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38章在學校門口見美女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4日 05:12 [字數] 114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在那關鍵的一剎那,他的舌頭長驅直入,終於達到了她的香舌所在位置,與她的香舌進行友好交流。彼此都是那麼的柔軟,糾纏在一起,滋味無窮。

此時,她也知道他是真誠來交流的,毫無敵意,是故,也不再用貝齒城牆去攻擊他了。

起初,她不會柔舌功,只在一旁觀摩,任由他的舌頭主動地來挑逗自己的香舌,大約三分鐘之後,她從他那裡學會了柔舌功,於是,也祭出柔舌功,與他較量起來。

霎時間,激吻發出的「嘬嘬」在樓梯里飄舞,清脆而迷人。

只一會,兩人都進入了角色,他愛撫她的身子,她也愛撫他的身子,兩人四手在盡情地感受對方的體溫。

周遭還是那麼的安靜。

王小兵下面已硬如鋼鐵,想要在她的身子上耕耘耕耘,可是,還沒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心裡沒底,只好試一試,隨即,雙手去脫她的褲子。

不過,姚舒曼連忙用手提著褲子,道:「別」

「曼,要嗎?」他口乾舌燥道。

「不要。」她搖頭道。

他知道時機不成熟,便只好放棄耕耘她身子的念頭,要是再使蠻,倒會使她害怕,造成負面影響。畢竟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要兩情相悅才行。他知道她心裡的抵觸情緒還是比較重,想要一下子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自然有點難度。

泡妞得有耐心。他非常懂這一點。

在這種情況之下,只有將既得成果保持住,那才是正確的做法。於是,他又祭出柔舌功,與她激吻起來。在他看來,跟她濕吻,她是不會反對的。畢竟,接吻不會懷孕。何況,她也願意接吻。

數分鐘之後,三樓有開門的聲音,明顯是有住戶要下樓。

姚舒曼連忙用手拍了拍他的脊背,示意他放手。

其實,王小兵是不介意別人看到的,但她在意,是故,只好停止擁抱的動作,笑道:「上去吧,就在二樓。」

其實,二人再走數步樓梯就上到二樓的樓梯口了。

走到房間前,他掏出鑰匙,開了門,將燈開著,燈泡是三十瓦的,散發出無力的光,給人一種催眠的作用。小客廳里,空蕩蕩的,室里有一張木床。

「怎麼樣,還可以吧?」他站在客廳中央,道。

「還行吧。」她俏臉還殘留著興奮的紅暈,掃視一圈,「你給了壓金嗎?」

「不用給壓金,房東我認識,但給了一年的租金。你搬過來住就行了。傢具什麼的,你要什麼,我到時幫你買。」她已是他半個情人了,加以時日,遲早會完全成為他情人的。給她買傢具,就是給自己買傢具,沒什麼分別的。

「咯咯,不是我住,是我的朋友。我到時叫她給回租金你。」她笑道。

「哈?你的朋友?我還以為是你要租來住呢。你朋友租啊,是男的還是女的?」原先,他以為是她要住,如今聽她說不是,心裡不禁微有失望,而且,他暗忖,要是她的男的朋友來住,那倒是白出了一趟力。

「男的,怎麼了?」她一本正經道。

「哦。」他幾乎無語了。

一個姑娘家會為一個男人找房子,那親密程度自不用說了。他有些許酸溜溜的感覺。

她從他那沮喪的神色可以猜出,他原本是以為她要在這裡住的,如今聽說是別人,還是男的,自然高興不起來。不過,她只是戲弄他而已。

隨即,連忙笑道:「我的那位朋友你也認識的,她叫張芷姍。」

聞言,王小兵心裡竊喜,黯然的臉色又活泛開了,真想開心地大笑,但為了不讓姚舒曼看出端倪,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佯裝吃驚道:「她不是有房子住嗎?怎麼又要租房子呢?」

「誒,她說要跟她丈夫離婚了,她搬出來,不想再見到她丈夫了。叫我幫她留意一下,有沒有合適的房子。」姚舒曼嘆了一口氣道。

「什麼原因呢?」其實,他心裡是高興的,但在這種時刻,不能露笑,不然,倒顯得冷血。

「你們男人最清楚吧?我還想問你呢。你們男人到底想要怎麼樣,才心滿意足,像姍姍這麼好的妻子,到哪裡去找,真想不明白你們男人是要什麼。不疼愛老婆。」姚舒曼為張芷姍不忿。

