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69章浴血沸騰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6日 22:05 [字數] 81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在走向廁所的時候,他的老二早已雄赳赳,氣昂昂了。

昨晚吃了些珍貴的藥材,不論是體力,還是老二的功力,都已大幅度恢復了,如今,雖還沒有達到滿血的狀態,卻也是頗為正常的狀態了。

以他這種採花老手來說,根本不用眼睛去看,單憑老二那靈敏的嗅覺,也能找到她胯下正確的神秘山洞。只須輕輕地點戳幾下,便可得到正確答案了。

「嗯,你那裡頂在我下面了」她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脖頸,想向上撅起美`臀,躲避他老二的鋒芒。

「老婆,我不是故意的,它正好在那裡,才頂中你的。」他在調整位置,只點戳了幾下,老二便已穿越那片潮濕的挪威森林,來到了她神秘山洞的洞口。

「矮,別進去」她往上聳,雙峰在他結實的胸膛上也摩擦個不了。

這麼一來,倒更惹起他的性趣。

於是,他雙掌微微往下一放,這樣一來,她的美`臀自然就往下墜了,而他的老二正以豪情萬丈的姿勢昂首挺胸,等著她的豐`臀落下來。

剎那間,她的身子往下一頓,美`臀正好撞在他剛硬無比的老二之上。

「矮」她一聲嬌呼,已發現他的老二又來進行友好的訪問了。

「噗1

清脆的一聲,預示他的老二又齊根進入了她的神秘山洞裡。在那美妙的一刻,他感覺到興奮正如潮湧來。

「矮,你,人家下面還痛,嗯,你又進來了,矮」她檀口輕啟,撒嬌地扭著美`臀。不過,她這麼一動,倒與他的老二在互動了。

「老婆,我的棒棒剛好對著你的洞洞,我不是有意的,它是無意之中就進去了。」他抱著她走進了廁所。

「矮,我要尿尿了」她嘟著紅唇道。

「尿吧。」他並沒有放她下來,反而收腹挺胸,重重一頂,老二頂在了她的洞底里。

「啊,矮,你放我下來,我才能尿矮」她微蹙著秀眉,頗有為幾窘態,柔聲道。

「老婆,不用的,我抱著你,你這樣尿就行了。」他已捧著她的豐`臀,已一上一下,小動起來了。

「矮,先別操`我,矮,我尿尿,矮」她既感到有點疼痛,但又感到快感涌到腦際,欲拒還迎。

「老婆,就這樣尿吧,沒事的。」他已開始了熱身運動,不想停下來,反正是在廁所里,她怎麼尿都可以的。

她已很尿急了,以往,都是正規正矩地蹲著尿的,如今,正在做著快活的體育運動,要她臨空而尿,她還真做不到。她已是成年人,有了定向思維,想要驟然間做一些比較新奇的事情,那是很難辦到的。

可是,她又下不來。

他正捧著她的美`臀在鍛煉臂力,一上一下的,不讓她下地。而她也感到很快活,其實也不想下來。

「矮,我真的尿急了,矮」她檀口春音裊裊,頗為誘人。

「老婆,就這樣尿吧,沒事的。」說罷,他用嘴堵住了她的檀口,不讓她再說話了,祭出柔舌功,與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

隨即,將她壓在牆壁上,讓她的脊背緊貼牆壁。

「抱虎歸山」這一招,正是要藉助牆壁這類的物事才能發揮到極致的威力的,這樣,他就不用雙手捧她美`臀上上下下的,只兩手扛著她滾圓白嫩的雙腿,身體呈三十度角前傾,只撅動屁股,就可將老二在她神秘的山洞裡進進出出了。

「嗯,嗯嗯」她也感覺到他要大動了,知道自己會暈,連忙用手輕拍他的脊背,示意他不要太用力。

可是,他已凝聚了功力在老二之上,雄渾的內勁不停地震動,如果不發揮出去,那倒要震傷自己了。

於是,他開始狂動起來,那一進一出頗具大家風範,絕對是行家才能施展出來的重手法,每一撞,每一頂,每一拖,都是那麼的嫻熟,等閑之人是做不出來的。

「噗噗……」

密如雨點的肉與肉的碰撞,響徹廁所,繞樑不散。

「嗯嗯嗯……」她的檀口被他堵住了,啊啊春音只能在喉間迴響,而鼻端卻能哼出連綿不絕的春音。她俏臉紅暈飛舞,明顯已興奮之極,四肢百骸劇顫,特別是胸前兩座雪山,晃動得利害,似乎要坍塌一般,教人怵目驚心。

