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56章去安慰美女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3日 03:50 [字數] 46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等把公事辦完了,就辦私事。

他想等吃了晚飯之後,再去找張芷姍。

想到晚上可能會與張芷姍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便興奮不已,畢竟採摘鮮花,那是一件很值得回味的事情。

他堅信,只要自己使出渾身解數,那就可把她的身心虜獲。

她的嬌軀到底有多滑膩呢?

他一種意`淫著,不知不覺便回到了東和村。見了三姑六婆,便把擺平了沙和村幾個地痞的事情跟她們簡略說了一遍,因為三姑六婆都屬於長舌婆一類,只要她們知道了一丁點事情,都會拿來天天說,很快就會傳遍整個村子的。

然後,把摩托停在了家裡,就步行去找村長。

想到早上還與黃麗華激情小戰了一回,把她弄暈之後,便離開了,如今她要是見了自己,不知會不會流露出怨恨的眼神。

不過,不論她怨不怨恨,她都不會是真正惱他的。

到了村長的雜貨鋪,正好又是村長與黃麗華在那裡。

但是,與他想象有點不同的是,黃麗華並沒有怨恨的神色,反而春風滿面,明顯是得到了他愛的滋潤,如今正在性福之中。

「村長,我已找人揍了沙雲村的地痞,估計他們以後不敢再去截水渠的水了。」王小兵邊說邊遞上一支香煙,道。

「這麼快?1王家發都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睜大了眼睛,問道。

「是埃我找人叫他們出來,然後跟他們講數,最後講妥了,他們也答應了,以後不再去截水渠的水。」王小兵點頭道。

「小兵,你真利害啊1黃麗華很喜歡吃瓜子,只要閑著,就不停地嗑瓜子。她一語雙關道。其實,她還是贊他老二強大。

「黃姐過獎了。這都是村長領導有方,我才能把事情辦好。沒有一個好領導,下面的人肯定也做不好事的。」王小兵連忙給王家發戴了一頂高帽。

世間,千穿萬穿,唯有馬屁不穿。

縱使像王家發這樣的老油條,聽了拍馬屁的話,照樣還是歡喜得不得了,樂呵呵道:「小兵言過其實了,今次,如果真的把事情辦好了,你的功勞最大1

「我有什麼功勞呢?沒有您的領導,我也是散沙而已。」王小兵謙讓道。

「誒,你們兩個真怪。照我說,這個功勞還是小兵的。不過,小兵你可不要吹牛啊,這種事吹不得埃」黃麗華倒有點擔心,畢竟王小兵年紀輕,很容易口花花亂說話的。

「村長,黃姐,請放心,我說的百分百是實話。剛從小樹林集市回來的,打了沙雲村的一個地痞,那傢伙的牙齒算是報廢了。」王小兵笑道。

那個板寸頭被謝家化打了那麼重的一拳,估計半副牙沒了。

「沒出人命吧?」王家發眯著眼睛,神情有些緊張道。

「沒有,只是教訓了一下他。」王小兵搖頭道。

「小兵,想不到你在黑道上真的這麼有料啊!我以前只聽說你在黑道上混,還以為是個普通的小混混。原來你是大蝦1王家發豎起一個大拇指,道。

「什麼大蝦,只是小蝦而已。」王小兵笑道。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在東和村裡,王家發也算是狀元,因為他是村長。但在這附近一帶的黑道上,王小兵就算是一個狀元。

「小兵,你做村長助理,那是真的大材小用了1王家發都感覺自己壓不住王小兵,有點心虛道。

「村長,您這麼說,我就要臉紅了。能做個村長助理,已很不錯了。如果沒有您罩著,我怎麼能做得了?您是我的恩人哪。」王小兵三句不離溜須拍馬。

「好!你懂得飲水思源,那就好!好好乾,你前途無量。」王家發以上位者的口吻勉勵道。

「我一定儘力做好這份工作。」王小兵點頭道。

其實,他也有點惴惴不安,要是沙雲村那些地痞又出來作祟,那自己就沒面子了。要是真的那樣,他會將沙雲村的那些地痞打到變形。

如果沙雲村的那些地痞真的不敢再去隨便截水渠的水,東和村的村民很快便會知道這是王小兵的功勞。只須一兩天,便能傳開去了。村裡的三姑六婆都聽說了這件事,她們的嘴巴就是傳聲器,可以把各種消息快速地傳到別人的耳朵里。

