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437章與姚舒曼看房子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3日 09:06 [字數] 115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女人,需要男人的呵護關愛。

男人,也需要女人的滋潤關懷。

所以,上帝創造了兩種人,生理上有凸有凹,只有這樣,才能達到二合一,當那凹凸天衣無縫般黏合在一起的時候,便是一個人將獲得最大興奮之際,只要動一動,便能產生出比做神仙還要過癮的快感。

當然,不是真正的凹凸的兩人也可以二合人,但那是另一情況,是不能懷孕,不能造出新生命的,難以造福人類,並不受大眾喜愛。

只有真正自然擁有凹凸的男女兩人,方能巧奪天工地二合一,達到**與靈魂的高度結合,獲得最高的快感。

洞房花燭夜,男人之喜也!

如今,王小兵與張靜便是要去獲取人類最高的快感,從而二合一,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不論怎麼分,怎麼合,最終都會產生迷人的快感。

此時此刻,兩人都快要成神仙了。

從張靜那半醉的美眸與身子上的油光可猜測到,她的靈魂快要飄起來,乘風遨遊雲端,快樂無窮。女人的快感來了,啊啊春音就會更濃。

而王小兵也是渾身汗津津的,他正在耕耘她的身子,作為一個擁有最專業技術的開發商,他以萬分的細心來重新鑒賞她的身子。

在那白皙的肌膚上,她嬌軀的曲線延綿起伏,卻是平滑之極,如行雲流水般養眼,極為吸引人。胸前兩座山峰的曲線雖不夠高,但也合格了。

看著這具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白花花身子,他性趣漸漸上來了。

起先,他正在加速度,力量還不算大。

她的檀口發出的春音裊裊:「矮,矮,……」

隨後,當他極速抖動起來之後,那進進出出的「噗噗」聲便如狂風暴雨一般密集地湧來,響徹室內,單是看他那矯健的身姿,抽動大方有度,顯見是大家風範,每一次齊根都能令她發出的「氨春音更加誘人。每一次的撞擊,都與她的胯下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那是上帝早已創造出來的形狀,只要撞上去,便能完全二合一,沒有什麼縫隙。

轉眼間,她檀口圓張,春音連綿細密地吐出:「啊礙…」

高速開鑿隧道,那是人類最快活的工作,但男人之中,只有王小兵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才可連續並且勇猛地高效地完成任務。他咬緊牙關,收腹挺胸,使出十成功力,誓要使她變成神仙姐姐。

不消五分鐘,她下面便辣痛起來,求饒道:「啊,小,礙…」

可惜,她已說不了完整的話語,只好伸出玉手,輕輕地拍打他結實的胸膛,示意他減慢速度,輕輕地進出。

在這種快要成仙的運動之中,他也慢不下來,於是,只好往前沖,加大進攻力度,使那「噗噗」聲更為密集。男人沒有退路,只要踏上了征途,那就只有幹下去,不然,會失自尊的。

又過了三分鐘,只聽到張靜發出一聲短促的「氨,便身子一軟,暈過去了。

由於慣性作用,他還在一進一出了數秒鐘,才重重一挺,使老二完全橫在她的山洞裡,然後俯下身,輕輕壓住她的嬌軀,感受她的脈搏跳動。她那滑膩的肌膚散發著暖暖的體溫,就像貼在一塊微熱的玉石表面上。

此時,兩人都快要神魂出殼,飄上月亮之上,與嫦娥比一比誰更快活了。

一分鐘之後,他坐了起來,雙手摟著她的纖腰,把她也拉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下面依然保持高度的緊密連接,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山洞的一漲一縮,非常有韻律地蠕動,教人很舒服。

想起與她做過多次的快**育運動,王小兵很體貼地緊緊抱住她,,然後,從旁邊拿過褲子,取出香煙,點燃一支,悠然地吸著。剛剛做完一回快活的體育運動,再接著抽支香煙,那感覺很美妙。

煙霧裊裊之中,他打量著她的身子。

剛剛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她的身子出了香汗,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汗津津的,閃爍著誘人的激情光澤,使她的肌膚更為光潤,更為柔滑,更為有活力。

女人,一旦被愛滋潤了,那就會更美。

他吐了一個煙圈,心裡笑道。

男人一生追求什麼?