「呃,這不關我的事埃如果張芷姍是我的老婆,那我一定會好好地愛她,絕對不會讓她受苦。男人也是有分別的,並不是所有男人都不疼愛女人的埃」這是他的心裡話。

姚舒曼只是想發發牢騷而已,聽他這麼說,心裡又湧起一絲醋意,冷笑一聲,便不再說了。

得知是張芷姍要搬過來住,王小兵渾身興奮,想問一問她什麼時候搬過來,自己可以出一份綿薄之力,幫她搬東西進來,然後看有沒有機會與她親密接觸接觸,看能不能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在他看來,張芷姍是他嘴裡的肉,只要稍加努力一點,便可得到她了。不過,又不好意思問出來,不然,顯得自己的關心有點超出普通朋友的範圍。

畢竟,他是男人。

想了想,他還是忍不住,只好轉彎抹角道:「她現在還沒有離吧,其實,等到離了之後再找房子也行的。想租房子,那是很容易的。我有朋友是做二手房東的。」

「估計很快了,要不,她也不會叫我幫忙找房子。」姚舒曼道。

忽然之間,王小兵似乎明白了一點什麼,但隱隱若若的,像是在霧裡看景物,不太真切,但卻真是有那麼一樣東西的存在。他想到張芷姍本來就是個家庭主婦,有的是空閑時間,為什麼還要叫姚舒曼找房子呢?

這說明了什麼呢?

他雖然不算聰明,但只要微一分析,也可大約得出一種極有可能存在的情況,那就是張芷姍是有意叫姚舒曼找房子的,目的就是要她把信息傳遞給自己。與張芷姍雖接觸不多,但他已感覺她也對自己有意思,在這種情況下,她當然是希望自己知道這件事之後會去關愛她,呵護她。

他覺得內中原由就是這樣的。

經過這麼一意`淫,暫且不管是不是對的,但他已心癢難撓了。

「姍姍,快點搬過來吧1他心裡柔情地祈禱道。

張芷姍那婀娜的身子,他也頗為欣賞的,雖隔著衣服欣賞過她的身子,但以他的經驗來看,在衣服裡面,她的身子絕對是男人極為喜愛的那種,既有彈性,又滑膩,既潔白又溫潤。他極願意在她的身子上好好耕耘一番,使她成為神仙姐姐。

想到得意處,不禁露出了笑意。

姚舒曼見他目光沒有焦點,兩眼放空,但嘴角卻是溢出濃濃的笑意,猜不透他在想什麼,但看他那略為歪歪的笑意,也知他心裡想的大約是男女之事。不過,她以為他是在想她。要是知道他在想張芷姍,一定不會輕饒他。

於是,輕輕地咳了兩聲。

可是,他腦海里正幻想著自己與張芷姍在床上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鍛煉身體,正在投入之中,沒空理睬姚舒曼的假咳聲。他還是保持著那副有點欠揍的笑臉,但兩眼又沒有焦點。一種神思無飄,靈魂已出殼的神情。

姚舒曼頗為好奇,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見他還是沒反應,倒吃了一驚,暗忖他是不是犯了病,如今神經有點不正常,這麼一想,心裡又驚又痛,畢竟他是她喜歡的男子,看著自己喜歡的男子出了問題,那必然心裡不好受。

在這種情況下,她雙手捧著他的臉龐,微微顫聲道:「小兵,你怎麼了?小兵,你沒事吧?」

意`淫是一種境界。他雖有點入迷了,但並不是神經有問題,被她雙手捧著自己臉龐輕輕地搖了一下,立時回過神來,先了愕然一兩秒,隨即還道她也來了性趣,不禁大喜,也不多想,立刻伸手抱住她。此時他的性趣高漲,不用熱身運動,也能即時開始工作。

「曼,我們來吧。」

他雙手祭出太極掌,在她的溫軟脊背上肆意地愛撫起來。

「矮,別」她只是想喚醒他,並不是要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剎那間,她感覺到頗為嬌羞,俏臉刷地紅了。

他連忙吻住她的檀口,又與她切磋起武功。

吻著吻著,他又要脫她的褲子,可是,她依然提著褲子。嘗試了數次,他都沒有成功,只好暫且放棄了。如果使用霸王硬上弓,也有可能得到她的身子,可是,假若她反抗,那也難以成事,畢竟她是學過散打的姑娘,一旦鬧得不可開交,那日後見面倒沒意思了。

