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389章一男二女睡的床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6日 14:20 [字數] 69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個問題如果處理不好,那就會使蘇惠芳處於頗尷尬的境地,兩人的關係可能會起變化,這是王小兵不願意看到的。

他早就發過誓,一定要讓自己愛的女人幸福。

所以,他得把這個問題解決好,還蘇惠芳一個平靜的心境。

這種事情,越是解釋越是說不清楚的,他沒有選擇向姚舒曼解釋自己為什麼會那樣稱呼蘇惠芳。

姚舒曼不笨,只要他解釋,她就更加認定他與蘇惠芳有那一回事。

是故,要反其道而行。

出奇制勝,方是治本之舉。幸好,王小兵還有些急智,遇到這種突發事件,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先鎮定下來,他知道,如果心緒慌亂,那是難以想出辦法的,只有靜下來,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果然,他靈光一閃,便知道要如何做了。

於是,微笑著,轉頭瞟了一眼姚舒曼,見她俏臉浮著一層狐疑,便笑道:「舒曼,你這件衣服真好看。」

其實,他瞧的是她胸前怒突而出的兩座山峰,那山峰幾乎要撐破短袖白襯衫,給人飽滿圓實的觀感。

「噯,別叫得那麼親熱,我受不了。」微怔了怔,姚舒曼笑道。

「他經常那樣的,我老是跟他說,讓他叫我蘇老師,他卻常常叫我惠芳,弄得我好不自在。」蘇惠芳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連忙笑道。

「走在街上,我很希望別人把我們看作情侶埃只要路人有那種看法,我都滿足了,所以想沾兩位的光埃」他倒是半真半假地說道。

「咦!你看看他,太不像話了。」姚舒曼嬌笑道:「蘇老師,他是你班的學生,還不教訓他。打他。」

說著,她已先輕輕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蘇惠芳嫵媚地笑了,也揮著小粉拳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因為是在大街上,兩美人不敢做得太過分,怕引來誤會,只象徵性地教訓他一回,便格格笑起來。

看著兩位美女心情變好,王小兵也很欣慰。

三人說說笑笑,氣氛頗為融洽。

走到一家賣傢具的店前面,王小兵停了下來,朝裡面看了看,見有一張雙人床,笑道:「蘇老師,要不要買張新床啊?」

姚舒曼掩嘴而笑,揶揄道:「噯,你們這麼快就要買新床嗎?」

起先,王小兵不明所以然,當看到蘇惠芳俏臉紅如水`蜜桃時,心中自問一句:我說錯什麼了?

心念一轉,立時明白過來,剛才自己那句話,倒像是兩夫妻來選購傢具,準備回去安置新家似的。可是,他原本是沒這種意思的埃只是說出來之後,結合當前的環境,才出現了一種歧義而已。他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蘇惠芳堅挺的酥胸聳動頻率比平時要快,但依然很有韻律地一起一伏,淡淡地橫了他一眼,但唇邊卻是泛著迷人的笑意,至少說明她沒有嚴重責備他的意思,令他安心些許。

「那張床挺大的……」他訕訕笑道。

「咯咯,兩個人能睡得下吧?」姚舒曼笑道。

「你們作死,都胡說些什麼」蘇惠芳更佯嗔地撇嘴道。

「其實,三個人都可以睡得下。不會顯得擁擠的。」反正姚舒曼都敢這樣開玩笑,王小兵也放開手腳,乾脆開開她的玩笑。

果然,姚舒曼俏臉也紅了,撅著性感的紅唇,白了他一眼,隨即,又「噗哧」一聲笑出聲來,花枝招展的,讓人慾血沸騰。

蘇惠芳也格格嬌笑著。

看著兩個美人那婀娜搖曳的身姿,優美流暢迷人的曲線如弱柳隨風擺動,生出無限的青春活力,教男人望之而欲`火焚身。

王小兵咂著嘴,恨不得立刻扛起兩女,鑽進大街後面的小巷去,找一僻靜去處,扒掉她們的衣服與內衣,與她們好好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只是,如今大街上人來人往,不能做出那種過分的舉動,只有乾咽口水的份。

兩美女瞧著王小兵那灼灼的眼神與有些饑渴的表情,便知他腦子在想什麼了,又好笑又好氣,笑得更燦爛更誘人了。

不過,她們也遮掩不了俏臉上的嬌羞,畢竟,他適才說的可是要與她們同床,這等男女房事,在她們這種黃花閨女聽來,多少是不好意思的。

他可是真心想給蘇惠芳買一張新床,沒有其它的歪念,雖被誤會了,但他也覺得沒什麼,要是她們都會想到那方面,這不正說明她們都有那心思嗎?

這可是好事啊!

