頭高瘦男帶來的那幾個混混,道:「你們是不是也想學他,想表現一下自己的強硬,有誰想試一試的,便說出來,我成全他。」

剛才,平頭高瘦男那一聲驚悚的慘叫,已教這些混混毛骨悚然,哪裡還敢再逞強,明知跟王小兵玩下去,只有死路一條,他們只求早些得到原諒,好離開這裡。

「如果沒有誰想表現自己的強硬,那就坐下去。」王小兵還要教訓平頭高瘦男,完事之後,再進行第二個目的。

那幾個混混連忙坐了下去。

隨即,王小兵道:「阿雲,弄醒他。」

「是,老大。」鄭雲立時叫人下小山岡下面那條小河盛些冷水上來。

一會,便有小弟用摩托頭盔盛了冷水上來,潑在平頭高瘦男的臉上,河水不算冷,但也把平頭高瘦男弄醒了。

剛才被弄折了拇指骨,看來還痛徹心,額頭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滴下來,臉色煞白,一副痛不堪言的樣子。

「有種就打死老子1平頭高瘦男有氣無力道。

「打死你,那是便宜了你。阿雲,動手。」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倏然地吸著,冷冷地盯著平頭高瘦男,道。

「是,老大。」鄭雲踏前一步,左手抓著平頭高瘦男的手腕,右手便攥住他的食指,用力往反方向一拗,嚓一聲,又折斷了一根食指。

「啊1平頭高瘦男又暈死過去了。

隨即,又用冷水將平頭高瘦男弄醒了。

「我希望你說二十次,看著你十隻手指與十隻腳趾都斷了,我才稍解心頭之恨。」想起在樓梯間聽到平頭高瘦男說要用槍來打自己,王小兵確實憤怒了。

這回,平頭高瘦男再也沒有勇氣逞強了,渾身打著哆嗦,與王小兵那平靜而蘊含著無窮威力的目光相接觸在一起,立時一股寒氣從心底里冒出來,瞬間便瀰漫了全身。在他三十多年的人生之中,還是第一次從骨子裡感到害怕。他是從王小兵那種冷酷到無以復加的眼神感受到了一種比死亡還要恐懼的情緒。

王小兵越是微笑,他便越是害怕。

在沙雲村裡,平頭高瘦男也算牛`逼的,他說二,沒人敢說一,不是因為他有多能打,而是由於他老是威脅人家,說不把他弄死,他就要弄死人家,所以,一般人也不想與他玩同歸於盡,讓他三分,他就更加橫行了。

可是,出了沙雲村,他敢說第一,那絕對就是一個被人揍的沙包。

如今,他想在王小兵面前充第一,結果,就被王小兵教訓了。

王小兵也確實有心要廢了他,像平頭高瘦男這種人,如果不廢了,那日後對自己也是一個威脅,只要廢了他,才可減少危險。

人在江湖,心不狠都活不下去。

特別是黑道,本來,黑道就講究一個黑字,縱使心不黑,但人也要夠狠,不然,死的始終是自己。在黑道里,兇狠是每個人的最基本特質,沒了兇狠,自然也就成了羔羊,會被別人瓜分著吃了。

王小兵向來秉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理念。

如果別人要來惹他,那他就十倍奉還;如果別人對他有恩,他就要以泉涌相報。

如今,平頭高瘦男來犯了他,他就要十倍奉還。其實,他也可以五倍奉還的,只因當時在君豪賓館那裡已給了一次面子對方,可惜,那廝不領情,反而還想逞能,那就只有用拳頭來說話了。

「你不是很強硬的嗎?再說埃」王小兵吐著煙圈,笑道。

平頭高瘦男像發冷似的,渾身顫抖個不已,不敢再耍嘴硬了,他覺得再對抗下去,真的要十隻手指與十隻腳趾都要斷了,於是,心念一轉,覺得先騙過對方,再慢慢報仇,哀求道:「兵少,我錯了,請饒了我吧。」

