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390章跳舞生情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7日 12:59 [字數] 321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世上的事,努力了未必能成功,但不努力,那是一定不能成功。<-》

王小兵很清楚這個道理。他現在正在努力去實現自己的夢想,七分人力,三分天數,成功與否,他還不敢肯定,但他知道,自己努力了,縱使失敗那也沒什麼,何況,如今的種種跡象顯示:他的夢想極有可能實現。

正在他美美地想著自己的壯志凌雲時,桂文娟把一杯葡萄酒遞到他面前,晃了晃,見他沒什麼反應,笑道:「咦?你不會還在想著你那兩個馬子吧?網不少字」

「沒有。」他回過神來,接了葡萄酒,訕訕笑道。

「聽見了吧,他說沒有,那就表明那兩個是他的馬子了。文娟,你沒戲了,你男友被搶了。」林帶喜瞟了一眼王、桂二人,性感的嘴唇向上一掀,扯出一抹迷人的笑意,揶揄道。

「亂說什麼呢,喝你的酒吧。」桂文娟笑意盈臉,既想讓人說出自己與王小兵的關係,又怕洪東妹知道,是以有些忸怩。

「如果她們是我的馬子,那喜姐與娟姐也應該是我的馬子。」王小兵小呷一口葡萄酒,但鼻端卻能嗅到近處桂文娟的體香,腦海里剎那間浮現她那玲瓏的身子,不禁打了個激靈。

「咯咯,你看,都說成什麼樣了」桂文娟聽了頗為高興,輕揮小粉拳捶打他的肩膀,笑道。

她與他有一腿,自然是他的馬子。而林帶喜與他還沒有肌膚之親,被他這麼一說,便有些不好意思。

「不要把我扯下水,我可不是你的馬子。你別作夢了。」林帶喜小抿一口葡萄酒,朱唇輕啟,吐字如珠。她說了出來之後,心裡又微生一抹失落:我不是他的馬子?

「哈哈,喜姐不要害羞。」王小兵雖是以戲謔的口吻說話,但說的卻是真實的心裡話。

「我們做你的馬子有什麼好處?」桂文娟倒想說服林帶喜,兩人一起服侍王小兵,那樣晚上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時,才不會被他弄暈太多次。她很早就有這個想法了。

「呃,免費吃美容丸,還有,以後我賺到錢,讓你們開漂亮的小車,住寬大的房屋。」王小兵又喝了一大口葡萄酒,酒精度雖不高,但也可用來壯膽,笑道。

「哇,這麼好誒」要不是林帶喜在一旁,桂文娟就要撲進王小兵的懷裡撒撒嬌,她喜滋滋地瞟了一眼他,然後瞄著林帶喜,嬌笑道:「帶喜,那我們就做他的馬子吧,要他給我們買好車,買大房祝」

「啾,他說的大車就是二十八寸的鳳凰牌自行車,大屋就是在田野上蓋一座大茅寮,咯咯,對不對?」其實,林帶喜也有些願意做他的馬子的,只是,如今桂文娟已搶先一步成為了他的馬子,她這個蝴蝶幫的正幫主便拉不下面子再來插足了。

但是,她又沒有拒絕的意思,她的話語模稜兩可,讓人捉摸不定。

王小兵早已從她的話語里領悟到她心理變化,笑道:「真的啦,你們肯做我的馬子,我一定會買好車與大房子給你們祝你們不知道我配製出來的藥丸賣得非常好嗎?不用多久,我就會變成有錢人,到那時,就是我們風光的時候。」

這話可不假,桂文娟看中的不單是他出眾的男人魅力,而且還看出他日後很有可能賺到大錢,換言之,跟著他,即使不是做大老婆,那也沒關係,至少照樣可以得到他老二的滋潤與他金錢的照顧。

一般來說,女人一生追求的是什麼?

說穿了,不外乎就是性福與物質的享受。如果這兩樣東西都得到了滿足,那嫁哪個男人都差不多。

民間有種傳統思想:就是相親的男女感情基礎差,但只要雙方都能滿足對方的性福利與物質需要,那就可慢慢培養感情,日久自然就生情了。

如今,王小兵與林帶喜的感情還不夠深,其實,只要兩人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其次,他又能提供她物質享受,那她很快就會深深地愛上他,建立如膠似膝的情感。