女人一生又追求什麼?

他半眯著眼睛,盯著火光閃亮的煙頭,思緒既縹緲又悠遠。當他的人生經歷越來越豐富的時候,在安靜的時候,自然就會思考一些人生的問題。

在他看來,男人與女人,一生之中都在追求著性福的生活。

不論男人與女人的理想多麼偉大,志向高么凌雲,心胸多麼的高遠,到了最後,歸根結底,其實只剩下性福二字。要是沒有了性福,那男人與女人也不知如何活下去了。

男人與女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除了掙錢糊口,剩下的就是追求性福了。

沒有了性福,孤家寡人的,那生命就沒了什麼太大的意義。

活著,或許只是為了等待死亡。

就像香煙一樣,在燃燒起來之後,就是等著燃至煙蒂的位置,然後它就壽終正寢了。人也一樣,生命像流水一般,不論你喜歡或不喜歡,生命都在流逝。這是不可抗拒的。

想要在生命的長河之中留下一點什麼,那就要趕緊去做。

人不風流枉少年。

最後,他淡淡一笑,得出了這個正確的結論。

抽完一支煙,隨即,揉她太陽穴,掐她人中,一會,她便悠悠醒轉過來,嬌聲道:「小兵,我有點乏力了」

「那還要嗎?」他吸完最後一口煙,將些許煙氣噴到她的臉上,小小惡作劇問道。

「要,不過要輕些」她呢喃道。

「好。」於是,他雙手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又悠閑地小動起來。

這種快慢適中的進攻速度,使張靜得到最大的快活,輕啟檀口,嬌`哼連連,啊啊春音勝如仙音,催人奮發向上。

就這樣,兩人在單人床上玩了大半個鐘頭,由於張靜的身子還有點虛弱,王小兵也不想讓她太勞累,於是,在貢獻了一波營養豐富的精華之後,便暫時結束這次的快**育運動。

穿好衣服,兩人便離開了東興醫院。

彼時,天色已黑。

王小兵用摩托送張靜回到東興中學大門口,停了車,讓她下了車,他輕聲道:「我想一直抱你回家的,但你知道我不能那樣做的。要注意健康,天氣涼了,多穿點衣服。」他這番話乃真心之言。

她能聽出來,還略顯蒼白的臉蛋浮上一層淡淡的幸福笑意,柔聲道:「我知道你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你心裡能這樣想,我就感到滿意了。打了吊針之後,我的感冒基本好了,沒事了。你也要注意健康埃」

「會的。」他伸手出來輕輕地握了握她的玉手。

兩人彼此凝視一會,各自從對方那情意濃濃的目光之中體會到一種美妙的溫馨,使人渾身通泰,神魂愉悅。

隨後,張靜伸手輕輕地撫摸了他的臉蛋,微笑道:「周末玩得愉快些。」

「你也一樣。」他點頭道。

分別之後,張靜步入了校園。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像黃花閨女一樣纏著他,天天向他討要女人的福利,她已結婚,只能算是他的情人,一個月內,能從他那裡得到一二次滋潤,她便滿足了。她放寬了心態,不想與他的其他情人競爭,畢竟,她與他的情人相比,她的自身條件是不足的,真的要比起來,她是沒機會勝別人的。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她想做一個有自知之明的女人。

看著她那苗條的身影,王小兵能感覺到她對自己很迷戀,但也還算明理,沒有死纏自己,保持這種簡明而曖昧的關係,那就非常好。她想要女人福利的時候,就給一回,不想要的時候,就不用給。這樣也挺好的。他感覺這是真正的炮友。