「看你以後的表現了。」王小兵點頭道。

「我以後再也不敢。」平頭高瘦男雖是痛得要死,但想到居然這麼容易就騙住了對方,暗忖早知如此,就行此計策,則少了許多痛苦。

「好,你能那麼想就最好。」王小兵假裝真的會放過他一馬。

剎那間,氣氛由火爆變得和睦了。

看看手錶,已是下午四點多鐘了,王小兵也不想多浪費時間,便道:「聽說你要投靠全廣興來對付我,是嗎?」

「沒這回事。」平頭高瘦男還有臉否認道。

「你太不老實了。給我掌嘴1王小兵冷冷道。

隨即,鄭雲掄起雙手,左右開弓,哩啪啦抽平頭高瘦男的耳光,短短的數秒鐘,便打了十數巴掌。

平頭高瘦男的兩邊臉龐都浮起一條條怵目驚心的清晰血痕,眼冒金星,嘴角溢血,但想到先混過這一關,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到時想怎麼報仇都行,是以,被打成了豬頭,還得陪笑道:「兵少,我曾經是有那種想法,但實在沒有投靠三爺。」

「好,但願你真的是這麼想的。」王小兵將煙頭丟在地上,用腳踩熄。

「我真的沒有投靠三爺。以後也不會。」平頭高瘦男為了活命,不敢再忤逆王小兵了。

其實,王小兵根本就沒有要輕饒他的意思,所以,不論他說什麼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把他弄成例子,讓其他人看看。

於是,他又掃視一眼那幾個坐在地上的混混,道:「你們給我聽好了。」

那些坐在地上的混混都點頭表示正在聆聽,不然,被暴打一頓,那可是三生修來的福氣。

頓了頓,王小兵侃侃道:「我跟你們沒有仇,你們跟我也沒有仇。其實,我們是很普通的陌生人。今日會相聚在一起,主要是你們想認識我。現在算是認識了,以後就不會忘記了。」

呼吸一口野外的清新空氣,又道:「我只跟他有點仇,你們只是他請來的,所以,我放你們一馬。」

聽到王小兵這樣說,那幾個混混當真喜得屁滾尿流,可以逃過一劫,哪裡不高興?

「不過,我醜話說在前了。」王小兵目光驟然一斂,寒芒暴長,道:「要是你們執意認為跟我有仇,那我也會成全你們,到時你們被打到缺胳膊少腿,那就別來找我,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訴你們,我不會去打你們,我向來不喜歡打架。」

那幾個混混聞言,又嚇得縮小了一圈。

王小兵繼續滔滔不絕道:「大家沒有仇恨,那不是更好嗎,非得要彼此弄出仇恨來,那就沒意思了。還有一點,你們一定要記住的是,假如你們哪一位投靠了全廣興,那請你儘早不要再趕這趟渾水。我跟全廣興有仇,不是跟你們有仇。你們一定要插足進來,那就準備買好一條假肢就行了。回去告訴你們的朋友,叫他們放聰明點,有那遠就離那麼遠,不要多管閑事,否則,你們會被魔鬼纏身的。」

他說的話聲音不高,但吐字清楚,而且每個字都蘊含著一股霸氣,使人聽了之後記在心裡。

轉了一個身,他又道:「好了,認為跟我沒有仇的,現在就站起來。認為跟我結了仇的,繼續坐在地上。當然,我也會放你們走。不過,從今以後,我就是你們的敵人。有你沒我,有我沒你,以你們的實力,我奉勸一句,晚上出門穿多點衣服,那樣被刀砍或被棍打,可能會減低一點傷害。」

說罷,他半眯著眼睛,盯著那幾個混混。

他說了這一大通話,無非就是想讓這幾個混混作為傳聲筒,到處去幫自己宣揚一個主題:那就是誰敢去幫全廣興,那他王小兵就先收拾誰。

這是他來這裡的最重要目的。

那幾個混混哪裡敢坐著,連忙站了起來,表示自己與王小兵沒有仇恨。

「很好,我欣賞你們的爽快。行了。我們沒有仇恨,你們也不必留在這裡了。走吧。以後我們各走各的路,千萬別來占我的道,不然,我會記住你們的。」王小兵揮了揮手,道。

那幾個混混如獲大赦,一迭聲說「以後再也不敢了」,之後,便腳底抹了油似的,幾乎是連走帶滾跑下了小山岡,然後頭也不敢回,直往前逃命去了。

王小兵敢肯定,那幾個混混回去之後,一定會把自己的態度傳播出去,他不敢說大部分混混聽了會害怕,但至少有一部分混混不敢再去幫全廣興,這是必然的。

誰不愛惜生命呢?