所以說,感情是可以營造的。

男女之愛,那需要雙方都有意思,方能成事。現在,王小兵與林帶喜之間,雖沒有挑明,但彼此是有意思的。這是前提,不然,那就很難產生愛情。

桂文娟有心要拉林帶喜下水,笑道:「我相信他真能做到,帶喜,不如我們就賭一把,把注押在他身上吧。以後就可享大福了。」

「呀,這瘋丫頭啦,都胡說些什麼呢。」林帶喜甜甜地笑道。

&正我们女人是要嫁人的,只要他对我们好&给他也行。不是吗?”百晓生网不跳字。桂文娟做起说客来,倒有几分口才。

王小兵很感激她这么慷慨,暗忖要是以后娶的每位娇妻都能像她一样,那就万事大吉,自己就可省去许多调和娇妻之间矛盾的麻烦。

就&而言,与一个好姐妹共同分享一个出色的男子,在林带喜看来,这是没什么所谓的。只是,她已知道桂文娟与王小兵有一腿,此时听桂文娟那样说,也不知对方是真心说实话,还是有意来打探自己的心意。

是以,她可不会轻易同意&抿一口葡萄酒,红唇泛着淡淡的光泽,笑道:“等到你真的成了大老板那一天,再向我求婚吧。”

“那喜姐是同意了?我太高兴了。”王小兵一口喝完了半杯葡萄酒,舔了舔嘴角,兴奋道。

“诶,我可没有答应你哦~,我只是说,你成了大老板之后来向我求婚,我就可以考虑哦~”林带喜瞥了一眼桂文娟,连忙解释之前的话语。

“咯咯,带喜,我俩就做她的马子,要他以后好好服侍我们~,看他以后在床……”一得瑟,桂文娟就几乎说漏了嘴,把自己与他做快活的体育运动的事也道出来了。说出了一个“床”字之后,她感觉不妙,现在还没与林带喜一起分享过王小兵的强大,自己爆料出来,那倒有些尴&了。于是连忙打住。

&~,你怎么那么喜欢做他的马子呢?我可不。”林带喜听到桂文娟说到“床”字,便更加肯定她与王小兵有一腿了,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为两位姐姐成为我的马子而干杯!”王小兵以说笑的口气说道。

随即,把茶几上的那瓶葡萄酒拿起,给自己斟满一杯&给林、桂二女斟满,举起杯来,要跟她们碰杯。他知道林带喜对自己有意思,但也不能说得太正经,不然,会使&方陷入尴&的境地。

“好~”桂文娟自然是情愿的,举起杯来。

“你们干杯。”林带喜抽出一支香烟,点燃,潇洒地吸着,微笑道。

“来嘛~”桂文娟拉林带喜的左手去拿酒杯。

“咦~,你要做他的马子,还要强迫我做,太没天理了~,我不认识你的,别拉我,咯咯……”林带喜看似是在缩手,但实质还是让桂文娟把自己的手拉到酒杯旁边。

王小兵喝了一杯多的葡萄酒,有了半分的酒意,灼灼的目光在两女那高耸的酥胸与如玉的美腿之间来回逡巡,其乐无穷,看着看着,体内欲`火便悄悄地升上来,暗忖要是此时能跟她们做一做快活的体育运动,他敢拍胸口保证自己不会让她们失望,绝对可以让她们各自得到五次高潮。

在桂文娟的周旋下,林带喜算是举起了酒杯,笑道:“你们要碰杯,找我干嘛~”

“有福同享啊~”桂文娟笑道。

“我们干杯~”王小兵知道碰杯时那一声清脆的“叮”便预示着他与林带喜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碰完杯,三人六只眼睛彼此交投接触在一起,但乍合又分,但彼此都能品味到对方目光&那抹灼热的情感。

各自又喝了點葡萄酒,有了點酒精在血液里,自然欲`火會升上來,桂文娟很想與王小兵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只是不知林帶喜是怎麼想的,笑道:「我們來跳舞吧。」

说着,便开了音响,播放的是强劲的摇滚乐。

刹那间,在激情的音乐与酒精的双重作用下,三人便扭着身子,开始在不宽阔的客厅里跳着不正规的舞蹈。

王小兵跟洪东妹学过跳探戈,但此时不是探戈,而是摇滚,他不会跳舞,但见两女水蛇似的扭着身子,他也学着高举双手,像发冷一样全身抖动着,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不过,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也有点意思。