抬手看了看勞力士,已是晚上八點多了,去找房子也還來得及。於是,調轉車頭,擰動油門,朝小樹林集市馳去。

只一會,便到了那裡。

小樹林集市有幾個區域有出租屋的,有平房,有瓦房,有樓房,租金也不一樣,價格相差比較大。要是租平房,有三十元一個月就行了,瓦房,二十元就可拿下了,樓房,一般都要五十元以上才能租到。

想到是租給姚舒曼住的,當然要租一間好點的。

於是,王小兵打了個電話給朋友,那個朋友是二手房東,問問他有沒有房子出租,打到他家去,聽到有人接了電話,但不是他的朋友,只聽到那裡有很高音量的爭吵聲,只好親自前去登門詢問。

他那個朋友綽號駝鳥,家就在小樹林集市,家裡也開麻將館,平時招引些賭友在那裡打麻將。

三分鐘之後,王小兵趕到那裡一看,果然是有人在爭吵,看樣子,是因有人可能在打麻將的時候出老千,才吵起來。他那個朋友勸不停另外三個人,而那三個人又有幾個朋友在場,眼看就要打起來。

當王小兵出現之後,駝鳥大喜,連忙接王小兵進去,道:「兵少,你來了就好!幫幫我1

王小兵掃視一眼,其中有幾人是自己的小弟,道:「吵什麼,算了,別玩牌了,今晚去找點其它玩的吧。我找駝鳥有點事。」

「知道了。兵少。」他的小弟都恭敬地退出去了。

剩下那幾個雖不是王小兵的小弟,但也不敢再,不然,吃不了要兜著走,於是也連忙溜走了。

要不是王小兵來了,幾個人打起來,那駝鳥的家就要被砸個稀巴爛,是以,他非常感激王小兵,遞了一支香煙之後,笑道:「兵少,找我有什麼事?」

「你手頭還有房子出租嗎?」王小兵點燃香煙,悠悠地吸著,問道。

「是你租還是你的朋友?」駝鳥脖子有點縮,比常人的要短一點。

「那有什麼分別。」王小兵笑道。

「當然有,要是你租,租金減半,別人租,那就沒這個優惠了。」駝鳥算是個精明的生意人,但他也受過王小兵的恩,所以才會給優惠對方。

「我租,有樓房的套間嗎?一房一廳那種的。」王小兵吐了一個煙圈,笑道。

「有,現在要去看房嗎?」駝鳥非常爽快道。

「走吧。」

於是,王小兵搭著駝鳥,轉了二條街,便到了一棟三層高的小樓房前,樓房就在街邊,出入方便。

「這裡二樓還有套房,一房一廳的。」說著,駝鳥便拿出鑰匙打開了一樓的大鐵門,拽著樓梯間,道:「裡面可以放摩托,很方便的。」

「多少錢一個月?」王小兵停好摩托,走了進去。

「兵少你租,那就四十元一個月好了。」駝鳥在前面帶路,上了二樓,開了左邊那間的房門,按亮了電燈,裡面有一股霉味透出來,看來這房間也空閑些日子了。

其實,一個人到別人的房間去,都會嗅出其它不好聞的味道的。

「還能不能少啊?」王小兵在房子里轉了一圈,道。

「那就三十吧。」駝鳥再減了十元。

這個價,確實很優惠了,王小兵笑道:「跟你說笑,你從一手房東那裡租過來都要四十元一個月吧?就四十元吧,不要三十元,你也要吃飯的。」

「謝謝兵少關照。」駝鳥感激道。

「喏,先給十個月的租金。」王小兵掏出四百元,遞給駝鳥。

「就當是一年的租金吧。」駝鳥接了錢,笑道。

「十個月。」

「一年。」

……

下了樓,最後王小兵讓步了,就當給了一年的租金。他是豪爽的人,也不喜歡婆婆媽媽的。

租好房子,還不到晚上九點鐘。時間還早,估計姚舒曼還沒有睡覺,王小兵決定去搭她過來看看房子,如果她不喜歡,那再找過,當然,他是可以隨時退房的。

