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62章抓臀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3日 18:49 [字數] 46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般而言,丈夫調到哪裡工作,妻子多半是會跟到那裡去的,畢竟,兩人常在一起,才可以多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不然,天各一方的,大半年沒上過床鍛煉身體,那感情很快會變淡,最後可能就分道揚鑣了。

「我有自己的工作,不跟他去。」董少容如是道。

「那朱所長什麼時候調走,你要是得到了確切的日子,打電話告訴我,怎麼樣?」他現在有點懷念朱由略了。

「做什麼呢?」董少容有些好奇道。

「沒什麼,就是想帶點煙酒送給他,跟他吃一頓飯,感謝他這些日子以來的關照。」說實在的,他確實得到過朱由略的關照,不過,那也是互相利用的結果。

「好吧。」她同意了。

不久,到了星記大排檔,點了四份夜宵,彼時正是大排檔生意旺的時段,等打包都要半個鐘頭,幸好王小兵與店主比較熟,插隊弄好了四份夜宵,便回到麻將館里。

從離開麻將館再到回來,用了差不多一個鐘頭。

「怎麼去了那麼久呢?」林憶娜站在麻將館門口翹首以待,暗忖王小兵與董少容是不是回家了,但她沒想到兩人是在鄉道上做了一回快活的體育運動。

「吃夜宵的人很多。排隊用了不少時間,又要等炒菜,所以回遲了。」王小兵停好摩托,臉不紅,耳不熱道。

「真是太多人了。」董少容下了車,因胯下比較痛,走路都不流暢,頗有阻滯感。

「容姐,您怎麼了?」林憶娜見董少容行走不便的樣子,好奇道。

「哈?沒什麼。」董少容臉蛋還殘留著興奮的紅暈,滿臉春風道:「快來吃夜宵吧,吃完了,再繼續戰鬥。我們三個都輸給他了,要贏回本。」

林憶娜是個黃花閨女,並不懂就裡,如果她與王小兵做過了快活的體育運動,那一定會知道董少容為什麼在離開麻將館與回來時的行路姿勢有點不同。

夜宵頗為豐盛,擺滿了麻將桌,有瘦肉炒河粉,香芹豬心,五香牛肉,蔥花煎豆餅,韭菜煎雞蛋,一碟田螺,雞蛋炒飯,二十串燒烤羊肉,四隻燒烤雞腿,四隻燒烤茄子,一條燒烤的鯽魚。

四人放開胃口,大嚼起來。

王小兵與董少容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消耗了不少體力,肚子也確實餓了,得吃些東西來補充一下能量。夜宵是王小兵請的。

「我的錢呢?」他問林憶娜拿那沓小面額鈔票。

「咯咯,說過了,到了我的手,就歸我了。」林憶娜嫵媚笑道。

「耶,怎能那麼野蠻呢?」他真的不在乎那點小錢,她肯要去,他覺得更好。

「咯咯,放錢在我這裡保管,我可要收保管費呢。一小時五十塊。你這裡好像不夠五十塊,你還要補錢給我呢。」林憶娜也是開玩笑的成分居多。

不過,她想不到的是,王小兵真的又掏出一張五十元紙鈔,遞給她,算是她的保管費。

「你真的給我啊?」她美眸圓睜道。

「是啊,拿著。」他大方道。

「咯咯,那我不客氣了。你給我,我就要了。」說著,她真的伸手接過了那張五十元鈔票,塞進了褲袋裡。

「老公給老婆錢,那是天公地道的事情。」那個叫桂花的中年女人笑道。

「花姐,別嘲笑我嘛。」林憶娜笑靨如花道。

「人家哪裡嘲笑你呢,明明是兩公婆,有什麼好嘲笑的。」董少容說過要幫王小兵泡到林憶娜,現在倒真的幫他說話了。

「不理你們了。」林憶娜努了努紅唇,一副嬌羞的神態,頗為迷人。

她瞥了一眼王小兵,與他的目光相接觸,微微一笑,便連忙移開了視線,嘴角溢出濃濃的笑意,佯裝專心吃夜宵了。

王小兵算是有經驗的採花老手了,他能感覺得出來,林憶娜是真的對自己越來越有意思了,從細節就可看出,他剛才給她五十元,如果對他沒什麼意思,那不會接他的錢的,接他的錢,那就代表跟他的距離很近了。

