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請留步 都市娛樂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八十四章最後的決戰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19日 13:11 [字數] 35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任何的現在,都是將來的過去。

不管在哪一個教派的教典之中,都會有屬於他們的創世紀。

其實所謂的創世紀,只不過教派的創始者用來神話教派由來的一個手段,比如黎明教的所謂創世紀,說穿了就是黎明教被人欺負瞭然后對方再給了他一塊糖,而在黎明教的教典之中,這一天,黎明神在人世間的代表,戰勝了其他神在人世間的代表,然後為黎明教的生存,贏得了空間。

雖然這聽起來很誇張,但是不管是任何教派的教典之中,都會有這樣的橋段,而他們的目的,就是將人神化。

這是每一個教派必須要經過的一個過程。

簡單點講,就是,教典需要讓教眾明白,教派,從何而來。

趙鋼現在還真沒想到自己竟然參與到了一個創世紀之中,這時候的他,已經給予了周茜他可以給予的幫助。

整個黎明教匯聚到莊園內的人,大概有五百人左右,這些人裡面包括了接近兩百人的原來的教廷裁決團的團員。

這些人儘管接受了教廷的洗腦,但是在這時候,他們全部都變成了最堅定的黎明教教徒。

他們將周茜奉為教主,神在人間的代表,而他們,也將成為重生之後的黎明教最核心的教眾。

這些事情,趙鋼,就沒有打算參與了。

他能做的就是給錢,然後給環境。

這天,是趙鋼將周茜救出來的第七天。

一個星期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趙鋼跟周茜,再一次的來到了梵蒂岡城。

這次,他們是以夥伴的身份,來梵蒂岡城,來教皇宮,見證一場世紀審判。

說是世紀審判,其實也有點過,因為這個審判,是不對外的,旁觀這場審判的,基本上都是上流社會的人物,比如英國的皇室,各國的貴族,甚至於還有一個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代表。

今天,他們將在這裡,見證教廷對貝魯卡的審判。

貝魯卡的罪名很多,比如斂財,比如背叛教廷,七七八八的羅列起來,有十多條之多。

教廷儘管因為已經跟黎明教和解,而挽回了一些聲譽,但是他們依舊需要將貝魯卡拿出來進行審判,以此來重新豎起教廷在教眾心中的形象。

貝魯卡是倒霉的。

因為羅尼教賺的錢真心不是他一個人全吃了,為了能夠讓羅尼教更好的傳教,他給了樞密院那些老傢伙不少錢,而現在最想讓他死的,就是那些拿了他不少錢的老傢伙,你說貝魯卡倒不倒霉?

貝魯卡穿著一身灰白色的衣服,被兩個神官給帶到了審判庭裡頭。

可以看的出,貝魯卡的氣色不怎麼好。

事實上,這一星期,貝魯卡基本沒怎麼睡。

他在教廷里有一些死忠,所以他層密謀逃跑,但是計劃還沒實施就被發現了,他也嘗試著去賄賂那些樞密院的老頭,結果那些吸血鬼在拿到了足夠多的好處后,立馬就翻臉不認人了。

貝魯卡也層嘗試著去聯絡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畢竟,他最心腹的聖殿騎士團,就是幫羅斯柴爾德家族圍剿趙鋼的時候被幹掉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總得承他一個人情吧?

結果人家羅斯柴爾德家族連他派去的人都不見一面,就把人給轟走了。

對於羅斯柴爾德家族而言,一個從神台上滾落的教皇的利用價值,甚至於沒有黎明教這個五百多人的教派的教主大。

貝魯卡徹底的走投無路了。

他慢慢的走上了審判台,然後木然的站著。

樞密院的院長拿著一份公文一樣的東西在念著,他一句話都聽不進去。

他看著坐在樞密院院長旁邊的兩個老頭,就是這兩個老頭拿了他最多的錢,卻什麼事情都不幫自己辦。

貝魯卡想要怒吼,但是他發現,他似乎已經都說不出話來了。

他頹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審判進行的很順暢。

貝魯卡承認了所有的罪行,並且將所有罪行都承擔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沒有去指認樞密院的那些人。

這倒是讓那些老頭詫異非常,他們甚至都已經做好了準備來保護自己,沒想到貝魯卡什麼事情都沒說。

趙鋼皺眉看著貝魯卡,他也有點驚訝貝魯卡竟然沒有進行最後的反擊,或者說乾脆拉幾個人一起下水,貝魯卡就那麼簡單的,安靜的把所有罪名都承認了,這是為什麼?