想到姚舒曼要是搬出了學校的教工宿舍樓,那自己就有機會更進一步的與她拉近關係,想到某一日把她的身心都虜獲,他就暗自喜歡。在教工宿舍里,蘇惠芳與姚舒曼的宿舍毗鄰,平時,想去見蘇惠芳,一般也會碰上姚舒曼,而想去見姚舒曼,又會碰上蘇惠芳,當兩個美女都在場的時候,他想說些俏皮話或他媽的話都不好意思出口。

如今,要是姚舒曼搬出來住了,那自己就容易下手了。

食色,男人之欲。

「真是天助我啊1

在開摩托回東興中學的路上,王小兵心情非常之好。

蘇惠芳與姚舒曼都是他的半個情人,只要再加把勁,那就有可能得到她倆的身心,他對她倆那充滿活力的嬌軀頗感興趣,只想快些得到她們身子的開發權,然後花一番工夫好好耕耘她們的身子。他看過蘇惠芳穿比基尼的嬌軀,真的很誘人,那時,他要是採取霸王硬上弓,那一定能把她的身子開發。不過,她當時發著高燒,他不想乘人之危。

不知不覺間,便已回到了東興中學。

將摩托停在教工宿舍樓下,他忽然想到如果蘇惠芳也在樓上,那必然聽到自己的摩托聲了,可能她還會以為自己是來找她的呢。

可是,自己是來找姚舒曼的。

停好車,他便走到教工宿舍樓前面的空地上,朝上看了一眼,見只有姚舒曼的房間亮著燈,而蘇惠芳的房間黑燈。

「蘇惠芳在姚舒曼的房間?唉,把她倆一起搭過去看房子,再請她們吃一頓夜宵就行了,如果她們肯喝啤酒,那可能今晚都能成事了!反正,兩個一起上,我也能頂得祝」

這麼想著,他又鬆了一身,於是,把風吹亂的頭髮用手梳理一番,保持整齊的髮型,那是男人該做的事情。扯平衣服,便上了樓梯,想好了措詞,見面就說:「兩位老師好。」

轉眼間,便走到了姚舒曼的房間前,聽到裡面只有電視的聲音,便伸手敲了敲門,道:「請問姚老師在嗎?」

「在。」裡面的姚舒曼的聲音傳了出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作好了準備,要是見了蘇惠芳也在裡面,那就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再向她問好。

咿呀一聲,宿舍的鐵門打開了。

姚舒曼穿著家常便服站在門口,問道:「有事嗎?」

王小兵的目光越過姚舒曼的肩膀,朝小客廳里掃視一眼,沒見到蘇惠芳的身影,道:「姚老師,只有你一人在家嗎?」

他的意思本來是問:蘇老師不在這裡嗎?

不過,姚舒曼卻聽出了另一種意思,反問道:「不是我一個人在家,難道還有第二個人嗎?」

「呃,那樣挺好的。」他發覺自己問得有些突兀,訕訕道。

「你不是說找我有事嗎?」姚舒曼見他有些尷尬,要不,還要窮問下去。

「是啊,我已幫你找好房子了,一房一廳,二樓,四十塊一個月,要不要過去看看。」他目光在她矯健而豐腴的身子流連一眼,笑道。

「呃,這麼快?太謝謝你了!明天怎麼樣?」她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夜晚跟他出去,不知會不會發生一點什麼事情。

「明天我約了朋友,要到鎮政府那邊去。」這也是事實。

等帶姚舒曼去看了房子,他還想抓緊時間煉製些丹藥,然後好好想一想明天怎麼應付幫人看病的事情,要怎麼說,才能不露馬腳,不然,那可糗大了。

那天晚上,本來只是隨便吹一下牛,但不料被王美鈴當真了,看著她那滿懷希望的樣子,如果他說自己當時說的是假的,估計她會很失望,他不想看到她失望的樣子,那怎麼辦?只好將牛繼續吹下去了,能吹到外太空,那當然更好,要不然,至少不要讓飛在天上的牛掉下來,這樣也就算過關了。