正在王小兵美美地意`淫著的時候,傢具店裡的老闆走了出來。

此時,王小兵與蘇惠芳站的距離很近,而姚舒曼因為嘲笑他與蘇惠芳,倒是退開了兩步,這樣,在外人看來,王小兵與蘇惠芳倒像是一對夫妻了。

從身高、年齡等方面來看,兩人確實也有夫妻之相。

於是,那有一個啤酒肚的中年老闆滿臉堆笑道:「你們是買新床結婚的吧?有很多情侶來我這裡買床的,你們進來看看吧。」

聞言,蘇惠芳俏臉更紅了,一直紅到了耳根。

而王小兵則是無所謂,反正他是把她看作自己嬌妻的。

姚舒曼則是捧腹而笑,淚花也出來了。只是,她內心又湧起一個稍縱即逝的念頭:他與她是夫妻,那我呢?

這個曖昧的念頭在她腦際一掠而過,她的心裡便有了些許的惆悵,於是,便收斂了放縱的笑容,用手抹著眼角的淚花,笑得差點喘氣。

「你們結了婚吧?不好意思,進來看看吧。」大肚老闆笑容可掬地揖請道。

「一人買一張,你們挑吧。」王小兵也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蘇惠芳想狠狠瞪他一眼,可是,用盡了心中的那份兇惡,還是弄不出那種惡霸霸的眼神,而且,俏臉溢滿了笑意,使人一看便知她內心並不生氣。

本來是想開王、蘇二人玩笑的,如今,反被王小兵開自己的玩笑,姚舒曼也有些許的尷尬,不過,幾乎笑岔了氣,還要緩一緩氣才能說話。

那個啤酒肚中年老闆一聽王小兵那樣說,心裡立時想道:哇!這小子原來有兩個老婆!這麼漂亮的老婆,他居然有兩個!不得了!

看那老闆的神情,便知他羨慕死了。

這時,姚舒曼倒大方地笑道:「既然你要送,我不接受也對不起你了。惠芳,我們就一人要一張吧。」

「我不要」蘇惠芳想要的,但不好意思說出口。

「不要對他客氣,他要送,我們不收,那豈不是顯得我們小氣?走,我們一人一張。」說著,挽著蘇惠芳的手走進了傢具店裡。

果然,蘇惠芳也沒有拒絕,便任由姚舒曼拖進去了。

王小兵微怔,不料自己開句玩笑,她倆還真當回事了,暗忖好險,幸好錢包裡帶了幾百塊,不然,今天可要出洋相了,說買給人家,最後卻沒錢付帳,那豈不是丟臉丟到河那邊去了?

他伸手進褲袋裡捏了捏錢包,確定錢包的厚度,才放了心。

那位啤酒肚老闆走到王小兵身邊,轉著圓溜溜的眼珠,小聲道:「老闆,其實買兩張不如買一張大的,不過要定做才行。」

「下次吧。先買兩張試用一下。」王小兵聽出他說的是什麼意思,自己也想,可惜兩位美人不會輕易俯就的,要慢慢來,急不來的。

「你太利害了1傢具店老闆豎起一個大拇指,贊道。

王小兵笑而不語。他明白傢具店老闆想什麼,自己沒必要解釋,情愛這些東西,越解釋便越使人懷疑的,乾脆什麼也不說,這樣也挺好的。

在姚舒曼的慫恿下,蘇惠芳也挑了一張雙人床,這樣,兩女各自要了一張雙人床,每張一百塊,合計二百塊。

付了帳之後,王小兵與二美人繼續逛街,待會再返回拿床,跟隨送貨車一起回東興中學。

床已經買好了,晚上能不能在其中一張床上面睡一覺,那還是未知數。王小兵暗忖只要自己努力,再加運氣順暢,那就有機會夜御一女。想到要是能把蘇惠芳的身子得到,那就過癮死了。

每每想到這種男女床上的快活運動,他總是喜不自禁地笑起來。

「噯,你笑什麼呢?是不是覺得還出錢不夠,想再買些東西孝敬我們啊?」姚舒曼乘勝追擊道。

「只要你們願意,隨便眩」王小兵確實是個大方的人。

「舒曼,別再貪了。人心不足蛇吞象。」蘇惠芳倒會為王小兵著想了。

「咦,看你,老是護著他,你說,這是什麼原因?」姚舒曼有二分嫉妒,又勾起心中的狐疑,追問道。

被她這麼一問,蘇惠芳倒又有些心虛了,俏臉升上一層紅暈,有些巴結道:「這,我……,就是不想占他便宜。」

此時,剛好走到一間禮品店,裡面有各種各樣的工藝品,王小兵為了轉移二女的話題,笑道:「你們看,這裡面好多好看的東西,買什麼送給老師最好呢?」

「那樽彌陀佛吧。」姚舒曼道。

「還是那幅字畫好。」蘇惠芳道。

兩種不同的意見,聽誰的好呢?

