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349章美女教練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8日 00:44 [字數] 45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姚舒曼指了指剛走出來的王小兵,妙目在蘇惠芳與王小兵之間來回掃視,暗忖這美人到底是王小兵的誰。她自己算是個美人,但在庄妃燕面前,也並占不到優勢。她是健美之中蘊含著燦爛的美貌,陽光與秀逸的氣質迫人。

而庄妃燕則是沉靜中帶著三分成熟,四分嫵媚,自有一種獨特的明艷氣質。

兩美女更擅勝場,難分高下。

從學校出來,先是蘇惠芳,接著是杜秋梅,如今又來了一位秀美姑娘,姚舒曼暗忖王小兵這小子還真是認識不少美人。本來,她是個局外人,可是,在路上與王小兵戲謔了一番情愛的話語之後,她也感覺自己有意或無意關心起他這方面的事來了。

退一步來講,縱使對王小兵有了好奇心,但也還不致於會嫉妒他認識美女之多,只因庄妃燕一上來便把她看作了情敵,二女素未謀面,沒有交情可言,略含幽怨的眼神向她表達了一個意思:你跟我搶男人。

這麼一來,姚舒曼心裡無來由有些憋氣,感覺自己無形之中卷進了情愛糾紛之中。

女人就是那麼奇怪,一旦要在男人面前分高低的時候,沒有誰肯輕易言敗的,哪一個都認為自己有勝算。

姚舒曼心裡想道:這女的把我當成王小兵的女人了,可惡,用那樣的眼神瞧我,我偏要氣一氣她。

有了這種想法,自然便改變了角色,也把自己先當成是王小兵的女朋友了。

這麼一來,便真的煞有介事一般,出現了兩個美女爭風吃醋的場面。

起先,庄妃燕也只是懷疑而已,問了姚舒曼一句之後,剎那間發現對方的眼神變得比較有挑戰味道,並且紅潤的唇邊泛起一抹較量的笑意,好像在說:你也是他的女朋友嗎?

女人是最敏感的高等動物,庄妃燕嗅出了姚舒曼的競爭味道,便仔細打量一番,發現她其實也是個美人,身材與臉蛋都不輸於自己,頓時也沒把握贏她,心裡有氣,便更加幽怨地轉而盯著王小兵,雖不說話,但那微撅的紅唇便是表明她要說的意思是:她是誰?

王小兵掃視一眼兩美女,暗道一聲不妙,他也從兩美人那帶著淡淡火藥味的眼神瞧出了端倪,連忙笑道:「妃燕,吃糖。」

初嘗禁果的庄妃燕只想與他再激情大戰,可是如今卻發現他與別的美人在一起,當然有醋意,也不吭聲,也不接糖果,只是把紅唇撅起老高,語氣有些冷道:「我知道你買糖果給誰吃1

「小兵,拿來給我嘗嘗。」姚舒曼思忖演戲要演到底,溫柔道。

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王小兵頓時心往下一沉,只祈禱庄美人不要當場發飆,幸好庄妃燕也是個能剋制的姑娘,倒沒有進一步的憤怒,只是眼神更加怨恨了,他把一袋糖果遞給姚舒曼,卻是看著庄妃燕,笑道:「這是我們學校的姚老師,我順路送她去她同學家裡。買幾包糖果給她帶去作禮物。」

兩美女又對視了一眼,彼此都是含笑相視,顯出一副誰能笑到最後,誰才是勝利者的姿勢。

「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說。」其實,庄妃燕只是想叫他晚上來找自己而已。

「什麼事?」王小兵還以為她真有事。

「在這裡不方便說。」庄妃燕的矛頭明顯對著姚舒曼。

腦筋一轉,王小兵頓時明白庄妃燕想要什麼了,他用小腹下面的巨大讓她飄飄欲仙,回味無窮,如今是要纏著自己再施恩露,微微一笑,暗示自己知道了。

不過,姚舒曼雖沒聽出庄妃燕話中包含著「上床」的意思,但也領悟到她是要自己識趣離開,這可怎麼咽得下這口氣,也笑道:「小兵,再不走,恐怕我要遲到我同學家了,那就沒飯吃了。」

