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九十九章遠遠不是結局

美人謀律

第九十九章遠遠不是結局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8日 06:28 [字數] 372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談判也好,調查也罷,可以妥協,但絕對要守住底限,任對方予取予是不行的!雖然本著善良之心,但仍然不要去考驗人『性』中的惡。

誰說權貴一定是有罪,窮人一定是無辜?正義和道理,有時候並不站在看起來柔弱的一方。

「我們死了人。七條人命埃」控訴。

「是自盡,而非白毓秀動手殺害。」頂回去。

「把人『逼』死的,未必要自己動手。」再控訴。美人謀律99

「是不是白毓秀相『逼』,你可有確鑿證據?」再頂回去。

「那些死去的人,就是證據1開始不講理。

於是,她講道理,「請問,當初如果沒有貪婪之心,為什麼被『逼』迫時不來安國公府,向白相求告。長安城誰人不知,白相從來公正,地位超然。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如今年近花甲,可曾欺壓過百姓良民?無論如何,你們捫心自問,自家就真的沒有一點責任?如果不是考慮到之後會賺大錢,為何當日忍氣吞聲?這是一筆糊塗賬,你們心中都明白。但所謂人一死,萬事休。再辯個誰對誰錯還有意義嗎?我知道你們心疼死者,可如果能得到後半輩子的安穩生活,父母安度晚年,孩子前途無量,不也挺好嗎?死者之所以選擇了這麼可怕的手段來『逼』宮,為的不也是你們這些活著的人嗎?如果你們非要鬧上公堂,爭一個頭破血流,先思有沒有贏的把握。再思自己有無道理和底氣,三思死者的意願。三思后,再來決定是否接受我的提議。」

幾句爭執下來,再看對方的臉『色』,春荼蘼很有把握,協議會達成的。

人有從眾心理,只要大多數人答應,若非不可化解的矛盾,其他人也會跟隨。本案中。有十五戶原告苦主,其中七戶死了人,還不到一半。加之剛才那潑『婦』那樣的,只想以死去的老公換銀子,所以大多數人必定點頭。另一方面,這些人雖然嘴硬。卻也知道,自己也並非全部有理。到底,貪心是始因,後來雖有強權和迫害的舉動,但那是拓拔所為,真的沒有證據。硬生生就按在白毓秀身上。

法律講的,就是真憑實據。對某些冤案來說。這是無奈的,不公平的,明明對方是罪魁禍首,卻無法將其繩之以法。但對大部分情況來說,確鑿而真實的證據是必須,是防止冤案發生的基石。

律法又是不容隨意變動更改的,那樣會損傷律法的尊嚴。所以對於前者的情況。只能是努力尋找證據,別無他法。於此案之中。就是沒有證據,所以不能定罪。

哪怕,白毓秀真的是罪人。

「怎麼賠償?」有人怯生生的提問。

「按你們各家手中握著的、有關這趟海運生意的出資證明,三倍賠付。相當於那條船並沒有沉沒,而是安全返航,賺到了當初預料的銀子。」就算還了高利貸,也有至少兩倍多的利潤。

話音一落,就有人面『露』喜『色』。那是家裡沒死人的。

也有人神情一松,隨後『露』出哀『色』,眼中含淚。那是家裡死了人,可是卻明白是自家有錯在先,現在卻好歹有個不那麼悲慘地結局,準備接受的。

有人神情掙扎,是在痛心與理智中猶豫的。

而吳非卻雙眼通紅,大哭了起來,「我爹死了!我爹死了!我要銀子有什麼用1

「小少年,今天姐姐教教你。」春荼蘼嘆息了聲,真為吳非心痛來著。但很多話,不管多麼殘忍無情,卻必須要說。

「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也要付出代價。無論做任何事,無論是任何人都一樣。你父親固然可憐,可他拼死拼活,是為了你。他想要給你請個名儒先生,想要你擺脫商籍,成為人上之人。所以,他自己選的鋌而走險。那麼,你為什麼看不起他拿生命留給你的銀子?你可以用這筆錢好好讀書,將來光宗耀祖,讓你爹在地下也含笑九泉。」

「不……」

「不然如何?」春荼蘼打斷吳非的話,「你一定要讓白毓秀償命嗎?可是,真的是白毓秀要了你爹的命嗎?你是讀書的孩子,聖人教你道理,就是讓你糊塗的嗎?別讓怨氣左右了你公正的心,你自己想想。」

接著她又對其他猶豫的人家說,「我白家如此行事,你們再捫心自問,是否出於善意?如果官司真打起來,你們覺得自己真的十足十有理?你們失去親人,如今正在義憤之中,等平靜下來,將心比心,我白家做得還不夠嗎?除了安國公府和白相外,任何一個權貴會管你們的死活,二話不說,在並不絕對責任的情況下,先賠銀子,讓你們渡過難關嗎?」美人謀律99