一般而言,女孩子肯用男孩子的錢,又或者會把自己的錢給男孩子用,那幾乎可以說,兩人的關係已屬於情侶或接近情侶的關係了。

如今,他與林憶娜的關係就已非常接近情侶的關係。

平時,兩人接觸不多,要是經常在一起,他早就泡到她了。雖然直到現在還沒有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但他有信心虜獲她的身心。

四人吃完夜宵,便又開始砌長城。

王小兵的手氣依然旺得要死,不是降到爆,就是自摸,贏多輸少,幾乎零放降,常常還有暗降,以這種手氣,估計對上老千,也不會輸。

本來要打到凌晨兩三點鐘的,可是,那個叫桂花的中年女人輸光了錢,而在牌桌上,一般是不借錢的。這關於運氣的問題,一般來說,如果在打牌的時候借錢給別人,那自己的好運氣就會被別人借走,剩下的自然就是霉氣了。霉氣一來,手氣就差得要死,輸錢就順理成章了。

是以,在打牌之時,不會借錢。

而桂花又沒了錢,那隻好散夥了。四人之中,三家輸,一家贏,只有王小兵贏了。不過,他請她們吃了夜宵,也基本花了大半贏來的錢。三個女人也頗為歡喜,畢竟輸錢是輸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了,實質並不虧。

以往,一般都是林憶娜開摩托搭董少容來的。

如今,林憶娜的摩托還在維修之中,兩人都是乘摩的來的。到了散夥之後,桂花踩著怠A忠淠扔少容要等摩的。

在這種時候,王小兵助人為樂的精神就體現出來了,他跨上了摩托,道:「這麼夜了,很難碰到搭客摩託了,來,我搭你們回去吧。」

「好埃」董少容笑道。

「我們可不給車費的哦。」林憶娜甜美笑道。

「記著帳就行了。上車吧。」他戲謔道。

這時,又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問題,那就是董少容下面還痛,如果像騎馬一樣坐在摩托後座,她感到胯下頗痛,但想打橫坐著又不可能,畢竟林憶娜也要坐上去,根本不夠位置。

而且,還涉及一個問題,就是誰坐在中間。

董少容也願意幫王小兵,於是笑道:「娜娜,還不上車。」

「搭免費摩托。」林憶娜自嘲笑著,便跨上了摩托後座。

隨後,董少容也有些艱難地跨上了摩托。

一台摩托,坐三個人,其實並不算擁擠的,可是,王小兵想揩些油,屁股有意往後移,意欲用脊背去壓林憶娜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而董少容又有意成全王小兵,不住地往前擠,如此一來,林憶娜便被擠得向前涌,雙峰自然就撞在他的背脊上。

「別擠,唉喲。」林憶娜輕呼道。

「大家別動,我很難抓好車把的。」王小兵感覺有兩點柔軟的溫潤在背脊上不停地磨動,教人頗為骨酥。

「你們夾住我了,早知坐後面就好了。」林憶娜緊緊貼在王小兵的脊背上,想動一下,其實都不容易。

「先送誰回去?」他不清楚董少容在想什麼,他是想先把她送回的。

果然,得到了他滋潤的董少容也頗識趣,笑道:「先送我回吧。那樣也順路一些。」

這正合王小兵的意,笑道:「那也好。不用繞著走。可以省些油錢。」確定了路線,擰動油門,嘟一聲,便上路了。

不久,便到了董少容的小區前面,等她下了車之後,便搭著林憶娜回家。只剩下兩人的時候,王小兵話便多了。

「娜娜,說真的,你覺得我怎麼樣嘛?」他大膽問道。

「你呀,嗯,還算可以吧。」她想了想,道。

「考慮過我嗎?」他笑道。

「咯咯,為什麼要問這個呢?」可能是由於黃花閨女的原因,對於這種問題,她有些害羞,想避而不答。

「因為我喜歡你呀。問一問,心裡放心些。」他甜言道。

「咯咯,我還沒想過這麼快結婚呢。結了婚就沒自由了。我要先玩幾年再結婚。」她如是道。

她是個比較傳統的姑娘,感覺一說到男女情愛的事就要結婚,其實,並不然,男女有感覺,便可以談戀愛,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了解之後,如果覺得都合適,那就可結婚。

