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71章為愛而勇敢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7日 13:29 [字數] 803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實,蕭婷婷早被王小兵抱過,這不是第一次了。

而且,他對她有恩,縱使沒恩,她也對他有意思,由朦朧的愛,漸漸地發展成為一種深刻的相思。

要不是他有了董莉莉這個正牌女友,那蕭婷婷早就投入他的懷裡了。

如今,只因董莉莉與她同班,心裡雖喜歡王小兵,但也不想與董莉莉競爭,畢竟,她與董莉莉是同學,也算是好朋友,她沒有那種要挖牆腳的意思。隨著日子的流逝,她對他的情意越來越濃,可是,平時也不敢表現出來,只窩在心田最深處,只有當在夜深人靜之際,她的腦海里才會浮現他的音容笑貌。

如果某一晚想他了,那她多半是要有點失眠的。

她與他處於一種很微妙的關係之中,進一步可成為戀人,退一步至少也還可以是普通朋友。

不過,女人與男人之間,是很少有單純普通朋友這種關係的,要麼是炮友,要麼就是陌生人,絕少有男女兩人一輩子都是普通朋友這種事例。

現在,她被他抱住了。她打了個激靈,既想被他這樣一直抱下去,但又怕被董莉莉看到,那後果當然會有點尷尬,或者會由此引發一點爭吵,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她根本沒有心理準備與董莉莉吵架。

是以,她有點擔心。

「婷婷,你的身子真香。」他已從座位上走了出來,但雙手還抱著她,瞬間便已走到了她的身邊。

「矮,別戳我,矮」她連連打了幾個激靈,豐`臀被他那雄壯堅挺的老二點戳幾下,渾身酥軟了,嬌聲怯怯道。

「我沒有戳你,我那裡是那樣的,別怕,它不會出來的。」他的老二已伸進了她的兩腿`之間,在她那條又深又窄的股溝里。雖是隔著幾重布料,但那滾熱的溫度,一樣傳遞到她的肌膚之上。

「莉莉要回來了,快放開我」她道出了心中的憂慮。

「好,讓我吻一下。」他也知道要是被董莉莉瞧見了,那她多半會醋意大發,引她不悅,那倒是自己的錯。

可是,如今已抱了美人在懷,要是不一親芳澤,又不甘心,如果現在是下了晚修之後,那他就要放大膽子嘗試一番,看能不能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以他的估算,只要自己把握好一點,也有五成機會耕耘她的身子。

去一趟廁所,如果是小號,那五分鐘左右就行,如果是大號,那十多分鐘也就行了。

董莉莉已出去了一分多鐘,至多還要三分多鐘就要回來了。

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想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是肯定不夠的,就是蕭婷婷願意自己脫褲子,他也難以如願耕耘她的身子,畢竟三分鐘時間太短了,他的老二還沒開始熱身,就要停止下來,那簡直是一種折磨。如果那樣,他自己倒可能會受內傷。

是以,寧願不幹,也不要只碰一下她的神秘山洞就半途而廢,那實在是得不償失的事情。

不能開鑿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那隻好吻一吻她的檀口了。

於是,他左手抱住她的酥胸,感覺那股彈性與溫潤,右手則將她的俏臉扳過來,隨即,祭出柔舌功,堵住了她的檀口。

「嗯嗯嗯……」

她佯裝不願意,但只是鼻端哼出春音,卻又不再別過頭去,因為他已不用手去扳她的腦袋了,完全是她自願保持偏過頭來與他接吻的。

起先,她不肯張開檀口。

在他舌頭萬分誠意的敲門之下,她終於讓他進入了檀口。

隨即,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發出清脆悅耳的「嘬嘬」聲,響徹教室。她也從他那裡學會了柔舌功,師徒二人切磋起來,有姿有勢,乃激吻中的典範。

一般來說,他在同一時間能施展出兩種功夫,如今已祭出了柔舌功,而雙手還閑著,這樣會使其它功夫生疏,便立刻舞動雙手,祭出鐵爪功,在她胸前兩座堅挺高聳的雪山上肆意攀登起來。