是以,他不得不三思而行。

兩人只濕吻了數分鐘,姚舒曼要回去洗澡休息,王小兵便載她到星記大排檔,與她一起吃了一頓夜宵,本想勸她喝幾杯啤酒的,但她不肯喝,他也沒法。吃完夜宵,他便送她回學校。

回到學校之後,他還想到她家裡坐坐,不過,她婉言拒絕了。

畢竟,兩人的關係還沒到可以做快**育運動的的境界,他只好回宿舍,周五晚上的宿舍沒人,只有他一人。洗了澡,坐在床鋪上抽香煙。宿舍里蚊子比較多,幸好蚊香還有點作用,熏不死蚊子,但至少在點燃之後,蚊子會暫時飛走,不然,獨自一人坐在宿舍里,一個晚上下來,不成乾屍都得無償向蚊子貢獻鮮血幾升。

煙氣裊裊,他眼前浮現出張芷姍的多姿身影。

他覺得她是一位不錯的少婦,與她接觸了幾次,對她有些了解。不論是她的外貌還是氣質,都算得上中上乘,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對象。只要是正常男人見了她,都會湧起一種想與她接近的意願。

男人與女人,就像異性的磁鐵,很容易相吸的。

當時,他就想與她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只是有點不湊巧,數次眼看就要到手,偏偏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壞了好事。如今,她要離婚搬出來住,那機會就陡然增多了。他堅信,只要自己肯去接近她,虜獲她的身心,那將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吐出一個煙圈之後,又想到她的姐姐張惠蘭。

那次,在電影院里,與張惠蘭激情地大戰了一回,想起她那光潔的身子,他還回味無窮,要不是她住在城裡,他就要向她多貢獻幾次男人的精華。

「她們兩姐妹,誰的肌膚會更好,誰的下面會更吸引人呢?真讓人期待。」

帶著這樣的疑問,他真希望時間快些過去,早點讓張芷姍搬進租好的房子里,那自己就有機會去接近她,關心她,愛護她,然後在她那裡與她一起鍛煉身體。他會好好地愛她的。對於情人,他都會用心去愛。雖然他有些忙,除了要學習之外,還得打點學校之外的事情。不過,他會盡量滿足她的,不會只嘗過一次就當是舊衣服撇在一邊。

他是個有情有義的人,不會貪新棄舊。

腦海里浮現張芷姍的音容笑貌,不知不覺間,居然又來了性趣,一個人在宿舍里,確實有點難熬。董莉莉已回家,安雲秋也回家了,在學校里,只有張靜可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不過,如今張靜的丈夫在家,也不宜去找她。

而姚舒曼,則是只可接接吻,還不能與她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不是他不肯,是她還沒有心理準備。要耐心等她。

出校外,那隨便可以找到想做快**育運動的美女,只是他晚上還要煉製丹藥,而且,還要好好準備一下明天去幫王美鈴同學看病的事宜。是以,不想出去,不然,今晚又要辛勤地耕耘整個晚上,明天沒精神去做事情。之前已跟張靜快活了一回,其實也降了火,欲`火不會傷經脈了。想好明天怎麼吹牛,應付王美鈴的同學,那倒更為重要。

他想給王美鈴一個好印象。

抽完一支香煙,踱出宿舍,走到教工宿舍樓前面的空地,朝上看了看,見姚舒曼的房間還亮著燈,本想上去試試機會,不過,知道她有各種借口將自己拒在門外,上去也是徒然,只好咂了咂嘴,在校園裡逛了一圈,感到渾身比較涼快了,便回宿舍了。

坐在床鋪上,四處寂靜一片,只有秋蟲唧唧之聲裊裊傳來。

於是,他便進入玉墜里,修鍊三昧真火。他的三昧真火快要突破到中級水平,但就是差一點突破不了。每次修鍊,都感覺要向三昧真火提供不少營養,感覺它要有所提升,但結果卻是還停留在初級的水平。

修鍊了一個鐘頭之後,便開始煉製美容丸與健胃丸。

這兩種藥丸的銷售非常不錯,每天都有人會來預訂。一般煉製出來,很快便銷售一空。只要藥材的產量足夠,那他就可煉製大量的初級丹藥,提高銷量。

煉製了兩個鐘頭的丹藥之後,再花一個鐘頭用初級三昧真火來拓展玉墜里的空間,每次只能拓展一點點,但他相信,只要持之以恆,縱使沒有修鍊出中級三昧真火,也能將玉墜的空間擴大許多。