在村長的雜貨鋪里坐了半個鐘頭左右,王小兵便找個借口離開了。

本來,周日還想帶幾粒健胃丸去給王美鈴的,可是,如今知道了張芷姍搬進了出租屋裡,他想先去看張芷姍,過兩天再去找王美鈴,順便再想想還有什麼好法子幫謝月美治頭痛玻他雖感覺用三昧真火幫她驅除一下虛火與濕氣,可能對她的病症會有些幫助,但效果如何,還是個未知數。

一旦用三昧真火都起不到效果,那他就比較尷尬了。

吹牛有時也是挺痛苦的一件事情,特別是當滿天的牛暴雨般跌下來時,那是很容易傷到人的。

他也沒什麼好後悔的,反正局面都成這樣了,現在不是尷尬不尷尬的時候,而得努力找出好辦法幫謝月美治玻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他很想用自己的能力去治好謝月美的頭痛病,只是能力有限,一時也有點無可奈何。

再花幾天來想想其他法子,如果還想不出來,就只好用三昧真火來給她治一治了。

目前,還有一個美人的心理創傷需要他去治療一下,那就是張芷姍。他估計她心裡必然會有些憂傷,這種時候,便是他去安慰她的最佳時機。不過,他在想,會不會碰到姚舒曼在那裡,要是那樣,那今天就難以用自己滿腔的激情與熱情去滋潤張芷姍了。

回到家裡,冼了個冷水澡。

隨後,找了一套比較好的衣服,穿上,果然容光煥發,佛靠金裝,人靠衣裝,這話一點都不錯。

當然,他縱使是**,也是很有男人魅力的,單是那塊塊醒目的胸肌,加上標槍一樣的身板,便是許多美女心目中男人的完美`體形,至於他的臉龐是不是美女比較喜歡的類型,他不敢肯定,畢竟他不是以臉龐帥出眾的,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他那陽光的燦爛笑容,卻是所有美女都喜歡看到的。

打扮好之後,照了照鏡子,感覺自己的樣子還可以,暗忖今晚要好好侍弄一下張芷姍,如果有機會的話。

不過,周日晚上要上晚自習的。

他又不想讓蘇惠芳失望,左思右想,覺得要是去上了晚修,那就不能呆在張芷姍那了。彼時已是下午時分,但還不到吃晚飯之時。想在這短短的三四個小時之內就征服張芷姍的身心,也不是沒可能,只是比較懸。