「嗯嗯嗯……」

她抵擋不住他鐵爪功的進攻,差點連骨頭都酥軟了,但又說不了話,只能用一雙玉手去握住他的兩手,不讓他那麼大力地揉`搓自己的酥胸。

不過,他的鐵爪功乃成名已久,功力頗為深厚,每一抓,每一揉,每一搓,都具有大家風範,力量之雄渾,爪勁之精深,都不是她所能換擋的。她一雙玉手想要阻止他的鐵爪功登山,那簡直就是不自量力,以螳臂當車,痴人說夢話。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

他不得不抓緊時間攀登她的雪山,下面的老二也沒閑著,在她的股溝里不停地摩擦,在她股溝里小小地開發一回。這是隔著褲子的,所以不用經過她同意的。

「矮」

她終於感到疼痛了,別過了頭,嬌呼一聲,身子倚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快要軟下去。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真想立刻扒開她的衣服,然後以一招「金雞獨立」進入她的體內,在這種火燒火燎之際,估計憑藉著自己的熱情與一鼓作氣,真的很可能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可美中不足的是董莉莉就要回來了。

以他的估算,董莉莉應該是在往教室走的路上了。要是再不放開蕭婷婷,那就會被董莉莉看到了。

雖是滿腔欲`火,但也要暫時忍一忍了,為了和諧大計著想,不得不下山。

當他雙手停止了登山活動之後,她的俏臉掠過一抹稍瞬即逝的失望,正在持續上升的興奮之中,突然中斷了,就像坐火箭向上沖,忽然沒了燃料,悲催了,然後直掉下去,那種失落感自不用多說。

但她也知道,他能放開手,那就少了許多麻煩。

要是他一直這樣摸下去,董莉莉瞧見之後,肯定會有一番風雨的,至於是毛毛雨還是狂風暴雨,那還是個未知數。

正在她心裡空蕩蕩的時候,他忽然蹲了下去,雙手稍微扒下了她的運動褲與內褲,在她那渾圓的美`臀上左右各吻了一下,旋即幫她拉上褲子與內褲,然後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坐回了座位。

「矮」

她著實嚇了一跳,還以為他要扒自己的褲子,然後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呢。她完全還沒有準備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剛驚魂之際,又發現他幫自己把運動褲與內褲都提上去了。但已被他吻了兩下自己的臀部,而且是零距離的,不隔著褲子的。

親眼看到了她白皙而豐隆的美`臀,並且在上面留下了一點口水,他暫時感到滿意了。

「你壞」

她揮舞著兩隻小粉拳,確實有點生氣地捶打著他的雙肩,不過,又沒用力,只是輕輕地打著,那分明是打情罵俏的行為。

「我願意被你打。」

揩了人家的油,被她打回幾拳,他覺得也很值。所以,那張堅毅的臉龐上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燦爛笑容,坐著任她打。

只是,她只打了幾下,便不好意思再打了,畢竟她喜歡他,怕打壞了他,那倒會心疼。

又怕董莉莉回來見到這種男女親熱嬉鬧的情景,她便連忙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果然,她剛坐回座位之後十幾秒,董莉莉便回來了。

適才,董莉莉在上樓梯的時候,聽到上面教室里的蕭婷婷發出一聲驚呼「氨,心裡便猜想是不是王小兵有什麼行動,於是,加快了腳步,三步並作兩步,轉眼間便上到了高二班,掃視一圈,見兩人都坐在座位上。

不過,女人的直覺告訴她,王小兵與蕭婷婷發生過一點事情,而且,看蕭婷婷那紅暈飛舞的臉頰,便可窺知一二。

「誒,婷婷,剛才是你叫嗎?」她回到座位,旁敲側擊道。

「是埃他講鬼故事嚇唬人。還突然做個鬼臉嚇人。」蕭婷婷也不想讓董莉莉知道自己與王小兵之間的事,腦筋一轉,便撒了個謊。

董莉莉當然是半信半疑,盯著王小兵,看他有什麼表示。

在這種情況下,他當然笑道:「婷婷太不禁嚇了,只說了有一點恐怖的鬼故事,便嚇得她大叫起來了。」

「哦,是嗎?婷婷,你的臉為什麼那樣紅呢?」被嚇著了,臉應該是青的才對,董莉莉也不是那麼容易被矇騙的,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被這樣一問,蕭婷婷也語塞了,她忽然明白自己撒的謊不夠完整,露出了破綻,於是訕訕道:「誒,我去上個廁所。」

