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一百一十一章大盜的挑釁

美人謀律

第一百一十一章大盜的挑釁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7日 20:58 [字數] 376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一百一十一章大盜的挑釁

「有賊人偷東西。」白世遺板著臉。倒不是對寶貝外甥女不滿,而是生氣。

偷大都護府?這賊的膽子也太大了點,而且還很有些挑釁的意思。

「東西丟了嗎?」

春大山點頭。

既然爹和舅舅都沒說要審小偷……很明顯,對方挑釁成功。不僅得手,還逃得無影無蹤。

春荼蘼略想了想,試探著問,「我來安西之前,皇上曾對我說,西域這邊出現了大盜,不拘在安西四鎮,附近的村鎮城郭都有危及。昨晚的作案手段,與那大盜有相似之處嗎?」

白世遺和春大山下意識的對視一眼,最後由白世遺說,「目前還沒有調查清楚,但我感覺應該是那個大盜的手筆。」

白世遺猶豫一下,補充道,「皇上曾有密旨,說允許你參加到此案的偵破過程中。只是我和你爹覺得此事危險,不想讓你參與,所以你來了這麼久,我一個字也沒透露。再者,那個大盜雖然來過龜茲城,作案數起,卻從沒在大都護府附近動手,而且已經沉寂了半年之久了。」

意思是,這種流動作案的強盜,不會久留在一地。那大盜在西域這片折騰了三年,半年沒有出現的話,應該是走掉了才對。雖說沒有親手抓住他很恥辱,但他能到別處去,心中還是鬆了一口氣的。畢竟,人無完人,白世遺是帶兵很強,破案並非長項。

有強盜出沒,只要不是針對軍隊,也不是有外敵進攻,應該屬於地方政務的範疇,照理是長史佟東瑞負責的。這麼久抓不到嫌疑兒,也算失職。鑒於這大盜本領太高強,於是情有可原。

「他偷走了什麼?」春荼蘼再問。

白世遺的臉色立即變得難看,春大山也是面色雪白。看起來像是后怕。

春荼蘼心頭一凜,「難道是……外庫房?」

白世遺和春大山不說話,幾乎同時拍了下桌子。這沉默和突發的暴躁行為,就等於是回答。

外庫房,雖然佔了個「外」字,其實是屬於內院的。不過這邊的建築不規整,呈「回」字型,內院中住人的地方不大。算是內圈。庫房則在外轉那圈的兩側部分,后側是馬廄,前側住著部分粗使僕役。也就是說,僅一牆之隔,那大盜就可以隨意進入家眷們住的地方。

想想,還真是可怕,相當於有刀子的寒光在脖子上掠過,卻又收了鞘。

而外庫房,其實沒放什麼真金白銀,而是日常用的東西。衣料、茶葉、藥材,少許的珠寶字畫什麼的。大多數是這回春荼蘼帶來的。之前外庫房是半空著。若那大盜真為錢財而來,應該去偷都護府衙門那邊,因為有存的響銀、米糧、還有在黑市上能賣出大價錢的兵械。

這種行為給人的感覺像是示威……我能殺你,但沒有殺,但你,知道我是誰嗎?

「舅舅和爹別著急,急的人就輸了哦。」春荼蘼想了想。勸慰道,「該叫佟大人和管事的媽媽去查查到底少了些什麼。從丟失東西的多少,可以判斷出作案者是個人。還是團伙。」

「他從來是單獨作案。」白世遺哼了聲,「但是屬騾子的,很能扛走細軟。」

春荼蘼露出笑容。三舅舅的說的雖然是氣話,語氣卻很幽默。

「總之,咱們自己不能亂,否則不管是誰,都能渾水摸魚。」她說,「不過昨晚連示警的鑼聲都響了,只怕百姓們不到中午就會知道。舅舅若覺得丟臉,就正中那人的計策。」

臉皮厚,有時候也是一種很有效的防禦工事啊!

其實道理都懂,但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心裡明白,就是抹不開面子。此時有春荼蘼軟聲細語的開解,白世遺和春大山很快平靜了心緒。他們昨夜聽到消息,連夜趕回來,不是為了坐著生悶氣的。

整整一天,大都護府內都忙碌不堪。白蔓君鎖了回字院內外圈相通的門,又派了粗壯的婆子守著,任外頭亂去,攏著兒子女兒和貼身的丫鬟婆子在身邊,倒是安然。她這種從小到大都備受寵愛,從來沒有自己承擔過風雨的個性,現在能做到處亂不驚,可見這些日子經受過鍛煉。

到晚上,兩家人各自吃了飯,春大山就到白世遺的書房去。當然,沒忘記帶上春荼蘼。

「據初步調查,那大盜只拿了一匣子珍珠。」春荼蘼給兩位長輩親手煮了茶后,春大山就說,「其他東西都沒有碰,但在放珍珠的地方留了字條。」

「寫的什麼?」春荼蘼很好奇。

說是一匣子,其實那匣子才兩巴掌大要。而珍珠雖然值錢,可這麼點的數量,也不值得拿生命冒險。明顯,性價比不高。

「今借寶珠走,不知何日還。」春大山念道。

春荼蘼哈的一笑,搞得白世遺和春大山很詫異。這時候,不是應該生氣嗎?