他對中醫了解不多,但他想王美鈴的同學也對中醫沒什麼了解。

是以,他要是吹得天花亂墜,估摸她同學也聽不出有什麼不妥,只要別吹過頭就行了。但吹牛想要人信以為真,那也是要技術的,一般來說,要三分真七分假,真真假假,才能混淆人的耳目,使人分辨不出來真假。

他也知道一點中醫的知識,但要時間來梳理一下,晚上得花一兩個鐘頭來整理自己所知道的東西,明天要派上用常把一點光芒放大到數倍,只要不穿幫,那也會顯得自己很懂中醫。

姚舒曼想了想,道:「那好吧。你稍等,我換衣服。」

說著,閃進門裡,關上了門。

王小兵無可奈何,只能站在門外幻想著她脫衣服時那婀娜的身子,但不論怎麼意淫,都及不上親眼看一看,他伸手輕輕地推了推門,發現在裡面反鎖了,只好放棄一睹她嬌軀優美曲線的念頭。其實,他憑著經驗,就能在腦海里幻想出她那健美的嬌軀,但不論怎麼幻想,都不可能與真實看到的那麼有肉感。

一會,姚舒曼開了門。

「你這條休閑褲真好看。」他其實是在看她滾圓的大腿與豐滿的美`臀,看得津津有味,咂著嘴,非常欣賞道。

「走吧。」她能從他那灼灼的目光感覺出他的真正心思。

他也不好意思再盯著她來食色,便與她下了樓,騎上摩托車,道:「蘇老師去哪裡了?」

姚舒曼知道蘇惠芳是回父母家了,但想到她與王小兵的關係頗為親密,心裡湧起淡淡的醋意,偏不肯把實情告訴他,笑道:「可能在宿舍里睡覺吧。」

「睡這麼早?」王小兵又朝上瞧了一眼。

「累了就睡唄。要不你去叫她下來。」她戲弄道。

王小兵確實是想叫蘇惠芳一起去的,想到要是她剛才在宿舍,那聽到了自己跟姚舒曼的談話,不知她心裡會怎麼想,於是又下了摩托,決定上去叫她去吃夜宵。畢竟,現在他與她的關係還不算牢固,不可使她醋意大發,不然,以後有點麻煩。

其實,姚舒曼也只是說個笑,見他當真了,又過意不去,連忙笑道:「誒,你上去幹什麼呢,她回家了。」

「舒曼,你不厚道。」他藉機盯著她的俏臉來看。

平時,他也不敢老是盯著她的臉來看,畢竟那是很不禮貌的,但現在有了借口,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他發現愛鍛煉的姑娘的氣質更陽光。

姚舒曼被他看得移開視線,笑道:「我只是開玩笑說說,你卻信了。」

「你知道的,我對你一片真心。你說的話,我當然不會懷疑。」他掃視一圈,見周遭沒有其他人,便壓低聲音,微微表白道。

聞言,姚舒曼心裡甜甜的,紅唇泛著誘人的笑意,努了努紅唇,淡淡地白了他一眼,但那目光卻是那麼的溫柔,沒有一點刺人的感覺。

此時此刻,他真想擁抱她,不知不覺間,便已走到了她的身邊,與她相距不足半米了。不但能嗅到她醉人的體香,還能感覺到她呼出的氣息。

她也能感覺出他眼神里的灼熱之情,連忙退了一步,笑道:「還不快點,看了房子,我還要回來睡覺,今天有點困。」

「我也想睡覺埃」他意味深長地笑道。

她聽了,又好氣又好笑,等他騎上摩托之後,便揮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他的肩膀。她對他有意思,所以對於他說的這種曖昧的話語,並不感到生氣,反而心裡覺得很溫馨,很舒服,並且很想經常聽他說這種話語。

