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59章女人站著尿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3日 03:50 [字數] 46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也不等另兩個女人同意,她便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示意他出來。

「不如一起去吃。」王小兵不是不懂董少容的意思,只是見林憶娜美眸里閃過一抹失落之色,感覺到她也想去,便說道。

「那裡太多人,亂鬨哄的,坐在那裡吵死了,沒意思,還是拿回來這裡吃比較好。走吧。」董少容已出了小房間,催促道。

「既然那樣,可以。娜娜,幫我拿著這些散錢,待會給我。」王小兵把一沓一塊、五毛的鈔票遞給林憶娜。

「咯咯,到了我的手,那就是我的啦。」林憶娜接了錢,笑道。

「沒所謂啦。我的是你的,你的是我的。哈哈哈……」爽朗笑著,他的身形憶飄然而出。

林憶娜還想揚起小粉拳打他呢,可他已出了小房間,便努了努紅唇,看著手中的那沓小面額鈔票,回想他剛才那句曖昧的話語,她心裡湧起幸福的感覺。她的腦海里裝滿了他的音容笑貌。

……

走出麻將館,王小兵騎著摩托,等董少容上了車,擰動油門,嘟一聲,便朝星記大排檔而去。

其實,麻將館距離星記大排檔也就幾分鐘的車程而已。

董少容輕輕地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道:「小兵,開到少人的地方去。」

「容姐,有事嗎?」他明知故問道。

「好久沒跟你幹了。弄我一下吧。」她咬著他的耳朵,膩聲道。

「這個……」他是在吊她的胃口。

「快點嘛,什麼這個那個的,是不是嫌棄我,要拋棄我了?你真沒良心。」她倒有些急了。

「別生氣,我會一輩子愛你的。」於是,他把摩托開到了郊區,轉眼便進入了鄉道。

晚上的鄉道,行人與車輛幾乎沒有。

把摩托停在了路邊,王小兵下了車,掃視一圈,只有遠處的村莊還有幾戶人家亮著燈,四周都黑乎乎的,只有秋風吹拂樹葉的颯颯聲與藏在草叢裡的蟲子的唧唧聲。

董少容一把摟著他的脖頸,依偎在他寬闊的胸懷裡,柔聲道:「小兵,我近來真的很煩。」

「什麼事呢?」他雙手祭出太極掌,一手輕撫她的豐`臀,一手愛撫她的脊背,問道。

「在家天天跟朱由略吵架,煩都煩死了。」她的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輕聲道。

「我會給你快樂的。待會,你心裡的煩惱就會煙消雲散了。看開一點,會過去的,人生的煩惱都是浮雲,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葯。」他文縐縐地說道。

「如果能嫁給你就好了1她奢望道。

「呃,其實,我們可以經常在一起的,只要你想要,我都會給你的。」他左手摟緊她的腰,右手施展出鐵爪功,在她還算堅挺的山峰上攀登。

「嗯,輕些,別抓那麼大力,嗯」她嬌哼起來。

於是,他又減了三分功力。這時,她才感覺沒那麼痛了,不然,被他連續揉`搓下去,估計胸前兩座山峰都要坍塌。

她仰起了臉龐,要與他較量一下柔舌功。對於徒弟的請求,他並不拒絕,一把吻住了她的檀口,舌頭長驅直入,瞬間便與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切磋起精深的武功。

兩人激吻發出的「嘬嘬」聲響徹四野,頗為撩人。

王小兵忽然想起朱由略的前程來,激吻了三分鐘之後,便停下來,問道:「朱所長近來怎麼樣?」

「聽公婆說,他會被降職調走。就是因那件事,我與他的婚姻快要走到盡頭了。天天也是為這個而吵。」董少容如實道。

「朱所長真的會被調走?那誰會接任他的職位?」從董少容口裡得到了證實,估計這消息是真的,王小兵關心下一任所長,想知道是何方神聖。

「這個不清楚,沒聽他說起。」董少容不想談這些事情,道:「來吧,給我快感,讓我暈過去,好嗎?我會幫你泡到林憶娜的,跟你說,她其實蠻喜歡你的,你主動些,大膽些,把她上了,她就是你的了。我平時聽她經常說起你,從她的話語與神態里,就知她對你非常有意思。你只是膽子不夠大,沒能得到她。相信我,不會錯的。」