找個借口,連忙離開了座位,出了教室。

等蕭婷婷走遠之後,董莉莉才幽幽地問道:「你是不是揩她的油了?看她滿臉通紅的,就知道你幹了好事。」

「沒有那回事。你想多了。」他一本正經道。

「那她的臉為什麼那麼紅呢?」她執著地追問道。

「這個問我,我怎麼能回答呢,誰都有臉紅的時候啊,或者是心跳過頭,也會臉紅的。」這個說法,也還算站得住腳跟。

「呃?」董莉莉明顯腦筋一下子轉不過來,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道:「你真的沒有揩她的油?」

「沒有。今晚下了晚修,你再單獨輔導輔導我,怎麼樣?」他淡定笑道。

他只是想嘗試一下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邊學習,看效果如何,是不是能大幅度提高學習效率,如果真的還可以,那他就要向一些朋友推廣自己獨創的奇妙學習方法。

董莉莉一時未明白他的弦外之音,好奇道:「咦,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好學習了,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耶」

「想你了嘛。」說著,他伸出了左手,越過課桌,一把握住了她胸前的左山峰,將鐵爪功的精髓作用在上面。

「啊哦,別搓,有點痛,嗯」她雙手抓住他的左手,嘟著紅唇,求饒道。

「今晚下了晚修,你先到停車棚那裡等我,記得帶幾本課本,到時幫我輔導一下。」他站了起來,俯下身子,祭出柔舌功,與她濕吻起來。同時,雙手施展出鐵爪功,開始攀登她胸前兩座雪山。

「矮,嗯,有點痛,輕些」她不知他憋了一肚子的欲`火,剛才沒能發泄出來,如今作用在她的身子上,自然會大力一些。

他是個憐香惜玉之人,聽到她嬌呼連連,於是連忙減了五成功力,採取最為悠閑的方式揉~搓她的雙峰。

這時,她便感受到一陣陣的快感迅速瀰漫開來,整個人也舒爽多了。

要不是蕭婷婷上廁所很快要回來,他就在教室里送董莉莉上高潮。他與她在教室里做過幾次快活的體育運動了,夜晚在教室里干,也很過癮的。

當聽到門外的樓梯傳來腳步聲之後,他便連忙收手,打完收工,縮回座位里,端坐如常。

上來的正是蕭婷婷,她還在想著回到教室之後,要是被董莉莉再追問下去,那怎麼回答才好,畢竟自己撒的謊有破綻,已被看出來了。

可是,當她回到座位時,發現董莉莉也是俏臉紅暈亂舞,頓時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心裡又湧起一抹淡淡的醋意,畢竟,她已猜測出這是王小兵的傑作,剛才,他就是那樣弄自己的,如今,又這樣弄董莉莉。不過,董莉莉是他的正牌女朋友,再怎麼弄,其實也很正常。

不過,她想到他與董莉莉在這裡親熱,心裡就有一點吃醋。

但想到這樣一來,董莉莉不會再追問剛才自己臉紅的事,多少也有點好處,心裡又輕鬆了些許,微笑道:「誒,現在接著輔導哪個知識點好呢?」

「不如我們在這裡伏桌休息一會,要不,下面上課沒精神。」董莉莉還在興奮之中,只想好好地回味那番被他揉`搓的快感。

「你們先休息一會,別焦急。有的是時間。」王小兵願意連腳也舉起來同意。

「那好吧,我們休息了。」蕭婷婷嬌羞地瞥了他一眼,打了聲招呼,然後便伏在課桌上,假寐了。

看著前面兩美女那溫軟的脊背,他真想伸手去撫摸一下,摸董莉莉那是沒問題的,摸蕭婷婷,可能不行,會惹起她的抵觸情緒。而愛撫董莉莉,要是她興奮起來,發出春音,那又會使蕭婷婷不悅。

是以,他兩手雖癢,也只好忍了。

反正晚上可以與董莉莉大幹一場,到時有多少精力,都可以作用在她嬌嫩的身子上,還怕滅不了火?