他也很享受她那種按摩式的捶打,哈哈笑著,開著摩托,載著她,朝小樹林集市而去。

星空下,夜風輕拂,頗為涼快。

「妹妹你坐車尾,哥哥你開摩托……」一時興起,他把人家的歌詞改了,然後放開喉嚨吼起來,男人洪亮的聲音在夜空里飄揚。

「咯咯,你別唱了,好難聽。」她歡笑道。

「那來過另一首。」他想也不用想,便又唱別的:「油膩膩,你長得油膩膩,好像花兒開在……」

「咯咯,作死,是說我嗎?」姚舒曼一雙小粉拳已雨點般輕輕地不停地打在他的雙肩上,嬌嗔道。

「沒有啊,我說我自己嘛。」他笑道。

「咯咯,那好,暫時饒了你。」她笑得更開心了。

那清脆而泌人心脾的笑聲在夜空下隨風飄散,給這單調的夜晚平添三分歡快的氣氛。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嘻嘻哈哈談笑風生,跟一對情侶一樣,充滿了濃郁的情意。

坐在車後座的姚舒曼心裡忽然冒出一個念頭:這是戀愛嗎?

她這二十多年裡,也談過戀愛,但是那種淺嘗輒止的戀愛,那時,並沒有感受到現在這種迷人的溫馨。對於此時此刻這種教人其樂融融的美妙感覺,她陶醉了,雖不知是不是真的戀愛味道,但縱使不是,也差不多了。

聽著他那帶點沙音的歌聲,她覺得他是那麼的親切,那麼的有魅力,那麼的迷人。這就是男人。

只要跟他在一起,她的心就會很愉快。

但有一個問題,也像蘇惠芳一樣,那就是兩人的身份比較特殊。她雖比蘇惠芳要開朗,但驟然間想要突破世俗的偏見,還是有點困難。但她覺得,只要自己真的喜歡他,那就有可能在一起。她的信心比蘇惠芳的要強。

是以,王小兵決定今晚嘗試一番,看能否得到姚舒曼身子的開發權。

一路上說說笑笑,晃眼間,便到了出租屋前,姚舒曼掃視一圈,道:「這裡不錯啊,出入挺方便的。」

「你喜歡就行。」他停好摩托,掏摸鑰匙。

找了好一會,將身上的衣袋都找遍了,卻沒有找到鑰匙,暗忖是不是忘記問駝鳥要鑰匙了,可是,明明記得在二樓房間里就問他要了鑰匙。但現在身上卻沒有。

那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不知在什麼地方遺失了。

「怎麼了?沒有鑰匙?」姚舒曼問道。

「是埃沒事。去找房東就行了。」他又騎上了摩托。

於是,他載著她去找駝鳥。

到了駝鳥的家裡,駝鳥又在打麻將了,見是王小兵來了,便讓位給他老婆,連忙迎了出來,笑道:「兵少,想摸幾局嗎?」他那雙世故的眼睛掃視一眼姚舒曼,暗暗羨慕。

「不是,我的鑰匙丟了。你還有沒有房間的鑰匙?」王小兵問道。

「有,還有一副備用的鑰匙,我拿給你。」說著,駝鳥自回屋裡去找鑰匙了,一會,出來,遞給王小兵,笑道:「兵少,你們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郎才女貌,非常般配1豎起大拇指,表示高度的讚美。

「哈哈……」王小兵笑而不語。

妙就妙在,坐在車後座的姚舒曼居然也沒反駁,只是沒好氣地瞟了一句駝鳥,但她俏臉還是洋溢著淡淡的笑意,對於駝鳥的那種說法,明顯沒有討厭的意思。

駝鳥從見了王、姚二人那一刻開始,便以為兩人是情侶了,如今,經過這麼一說,男女都沒有否認,那就更確定自己的想法了,於是笑道:「你倆住那套房子小了點,剛才有人說下個星期要退房,那套房要大些,不如我換那一套給你們,你們住那套房子會更好,怎麼樣?」