他想早些耕耘一遍她的身子,畢竟還要趕去學校上課。

於是,咬緊牙關,重進重出,以十成功力開鑿她胯下的隧道。

這時,她既興奮,又尿急。下面有兩重脹,一是尿憋在裡面脹鼓鼓的,二是他那又粗又大又長的老二塞滿了她的神秘山洞,也是脹鼓鼓的。

她左手摟緊他的脖頸,揮著右手小粉拳,打他的肩膀,示意他停下來讓她尿尿。

不過,他向來是一位負責,並且有良心的開發商,在這種高速開鑿山洞的時候,不能隨便停下來,要等到打通隧道之後,停下來才不會損壞鑽頭。因此,他繼續大動,老二在她神秘山洞裡帶出大量的泉水。

那「噗噗」聲越來越密,越來越響。

林憶娜在暈之前,再也憋不住了,尿像噴泉一樣射了出來,弄得兩人胯下都濕漉漉的,好像剛洗過澡似的。

尿完之後,她鬆了一身,渾身舒泰,張圓了檀口,醉眼半眯,秋波盈盈,那副撩人的神態,足教神仙也欲血沸騰。

王小兵將進攻速度提至最高,將老二的功率極限發揮出來,要提前將她送上高潮上面。

兩人都在動,不過,她是被動地劇動,而他是主動地大動。

約莫五分鐘之後,只聽到她發出一聲短促的「氨,便又暈過去了,身子軟綿綿的,要不是他扛著她雙腿,她就要掉下去了。

但他還沒有開炮,繼續進進出出。

一會,她又被他老二撞醒了,不消八分鐘,又暈了過去。

這回,他重重一挺,齊根沒在了她的山洞裡,屏息凝神,將精華雲集到老二上面,隨即氣勁一衝,老二一抖,便把那營養極為豐富的精華留在了她的神秘山洞裡。

大清早的,又做了一回快活的體育運動,他精神頗為興奮。

看著暈過去的她,他感到自豪與滿足,兩人下面都濕漉漉的,於是,他用濕毛巾給她擦拭乾凈身子,然後抱她回室里,讓她繼續大睡,他則到沖涼房裡洗了個冷水澡,穿好衣服,戴上勞力士,腰挎大哥大,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臉頰,幫她蓋好單被,然後就出門,下樓,騎上摩托,擰動油門,嘟一聲,便向東興中學的方向馳去。

迎著朝陽與清風,哼著輕快的小調,腦海里回憶著剛才與林憶娜激情大戰的畫面,那感覺真美妙,使他渾身通泰。

想到她可能要在床上休息一整天,他倒感到有一點歉意,本想輕進輕出的,可是,他一旦動起來,除了先前那點時間是熱身運動之外,其他進攻時間都會大動起來。只要大動了,他也難以減慢速度。

每次跟美女做快活運動的時候,都想緩緩地進攻,可是,到了最後,都是大動,使她們暈過去。

想起自己的強壯,他也不禁莞爾。

除了想些性`事之外,他也在思索近來的麻煩事。

他的腦筋頗為活躍,在想要怎麼收拾全廣興的得力助手謝宏生。一時之間,也沒想出什麼好法子,他覺得,要是在這段時間內,能除掉全廣興,那才大快人心。可是,憑什麼去除掉全廣興呢?直接拿槍去滅了對方?這個方法屬於兩敗俱傷,自己賺不到好處的做法,他是不會去做的。

但要找出一條能滅了對方,而自己又可全身而退的好計策,著實不易。

估計孔明再生,可能會有法子。

想不出,他也不勉強自己,畢竟自己是個凡人,凡人就有煩惱,多想想快樂的事,還可以長壽幾年,於是,他便撇開這些瑣事,又想自己的情人了。

快回到東興中學了,想到又可以見到董莉莉等美女了,他心情又好起來。

東興中學的美女之中,他已得到二個了,其一便是董莉莉,其二便是安雲秋,還有三個處於追求之中,還沒得到她們身子的開發權。有時,他真想使用霸王硬上弓去開鑿她們胯下的隧道,但轉而想到使蠻佔有人家的身子,那樣太不厚道了,要是由此惹來法律的問題,那倒有點不值。