快到下午上課的時間了,倒還沒有見到那個平頭高瘦男前來,王小兵雖不急,但想到這件事一天不徹底解決,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個隱患。倘若某一天不留神,被平頭高瘦男用霰彈槍打了一槍,那就悲催得很了。

不過,如今那廝不來,也沒辦法。

忽忽之間,便已是下午第二節正課的時間。

就在這時,王小兵的小弟鄭雲走到了高二班教室前門門口,一副焦急的樣子,道:「老師,我找人。」

「你找誰?」數學老師問道。

「找我老大。」鄭雲掃視一圈,道。

王小兵向數學老師打了個招呼,便從後門出去了。謝家化也跟了出來。

看鄭雲的樣子,王小兵便知道可能是平頭高瘦男來了,問道:「那鳥人來了?」

「是,老大,他們已進入校門口了,好像帶了一支霰彈槍。」鄭雲指著校道那邊,道。

「你去叫兄弟們過來,準備動他們。」王小兵站在走廊上看下去,能清楚看到平頭高瘦男帶著七八個男青年正在向這邊涌過來。

「好1鄭雲連忙去了。

王小兵的小弟來了十幾人,個個都有家生,對戰起來,絕對是平頭高瘦男吃虧。若大家空手過招,那王小兵與謝家化兩人就足以收拾那廝了,只是那廝帶了一支霰彈槍來,才不得不小心些。

畢竟,小心行得萬年船。

「麻痹,等我去收拾他1謝家化從來是個不怕死的人,明知對方有槍,他照樣敢殺上去。

「別衝動,等他們上來之後,再收拾他們1王小兵也不想看到他被人打一槍。

「好,我去拿兩張椅子出來砸死那群屌毛。」說著,謝家化旋風般飄進了教室,一會便兩手各握著一張木椅子,走了出來。

教室里起了一陣喧嘩,但很快又平靜下來了。

數學老師也走出教室,問道:「王小兵,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師,別出來,可能會傷著您,那些混混有槍。」他也是一片好心,畢竟打架這種事,很容易殃及旁人的。

「有槍?」數學老師嚇了一跳,連忙縮進教室里了。

高二班的學生也聽到了走廊外面的對話,都頗為害怕,而最替王小兵擔心的莫過於董莉莉與蕭婷婷了。她們為他著急,但又幫不上什麼忙,只有干心急的份。

王小兵走到教室門口,道:「把門關上,沒事不要出來。」

說著,便把前後門都關上了。

這時,剛好碰到姚舒曼從高二級老師課間休息室里走出來,看到王小兵站在樓梯口處,問道:「小兵,怎麼站在這裡,不進教室上課?」

「姚老師,快點下去,有人要找我報仇。我在這裡收拾他們。」他也沒時間跟她詳細解釋了。

「什麼,你的仇家來了多少人?」她也有點緊張。

「七八個人吧,其中有一個手中有一支霰彈槍,很危險。姚老師,你還是先回老師休息室比較安全。」王小兵勸道。

「就你們兩個對付他們七八個人?」她好奇道。

「足夠了1謝家化舞了舞手中兩張椅子,豪氣道。

王小兵選擇在樓梯口等平頭高瘦男上來,也不是沒有一點好處的,那就是樓梯不寬,在這裡打架,更容易收拾平頭高瘦男。只要伏在樓梯扶手下,等對方走上來之時,突然殺出,便可起到奇兵的效果。而且,他已看到平頭高瘦男一馬當先,必然是第一個上樓梯的,只要將他控制住了,其他人就容易對付了。

在這裡做埋伏,那要像他與謝家化這種打架老手才敢做的。

姚舒曼聽說只有他倆要跟人家七八個青年打架,明顯是吃虧的事,便勸道:「快走吧,我們從另一邊樓梯下去。」

「遲早要解決的。今天解決了,以後就沒那麼麻煩了。」這種事,越早解決越好,拖到最後,倒使自己疲累。

「那你們兩人怎麼行?」姚舒曼也有點急了。

下面已傳來了上樓梯的腳步聲,明顯有幾個人在快步走上來。

王小兵做了個禁聲的動作,然後指了指老師課間休息室,示意姚舒曼離開這裡,不過,姚舒曼不肯,也做了一個要一起對改手勢。

已沒有時間再勸解了,王小兵便指了指走廊的轉彎處,要姚舒曼伏在那裡,姚舒曼同意了。謝家化與王小兵則坐在向上的樓梯級處。從下面上來的人,一眼是看不到藏在轉彎之後樓梯級處的王、謝二人的。

王小兵的小弟也正在向這邊涌過來。

一場惡鬥即將上演。

「今天那屌毛應該在教室里,他媽的,見了他,一槍打掛他,把他廢了1平頭高瘦男的聲音從下面的樓梯處傳上來。

「如果不在,又不是白來了?」

「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怕什麼,一定要報回仇,敢打老子,他媽的,這個仇不報,我都沒臉混下去了。」