莫要以為刀頭舐血的打手就不愛惜生命了,其實,他們最愛惜生命,知道生命的短暫,才會抓緊時間去享受。

有了今天這次的警告,那些混混會收斂許多。

如今,看著同夥都跑了,只剩下自己一人,平頭高瘦男心虛起來,也不知王小兵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便試探道:「兵少,我以後也不敢再跟你作對了。」

「好。我相信你。」王小兵微笑道。

越是看到王小兵露笑容,平頭高瘦男便越是不自在。

「我現在能走了嗎?」平頭高瘦男還想趕去醫院看手指,幸好東興醫院就在附近,只要及時趕去,還能保住手指。

「能,怎麼不能呢?」王小兵點頭道。

世上有這麼好的事?平頭高瘦男半信半疑,他始終不相信對方會放自己走,可是,人家都說讓自己走,要是還不走,那豈不是留在這裡讓人打?

於是,他連忙一瘸一拐地走下小山岡,還不時回頭瞧王小兵等人。

王小兵走到鄭雲面前,低聲道:「跟著他,廢了他。然後你出去躲一段時間,等我找機會幫你到派出所里疏通一下,你再回來。」

「要什麼程度?」鄭雲請示道。

「讓他坐輪椅好了。」他要留對方一條小命,讓其他想跟他作對的人看看,起到反面例子的效果。

「我明白了,老大。」對於一個職業打手而言,鄭雲知道怎麼動手。

交代完之後,王小兵也飛跑著向小山岡下面走下。

平頭高瘦男聽到後面有腳步聲,回頭一看,見王小兵正急衝下來,以為他改變了主意,那自己就是死路一條,思及此,一股巨大的恐懼感襲上心頭,渾身打了個冷戰,兩腳一軟,再也站不穩,身子骨碌碌地滾下了小山岡。

王小兵心裡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等到下到了小山岡下面,還扶起平頭高瘦男,笑道:「你怎麼那樣不小心呢,這山不算陡,要是在那些陡的山岡上,你肯定要重傷。」

「是,剛才,腳下一滑,就滾下來了。」平頭高瘦男見王小兵不像是來追殺自己的,頓時又鎮定了許多,勉強笑道。

不過,手指骨折的疼痛使他的笑容很蒼白,讓人一看便知是假的,是有意用力擠出來的。

「那行,我走了。我們以後沒有仇了。」王小兵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與對方揮了揮手,便騎著摩托回東興中學了。

看著王小兵遠去的背影,平頭高瘦男在心裡怒火劇燒道:狗日的!等著,老子把手指治好之後,絕對滅你全家!

可是,他太不了解王小兵了,不然,他真誠地道歉,並且向王小兵求饒,那樣就可真的逃過一劫。他錯就錯在沒有自知之明,以為自己太聰明了,比王小兵要聰明一百倍,用一點小伎倆就騙過了對方。不過,要是他想一想王小兵是新崛起的黑道新秀,他就應該明白自己沒有比對方聰明,很有可能比對方要笨。

一個笨人在一個聰明人面前賣小聰明,那註定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

……

王小兵回到東興中學,才剛是下午活動課的時候,於是,把摩托停放在停車棚之後,便回宿舍換上回力運動鞋,找到謝家化,跟他一起去打打籃球。

「小兵,怎麼處理那**毛?」謝家化問道。

「廢了他。」王小兵如是道。

「老子不在場,要不,將他的頭都擰下來。麻痹,便宜了那**毛。」謝家化大有遺憾之舉。

二人到籃球場打了大半個鐘的籃球,然後到學校飯堂吃飯,再回宿舍沖涼,王小兵的衣服經常是楊小葉幫他洗的。她對他很有意思,不過,他大半是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看的,當然,也有一點情`欲在裡面,他不是聖人,在美女面前,不可能完全沒那種想法。

晃眼間,便到了上晚讀的時間。

學校生活就是這樣: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每天重複著,一成不變,直到畢業離開或因其它原因離開學校,才會結束那種三點一線的生活。