是以,他決定還是採摘瓜熟蒂落的美女。

晃眼間,便回到了東興中學,將摩托停在停車棚里,到飯堂吃了早餐,便去升國旗。在學校領導發表講話之前,蘇惠芳走到王小兵旁邊,問他昨晚為什麼不來上晚修。他說村子里有事要辦。她也不多追究,只說了一句要他以後少曠課,便走到隊伍的前面去了。

看著她那滾圓而修長的美腿與豐隆的美`臀,他就會情不自禁地幻想著她胯下那裡的勝景,真想立刻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好好地與她快活快活。

升完國旗,便回教室。

剛回到教室,董莉莉俏臉露出惶恐之色,道:「小兵,幸好昨晚你不在這裡。」

「什麼事?」看她的神情不像是好事,他的心也提了起來。

「有十幾人來找你,可能是黑道的人,聽說他們之中還有人帶了霰彈槍來。」董莉莉美眸睜大,射出關懷與膽怯的複雜神色。

「哦,黑牛不在這裡嗎?黑牛,誰來找我?」王小兵精神陡地一緊,轉頭看著謝家化,問道。

「嘿,我昨晚也沒來,在遊戲機室里打拳皇。」謝家化憨厚地咧嘴笑道。

「幸好你倆都沒在這裡,要不,還不知要出什麼事呢?小兵,以後要小心,那些惡人可能還會來找你。」蕭婷婷也關懷道。

這麼說來,昨晚沒來上晚修,那卻是避過了一次危機。而且,還可以與林憶娜做快活的體育運動,算是度過了美妙的一晚。他暗忖自己的運氣不錯。如今,他的仇家也有不少,在黑道混,只要混得久了,仇家自然就多了。

那些來找自己的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是全廣興的人?

還是龍非的人?

還是其他人的?

帶著這個疑問,王小兵問道:「你們有沒有看到那個帶頭的人長個什麼樣子?」

董莉莉與蕭婷婷對視了一眼,兩美女都回憶了一下,隨即,蕭婷婷道:「帶頭的?誒,莉莉,那個理平頭,高個子,又很瘦的好像是帶頭的,是不是?」

「呃,好像是,我看那些人都聽他的話的。」董莉莉也表示同意,道。

「平頭?高瘦?」王小兵腦海里浮現一個人的樣子,就是沙雲村的那個被揍的地痞,道:「他是不是好像被人打過的樣子?」

「是啊!就是被人打過了一樣,臉上青一塊,腫一塊的,看了讓人害怕。咦,你怎麼知道的?」蕭婷婷訝然道。

「我猜的。」王小兵已確定是誰了。

「麻痹,原來是沙雲村那屌毛!麻痹,老子現在去就砍死他1謝家化也知道是誰了,怒火上沖,要立刻去收拾那廝。

除了打架之外,謝家化真的沒有什麼更有興趣的了。只要有架可打,他就精神奕奕,生龍活虎的,比在教室聽課要有活氣多了。

「別急,那種小蝦米,量他也玩不出什麼大風浪。現在別管他,到時我找他算帳。」王小兵攔住了謝家化,道。

「麻痹,老子碰到他的話,一定揍死他1謝家化挺聽王小兵的話,於是,又回座位坐好了。

「要是他們今天又來了,怎麼辦呢?」董莉莉擔心道。

其實,這個擔心也並非是多餘的,既然那些人昨晚來了,而又沒找到王小兵,那今天再來一次,也極為正常,畢竟,那些人是來找他報仇的,仇沒有報,那多半還是會來的。

王小兵不是怕打架,只是對方有霰彈槍的話,那自己比較危險,要是沒槍,那就安全得很。

想了想,他覺得還是叫幾個小弟在學校門口溜達著放風比較好,只要見到沙雲村的那廝來了,就立刻通知自己,那就可以提前做好準備了。

於是,他用大哥大呼叫了一個呼機號碼。

隨即,便去上廁所。

畢竟上課鈴響了,要是有人打電話來,在教室接聽電話不禮貌,是以,乾脆去上廁所,等接了電話再回來上課。

不過,蘇惠芳來開周會的時候,見到王小兵的座位又是空的,心裡頗為失望,暗忖他是不是去打架了,或者又去泡妞了。想到他出去泡妞,她便有醋意湧上來。她已越來越在乎他了。兩人雖還不是真正的情侶,實質已有情侶的內在關係了。