不知不覺間,便已到了凌晨二點多,

他便出了玉墜,躺在床上,思考明天要怎麼應付幫王美鈴看病這回事。他聽王美鈴說她的同學是頭痛,至於是什麼原因,他肯定不清楚,但可以找借口說是腦袋裡面有風,這種說法有點玄,但只要牛皮吹得好,那也不易穿幫。

想好了之後,便安然睡去。

一覺到天亮。

因為與王美鈴約了中午見面,所以他不急,起床洗漱完畢,到學校飯堂去吃了早餐,在飯堂里幫著幹了點活,直到早上十點多,才騎著摩托出去,朝鎮政府那邊馳去。

他在想,會不會有那麼的一天,自己的嬌妻遍天下,不論去到世界的哪個角落,都會有一位嬌妻在那裡等著自己?

要是這樣,那豈不是真的要嬌妻過千,甚至過萬?

想到自己的嬌妻可能比歷史上皇帝的三宮六院里的妃子還要多,他就開心得要死。單是這麼想一想,便讓人興奮不已。

這並不是他完全的憑空意`淫,他是有能力做到的。

只要能煉製中級丹藥之後,不用多少年,便有機會做到了。不過,要保持一個好的體魄才行。不然,也會有鐵杆磨成針的危險。

一路上,哼著輕快的小調,迎著秋日的艷陽,心情頗為舒暢。

轉眼間,便到了鎮中心中學。

停車在學校門口,掃視一圈,還沒見到王美鈴的身影,便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抽著。抽完一支香煙,還沒到中午十筆庇臚趺懶逶級ㄖ形紓但沒說是十二點之前還是十二點之後。只要她會來,那都還好,要是她放自己的鴿子,那倒有點教人不悅。

雖感覺她不會騙自己,但世事難料,可能她有其它事而來不了,那也是有可能的。

想進中心中學校園裡逛逛,但要在門衛處登記,他在這裡只認識王美鈴一人,如今王美鈴不在學校,自己也不能進校園裡。

當然,如果他真要硬闖進去,那三兩個保安也奈何不了他。

只是,他進去沒什麼用,為這點小事就動手動腳,並不是他的性格。

無聊之下,只好騎著摩托在公路上慢悠悠地游來游去,消遣一下時間。這邊有一個大集市,叫水源集市,位置處於東方鎮鎮中心,是幾條公路的交匯點,逢到趕集的日子,不單有東方鎮的人來這裡做買賣,而且,鄰鎮的人也會來這裡做買賣,那熙熙攘攘的場景,使人看到一片朝氣蓬勃的商機。

這天,正是趕集日,大街小巷裡,到處充斥著買賣的吆喝聲。

這種趕集日,一般到下午一二點才會完全結束,最旺的時候是早上**點,許多交易都在那個時間段進行。

在街道上逛了一圈之後,回到中心中學學校門前,還是不見王美鈴的身影。彼時已過快到中午十想她可能在家吃飯,等吃完飯再來,於是,又點燃一支香煙,叼著,然後駕駛著摩托,再在周邊的公路上兜風。

兜完一圈再回到中心中學大門前。

這時,連那門衛都懷疑他是不是小偷,怎麼在這裡轉來轉去,可是,在學校大門前轉也沒什麼用,沒什麼可偷的,除非將大門偷去,但一個人弄不走大鐵門,是以,門衛也不出來與他交涉。

看看手錶,都過十二點了。

「被放鴿子了。」

王小兵丟掉煙頭,心裡不滿地嘀咕了一句,他很少被女人放鴿子的。正當他要開摩托回家的時候,忽然看到前方有一個騎單車的熟悉身影,那正是王美鈴。幸好美女還是來了。

他欣慰地笑了。

一會,王美鈴到了他的面前,甜甜笑道:「你來好久了嗎?」

「是啊,九點多就來這裡等著了。我怕你在這裡等我。」他半真半假道。

「那你吃飯了嗎?」她訝然道。

「還沒有。要不我倆一起去吃?」他笑道。

「哦,我在家裡吃過了。不如你先去吃,我到我同學家裡叫她出來,好嗎?」她身上沒帶錢,請不了他吃飯。

「好吧。那你到時也在這裡等我。不見不散。」他同意道:「喏,這是給你的美容丸。一共十粒。」

「你真好1她伸手接了。

他趁機輕輕地撫摸一下她的玉手,並且握住她的玉手。她滿臉嬌羞,想抽回手,又抽不回,只是甩了兩下,便由著他了。

此時,兩人無聲勝有聲。

她俏臉劍掀起眼瞼,偷偷地瞟了他一眼,見他正目光灼灼地凝視著自己,不敢與他對視,連忙移開了視線,玉`唇上卻泛著濃郁的笑意,可見她心情頗佳。像她這種沒怎麼戀愛過的少女,遇上採花老手王小兵,那是註定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我要去找我同學了。」她輕聲道。