一句話,在學校學習是武裝自己,但這個過程是很枯燥的。

不過,王小兵卻是個例外,他平時還可以找美女做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來調節一下這種平淡無味的學習生活,不像其他男生那樣,不是面對老師,就是面對課本,或者面對作業簿,反正在逐日加深自己眼睛的近視。

許多教育家都在尋找一種既不枯燥,而學習效率又頗高的學習方式。但成功的例子鮮見。

王小兵雖不是教育家,但他看到身邊不少同學用了功,卻提不上學習成績,心裡為他們感到可惜。他想創造出一套特別的學習方法,要是成功了,那就推廣,使更多學子受益。

他的這套方法其實說起來很簡單,那就是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邊學習。

以他以往的經驗來看,在做快**育運動時,腦子是特別興奮的,腦子興奮就容易記住東西,而且領悟力也是超過平時的。他覺得這種方法會有效果。

是以,他已約了董莉莉晚上去做實驗。

想到下了晚修之後,就可以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的欲`火漸漸地升起來。他已有一段時間沒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來鍛煉身體了。雖對她的身子各部分都了如指掌,但不知她的床上功夫有沒有進步,晚上試過才知道。

耕耘美女的身子,他向來是那麼的有興趣。

晃眼間,便到了第二節晚修下課的時候,董莉莉也不知王小兵中午說的約定是真還是假,於是回頭瞥了他一眼,用眼神詢問他。

他微笑著點了點,表示按原計劃進行。

於是,董莉莉便帶上了英語課本與化學課本,蕭婷婷好奇問道:「莉莉,這麼早回去?」

平時,下了第二節晚修之後,董莉莉一般會留在教室里再自學半個鐘頭,然後才會回宿舍的。

「呃,是。」董莉莉滿臉笑意,那閃爍著興奮光芒的美眸似乎在說:我贏了。

想到今晚又可以跟王小兵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她心裡就有一種優越感,畢竟,蕭婷婷與王小兵也有曖昧的關係,她與蕭婷婷算是情敵,雖不明顯,但確實存在這種關係,在情敵面前,能把情郎搶過來,那就是一種成功。

等董莉莉出了教室之後,一會,王小兵也走出了教室。

其實,他想叫蕭婷婷一起去的,不過,估計行不通,才沒有叫她。

以他的能力,一晚連御二女,那是綽綽有餘,讓她們變成神仙姐姐,那不在話下,使她們一晚都啊啊地唱仙音都可以。

只是,蕭婷婷還沒有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他還不能用老二到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

王小兵與董莉莉約好了在車棚見面。

當他走到車棚的時候,偏偏又遇上了安雲秋。她只是路過那裡,見到董莉莉站在那裡,便上前寒暄兩句,自從那晚兩人一起服侍過王小兵之後,彼此之間的敵意都大大地減少了,知道縱使兩人一起服侍他,也還難以令他感到滿足,是以,也覺得兩人一起跟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也挺合適的。

畢竟,他是一位善於在沙場上馳騁的猛將,一晚連御幾女都是小意思。

見到董莉莉站在車棚的摩托車傍邊,安雲秋便感覺到是王小兵要跟董莉莉出校外去,這麼夜了,還出學校,那會幹什麼呢?晚上,一男一女的,出了學校,那多半是要鍛煉身體,一起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想到他壓在董莉莉的嬌軀上,發出「噗噗」的聲響,安雲秋體內的欲`火也上升了。

自從被王小兵用老二開鑿過胯下的神秘山洞裡的隧道之後,安雲秋便迷戀上他了。

試問有幾個女人不喜歡男人的大傢伙?

安雲秋恨不得天天晚上與他睡在一起,向他學習各種先進而奇特的床上功夫,只是沒機會而已,她不可能叫他到女生宿舍里過夜,畢竟舍友會有意見的。聽著那奇妙的啊啊春音,哪個女學生能不失眠呢?