連番的問話,有軟有硬,原告們漸漸息聲。就連吳非,也明白他的爹是為了讓他有個更好的求學之路,這才冒險做生意的。而生意,有賺有陪,父親等七人以死相抗,雖說是走投無路了,但也確實是『逼』了白家埃

雙方爭論起來時,康正源一直採取觀望的態度,見場面沒有失控,也就沒有出聲。他調解主持的工作做得像模像樣,不干涉、只引導和維持秩序,任雙方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和訴求。

「調解成功,雙方達成協議,要簽正式的律法文書。」春荼蘼最後提出要求,「你們必須承諾,拿了銀子,再不可就此事上告,也不可詆毀安國公府的名聲。否則就是違約,要負律法上的責任,和做生意講誠信是一樣的。一句話,公堂事,公堂了。」

「依本官之見,不如這樣。」康正源開口,「各位原告回家去商量一下,三天後。本堂二度調解,那時如無異議,就可達成協議了。」

「也不必非得全體同意。」春荼蘼補充,「協議,我們安國公府和你們分別簽署。」

眾人有點六神無主,此時也沒有主意,只好先行散去。被掌嘴十下的潑『婦』,頂著一張紅腫的臉和流血的唇角,意思倒有些興高采烈。

「我懷疑這個女人是後娘。」人走乾淨后。春荼蘼對康正源說,「請你一定要派人留意。若真是後娘,我們白家賠的錢,必須留一部分給這孩子。還有,那後娘的銀子也不能全給,都交給里正。每年孩子全須全尾的。才能把錢發下來,防止她虐待孩子。」

康正源點點頭,「你這法子倒新鮮,卻也很是可行。還有,那些賺利銀的及上門搗『亂』的強人,和曾經被拓拔使銀子支使。去原告們那裡找茬的官門中人,你要追究嗎?」

「不要了。」春荼蘼果斷搖頭。「我也好,官府也好,管得了一時,管不了一世。現在懲罰了那些壞蛋,是痛快了,正義了,可今後怎麼辦?他們到底沒有死的罪過。所做的噁心事也不能杜絕。而那些原告還要在長安城生活,我們放開這事後。那些人事後找原告們報復,大罪不犯,小罪不斷,豈不是讓原告們難以過活?」

水至清,則無魚。她沒那麼單純,非要正義徹底得到伸張。因為她知道,這世上不是只有對與錯,黑與白,還有很多灰『色』地帶。

惡人,什麼時候、什麼地方都會有。只要那些人不過分,日子總得過下去,怎麼可能完全消滅這些現象?

「你吧,是個奇怪的姑娘。」聽春荼蘼這麼說,康正源微笑,「初見你時,你笑眯眯的,似乎與人無害。」

「這叫軟妹子。」春荼蘼也笑。

「很貼切的形容。」康正源讚許地點頭,「可隨後在公堂上,你伶牙俐齒,真有點可怕。」

「這叫女漢子。」春荼蘼又道。

「這句,也貼切。」康正源給逗得忍不住笑容加大,「但到最後,會發現你有一顆最善良的心。你只是,追求著你的正義。」

「你不也是嗎?所以,你更可貴。因為你的身份,你本不必關心下層百姓。」春荼蘼目光閃閃,由衷地說,「我們不要互相誇獎了,反正我們一條道上的人,做一輩子的朋友吧?」

一輩子的朋友嗎?雖然早在感情發芽前,就封凍了土壤。雖然,一直當朋友對待。可這話聽起來,仍然令他心中一痛,因為他欺騙不了自己。但看到春荼蘼的笑臉,心悸變為坦然。以前不這樣的,是這次單獨相處的時間太多,『亂』了他的心。

「好。」他點頭,「做一輩子的朋友。」輕聲輕語,承諾卻重如泰山。

這樣,也好。對著這個在感情方面遲鈍的姑娘,就讓那份心意,從不被知道,也好。

「我初初估算了下。」為壓制情緒,他迅速轉移話題,「這次安國公府,賠償的銀子超過了三萬兩。」

「會再多幾千。」春荼蘼肉疼得眉頭緊皺,「因為對死了人的人家,我打算再多給些,還要出喪葬費用。既然銀子都花了,索『性』大方一點。」美人謀律99

「你不覺得冤枉?」康正源有些好奇,知道這丫頭有多喜歡銀子,「你大哥,可能並沒有犯錯,可整個安國公府,卻這樣被賴上了。」

「雖然冤枉,可是我祖父經不起和這樣的事糾纏。」春荼蘼嘆氣,「遇到這種事,該認倒霉的時候就認吧。因為時間越久,對我祖父越不利,政敵會攻訐,小人會下黑腳。只當,破財免災了吧。這次,整個國公府會被掏空,搞不好還得加上我的私房。」

但,這遠遠不是結局。如果她所料不錯,這筆錢早晚會加倍拿回來的。

……………………………………

……………………………………

…………66有話要說……………

感謝擦身而過9868打賞的香囊

感謝tokyo8、ursula1011、小院子、可夕梨、狐狸精的死黨、懶羊羊好、甜沙拉、嘎咕寶貝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