「你的手真美。」他目光落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雙峰上,讚美道。

「咯咯,我真的要去找我同學了。」她聽了之後非常受用,嬌笑道。

「那好,我去吃飯了。到時在這裡相見。」他並不餓,但也不想改口,只好照她說的去做。

「嗯,我沒帶錢,所以請不了你吃飯。」她說了真話。

「哈哈,沒事,我有錢。」他爽朗笑道。

隨即,她便騎著單車朝她同學的家而去,他則目送她遠去之後,便騎著摩托,哼著小調,在公路上兜風。想起剛才握著她的玉手,她那副嬌美的神情,從她一顰一笑之中,他可以領悟到她的心思:她對自己有意思。

想到要是今天能把她的身心都虜獲,那就好極了。

說實在的,作為一個男人,他很想開發一下黃花閨女的身子,那是一種新的領域,新的土地,充滿了神秘,而且,要使黃花閨女不害怕,並且得到快活,那也是要技術的。

不過,他也知道,就目前與王美鈴的關係而言,實在還難以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拉拉手,至多吻一吻她,那還是有可能發生的。想耕耘她的身子,則是有點過急了。

他不會勉強,一切順其自然。

成功,喜事;不成功,則耐心等待。

為了自己偉大的夢想,他願意付出許多精華與體力,他要把認識的美人都收到麾下,好好地呵護關愛她們,讓她們過上性福美滿的日子。

想到自己的夢想正在一天一天地變成現實,他心裡確實很高興。中午的太陽雖還有點灼人,但他也覺得陽光像女人的手輕輕地撫摸自己的身體,熱不熱無所謂,反正心裡舒服就行。哼著小曲,也覺得自己的歌聲非常好聽,偶爾吼兩句歌詞,要是在平時,自己都會覺得難聽,但此時此刻,卻是那麼的悅耳,縱使是牛叫,也會覺得是那麼的動聽的天籟。

如果這時有乞丐來問他要錢,他肯定會給一百大洋。

吼著那句「都是月亮惹的禍」歌詞,尖銳的歌聲傳出老遠,惹得路人側目,也不知別人是欣賞自己的勇氣還是在鄙夷這等歌聲也敢出來賣弄。

但他不在乎,他心情好得很,別人投來再大的白眼,他也頂得祝

可是,他不在乎,可能別人會在乎,畢竟,有時聲音也是一種雜音,會影響人心情的。就在他無憂無慮地高歌時,忽然有三個男青年騎著單車圍了過來,讓他停車。

起先,王小兵還道人家是聽了自己的歌聲而想向自己請教一下怎麼樣才能唱出如此動聽的歌聲呢,後來,從對方那不善的眼神看出,別人不是來學藝的,更像是來教訓人的。

自己唱歌,誰不想聽,走遠一點就行。

王小兵心裡是這麼想的。

不過,那三個男青年似乎跟他的想法不同,其中一個麻子臉的高深莫測地掃視王小兵一眼,道:「你不是這附近的吧,以前沒見過你?」

「不是,怎麼了?」王小兵好奇問道。

「草,開摩托,還戴個假勞力士,真拽1麻臉男伸手來拿起王小兵的左手,一副專業的模樣看了看他的勞力士,唾沫橫飛道。

「你想怎麼樣?」在水源集市方圓十數里,王小兵沒什麼勢力。

黑道一般說的地頭蛇,也就是在他混的那個地方才有很大的勢力,離開了他混的那個地方,到了別的地方,就沒什麼勢力了。如果能在新的地方又闖出名堂,那就是過江龍了。

王小兵現在還不是過江龍。

他的勢力只在小樹林集市與山石集市方圓一帶。

如今,這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男青年在水源集市這邊就敢圍著王小兵,要是在小樹林集市那邊,他們老早就給王小兵發香煙了。