「這個礙…」王小兵轉頭瞥了姚舒曼一眼,見她俏臉紅霞初升,特別迷人,他是用眼神詢問她的意見。

「不用了,有一房一廳就夠了。」姚舒曼淡笑道。

「她不想住大房子,那算了。謝了。我帶她去看看房子。」辭別了駝鳥,王小兵搭著姚舒曼,又朝出租屋而去。

路上,他內心歡喜不荊

剛才,駝鳥那一番話,要是姚舒曼對自己沒有意思,那必然會出言澄清的,可是她什麼也沒說,這不說明她是默許了還是什麼呢?

想到這裡,他覺得今晚真的要好好嘗試一番才行,只要把握得好,那就有機會把她身子的開發權得到。隔著衣服,看著她那豐腴而健美的嬌軀,他就暗忖,要是趴在她的身子上,那一定很過癮。

「曼,你租來是一個人住嗎?」到了出租屋前,停下摩托,他問道。

「問這個幹嘛?」她撇撇嘴道。

「呃,沒什麼。隨便問問。」他在想,要是她租房子與他的男朋友一起住,那就悲催了,所以問一下,以解心頭之疑。

不過,她不肯說,他也不想打破沙鍋問到底,不然,那樣沒意思。

用鑰匙開了大門,姚舒曼當先走進去,上了樓梯。王小兵在後面,看著她那豐滿而渾圓的美`臀,他不禁打了個激靈,伸手便可觸摸到她的豐`臀。四周靜悄悄的,只有若隱若現的電視聲音傳過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鼓起了勇氣,祭出精純的太極掌,在她的美`臀上輕輕地撫摸了一把。

「矮,你……」她肉跳了一下,驚呼一聲,立定,轉過頭來,咬著下唇,微慍地盯著他。

「曼,我沒其它意思的。其實有一隻蚊子在你後面,我想把它趕跑。」他振振有詞道。

「你……」她明知他說謊,但他說得那麼堂皇,倒不好意思批評他了,氣得只跺腳,「有蚊子,我自己會趕,不用你。」

「蚊子在你後面,你看不到埃」他訕訕笑道。

見他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樣子,她又好氣又好笑,雖對他有意思,但被他這樣愛撫自己的美`臀,她有點不習慣,於是,抬腳,佯裝要踹他一腳,嚇一嚇他。

可是,他卻打蛇隨棍上,見她抬起了美腿,不退反進,一把扛住她的美腿,便已站在了相同的樓梯級上,胸膛已觸碰到她的雙峰了,軟軟的,暖暖的,非常舒服。

「矮,你幹嘛?」她想不到他會抱著自己,又肉跳了一下。

「曼,你的體香真好聞。」他由衷道。

「嗯,你個小壞蛋,放開我」她又不敢高聲大叫,一雙小粉拳要是真的用力打在他臉面上,也會教他鼻血牙血一起流,可是,她卻是輕輕地捶打他的雙肩。

「曼,就讓我抱一下,只一下。」他緊緊摟著她,感受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雙峰帶來的陣陣彈性。