如今,見王小兵來了,她就更確定兩人是要出去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其實,她也猜對了。

只是有一點她沒有猜到,那就是王小兵要帶董莉莉出學校,不但是要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來鍛煉身體,還肩負著一個使命,要創造出一個非常高級的學習方法,造福芸芸學子,使他們可以提高學習成績。

所以說,他這一次外出去鍛煉身體是利己也利人的。

「你們要去哪裡呢?」安雲秋凝望著王小兵,一副早已窺知內情的樣子,眨著美眸,問道。

「呃,學習有點累,所以出去兜兜風。」王小兵隨口道。

「我也想去兜兜風。」安雲秋不甘落後道。

「雲秋,你高三了,要抓緊時間複習,還是早些休息才好。他說,比較安靜。」董莉莉心裡湧起一抹淡淡的不悅,道。

「我一般很晚才睡的,沒事。」腦海里已浮現了王小兵那具有王者風範的老二,安雲秋又怎麼能平靜得下來,經脈里的欲`火越來越旺盛了,「你們是出去看書啊,那我也去。」

「好埃」他也不想在停車棚里浪費時間,畢竟還要鍛煉身體與學習。

董莉莉嘟著紅唇,雖有些不滿,可是,也曾經與安雲秋一起服侍過他,有了第一次,便會有第二次,她沒有感到出奇,只是有一點不甘,畢竟女人都是私有動物,不太喜歡跟別的女人一起分享同一個男人。

不過,王小兵已表態,她便不好再說什麼。

安雲秋則喜滋滋的,畢竟以一個後來者的身份,如今也能與董莉莉平起平坐了,也算不錯了,她感到滿意。

於是,王小兵把摩托從車棚里推出來,跨上去,道:「上來吧。」

這回,安雲秋倒沒有要與董莉莉爭位置的意思,笑道:「莉莉,上吧。」

上次,董莉莉發小性,倒讓安雲秋坐了中間那個位置,後來,自己只能坐在油箱上面了。這次,知道不能改變事實,便連忙上了車,隨後,安雲秋也上了車。

兩美女那淡淡如蘭的體香飄過來,王小兵深深地吸了一口,感覺神清氣爽,想到今晚要與兩位美女一起鍛煉身體與學習文化知識,心裡充滿了希望。

擰動油門,嘟一聲,便駕駛摩托出了東興中學。

深秋的夜空特別深邃,清風輕拂,使人頗為涼爽。

出了東興中學,如果只是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隨便都可以找到地方,不過,還想學習學習文化知識,那就要找一個有燈光的地方。當然,路燈之下也行,可是,那樣太裝`逼了。

他只是想去研究研究學習方法而已,而不是一個向來天天視學習為己任的三好祖國花朵。

所以,不能在那些公眾場所里研究學習方法。

去旅館開房也行,但帶著兩個美女出入旅館,倒招人懷疑。回自己的家裡,也不行,因為媽媽許娟在家裡。

「到哪裡學習比較好呢?」他放慢了車速,問道。

「到我家裡去吧。我爸媽今天進城裡親威家裡喝進宅酒了,會在那裡過一晚才回,家裡沒人。」董莉莉想了想,道。

「好啊!你指路。」王小兵還不清楚董莉莉家的具體位置。

「雲秋,你也去嗎?」董莉莉倒希望她不要去。

不過,安雲秋哪裡肯輕易放棄這次機會,道:「是,我也去看一會書吧。歡迎我嗎?」

「大家一起學習才是學習。」王小兵也聽出兩美女又要鬥嘴了,便連忙勸道。

董莉莉雖不滿,也只好同意了。

在董莉莉的指路下,王小兵駕駛著摩托不用多久便開到了她的家門前,那是一棟二層的小樓房。

董莉莉的房間在二樓的東面,有一個大窗戶,拉開窗帘,能看到天上那輪皎潔月牙。她的房間除了一張床之外,還有一張書桌與椅子,一個衣櫃,一個梳妝台,燈是白熾燈。

椅子不夠坐,王小兵便坐在床上。

安雲秋有點忸怩地看來看去,畢竟這裡是董莉莉的閨房,想到要在這裡與王小兵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微有不好意思。畢竟,董莉莉是房間的主人,她是客人,有一種處於被動的味道。

三人相互瞥了一眼,雖都想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但誰也不好意思先說出口。

濃郁的情`欲瀰漫整個房間。

董莉莉坐在梳妝台前,拿著木梳在梳頭。安雲秋則雙手將英語課本抱在胸前,微垂著腦袋,看自己的腳趾。

看著兩美女那飽滿而曲線浮突,充滿青春活力的嬌軀,王小兵咂了咂嘴,小腹下面霍地硬了起來。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