「想怎麼樣?看你樣子,也像是出來混的,草,有點肌肉嘛,估計你平時經常被人揍,揍出一身肌肉。」麻臉男伸手輕輕地拍了拍王小兵的胸膛,揶揄道。

另外兩個男青年也嘻嘻哈哈嘲笑起來。

「誒,你摸我胸,吃我豆腐,想怎麼樣嘛?」今天王小兵心情好得很,要是改在心情壞的時候,早就放倒麻臉男了。

「嘿嘿,吃你豆腐,那是給足面子你了。我問你,你是不是想泡王美鈴?」麻臉男神色一凜,冷冷道。

「是又怎麼樣?」王小兵感覺來者非常不善。

「那我警告你,滾遠一點,別在這裡泡妞。從哪裡來的,就滾回哪裡去!下次再見到你,揍死你1麻臉男眼露凶光,凶霸霸道。

「我泡妞關你們的事?」王小兵臉色也漸漸地冷了起來。

「當然關我們的事。飛哥叫我們不要讓你們這些鳥人騷擾他妹妹,我們就得好好照辦。識相的就立刻滾,別在這裡拽了,不要說不給面子你,到時打到你滿地找牙1麻臉男揮著手,氣概非凡道。

聽到「飛哥」二字,王小兵當即想到了王世飛,聽麻臉男所說的,也能確定是王世飛。

他與王世飛的關係不錯,見是王世飛的手下,才笑道:「你說的飛哥是王世飛吧?我認識他啊,我跟他是好朋友。」

「那你認不認識我?」麻臉男好奇道。

「不認識。」王小兵如是道。

「草,還說認識飛哥,連老子也不認識。在這裡吹牛,你還不夠技術,向老子學點吹牛技術吧。哼,老子還認識你爸呢。」麻臉男冷笑道。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認識你們的飛哥,好了,我要趕時間,請讓開。」王小兵不想與他們胡纏下去,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看你樣子越來越拽了。說話那麼大聲幹什麼,找揍啊1麻臉男一手抓住王小兵的摩托車車把,冷道。

「你們想打架?」王小兵晃了晃肩膀,道。

起先,是心情好,後來,聽說是王世飛的手下,又給了三分面子,沒有動手,如今,聽對方說話越來越不給面子,就是佛也會怒,何況王小兵這種在黑道有地位的人物。

麻臉男好像看著一個三歲小孩一樣,大笑道:「打架?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什麼東西,敢跟我們打架,會不會數數啊,看到我們幾個人,你幾個人?要打,揍到你老爸都認不出你1說著,比劃了一下,意思要王小兵看清他那一方是三個人。

「拿開你的手1王小兵雙眼一眯,精芒暴射,氣場一下子升了起來。

看了他的眼神,會使人由心底里冒出一股恐懼,那是一種大無畏,可以冷血到教人毛骨悚然的地步。

麻臉男接觸到王小兵那如電的目光,也不禁打了個冷戰,暗忖道:耶!這小子的氣勢好強!

不過,恃著己方有三人,三個打一個,一般來說,那都是穩勝的局面,縱使要拚命,也一樣。要是兩個,那還有可能不是對手,於是,強作鎮定,提高音量,怒道:「草,還不給老子下車!老子就把你的摩托打成爛鐵1

說著,一手伸了過來,抓住王小兵的衣領。

彼時,另兩人也下了單車,從兩邊向王小兵圍了上來。

這種小場面,王小兵是見慣不怪,沒有絲毫的擔心,嘴角一扯,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隨即左手五指並排,凝力於指,使用一招不太正規的「撩陰掌」,用掌背重重一拍麻臉男的下體。

「篷1

手掌掌背拍在麻臉男下體發出一聲悶響。

麻臉男「唉喲」一聲慘叫,臉色霎時間青了,雙眼如死魚般突了出來,彎著腰,一副痛不堪言的樣子,雙手捂著下體,嗷嗷痛叫起來。

下一秒,王小兵一個右勾拳,轟隆一聲,打在麻臉男的臉上,篷一聲巨響,把麻臉男打得仰飛出去。

隨即,左手扶著車把手,左腳支地,右腳抬起,來一個鞭腿,一腳打在正走過來的男青年腦袋上,時間拿捏得恰到好處,篷一聲,也將那廝掃倒在地。收回右腿,將摩托車支架打開,停好摩托。