「好玩。」春荼蘼彎著眉眼,但驕傲不服輸的勁頭卻流露無疑,「他這是明明不是為了偷竊財物,而是挑釁,是下戰書呀,應對起來不是很有意思嗎?」

犯罪心理學中有很多這樣的犯例,一個犯罪嫌疑人成為某一行業的高手,屢屢作案,屢屢得手,並玩弄執法者於股掌之間,他就會耐不住寂寞,以致後來的犯罪行為呈現炫耀式,甚至會給執法方以提示,從而提高犯罪的難度係數和完成後的成就感。

是心理變態嗎?說不清,反正這類犯罪,所要求的已經不是結果,而是過程。就像是……和執法方玩智力遊戲。

那麼,既然玩遊戲,當然要開心一點。太緊張太在意,反而會輸。

但,那大盜挑釁的是誰?

想到這兒,春荼蘼不禁挑了挑眉。三舅舅說,之前他從沒靠近過大都護府,這次冒了這麼大風險,還被發現了,差點被抓到。偏偏偷的是她從長安帶來的東西,明顯是針對她埃

「我的名聲,在西域這邊響亮嗎?」她忽然問。

「大唐第一女狀師哪。」白世遺相當得意,「長安的胡商這麼多,你打的那幾個案子如此轟動,還一手拯救了突厥的狼神之子。你說,你的名頭響亮不響亮?那大盜若沖著你來,這回舅舅拼了性命。也要把他捉拿歸案。借著姑娘家的名氣抬高自己,這種下賤的品格都不配做男人。」

白世遺和春大山都是聰明的人,當春荼蘼提起自己的名聲時,立即就明白那大盜沖的是自己寶貝女兒。

「三舅舅,您公事繁多,不必為這點小事費神。」春荼蘼搖搖頭,「再說您是副都護,從三品的大員,定遠將軍,若直接跟大盜對上。就太抬舉他了,會讓他更得意。」

「你行?」白世遺饒有興緻的問。又懷疑,又自豪,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除荼蘼之外,他的一兒兩女都在長安,有七八年未見了。毓靈幼時膽小,親母不在,雖然黃氏不敢剋扣什麼。大約也不會太寵愛,所以毓靈的性子想必不會有大的改變。毓燕從小就跋扈,從來不討他喜歡。惟一的兒子毓飛……從父親來信的字裡行間。看來是不傳哪個有他的假女兒,真外甥女這樣光華畢露,將來的身份也必須貴不可言。

「我行。」春荼蘼想了想,很認真的點頭,讓人覺得並非是信口胡說,而是掂量過自己。

「沒想到,我家荼蘼不僅會當狀師,還能破案哪。」白世遺笑,但心中卻不安。並非不相信荼蘼,而是那個大盜十分狡猾,不僅武功高,暗裡來,暗裡去,智計也頗深。這麼多年,各地軍政衙門不是沒圍捕過,有一次只差一點點,可就是捉不祝

「很簡單。」春荼蘼傲然道,「咱們身上流著白家血的人,哪有被人指上鼻子,還縮頭不敢應戰的道理?我雖然只是個狀師,但我把那些被盜的苦主當成我的委託人,要打贏對方,就一定會調查案情,從中找出漏洞。」

「好。」白世遺軍人性格,說話辦事都極利落,「我就派你爹幫助你,有什麼事,就自去找佟長史交接。之前安西所有的地方政務,都是佟大人負責的。舅舅等你的好消息,別輸了回來找我哭埃」

西突厥的爭位開始進入白熱化、明面兒化的階段,他要源源不斷的給予阿蘇瑞支持,事務多且煩雜,還得撫慰其他未攪進去的各部,保護中西陸上交通要道,鞏固大唐的西北邊防,確實顧不上其他。如果荼蘼能幫上忙,抓到大盜,還地方以安寧,他非常願意,也樂見荼蘼被更多人尊敬。他們白家祖上出過女將軍,現在再出一位女智者就更好了。

爺仨個商量了一下細節,春荼蘼就回了屋。照例,她老僧入定一般的閉目靜坐,想事情直到半夜,心頭突然一動,走到窗邊去,試著問,「狼衛可在?」

「在。」是女聲。

春荼蘼唇角上翹。看來,上回那女狼衛露了臉之後,狼衛首領就打算派這狼女來當她的近身保鏢了。反正已經暴露身份,他們倒是大方著來了。

「沒事。」春荼蘼明知道對方看不見,卻還是擺擺手,「我要查案,你們跟得緊點。」夜叉處在政治與軍事的鬥爭漩渦中,所以她要保護好自己,不讓他分心。

「是。」只一個字,春荼蘼當真放了心。

…………………………………

…………………………………

…………66有話要說…………

童鞋們,今天是雙倍月票最後一天!!!

對了,九月投粉紅票的朋友名單已經發在公眾版了,有興趣的看一下吧。雖然是枯燥的名單,卻是66每天精心整礫以,很多長期投票的朋友,名字獨特點的,我都記得了,呵呵。

感謝alice963、蘇小慵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1011、蘇小慵、慧慧~姐姐、狐狸精的死黨、懶羊羊好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