「好1他開始脫她的褲子與內褲。

而她也手腳麻利地脫他的褲子。

晃眼間,兩人下半身都一絲不掛了。

夜色朦朧,神秘而幽遠,兩人的呼吸聲粗重起來。

兩人都是過來人,也不需要再玩什麼花哨,彼此都想降一降火,他的下面已豎起老高,雄赳赳的,像一根擎天柱。而她的下面也已潮濕了。兩人都是欲`火焚身,再不一起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估計都要受內傷。

隨即,王小兵讓董少容蹲下去。

董少容不解,一般男女要結合,女的要麼站著,要麼躺著,可現在,他卻要她蹲著,這是哪門子絕招呢?

她當然明白不過來。

但是,一會,她便知道了。

「小兵,你要幹什麼啊?我又不撒尿,蹲著有什麼用呢?」她想站起來,但他雙手壓著她的兩肩,不讓她起身。

「容姐,來一下。」自從張靜用柔舌功給他的老二按摩過之後,他就頗為陶醉這項運動,如今,有了機會,自然也要叫董少容來給自己的老二按摩按摩。

「要我用嘴嗎?」她沒嘗試過這麼瘋狂的做法,仰著頭,問道。

「是埃」他舉著氣昂昂的老二,趁她張嘴說話之際,往前一送,便已進入了一部分。

「嗯嗯……」她檀口張圓,被他老二攻了進來,想說話也說不了,只有喉音與鼻音在迴響。

剎那間,他重重一頂,便完全撞在了她檀口的喉嚨之處,再也不能前進了,而他的老二還有一大截露在外面,隨即,他雙手捧著她的腦袋,當是豐`臀,然後輕輕地進進出出。

起先,她確實有些不習慣,過了三兩分鐘之後,她感覺特別刺激與有趣。

於是,也祭出了柔舌功,開始反擊了。不過,她的柔舌功的功力遠遠及不上他老二的內勁。他老二青筋怒突,不時震蕩出些許內勁,使她檀口都微微發麻。要不是他老二留情,估計她嘴巴也有可能短時間內合不攏。

摩擦了一會,她終於掌握了些許訣竅。

那就是不能完全被他老二塞滿自己的檀口,於是,退了出來,雙手握著他不世出的老二,像舔冰琪琳一樣,為他的老二作三百六十度的按摩。她那份專心,那份愛意,那份用功,使人敬佩。

他則雙手輕撫她的腦袋,閉著眼睛,好好享受這種最特別的按摩。

只一會,他的老勃發,雄壯之極,那股王者的氣勢表露無遺,以六十度角昂首向天,敢問天有多高。

這時,董少容最已陶醉了,下面濕漉漉的,欲`火達到了最高境界,再不降火,那就要受內傷了。

「小兵,快」她立時站了起來,雙手摟著他的脖頸,雙腳便纏在了他的豹腰上,明顯是做好了配合的動作,有意讓他使出那招舉世聞名的「抱虎歸山」。

「好1他也不吝嗇,雙手祭出鐵爪功,抓住她的豐`臀,用力往外一掰,隨即,老二往上一頂。

只聽到「噗」一聲,便已進入了她的體內。

剎那間,兩人都感受到了無窮的快感從交接處瀰漫開來,使人慾生欲死。

他雙手捧著她的豐`臀,不停地將她往上拋起又接住,再拋起再接住,循環下去,以此來達到開鑿隧道的目的。這是一項頗為古老的開鑿隧道技術,如今經過他的發揚光大,已有了他個人的特色。這項開鑿隧道的技術有一個特別大的優點,那就是下落的勢能頗強。