畢竟,去到她的那裡,還要聊聊天,在聊天之中找機會。如果有機會,那也要等到晚上上床睡覺的時間才比較容易得手。

熊掌與魚翅不可兼得。

他深有體會。人生往往就是要經常做出選擇,得此就會失彼,得彼就會失此,想要兩全其美,那是萬難,十**做不到。

想了想,他覺得反正今天擺平了沙和村的地痞,也該慶祝一番,那就給自己放一晚的假,算是酬謝自己。這麼一想,他覺得不去上晚自習又是理所當然的了。

而他之前也跟蘇惠芳打過了招呼,那就是村子里如果有事要辦,就不到學校去了。如今,也還算在為村子辦事的時間範圍之內,他想休息一下。

戴上勞力士,腰挎大哥大,隨後推出摩托,便朝小樹林集市緩緩馳去。

剛出了東和村,大哥大便響了。

停車,拿起大哥大看了看,是個陌生號碼,接通之後,聽到熟悉的女人聲音,花了兩秒鐘,終於聽出是董少容的聲音。

「小兵,晚上有沒有空?」她的聲音有些沙啞,在電話那頭問道。

「沒有,什麼事呢?」他還要去見張芷姍。

「哦,忘了,你晚上要上晚修,對不對?就請假陪陪我吧,我心情不好,需要人陪。今晚打牌吧,林憶娜也去。」董少容道。

「呃,請假不好吧?」他已想好去見張芷姍了,如果晚上打牌,那又難以與張芷姍幽會了。

「哼,你沒良心,把人家睡了,然後就不理人家了。我那麼愛你,現在我心情不好,你怎麼能不陪陪我呢?」董少容理直氣壯,微嗔道。

「好吧。什麼時候打牌?」董少容是他的情人,情人需要陪,他一般不會拒絕。

「早些吧,六點半開始,老地方見,不見不散。我會幫你泡到娜娜的。好了,到時再說。」言罷,董少容便掛了電話。

張芷姍還不算是他的情人,畢竟兩人還沒有肌膚之親,只能算是半個情人。而董少容的身子開發權早已交給了他,算是他的情人。他粗略猜測一下,董少容心情不好,估計是跟朱由略有關。他也正想打探一下朱由略的情況,去見一見她也許能知道些消息,便決定跟她相見。

只是,本來要去安慰張芷姍的,如此一來,又得提前或推后了。

他看了看勞力士,已是下午三點多了,如果現在去找張芷姍,還可以與她一起吃一頓飯,不過,吃完飯之後,幾乎就要去與董少容在麻將館里見面了。

時間有點緊迫。

思索一番,覺得還是在這段時間內先去看望一下張芷姍,於是,擰動油門,朝小樹集市而去。

不久,便到了那棟出租屋樓下。他朝二樓窗戶看了看,正想叫張芷姍的名字,忽然見到有一個人伸出腦袋來,往下看。

剎那之間,王小兵有些不好意思,那伸頭出窗外的人正是姚舒曼。他早就想到她有可能在這裡的,但見到她在這裡,還是有些意外,兩女在一起,他今晚就難以把張芷姍的身子得到了。

「王小兵,你怎麼來了?」姚舒曼問道。

「呃,是路過。」他訕訕道。

隨即,張芷姍也走到了窗前,瞥了一眼他,並不說話,但那張略帶憔悴的俏臉卻泛起了一片喜悅的光澤,美眸也更有精神了,羞答答的,十分惹人愛。

「嫂子,房子還滿意嗎?」王小兵打招呼道。

「誒,我不是你嫂子耶」張芷姍努了努紅唇,佯嗔還喜道。

「呃,那我叫你什麼好呢?」如果姚舒曼不在這裡,他可以親昵地稱呼她做姍姍,或芷姍都行,如今姚舒曼就在她身旁,要是叫姍姍,那也未免太過過親熱了,倒有可能惹起姚舒曼的醋意,是以,他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怎麼稱呼她。

「咯咯,隨便你咯。」張芷姍嫵媚笑道。

「姚老師,我要怎麼稱呼她才比較好呢?」靈光一閃,他覺得與其自己在這裡胡思亂想,倒不如問姚舒曼。

「就叫她姍姐吧。」姚舒曼與張芷姍是同學,而她是王小兵的老師。

「姍姐,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他仰頭掃視一眼站在窗前的兩美女,暗忖今晚要是能把她們一起抱上床去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那就妙極了。

而他眼神里表露出來的那抹情`欲,被姚舒曼與張芷姍盡數收在眼底。

姚舒曼並不知道王小兵與張芷姍的那段公案,還道他是正含情脈脈地欣賞自己呢,微微努了努嘴,表示討厭。

不過,張芷姍又覺得王小兵是在向自己拋媚眼,心裡湧起一股喜悅與三分害羞,抿了抿玉唇,不好意思地瞥了他一眼,便垂下了眼瞼,唇邊卻泛起濃郁的笑意。

「東西都搬進來了,沒什麼搬的了。但還是謝謝你的好心。」張芷姍嫵媚笑道。

「如果住得不舒服,就告訴我,我跟房東說一聲,叫他再換一套房間。」他在等著美人叫自己上去坐坐,但有姚舒曼在旁,又不好意思開口。

幸好,張芷姍滿足了他:「很好,這裡出入又方便,你要上來坐一坐嗎?」

聞言,他喜滋滋的,連忙下了摩托,道:「好啊1

「我拋鑰匙下去給你。接著。」張芷姍玉手一揚,把一串鑰匙丟了下來。

王小兵伸手一接,便把鑰匙接在手中了,拿著這串鑰匙,便像是握住了張芷姍那顆溫柔的心,要好好地愛護,不要使她悲傷。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