見到謝家化還在座位上,便走過去,問道:「王小兵又曠課了?」

「沒有,他去上廁所了。」謝家化道。

聞言,蘇惠芳的心又輕鬆了,畢竟得知他不是曠課去泡妞,那心裡就沒那麼惆悵難受,忽爾又想到自己為什麼會那樣呢?他泡妞關自己什麼事呢?怎麼一想到他去泡妞,自己情緒就有點不穩定呢?這些問題,她大約知道答案,但卻不願意回答自己。她寧願這樣朦朦朧朧地來敷衍自己,不然,會更加思念他的。

……

王小兵在廁所蹲了三四分鐘,便接到了小弟打來的電話:「兵少,什麼事?」

「你給我叫十幾個強壯的人,到我學校來,在周圍守著,只要看到有一群混混要進學校,你就立刻來通知我。」他淡淡道。

「明白,兵少。現在我立刻帶人過去。」

「儘快,如果帶了家生過來,要用破布或報紙包紮好,別太顯眼了,這是學校,不是屠宰常」

「知道。」

……

打完了電話,他便從廁所里走了出來,從教室後門悄悄地溜回座位,當然,逃不過蘇惠芳那雙妙目的凝視,他向她微微點頭一笑,算是表示自己上課遲到了。她見到他,心情自然就好許多,唇邊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連忙收回視線,繼續布置這周的工作。

兩人之間的那種美妙關係,從那短暫的一瞥便可窺知一斑。

看著她那會說話的美眸,他暗忖:要是像對林憶娜一樣,大膽些,不知結果是不是會一樣。

他也知道她對自己有意思,而且兩人之間的感情已處於臨界點,只要再進一步,便能跟她成為情侶了。就他的猜測而言,他感到確實應該嘗試大膽一點,看她反應如何,要是抵觸情緒很激烈,那就算了。

打定主意之後,只等機會出現。

如今,蘇惠芳就住在學校的教工宿舍里,想去見她,也不是難事。只是姚舒曼住在她的隔壁,要是在蘇惠芳的房間里說了情話,估計會被姚舒曼聽見,那也不妙。是以,有點縛手縛腳的感覺。

胡思亂想之間,班周會課便結束了。

……

晃眼間,便快到中午放學時分了。

如果沙雲村的平頭高瘦男要來的話,估計中午就會來。要是對方帶了霰彈槍來,那就有點危險。王小兵雖做了一些預防的準備,但是,一天不將平頭高瘦男打怕,那這種小打小鬧就沒有完結的日子。

平頭高瘦男敢這樣做,估計他也想好了後路,那麼他今後只有兩條路可走,一就是以後不要出沙雲村,二就是投靠三個老古董。一輩子窩在沙雲村,他應該辦不到,那就只有投靠三個老古董了。

王小兵與三個老古董結仇的事,但凡在這方圓十數里內的混混都聽說過了。

是以,教訓平頭高瘦男,不但是自己與他之間的事情,而且,還能起殺雞儆猴的作用,把這件事當例子,告訴那些旁觀的混混:誰想站在三個老古董那邊,那就只有被打的結果。

這種小事,利用得好,就可發揮出不小的效果。

思及此,王小兵倒希望平頭高瘦男早點來,反正這點恩仇是要解決的,如果對方不來,他準備找個時間把那廝誘出來,然後給予狠狠的痛擊。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中午放學的時間。

「小兵,吃了飯來教室,我們輔導你。」董莉莉將課本收進抽屜里,道。

「記得來哦,晚上你太忙,只好改在中午了。」蕭婷婷嫵媚一笑道。

「呃,中午啊?改在晚上怎麼樣呢?」想到平頭高瘦男可能會來找碴,要是到時打起架來,那倒會嚇著她們的。

「不行,就在中午。」董莉莉努了努薄潤紅唇,道。

「為什麼又要改在晚上呢?就是因為你晚上忙不過來,我們才改在中午的埃」蕭婷婷眨著美眸,道。

「這個……」他想告訴她們,這是因為中午可能會打架,但這種事,如果告訴了她們,倒又會令她們擔心吊膽的,出於關懷,他不想讓她們背上心理負擔。

兩美女要是知道了他中午要跟平頭高瘦男開戰,那肯定會憂心忡忡的,畢竟,打架這種事,沒有絕對的誰勝誰負的,如果是空手的話,那還可以預測一下,但打架經常會用到刀槍,那就很難說比較強的一方也會不受傷了。