如果是兩個男生的建議,王小兵可以不理睬,只憑自己的喜好來選購便行了。

如今,提建議的是兩位美人,而且,還是自己準備虜獲芳心的美女,王小兵不得不聽取她們的意見。本來,要是兩女意見一致,那也沒什麼,只是,她們一人喜歡彌陀佛,一人喜歡字畫。

問題就在這裡,王小兵不論聽哪一個的意見,都會使另一個心裡不高興。

女人就是這樣,看似很小的事情,如果沒有遂她的意,就會使她心裡打疙瘩,日後是要回頭把這筆舊帳翻出來重新算一算的。

是故,王小兵也不想造成她倆任何一個不快。

思考一番,他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解決辦法,於是笑道:「我買一個彌陀佛給姚老師,買一幅字畫給蘇老師,這算是學生我的一點小心意。」

「別花這個錢。」兩女齊聲笑道。

不過,王小兵還是把兩樣東西買下來了,隨即,便帶著二女離開了禮品店,以免她們再次提建議而惹起麻煩事。

「其實不用買禮物給王老師,只要送他幾粒健胃丹就行了。」出了禮品店,姚舒曼笑道。

「空手去給他老人家拜壽不好吧,不過,送一個紅包可能還好些。」王小兵想來想去,也不知買什麼禮物給王強。

「老師一般不求什麼,你能去看望他,他都會很高興的。」蘇惠芳道。

「好,那就封一個紅包去,再帶幾粒健胃丹給他。」王小兵想了想,覺得很難買到中王強心意的禮物,乾脆不賣還好些。

於是,三人又折回傢具店,要老闆送貨。

兩張雙人床抬上小貨車之後,蘇惠芳與姚舒曼都上了車,王小兵道:「你們跟車回去,我還要去辦點事情。」

「去打牌?」蘇惠芳關心道。

「是。」王小兵如是道。

「別打牌了,還是回學校吧。」蘇惠芳是不想他跟林帶喜與桂文娟在一起,她感覺他跟她們關係非同一般。

「牌可以不打,但要去找我干姐商量一下開『養生堂』的事情。」其實,他是去借錢,不好意思說出來。

「那我們走吧。」姚舒曼笑道。

於是,小貨車向東興中學駛去。

目送蘇、姚二美人遠去之後,王小兵駕著摩托到了「追風溜冰潮,停好摩托,剛走進溜冰場,便聽到裡面有吵雜聲,旋即,見到十幾人在打架。

如果林帶喜與桂文娟在這裡,是不會讓他們在這裡鬧事的,可見她倆去吃飯了還沒有回來。

而十數個蝴蝶幫的成員卻勸不了架,又不能幫哪一邊,只有干著急的份,不過,她們見到王小兵來了,立時湧上來,道:「兵少,你來得正好,這些人在這裡打架,只有你才能鎮得住他們。」

王小兵雖不常來這裡,但蝴蝶幫的成員都知道他與正副幫主的關係非常親密,是以,請他幫忙,一般不會被拒絕。

「大家有話好好說。」王小兵中氣充足,話音雄渾。

不過,打架的雙方正在怒火中,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於是,王小兵走到擴音器前,拿起麥克風,大聲道:「你們再不停手,就是跟我王小兵過不去1

王小兵三字一出,下面打架的十幾人頓時停了下來,都朝播音室這邊看來,有人認識王小兵,知道他在黑道的實力,便不敢再動手了。

「你們有什麼紛爭,請離開溜冰場之後再解決,在我朋友的地盤上,你們要是鬧事,那就是不給面子我,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後悔的。」王小兵有了麥克風,聲震全場,如雷滾地,迴音陣陣。

果然,那十幾個小混混自知惹不起王小兵,便夾著尾巴離開了。

旋即,溜冰場又恢復了正常的營業。

蝴蝶幫的成員非常感激王小兵,知道他是來找林、桂二幫主的,便把他請進了後面的辦公室里,說幫主去吃飯了,很快回來。這個,王小兵還清楚過她們。

在辦公室里的沙發坐下,輕輕摩挲著黑色的真皮,回憶起曾在這裡與桂文娟激情大戰過數十回合,那教人慾血沸騰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宛如是剛才發生的。

點燃一支香煙,悠然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個漂亮的煙圈,暗忖待會去找洪東妹,如果她有意挽留自己在她那裡過夜,那就堅決貢獻一些精力與精華,滋潤滋潤她。如果她不挽留自己,那也沒什麼,今晚就去蘇惠芳的宿舍逛一逛,看她想不想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煙能提神。