而此時,他小腹下面已霍地地硬了起來,像鐵一樣堅硬,直戳在她小腹下面那片坡地上,雖是隔著褲子,但他老的火熱的溫度一樣傳遞到她的肌膚之上。

「矮」她已感覺到他老二的雄壯與堅硬,不禁打了個大大激靈。

「曼。」他施展出太極掌,在他柔軟的脊背上輕撫。

「快放開我」她輕扭著腰肢,可是,越是動,便越能感受到他老二如影隨形而頂在自己的小腹下面,令人難以自拔,腦海會自然而然想著他老。

「曼,就抱一抱。」他雙手施展出太極掌,在她的脊背上飛快地愛撫著。

姚舒曼被他雄赳赳的老二頂得渾身酥軟,情迷意亂,加上又受到他太極掌的攻擊,終於妥協了,安靜下來,就讓他抱著。

在那美妙的一剎那,王小兵胸膛感受著她酥胸的彈力,嗅著她的體香,體內的欲`火越來越旺盛,真恨不得立刻剝下她的褲子,然後去開鑿她的隧道。

「曼,你好棒1他雙手下移到她的美`臀,繼續著愛撫。

「矮,別摸」她咬著紅潤的下唇,柔聲道。

「就摸一下。」其實,他已摸了十數下。

起先,姚舒曼有些害羞,隨後,發現只有自己與他,而且,被他摸得很舒服,覺得也沒損失什麼,就讓他摸了。

摸著摸著,他的性趣越來越高,於是,祭出柔舌功,尋找她的檀口,要跟她切磋切磋嘴功。

不過,姚舒曼不太願意,別過臉去,微努著紅唇,卻沒有生氣的意思。

這是非常微妙的時刻,王小兵也算有些經驗,他頗為清楚,如果自己伸嘴過去,她是不會反對的,如果不伸嘴過去,她也不會主動過來接吻。於是,在摸清了她的心思之後,他毅然決然把嘴迎了上去,一下子吻住了她的紅唇。

果然,她鼻端嗯嗯了幾聲,算是小小抗議了一番,便不再掙扎了。

在這攻堅的一刻,他連忙伸出了舌頭,以萬二分的誠意輕輕地敲著她的紅唇,希望她張開檀口,進入裡面,與她的香舌進行一番頗有意義的切磋交流。

在開始那幾秒鐘,她緊緊閉著紅唇。

等到他真誠地吻著她的上下唇,又用舌頭去不斷地敲門,她終於有些心動了,微微張開了檀口。

隨即,他的舌頭抓住了機會,便從她檀口那條小縫之中鑽了進去。不過,裡面還有由潔白的貝齒組成的城牆擋著,他的舌頭又被擋住了,想要使她打開城牆,還得繼續努力。

當他的舌頭在她的貝齒城牆上遊走之際,忽然覺得她打開了城牆,他大喜,便將舌頭伸了進去。可能是她有點戒備,等到他的舌頭剛剛越過貝齒城牆一點,她又闔上了貝齒城牆,把他的舌頭壓住了,力量不大也不小,使他的舌頭進不了也出不了。

剎那間,他頗窘,說不了話,只能用鼻端嗯嗯幾聲。

那含糊的鼻音,外人是聽不懂的,但是,姚舒曼一定聽得懂,她是有意要那樣的,意思是小小懲戒一下適才他摸自己的臀部。如今,她咬著他的舌頭,讓他害怕。

王小兵的柔舌功功力非同一般,雖沒遇過這種特殊的情況,但有足夠的功力應付,而且腦瓜也靈活,微微一想,便知她不會真的用力咬下去,不然,舌頭倒要受傷。

近距離凝視著她那射出狡黠目光的美眸,他知道她是想胡鬧一下,不是真的要用貝齒城牆來跟自己的舌頭較量,因此,一顆高懸的心便鬆了下來。在這短短的三兩秒之內,他心念電轉,尋找對策,腦筋只轉了兩圈,便想出了法子。

與其向她求饒,不如採取圍魏救趙之策。

於是,加大太極掌的進攻頻率與力量,雙手翻飛,在她的美`臀肆意愛撫起來,看那樣子,好像要把她的褲子與內褲摸穿,然後使正頂著她兩腿`之間那片斜坡的老二能順利殺進去。當他的老二重重地點戳在她的小腹下面時,那雄渾的力量透時她的身子,使她連連打激靈。

「矮」

一聲嬌呼,她果然頂不住他雙管齊下的攻擊,檀口大張,貝齒城牆也打開了。

建了幾個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