有時候,強的一方反而會被弱的一方用器械所傷,這種事例比比皆是,數不勝數。

這時,謝家化又在一旁憨笑道:「哈哈,他是想回宿舍睡大覺,想偷懶,你們不要相信他的話,要幫他輔導,哈哈,我先走了,拜拜,小兵。」

「黑牛,你說話沒良心埃」王小兵苦笑道。

「黑牛說得對,你就是不想學習,就這樣定了,我們中午輔導你。」董莉莉果斷道。

「咯咯,你同意嗎?」蕭婷婷柔聲詢問道。

「呃,好。」想了想,覺得告訴她們,要是平頭高瘦男沒來的話,倒虛嚇了她們,所以不告訴她們真相。

看著兩位如花似玉的美女,他在想,要是她倆能在床上也這麼和睦地服侍自己,那就美妙之極了。董莉莉已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了,他耕耘了多次,感覺很滿意。現在,他只想早點把蕭婷婷的身子開發權拿到手,然後也給她好好地耕耘幾遍。

兩美女從他那灼熱的目光也能窺知一二,都微微努了努紅唇,美眸卻是含笑迷人之極。

吃了午飯之後,也沒見平頭男來找自己,王小兵只好到教室去被兩位美女輔導了。不過,輔導的是語英數化這些比較枯燥的內容,要是輔導些床上功夫,那他就會十分喜歡。

「今天給你輔導物理吧。」董莉莉已拿出了物理課本。

「不如問一問他,看他喜歡我們輔導他哪一科?」蕭婷婷提議道。

「不用,這事我們作主。」董莉莉道。

「耶,婷婷說得對,要問過我才好吧。其實,我對生理不太懂,不如先輔導我生理方面的知識吧。」他笑道。

生理課,並不列入統考的範圍,是以,平時沒有固定的上課時間,一般在某天下午的活動課,由班主任講一些生理方面的知識,主要是朦朧地了解一下男女身體有何不同。

聞言,兩美女俏臉一紅,都淡淡地白了他一眼,怪他亂說。

在那時,縱使是高中生,也是極少了解男女之間身體有什麼特點的,家庭不許說,學校不許說,社會不許說,形成一種封閉的狀態,好像誰說誰就會成魔鬼似的,對於身體的各部位,每個學生只能大約知道是什麼,但有什麼特點,什麼年齡階段會有什麼變化,則完全是處於糊塗之中,好像摸黑趕路一樣,看不清前方的物事。

一句話,在九十年代初、中期的時候,男女對性的了解極少,對性方面也是頗為保守的。

成年人對於性方面的知識都知道不多,就遑論小孩子了,這主要是舊社會道德在作怪之故,認為性應該是神秘的,不能拿出來放在大眾面前研究,誰研究,誰就是無賴。有了這種思想束縛之後,從上至下,從大到小,由男到女,都對這個事物唯恐避之不及,禁口不談。

如此一來,就使男女之間的性變得越來越神秘。

其實,這是一種誤導的思想。

男女之間的性,本來就是很光明正大的,多了解,不但不會有害,反而更有益。一個人連自身的身體部位特點都不了解,這豈不是一種悲哀?

董莉莉與蕭婷婷從小到現在,都很少聽人說過生理方面的事,平時,女生在宿舍里,也是不多交談的。

現在,被王小兵這麼一說,她們心裡立刻泛起一股羞澀,便有些不好意思了。董莉莉還好些,畢竟她與他已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思想會開放一點。而蕭婷婷則不同了,還是正宗的黃花閨女,聽了這種帶有調戲的話語,一顆柔弱的心便怦怦直跳,有如鹿撞,白嫩粉紅的俏臉越來越紅,美眸也飽含著害羞之色,頗有忸怩的少女之態。

看著面前兩朵嬌滴滴的鮮花,王小兵立時來了性趣,小腹下面忽然來了勁,漸漸地硬了起來,將褲襠頂起。

幸好是坐著,還與兩美女隔著一張課桌,不然,那高隆的「小帳篷」奇觀又要展現在她們眼前了。

教室里還有幾個同學在自學,加上董莉莉也在這裡,他不好意思去挑逗蕭婷婷,只能過過眼癮,多向她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行注目禮,那樣對眼睛非常有好處。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