抽了半支煙,他頭腦清醒得出奇,思維敏捷。他在想自己的「養生堂」要是成功地搞起來了,那日後鈔票就滾滾來,有了錢,可以買車,買房,買很多自己喜歡的東西以及心愛女人喜歡的東西。他幻想著自己成了一方富豪之後那種腰纏萬貫的氣派,不禁喜滋滋的。

不過,眼下正在創業階段,資金比較欠缺,還得向洪東妹周轉一些才應付得過來。

許多事情,要是沒有洪東妹的鼎力支持,他想要成功,都要吃多點苦頭。

「她對我真好!假如她需要我安慰,我會好好照顧她。」

這是他的真心話。他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一貫以來,他都是個很看重情義的人,或者說是個性情中人。他知道自己欠了洪東妹大人情,一輩子也難還清,只要她需要,他什麼時候都會給予她幫助。

正在他胡思亂想之際,林帶喜與桂文娟推門而入。

「小兵,謝謝你幫我們擺平了鬧事者。」林帶喜在那張單人沙發坐下,點燃一支女士香煙,甜笑道。

「不客氣。」王小兵在她兩條如玉的修長美腿上掃視一回,重重吸一口煙,藉此來鎮定心神。

「剛才那兩位美人是你馬子?」桂文娟挨著王小兵坐下,擠眉弄眼笑道。

「哈?不是。」他神色自若道:「她們是我的老師。」

「什麼老師?不會是專門教性生活的吧?」桂文娟有一分嫉妒,但大半還是開玩笑。

「不是。真的是我的老師。」王小兵連忙岔開話題:「現在去找洪姐還是下午去?」

洪東妹一般下午才起床的。

「現在去吧。叫她起來就行了。」桂文娟也點燃一支香煙,道。

「你搭我們過去。我的車子壞了。」林帶喜將煙蒂丟在煙灰缸里,道。

於是,三人出了溜冰場,由王小兵駕駛摩托,朝山石集市而去。不須多久,便到了夜城卡拉oK廳,彼時還沒到營業時間,大門還緊鎖。

「我打電話給她。」說著,桂文娟從王小兵的腰際解下大哥大,撥了洪東妹的大哥大號碼。

一會,接通了,桂文娟道:「東妹,下來開門。」

「我在縣城,找我幹嘛?」電話那頭傳來洪東妹的聲音。

「找你打牌啊,我,帶喜與小兵。」桂文娟報數道。

「你們上去坐一會,我應該很快回來的,我再去買些音箱設備就行了。」洪東妹聽到王小兵也來了,聲音明顯透出一股興奮,道。

大約三分鐘之後,夜城卡拉oK廳里有一個員工走了下來,開了大門,請王、林、桂三人上樓。那員工用鑰匙打開了洪東妹的房門,就離開了。王、林、桂三人進入房間,林帶喜開風扇,桂文娟去開葡萄酒,王小兵則坐在沙發上當老爺。

他來這裡打牌是幌子,其實是想問洪東妹周轉一萬幾千資金,用來裝修店鋪,單是裝一台電話,都要四五千塊。全部裝修完畢,他估計要七八千塊。電話可以遲點裝,但店面的廣告牌、室內地磚、天花板,還有辦公用具等等都要近期搞掂,越快越好,只要開業了,就會有生意上門。有了生意,就會有鈔票。

如果今天能借到錢,那這幾天就開始裝修店面,裝修好之後,就開始貼公告來招聘一名員工,等招到了員工,那就可正式營業了。

養生堂的成敗將決定王小兵偉大夢想是否能實現。

他的那個夢想,說難不難,說易不易,其實,就像他現在這樣,沒什麼錢,一樣可以泡到不少美妞,不過,想要組織一個大家庭,動輒過百嬌妻的特大家庭,手上沒有鈔票,那是不行的。

俗話說: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退一萬步來說,縱使真的能娶到一群嬌妻,而她們只享受精神的快活,不計較物質的貧乏,願意跟他過那種粗茶淡飯的生活,他自己也是很痛苦的,畢竟不能讓嬌妻們過幸福的生活,他會覺得很內疚。一內疚,那就會很鬱悶。一鬱悶,那就沒什麼快活可言。

幸福是精神與物質雙管齊下的產物,只有精神享受而沒有物質作為基礎的,那不是真的幸福,充其量,也只是一半幸福。

他向來不相信在沒有物質享受下,一個女人會感到幸福。他不尋求那種只須柏拉圖式愛情就能心滿意足的女人。想找那種美人,估計只有天堂才有。

現實的美人,都是需要物質享受的。

所以,他下決心要賺很多錢,滿足嬌妻們的物質慾望,再給予她們無限的精神享受,這才能使她們得到真正的幸福。

他一直在為這個目標而努力。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388章與美人逛街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390章跳舞生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