這樣一來,開鑿隧道時要求男人的老二更加堅硬,更加雄壯。

不然,隧道開鑿不成,老二倒有可能受傷。

王小兵的老二乃百戰百勝的大將,在她的山洞裡開鑿隧道,那並不困難,只須按部就班,一上一下,便能帶出大量的泉水,而且,一旦他加起速度來,那隧道就很快會通車。

鄉道邊上,一男一女正在大動。

董少容那一聲聲催人奮發向上的「啊氨春音像漣漪一樣震蕩出去,與那肉與肉碰撞發出的「噗噗」聲交織在一起,形成十分具有特色的樂曲。

「矮,小,啊,兵,矮」她被他快速而強大的進攻弄得渾身乏力,幾乎要掉下來,她想叫他輕些,可是,說不了完整的話語。

「容姐,挺住1他雙臂肌肉隆起,將功力發揮到極致,捧著她的豐`臀,狂`幹起來。

「啊礙…」她感覺自己漸漸地被無窮的快感包圍了,處於一種半昏迷的狀態。

大量的泉水汩汩涌而出,滴在路邊。

當他雙手捧著她的豐`臀,高高地一放,她身子猛地下落,而胯下的山洞不偏不倚地撞在他的老二上,「噗」聲響,當他的老二齊根沒在她的山洞時,也撞到了她的洞底。

「矮」她發出短促的一聲春音,四肢一軟,便暈了過去。

要不是他早有準備,她一定要掉到地上了。

兩人下半身都潮濕一片,幾乎都是她的泉水弄的,當然,也有兩人的汗水。夜風雖涼,但也未能降低兩人的欲`火。

他抱著她,保持下面依然連接在一起,側坐在摩托上,先休息休息。看著秀髮凌亂的董少容,他覺得頗為自豪,就目前而言,他還沒遇到可以抵擋自己進攻的女人,一旦自己使出十成功力,縱使是如狼似虎的女人,一樣要暈過去。

三分鐘之後,他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將她弄醒。

「容姐,滿意嗎?」他抱緊她,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吻了一下她的紅唇,笑道。

「矮,你太強大了,叫你輕些,你還是那麼用力,嗯」她微微嬌聲道。

「您沒有叫我輕些,只是在啊啊地叫埃」他知道她是叫不出來,卻耍了個小賴,笑道。

「你那麼用力,我想說都說不了,嗯,你不體貼人家」她用胸前兩座還有彈性的山峰去磨蹭他的臉面。

「那我現在輕些。」說著,他把她放下來,然後扛起她左腿,讓她右腿落地支撐身子,隨即輕進輕出。

這招正是大名鼎鼎的「金雞獨立」。

「矮,我快站不穩了,矮」她上半身俯在摩托車上,右腿在輕微晃動,明顯是剛才被他大力進攻,如今還沒有恢復過來。

「沒事的,我輕些就是了。」果然,他以最為悠閑的方式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矮,好舒服矮」她感覺到快感像海邊的潮水一樣輕輕地湧來,接著又是一波輕輕地湧來,無窮無盡的,但卻不會讓人在興奮之中暈過去。

「我想用力些,好嗎?」他是沙場上馳騁的大將,這種小打小鬧,真的不太適合他,但他也能比別的男人做得更好。

「別,就這樣,矮,我喜歡,矮」她正在快活之中,語音之中也飽含著膩人的成分。

兩人這樣快快活活地幹了十多分鐘。

幸好是鄉道,到了晚上九點之後,便沒什麼人行走了,不然,也難以這麼專心地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董少容完全成為神仙姐姐了,她四肢百骸每個細胞都充滿了興奮,整個人似乎要飛起來,飄到雲端去了。

「矮,我想尿尿,矮」董少容輕喚道。

「尿吧。」他想起前不久干到洪東妹與桂文娟雙雙噴尿,想著想著,速度便越來越快了。力量越來越重。

「我要蹲下去才行,矮」她自己停不下來,快活的體育運動是要兩人一起停下來才行的。

「容姐,不用蹲下去的,就站著尿也行的。」說著,他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扛起她的右腿,開始強攻起來。

「啊,啊,小,輕,啊礙…」這是驟然之間加速進攻,她還沒有心理準備,下面又火辣起來。

「容姐,尿吧。」他只使出了七成功力,每一撞都是齊根,然後還要左右搖擺一下,以助她快點尿出來。

董少容還沒試過站著尿尿的,她是女人,平生都是蹲著尿尿的。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