在經過了長達一天的審判后,教廷方面,終於給出了審判結果。

原教皇貝魯卡,因為XXXXX罪名,經由樞密院決定,對教皇處以絞刑。

這是教廷歷史上第一次對一個教皇處以絞刑。

儘管旁聽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教皇必然會死,但是當這個結果宣布的時候,人們還是覺得不勝唏噓。

貝魯卡並沒有多說什麼,他安靜的聽完了審判,然後對著樞密院那邊的人鞠了個躬,隨後,教皇就被人帶走了。

在教皇被帶走之後,趙鋼等人,也被請離了審判庭。

他們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獲准去看教皇被行刑,按照教廷的說法,這關乎的是教廷的臉面,一代教皇,就算要死,也得死的有尊嚴,而不是被一群人圍觀,就跟看殺豬一樣。

趙鋼並不覺得教廷會在教皇的事情上使詐,比如安排假死替死什麼的,現在教廷方面巴不得把教皇弄死,怎麼可能還讓教皇活著?

趙鋼跟周茜並肩走出了教皇宮。

趙鋼拒絕了那些歐洲上層社會人物的邀請,跟著周茜一起,穿過教皇宮面前的巨大廣場,慢慢的,走向旁邊的小路。

「我等一下就走了。」趙鋼對周茜說道。

「走便走吧。」

周茜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說道,「有空去找我。」

「嗯。」

趙鋼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就那樣陪著周茜走了一段路。

不遠處,出現了一輛轎車。

趙鋼將周茜送入車內,隨後轉身離去。

當天夜裡,趙鋼就離開了義大利,前往了西班牙,而至於他與周茜在這幾天相處的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對於黎明教教徒,以及趙鋼身邊的人而言,都是秘密。

趙鋼閉口不談,而周茜也什麼都沒說,教典里只是說教主與聖主在聖地論道論了好幾天,至於論了什麼,按照教典所說,他們談論的東西,就是如何將神的光輝更廣闊的灑在這人間大地之上。

教皇的死訊,在第二天經由教廷公布了。

不過,按照訃告上所說,教皇是死於心肌梗塞。

教皇的死,也算是為這場嚴重影響了教廷聲譽的風波,畫下了一個句點。

不過,有心人不難發現,教皇雖然死了,但是,羅尼教,卻還存在著。

教廷方面,並沒有對羅尼教進行大規模打擊,他們只是把羅尼教列為了不受歡迎的教派,同時禁止羅尼教在他們的地盤傳教,然後就不再管羅尼教了,而半轉入地下的羅尼教,也開始在新的教主的帶領下,慢慢的發展著。

當然,羅尼教的教義,在教皇身死這一天,多增加了一條,那就是羅尼教與黎明教,永世為敵對教派。

彼此教派的人,不能成為朋友,不能結婚。

自此,羅尼教與黎明教持續了數百年的鬥爭,也拉開了序幕。

趙鋼是在西班牙聽到羅尼教的消息的,而在他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他立即就明白了,為什麼貝魯卡那麼簡單的就認命了。

他將所有的責任,全部抗在自己身上,換取了一個樞密院的微乎其微的人情,而因為這個人情的緣故,羅尼教最終得意繼續存在,並在全世界傳教。

這是貝魯卡死之前下的最後一步棋,而這步棋的安穩落下,就意味著黎明教從此不得安寧。

這種信仰的直接對立,是最難以化解的仇恨,就好像是中東那樣,有些信仰不同的人,甚至於會彼此廝殺。

而羅尼教與黎明教的對立,對於教廷而言,也是絕對的有好處的。

兩個教派對立,就意味著會彼此消耗,只要他們一直消耗下去,那這天下,依舊是教廷的天下。

對此,趙鋼,或者周茜,都無可奈何。

一個教派,是不可能那麼容易覆滅,特別是在國外這種地方,大家講究信仰自由,你要真去把人家幹掉一群人,那你就是反人類的惡魔。

儘管無可奈何,但是周茜似乎也不以為意。

敵對就敵對吧,反正黎明教的教義之一,在很早之前就確定的,那就是推翻羅尼教這個教派。

回到西班牙的趙鋼,在西班牙陪著林舒雅休息了幾天,就離開了西班牙,返回了神州。

神州此時已經開春,大地春暖花開,天氣也不如趙鋼離開時候那般冷了。

趙鋼例行公事的去了一趟中南海深處,與趙世炎等人聊了一會兒天之後,就返回到了家中。

剛回到家中沒多久,趙鋼就接到了自己的老子從國外某處打來的電話。

最後的大戰的日期,已經定了下來。

就在今年的四月一號,愚人節這天。

獵人學校與獵殺者學校的精英,還有很多的武術高手,將匯聚到藏區,進行一場註定不會有勝利者的戰爭。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女請留步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