這話也很明顯是要跟庄妃燕一較高下,看誰能真正叫動王小兵。

兩美女又相視一眼,彼此的嘴角都含著淡淡的冷笑,目光移向王小兵,看他怎麼樣表態。

在兩美女那堅挺高聳的酥胸來回掃視一眼,王小兵暗忖要是能把她倆同時抱上床,那就美妙之極了。可惜,如今二美人正在鬥氣,還要自己作出選擇,不禁為難。

從關係來說,他與庄妃燕已有「一夜夫妻」之分,當然要站在她那一邊,不過,他還要請姚舒曼在王強面前美言幾句,所以也不想開罪她,要是使她不高興了,以後縱使不去向王強學藝,在上體育課的時候見了面也沒意思。

更何況,他對她也有些意思,還想泡她到床上呢。

所以,他腦子急轉,在找尋最合適的解決方法,使二美人可接受。

這時,春色滿面的杜秋梅也已走到了門口,她聽到了庄妃燕與姚舒曼的說話內容,又察顏觀色,早已明白了七分,於是笑道:「依我看,小兵先送姚老師到她同學那裡去,然後晚上回來找庄經理,這樣就有足夠的時間商量一件大事情。」

她笑吟吟地撩了撩額前一綹亂髮,掃視二女一眼,暗忖道:老娘我捷足先登一步了!

王小兵一聽,覺得可行,笑道:「惠芳,我晚上過來找你。杜老闆,幫我拿幾包糖果給她,我現在送姚老師過去,很快回來的。」

蘇惠芳雖心裡有氣,但想到姚舒曼畢竟是王小兵的老師,也不想做得太過分,便微微撅著紅唇,道:「那你快去快回,我等你。」

「好。」王小兵跨上摩托,擰動油門,嘟一聲,便朝下湖區而去了。

姚舒曼卻暗暗得意,覺得還是自己稍勝了半籌。

在路上,她問道:「王小兵,剛才那個庄經理跟你很熟的嗎?」

「如果我說是我老婆,你信嗎?」王小兵哈哈笑道。

「胡說,」姚舒曼愣了一下,當然不信,「她好像跟你很熟似的,到底跟你是什麼關係呢?」

「唉,說是我老婆你不信,那隻好說是我的好朋友了。你怎麼這樣關心她是我的誰呢?你喜歡上了我嗎?」王小兵以戲謔的口吻道。

「啾,喜歡上你?你想得美。」她雖是這麼說,但心裡也在奇怪,自己為什麼要那麼關注他與身邊女性朋友的關係。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不知不覺中已到了下湖區,那裡是一片大住宅區,有公寓,有私宅,居民多半是生活比較富裕的人。

在沒遇到庄妃燕之前,王小兵也想隨姚舒曼到她同學家裡坐坐的,不過,還要趕去見庄妃燕,停了車之後,便道:「姚老師,我回去了。」

姚舒曼當然知道他是去找庄妃燕,但想起庄妃燕那對充滿了挑戰的美眸,她便不服,暗忖就是要拖一拖王小兵,讓他遲點回去,那就間接可氣一氣庄妃燕,於是連忙笑道:「來都來了,上去坐一坐吧。我同學今天包餃子,一起吃吧。」

「可你同學沒邀請我啊,又沒帶禮物。」他看了看天色,並不算晚,周末庄妃燕晚上九點下班,現在回去也還要等她下班之後才能玉成好事,便也想去見見姚舒曼的同學。

「這糖果不是禮物嗎?不要婆婆媽媽了。」姚舒曼是個性格爽快的人。

「那恭敬不如從命了。」王小兵停好摩托,便隨她一起往前走。

轉了一個彎之後,便到了一棟八層的公寓前,姚舒曼的同學住八樓。她們約好今天下午見面的。

「連個電梯都沒,如果每天上下幾次,那還不累趴。」姚舒曼深有體會道。

「不怕,權當是練輕功,說不定鍛煉了三五年之後,成了水上飛可草上飛,那就賺翻了。哈哈。」王小兵向來樂於天命。

「這你也想得到,真是服了你。」姚舒曼笑道。

姚舒曼走在前頭,王小兵跟在後面。這樣,他自然而然地可以欣賞到她那圓實而豐翹的美`臀,一扭一扭的,像兩個圓球在她褲子里晃來晃去,幾乎要破衣而出,引人入勝。看著看著,他便感覺欲血沸騰,心裡湧出一個歪念:樓梯只有我與她,抱一抱她會怎麼樣?

