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兄弟 都市娛樂

我們是兄弟

【2683】還有兩個字

[更新時間]2014年07月06日 01:02 [字數] 226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想埃」狗子瞪大了眼睛,一臉的茫然,看起來,竟然有些萌萌的感覺,挺有意思的。

「既然想的話你就別和我廢話了,我讓你幹啥你就幹啥。」王龍坐在駕駛的位置,也沒說話。

「別說我了,說說你吧,最近天天晚上跑射吧,天天和小美在一起,怎麼著,戀愛了?」

「沒有,我有什麼戀愛的,就是挺空虛的吧,她這個女孩子和別人不一樣,和她在一起我一點壓力都沒有,她也從來都不會去要求我什麼,這樣挺好的,我喜歡。」

「我覺得這樣是太不負責任,太不是人的表現。」狗子倒也不慣著王龍「你說都是人為什麼差距就這麼大,我這麼想著和幽若生孩子,她見了我除了打罵就是菜刀,你特么隨隨便便,就整一個**,想什麼時候來一發,就什麼時候來一發,她還不要求你什麼,憑啥埃」

「哪有什麼憑啥的,你別把我說成這樣,我只是不想在相信愛情了,就是這樣的。」

「你快拉倒吧,無非就是陳欣怡那次的事情傷害到你了,龍哥,總還會有更好的女孩子出現」

王龍搖了搖頭「行了,我們不要說這些了,你說這麼長時間了,憂姐怎麼還不出來埃」

「女人做美容本來都是很麻煩的事情了埃」狗子笑了笑,靠在了後面「龍哥,我想問你一個很嚴肅的問題。」狗子摸著自己的下巴,一臉的嚴肅正經「為什麼每次我看幽若身體的時候,幽若都會像要殺人一樣的拎著菜刀,充滿恐嚇的眼神想要砍死我一樣?」

王龍特別的想抽狗子,他轉頭,瞅了眼狗子「你能不能問我一個別的問題?我求你了,真的,狗子,我從來沒有想過,你的情商居然這麼低,真特么服了1

「我覺得你這麼說我,是對於我的侮辱。」狗子剛想繼續說話呢,憂姐從美容院裡面出來了,狗子連忙下車,把後面的車門拉開,憂姐坐上車,摸了摸自己的臉,笑了笑「感覺還算不錯啊,行了,我們晚上吃點什麼,兩位久等了,不好意思了埃」

憂姐笑了起來,看著王龍和狗子「為了報答你們,晚上我請你們兩個吃大餐啊,你們挑。」

「我不吃,我要去給我女朋友準時送飯的。」狗子指了指自己的手錶「你們兩個去吃吧。」

憂姐和王龍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都挺無奈的,憂姐笑了笑「走吧,去那邊,那邊吃飯的地方多1憂姐這話一說完,王龍就發動了車子,然後就在他們車子剛發動的時候,就看見從側面,突然之間就聽見了油門的聲音,王龍看著側面一輛車子沖著他行駛過來了。

他猶豫了一下,臉上充滿了戒備的神色,很快,他看了看周圍,後面,左面,斜前方,四五輛車從不同的地方沖著他們這邊就行駛過來了,行駛的速度很慢很慢,但是卻很有秩序,這幾輛車子甚至把王龍這邊的可以逃脫的所有路線都給封死了,像是蝸牛爬行一樣,慢慢移動。

王龍坐在車上「大家把安全帶。」他們的車子是一輛寶馬X6越野車,白家豪在副駕駛,也把安全帶繫上了,憂姐從後面繫上安全帶的同時,緩緩的開口「車座子底下有槍。」

王龍點了點頭,他和狗子,憂姐,一行人都把槍拿了出來,很熟練的安裝好彈匣。

「這個是來找我們的嗎?」王龍瞅著憂姐「我怎麼覺得他們不像是警察。」

「不是你們的,是來找我的應該。」憂姐眯著眼,看著周圍「好像是底紋的人,小心點,底紋是我們的一個仇人,這個人是一個亡命徒,他們哥倆都是,一個叫底紋,另一個叫螺紋,我們之前發生過幾次過節,就是在BS市全市戒嚴之前,暴君帶人回來橫掃過底紋,把他們的整個幫派都掃清了,那個時候底紋還有一些人消失了,掃除幫派的時候就沒有看見他們,都說他跑路了,誰知道這個時候又出現了,這哥倆向來形影不離的。」

說完之後,憂姐拿起來了自己的電話,她鼓搗了幾下電話,轉頭看了眼王龍「王龍!你們的手機有信號嗎,我這裡手機沒有信號,打不出去電話。」

王龍一聽這個,和狗子兩個人連忙都把手機拿了出來,果然,他們兩個人的手機信號的位置,全都是無服務,王龍眉頭一皺,看了看周圍「這裡也不像是沒有信號的地方埃」

「這有什麼的。」狗子從邊上無奈的嘆了口氣「這種小範圍的信號***,用不了幾百塊,網上有的是賣的,人家肯定是事先都準備好的唄,除非你打110.」

「打110來了是抓你抓我,還是抓他們。」王龍轉頭看了眼憂姐「憂姐,都沒有信號。」

憂姐聽完了王龍的話,點了點頭「一會兒看形勢,實在不行就先動手,我們有車子優勢,希望可以逃跑吧」憂姐一邊說,一邊從自己的兜裡面,掏出來了一個小木片,這個小木片就是一個正方形的小木片,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製成的「王龍,這個給你,你拿好了。」

王龍接過了憂姐手上遞過來的這個小木片,這個小木片的做工看起來挺粗糙的,但是這個木頭看起來質量卻是非常的好「這是什麼東西整的呢?」

「紫檀木,是非常非常上好的紫檀木,只是可惜了這塊木頭了,這個木匠手藝真不怎麼滴。」狗子從邊上緩緩的開口「麻痹的,這紫檀木要是給了我,我能讓他發揮最大的價值。」

「你最好別打我紫檀木的主意,否則的話我讓你一輩子都做不了男人,我說話算話的。」

不知道為啥,憂姐說話的語氣冷冰冰的,讓狗子渾身上下也都有些不自在。

他抬頭,看了眼那邊的憂姐,沒有說話,只是把目光又落在了王龍的身上。

王龍拿著手裡面的這一小塊紫檀木,翻來覆去的看了半天,很快,他在紫檀木的背面,看見了兩個字,還有一個畫的很難看的心,那兩個字是「木」那一個心,就在木的下面,還有兩個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們是兄弟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