所以,王小兵笑道:「我們可以談戀愛,並不急著結婚埃」

「咯咯,你說實話,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她忽然對這方面的事感興趣,問道。

「算有一個吧。」他半真半假道:「她跟我同班,是我的初戀。跟你比起來,大家一樣漂亮。」

「哦。」她微有失望。

在她的觀念之中,她是希望找到一個王小兵這種體魄的男朋友,但要求這個男朋友只愛自己一人,之前最好沒有女朋友。她還不知王小兵的強大,如果像董少容那樣嘗過了他老之後,便知一個女人難以滿足他的需要。

王小兵也不好意思說自己需要幾個女人來服侍,因為林憶娜還沒有與他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未曾了解他褲襠里的迷人之處。

從她的語氣里,他也聽出了她有些失落。

「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嗎?」記起不久前董少容的建議,他決定大膽一些。

「咯咯,不告訴你。」她格格笑道。

她雖不說,但他已揣摩到她的心思了。如果她不喜歡,那肯定會一口說出來。女人都是那樣的,到了決絕的時候,是很絕情的,一般不會說那些含糊其詞的話,要是有意思,那就不同了,表現得頗為曖昧,有一種讓人覺得可以很容易接近的意思。

如今,林憶娜向王小兵發出的信號便是這樣。

這就引起了王小兵的興趣,他想再大膽一些,據董少容所說,估計自己今晚表現得略微有進攻性,就有可能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打算好了之後,便決定嘗試一番。

當然,他不會硬來,不會採取霸王硬上弓的措施,而是要在她自願的情況下,才會採摘她這朵鮮花。

兩人卿卿我我地聊著,不知不覺便到了六合小區。林憶娜就住在這裡。

「謝謝你送我回來。」她用手將一綹垂前額前的秀髮撩到耳後根,淡淡一笑,柔聲道。

「不用客氣,我倆之間,還說這個有什麼意思。」他心裡暗暗祈禱,但願上帝幫忙,讓她開口邀請自己上去坐一坐。

可是,延時都是凌晨一點半左右了,這麼深夜了,莫說是孤男寡女的,就是普通同性的朋友,也不會叫到家裡再坐一坐了,畢竟大家還要休息的。

「我上去了。」她嫵媚笑道。

「吃了夜宵之後,現在渴死了。嘴裡一點口水都沒有了。」他咂了咂嘴,暗示道。

「咯咯,要不要上來喝杯水再走。」她猶豫了片刻,可能覺得他送自己回來,請他喝一杯開水,那也是應該的。

「好啊1王小兵心花怒放。

上去坐坐,並不代表能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但卻有了一分希望,比沒有希望要強多了。剩下的就看自己臨場發揮了。發揮得好,今晚可能就成事了,發揮不好,那就要再等下次機會。

停好摩托之後,他便與她上樓梯。

看著她那豐滿而高隆的美`臀,他數次想伸手出去摸一摸,但他發現她好像有些戒備,側著身往上走,並且目光老是盯著自己的一雙咸豬手,他倒不好意出手了。

「娜娜,你褲子上是不是有隻蟑螂啊?」他早已看到樓梯扶手上有一隻蟑螂,一手按了過去,把蟑螂抓在手中了。

「哪裡?」果然,蟑螂是女人的剋星,沒幾個女人不怕蟑螂的。

「喏,這裡埃」說著,他伸手過去,在她豐`臀上一按一抓,那純熟的鐵爪功便展現出來了。那一按一抓,功力之深厚,實屬舉世罕見。

「矮,你幹什麼?」她的豐`臀被他抓了一把,肉跳了一下,感覺他是在揩自己的油,雖不是十分生氣,但還沒經過自己的允許就來開發自己的身子,多少也有點不悅,微嗔道。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