他的目光在林、桂二女高挺的酥胸与圆`翘的丰`臀上流连忘返,看着她们正在投入地热舞,真想伸手去摸一摸她们活力激射的娇躯。

这时,桂文娟滑动舞步,到了王小兵面前,轻轻一撅美`臀,那充满弹性与肉感的丰`臀不偏不倚撞在他的裤裆上,惹恼了他的老二。

霎时间,他的老二苏醒过来,雄赳赳,气昂昂,在裤裆上顶起一个壮观的「小帐篷”。

男人,当性趣来了的时候,除了从眼神与脸色可以看出来之外,还从他的裤裆窥知一二,因为他那里会出现奇观——小帐篷。

女人,要是来了性趣,那只能从她的眼神与言语来判断,方能察觉,不像男人会现出小帐篷那么直接表现当前的强烈需要。

林带喜与桂文娟都是隔裤见过王小兵的老二的,那时,她们还以为他裤袋里装着一支手电筒呢。

直到用手去触碰才发现,那是真家伙。

女人对于男人裤裆里的真家伙,那是遐想无穷,如果是不世出的老二,那可是能使女人见了都产生巨大的兴奋感。

林带喜自从看到了王小兵裤裆里的真家伙之后,从那一刹那开始,她其实就对他有性趣了,只是当时由于种种原因,没敢把自己的真正意思表达出来而已。后来,又由于无意之中得知桂文娟与他有一腿,她心里吃醋,便决定不再近他的身。

可是,一个人心里生产了情爱,想要随便放弃,能办得到吗?

答应是否定的。

一旦对某人有了情意,那就像无形的蛛網一样,将两人的心联系在一起,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反而,越是有意要去淡忘对方,便越是记得深刻。

林带喜便是这样。

她对王小兵的爱不算深,但她却是没法忘记他。每每夜深人静,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就会自动浮现他的音容笑貌,只要想起他那阳光灿烂的笑容,纵使她心里有不快,那都很快会好起来。

其实,她也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家里也会忙着帮她介绍对象。可是,她老是不答应。家里人不明白,她又不说自己有男朋友。

就这样,她跟家里的关系也有些紧张。

可是,要她完全忘记王小兵而去接受其他男人,她真的做不到,但要她骤然向王小兵投怀送抱,她也做不到。她这样想的:只要有了机会,如果他肯追求自己,那自己就略微向他表示一下情意,不过,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要把整颗心交给自己。

这就麻烦了。因为桂文娟已在王小兵心里占了一个位置。如此一来,她便不能完全占有他的心了。

何况,退一万步来说,纵使没有桂文娟,也有其他美女已占了他心田的一部分。她想独占,那是不可能了。

为此,她心烦了许久。、

不过,心烦又有什么用?她明知不能达到目的,但又不能忘记他,所以才会在心里生出一个疙瘩。

幸好,她也算是个开朗的姑娘,久而久之,她发现自己想独占他,那是不对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心里也开始隐隐接受了他可以拥有多外女朋友的想法,不过,她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他要真心真意爱自己。

虽是这么说,但在他有意无意之中向自己表露一丝情意的时候,在桂文娟面前,她还是放不下面子去接受。

就好像如今,桂文娟已说了要两人分享王小兵,但她听了,既想答应又不想答应,一犹豫之间,便没勇气答应,只好含糊其词,但又不敢说得太过绝情,怕从此失去与他在一起的机会。

说到底,还是她心有嫉妒的疙瘩,未能完全解开,只要王小兵给予她一次激情的进攻,保证可化解她心里的疙瘩,从此和谐美满过日子。

至于与桂文娟一起分享王小兵的强大,她是可以接受的,但就目前而言,她还是不太愿意的。

而桂文娟早已享受过王小兵裤裆里真家伙的滋润,早已决定死心塌地做他的情人,而她也以跟别的美女一起分享过他的强大,所以,如今要她与林带喜一起享受他的耕耘,她是很愿意的。

而现在,她就想跟他做一做快活的体育运动,只是不知林带喜是怎么想的,如果林带喜愿意,她立刻就可脱衣服。

在还没探清林带喜的真实意思之前,她是不敢随便乱来的,虽是道上的人,但作为一个姑娘家,也是要脸面的,在某些事情面前,也是会害羞的。

跳舞是她的计谋,目的就在于挑逗起王小兵的性趣与试探林带喜的心里真实想法。

所以,当她用丰`臀去撞王小兵的裤裆的时候,也不忘拿眼角余光去察看林带喜的脸色与眼神,看她有什么表示。

不过,林带喜倒没猜出桂文娟的跳舞用意,只是专心扭着身子,随着音乐节奏舞动而已。是故,在她脸上与眸子里难以看出什么情欲。

倒是王小兵被桂文娟的丰``臀撞得老二直翘起来,欲`火在血液里快速流动,瞬间燃遍全身,口干舌燥的,裤裆里胀鼓鼓的,不放老二出来,确实是憋闷得很,浑身不自在。

而桂文娟眼看着他裤裆的「小帐篷”越来越高,那份兴奋洋溢于脸面,只恨不得立刻把美`臀撅过去,与他结合在一起。她也充满了能量,加劲扭动娇躯,不停地用丰`臀去撞他的裤裆,让他欲`火焚身。