正當他有這種想法時,姚舒曼卻倏忽地轉過頭來,瞥見他目光灼灼地落在自己臀部上,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俏臉刷地紅了一半,便停了下來,倚在牆邊,佯裝扇涼,有意讓王小兵走在前面。

不過,王小兵也停了下來,道:「這麼快就累了?」

「沒有,只是有點熱。」姚舒曼見他又津津有味地掃視自己的酥胸,連忙扯了扯短袖紫薄上衣,把微露的乳溝也遮祝

他則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目光又下移到她胯部,欣賞她兩條修長滾圓的美腿,看著那行雲流水的軀體曲線,他咂了咂嘴,腦子瞬間聯想到她兩腿`之間那裡的勝景,不禁打了個大大的激靈。他那肆意的眼神好像在說:何處無風景可看?隨便都可找到令人滿意的地方細細品味。

但凡女人受到男人欣賞,都會喜滋滋的,那至少說明自己還有點吸引力,值得驕傲。

姚舒曼也一樣,被他粘人的目光在身上游移不定,雖略有羞窘,但心裡也在為自己擁有傲人的身材而沾沾自喜。

「噯,你這樣看人家很沒禮貌的。」她含笑道。

「要怎麼看才有禮貌呢?」他藉機朝她走近一步,謙虛請教道。

「不能老是在人家身上看來看去。別人會不習慣的,如果不認識你的,還以為你是色狼呢。」姚舒曼又上了一級樓梯,與他保持二級樓梯的距離。

「哦,我只是覺得你的衣服很漂亮,多看幾眼。」他揚了揚眉,笑道。

看衣服?那不是看自己的迷人嬌軀?鬼才信。

姚舒曼心裡沉了一沉,俏臉的得意之色消減了一半,道:「衣服有什麼好看的,不許那樣看我。」

「哈哈,我話還沒說完呢。姚老師的身材穿上這樣漂亮的衣服,使衣服更加好看了。」王小兵連忙拍了一句。

果然,千穿萬穿,就是馬屁不穿。

微有不悅的姚舒曼頓時臉色又活泛起來,笑盈盈道:「看你油腔滑調的,不跟你說了,還有三層樓梯就到了。請吧。」

她做了個請的手勢,要王小兵走在前面,這樣可斷了他窺視自己身子的念頭。

雖不情願,但也不好意拂逆她意思,便只好走在前頭,時不時還回首,以居高臨下的姿勢,瞧一瞧她的堅挺酥胸。

「回頭看什麼呢,直向上走就行了。」姚舒曼羞紅著臉道。

「我怕你一轉身走了,那我怎麼辦?」王小兵笑道。

「咯咯,難道還能把你給丟了不成?我還要你載我回學校呢。」姚舒曼格格笑道。

「那我豈不成了你的專用司機?」二人的談話氣氛非常融洽,話語之中蘊含著淡淡的情意,使人精神愉悅。

「咯咯,那就做我的專用司機吧。」不過,她說完這句話,忽然覺得有問題,但一時又不知錯在哪裡。

但是,王小兵卻聽出她那句話的另一種意思,笑道:「那可以埃不過,你得包吃包住,我什麼搬進你的房子住呢?」

「你」她俏臉紅透了,像吹彈可破的水蜜`桃,嬌艷之極,淡淡地橫了他一眼,但唇邊卻是溢滿了濃郁的笑意,讓人捉摸不定她是生氣呢還是高興。

兩人現在是什麼話題都能談了。這證明兩人的關係又進了一步,雖說還不是情侶關係,但也可算得上好朋友的關係了。

一般而言,男人與女人之間成了好朋友之後,很快就會變成情侶。

「你的游泳技術不錯,參加縣的中學生游泳比賽吧,會得獎的。我做你的教練。」上了幾級樓梯之後,姚舒曼道。

「好埃」王小兵爽快地答應了。

言談間,便上到了八樓。八樓有二套房子,左邊那套房子是姚舒曼同學的,房門開著,門口散落著一些家什,有沙發坐墊,鞋子與衣服。房裡有吵架聲傳出來。

「麻痹,不就輸了幾個錢嗎,整天嘮叨個毛1這是一把近乎歇斯底里的男聲。

「我又沒說粹把女聲很溫柔。

姚舒曼與王小兵愣在門口,聽到人家兩夫妻吵架,不知是進去好還是悄悄離開好,一時拿不定主意。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