此時,從背後襲來的那個男青年才一拳打過來。

王小兵早有準備,右臂一張,身影略往左閃,讓對方的拳頭從右肋下穿過,立時用右臂將對方的右手夾在腋下,旋即,身形向後一倒,直接靠在了那男青年的身上。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左拳又往回打出,篷一聲,不偏不倚打在那廝的臉面上。

只聽到「唉喲」一聲,那廝鼻血牙血直流。

從王小兵下車到停好摩托,便將三個混混打倒在地,這麼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的動作,乃實打架行家才能做到。他掃視一圈,見三個傢伙還沒爬起來,便好整以暇地撫順一下衣服,笑道:「三個?像你們這種膿包,十個也沒用1

「上,給老子揍死他1麻臉男佝僂著身子,怒吼道。

三個混混分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向王小兵圍了過來,可是,像他們這種角色,哪裡是王小兵的對手,堅持了十多秒鐘,又被打倒在地。

作為獎勵,王小兵給他們每人賞了一腳,踢在他們的屁股上,踢得他們殺豬般大叫。

至此,三人才知道王小兵的利害,哪裡還敢逗留,那是恨爹娘少生了兩隻腳,一時之間,只好用兩隻手當腳,四腳並用,連滾帶爬,逃命去了。他們的自行車倒在地上,也不敢要了。畢竟,他們被打怕了。

跑出了三四十米之後,麻臉男才停下來戟指怒道:「你等著,老子立刻叫人過來砍死你1邊說邊往外逃。

王小兵並不是傻瓜,不會站在原地等別人搬救兵來揍自己,但他思考了一番,暗忖麻臉男多半是去找王世飛了,今日這場誤會,遲早還是要說清楚的,與其放在後面,不如就等他們前來,那倒一了百了,免得日後又要麻煩一次。

是以,他便坐在摩托上,點燃一支香煙,靜候麻臉男的到來。

只是,他停車的地方離中心中學有點遠,怕王美鈴待會來看不到自己的身影會離開,幸好,說了去吃飯,估計她也會在那裡等一等,因此,心中又鎮定了些許。

大約十多分鐘之後,便見到一群人,約莫有十幾人,從小巷裡湧出來,個個手裡拿的不是砍刀就是鐵棍,那個麻臉男就在其中,而且,帶頭的正是王世飛。這正如王小兵所料。

王世飛帶著小弟奔過來,首先看到王小兵,又見他的摩托旁邊倒著三輛自行車,心中便有數了。

「飛哥,就是這**毛!特別拽1麻臉男手中拿著一柄寒光閃閃的砍刀,指著王小兵,邊罵邊沖了過來。

「慢1王世飛伸手扯住麻臉男的衣服,把他拉住,道:「你說的就是他?」

「是,飛哥,要小心,這**毛身手不錯,我們三個都打他不贏。我們有刀,絕對可以砍死他1麻臉男被王小兵打了一「撩陰掌」差點休克過去,要不是王小兵手下留情,那他絕對就是要暈死在地。

王世飛邊聆聽邊點頭,而且還走向王小兵。

在場的眾人都以為王世飛要單挑王小兵,麻臉男連忙提醒道:「飛哥,小心,他真的身手不錯1

殊不知,王世飛走到王小兵面前,遞上一支香煙,兩人點燃了香煙,吞雲吐霧起來,王世飛笑道:「兵少,想不到你也會來這裡,幹嘛不找我喝兩杯。」

「我來找你妹妹的。」王小兵笑道。

「不行啊,見色忘友埃」王世飛也笑道。

王世飛的手下見老大與王小兵侃起大山來,不禁呆了,一副見了狼吃草的神情,你瞧瞧我,我看看你,都不得要領,想不明白這其中的就裡。

麻臉男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道:「飛哥,他是?」

「你過來。」王世飛招手道。

麻臉男只好走了過去,王世飛指著王小兵,道:「他就是兵少,在小樹林集市那邊,誰不認識他。還不快向他道歉。」

聞言,麻臉男驚愕不已,雖有點不願意,但還是道歉了:「兵少,對不起,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你,還請原諒。」

「算了,不打不相識嘛。」要不是看在王世飛的面子上,那他必然會說:「自己掌嘴。」

「行了,沒事了。都是自家兄弟,一場誤會。大家回去,該幹嘛就幹嘛。」王世飛像趕鴨子一樣,雙手揮動,遣散一群小弟。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