有那么一瞬间,王小兵真想扒下桂文娟的衣服,扯掉她内衣,然后放出自己的老二,好好把她征服一番。

只是,旁边还有林带喜,如果她不想做快活的体育运动,那也不能在她面前与桂文娟做,毕竟,他也是会脸红的。除非她想做,那他愿意贡献自己的精力与精华。

葡萄酒的酒精度不高,但人一运动,已在血液里的酒精便快速流动,使人精神亢奋。

随着摇滚乐舞蹈了数分钟,三人都浑身热烘烘的,彼此都有些意思了。特别是王小兵,他裤裆的真家伙被桂文娟用丰`臀连撞了数次之后,如今已是一柱擎天了,几乎要戳穿裤子,飞射而出。

桂文娟性`欲之高涨与他也差不多。

不过,她倒想与林带喜一起服侍他,所以,她偶尔也有意拉着林带喜的手,佯装跳舞,等到林带喜处于王小兵前面的时候,她便用臀部一撞,使林带喜身子飘向王小兵面前。

刹那间,林带喜的身子触碰到王小兵裤裆里的真家伙,忽然便浮现他雄壮的老二,不禁打了个大大的激灵,连忙闪开。

而王小兵下面弥漫开一阵阵涟漪般的酥麻,使人干劲百倍,以他的功力而言,绝对可以将她俩治得服服帖帖。

只可惜,林带喜放不下面子在桂文娟面前脱衣服,然后与一个男子行房事。

起先,林带喜不知是计,还道是桂文娟无意之中撞中自己,然后自己撞上王小兵。但是,数次之后,她发现桂文娟嘴角露出狡黠的笑意,便知是她有意为之了。

「唉,你老是撞我,不安好心~”她是又兴奋又害羞。

「那么撞一下没什么损失啊~”桂文娟还是扭着腰肢,格格笑道。

「当然没什么。”说着,林带喜噙着笑,然后踅到桂文娟的身边,也把她撞向王小兵。

不过,桂文娟倒还希望这样哩。

当桂文娟被林带喜撞得跌向王小兵时,她便顺势搂住了王小兵的脖颈,微微屈起一条腿,用大腿去磨擦他裤裆里的真家伙。

在那欲生欲死的一刹那,王小兵感觉下面快要着火了,一阵阵酸软从真家伙扩散开来,使他连打几个激灵。他也不客气,施展出铁爪功,在她胸前两座山峰上肆意温习起来。

「啊哦~”

桂文娟抵挡不了他铁爪功深厚的功力,全身肌肉陡地一紧,娇呼一声。

这时,林带喜倒又在乎起来,看到桂文娟与王小兵已开始干柴烈火的行动了,醋意渐发,便又重重地撞在桂文娟的身上。

「唉呀~,你那么大力干什么~”桂文娟幽怨道。

「咯咯,看你这放`荡的样子,真是气人耶~”林带喜格格笑着,又拖着桂文娟撞向王小兵。

「嗳哟,咯咯,别这样嘛~”桂文娟知道林带喜看穿了自己的计谋,笑道。

「就推你~”林带喜笑道。

于是,两女扭在了一起,笑着,都想要把对方推向王小兵,目的都是要对方撞在他的裤裆上,尝试一下他那一柱擎天的雄壮。

不过,二女的力气差不多,又不是真正打架,只是闹着玩的,虽是扭搂在一起,却也不是全力的,所以,两人同时向王小兵跌过去。

「小心~”看着两美人胸前雪峰震荡,美`臀时而高撅,表面平滑,他感觉非常有趣,眼前两女向自己跌过来,连忙张开双臂,搂了过去。

两美人撞入他怀里,便如两团肉球,温润而柔软,教人性趣大增。

林带喜与桂文娟还在嬉闹着扭在一起,被王小兵搂着,也没有要分开的意思,而他的裤裆「小帐篷”在她们之间磨来磨去,使她俩都触碰到他的擎天柱。

两美人俏脸红晕乱舞,明显是春心荡漾了。

这时,他双手化掌,祭出最精纯的太极掌,左手滑到林带喜的丰`臀上,右手滑到桂文娟的美`臀上,将太极掌的精髓作用在她们那曲线高翘的臀部上,顿时一股滑腻与温润从指端传来,使他飘飘欲仙。

「啊~”

两美人同时娇呼一声。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