「如果廢了他,我們也得離開東方鎮才行。」

「不用,我們去投靠三爺,他會保護我們的。他跟姓王那屌毛有仇。」

……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

聽說話聲,就是平頭高瘦男走在前頭。這正合王小兵的意。他坐在樓梯口向上的樓梯的第二級,只要平頭高瘦男上到了樓梯口,那才能看到他。而他就有足夠的時間制服對方。

這是一場極為危險的搏鬥。

不過,王小兵與謝家化都頗為鎮定。畢竟,他倆都經歷過大風大浪,再大的場面也見過,這點小事,他們還不放在眼內。

一秒,二秒,三秒。

平頭高瘦男終於上到了樓梯口處,還想向上走,忽然之間,見到有一條人影躥了出來,直撲向自己,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便被對方撞得向後倒,而手中的霰彈槍也被搶去了。

那正是王小兵如獵豹一樣,突然飆了出去,一頭撞在平頭高瘦男的小腹上,雙手攥住了對方手裡的霰彈槍,用力一扯,便搶過來了。

「唉喲1

平頭高瘦男跌倒在地,當看到是王小兵時,既驚又怒。

其餘的混混立時抄起家生,無非是鐵管、砍刀這些兇器,便沖了過來。可是,樓梯不夠寬,七八個人也難以一下子湧上前。

這就正好給了謝家化機會,他大吼一聲,怒道:「麻痹,老子用椅子砸死你們這群屌毛1

聲如霹靂,震得人耳嗡嗡作響。

言猶未了,便已舞著兩張椅子沖了過去,如猛虎入羊群,兩張木椅掄起來,狂風大作,砸在那些混混的身上,頭上,只聽到砰砰巨響,隨即便是「唉喲唉喲」慘叫。

此時,姚舒曼也從走廊的牆角處沖了出來,見縫插針,拳腳並用,瞬間也打倒了一個混混。

剎那間,樓梯口處喊殺聲震天,嚇得旁邊兩個教室的師生大氣不敢出,關著門在裡面暗暗祈禱平安度過這次危險。

王小兵將霰彈槍當短棍來用,狠狠砸在平頭高瘦男的身上,打得他殺豬般慘叫起來。

而此時,鄭雲也帶著人馬趕到了,可是,幾乎不用出手,因為王小兵、謝家化與姚舒曼已把平頭高瘦男幾人打得落花流水,倒在樓梯級那裡,東一個,西一個,血跡斑斑,頗為嚇人。

對福絕不能手軟。

稍有不慎,死的便是自己。要不是在學校,王小兵有可能當場開槍廢了平頭高瘦男的雙腿。

姚舒曼開始不知道鄭雲等人是王小兵的馬仔,還道又是平頭高瘦男一夥的,嚇得臉都青了,叫道:「小兵,快走1

「姚老師,他們是我的人。」王小兵做了個不須害怕的手勢,笑道。

「哦,嚇死我了,還以為又是來找你算帳的。」姚舒曼打倒兩個平頭高瘦男的人馬,已是極限發揮了。

「謝謝你的幫助。」王小兵真誠地感謝道。

「呃,這,沒什麼。你以後要小心。」她忽然感覺自己為了他,居然連性命也敢豁出去,被他這麼一說,才想起自己剛才完全把他看成男朋友一樣關愛的,俏臉不禁紅暈初升,倒有點不好意思了。

「喏,這是十粒美容丸,你先拿去吃。」他一時也拿不出什麼答謝她,只好給她美容丸。

一般來說,要不是她對他有真感情,在這種極危險的時刻,她是不會冒生命危險來幫他的。他早就知道她對自己有意思,只是由於特殊身份的關係,才未能快速成為情侶關係而已。

姚舒曼也不客氣,微帶三分羞澀地接了。

「怎麼處理他們,報警嗎?」看著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混混們,她問道。

「不用,我的人會把他們帶走的。」王小兵都還沒有真正教訓平頭高瘦男,豈可輕易放他們走,那簡直是便宜了他們。

「這裡有血跡,你叫他們打掃乾淨吧。」姚舒曼建議道。

「好,沒問題。」王小兵答應道。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470章目測酥胸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472章幸福男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