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九十三章你威脅我?

美人謀律

第九十三章你威脅我?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2日 22:04 [字數] 36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美人謀律_美人謀律全文免費閱讀_第九十三章你威脅我?春荼蘼知道,韓謹瑜終其一生,心裡也放不下春村美人謀律。

無關於愛,只關於恨。

或者最初是愛的吧?不然她也不會千方百計的嫁給那個男人,又用了無數的手段。可惜她根不懂,愛情不是搶奪能得來的。而後來的婚後生活及種種瑣碎,愛變成了厭惡和憎恨。

最後,兩人還和離了。

韓謹瑜即傷了心還傷了自尊,對這種霸道無禮,為自己的快樂不惜殺人放火的惡毒女人來說,那種恨意真是綿綿無絕期的,也會特別在意她認為傷害了她的人。

所以在韓謹瑜意圖晾著她的時候,她叫了春村的名字,故意弄出點動靜,韓謹瑜就連思考判斷的時間也沒有,由著情緒左右行動,第一時間就沖了出來。

她輕而易舉破了這個局,兩個人面對面了,很多事就可以攤開來講。

「哼,跟宮說道理,講律法。好得很哪。」韓謹瑜氣得不行,卻又實在抓不到春荼蘼的把柄,只得用了最原始的一招:擺架子。

「宮是公主,你只是個臣女美人謀律。現在,立即大禮參拜宮。」

嗯,這個要求不過分,畢竟身份地位是實打實,並不容更改的。但,她今天膝蓋若是彎下去,頭也磕下去,氣勢……並不會弱,但她就是不願意。

於是她上前一步,臉色仍然溫和可愛,好像面對的是自己的好友,「公主殿下,臣女參拜您是應該的。所謂,禮不可廢!可參拜大禮的根據是什麼?是您有封號,而我沒有。對不對?」

「那是當然,宮是皇女1

「您出身高貴,這一點毋庸置疑。可是您不要忘記。因為和離案,其實中涉及到命案,皇上罰您幽居於公主府內,無旨不得外出,連公主的車架和儀仗也已經收回,相當於您的封號暫時被剝奪。甚至……您現在是帶罪之身,連良民尚且不如,為什麼要叫我行大禮?」

「你1韓謹瑜氣得渾身發抖,伸手指著春荼蘼,卻無話可說。

「你給宮記祝」她尖聲道。「宮的封號不會被剝奪一輩子,而且宮非常記仇。春荼蘼,你最好求神拜佛。別落在宮手裡1

春荼蘼沒說話,只是咂咂嘴。

落在你手裡?這輩子是不可能了。小爺也不是平民,好歹是白相的寶貝孫女,皇上的表外甥女,哪那麼容易被拿捏?春荼蘼暗想。

再者。韓謹瑜因為偷藏羅斐然的事,已經徹底失了聖心,將來頂多是再許一門比較寒微的婚事,遠遠被打發了。長安城,再不是她可縱馬揚鞭,肆意生活的地方。

所以。這個威脅真是蒼白無力。

「現在,給宮滾出公主府。」韓謹珍怒聲道,「別對宮說。律法也規定,宮必須接見你不可。就算讓你進來了,現在宮又改變了主意!你能如何?」

說完,她轉身就要進屋。眼看一隻腳踏進了門檻,春荼蘼不緊不慢的聲音在後頭響起。

「我是不能讓大公主必須接見我。但是……我不是來和公主閑聊的。我是為了一個案子做調查。如果大公主不肯搭理我,沒關係。我只能把您的名諱提交到公堂。」

韓謹瑜猛地回頭,惡狠狠瞪著春荼蘼。

她站在四五級台階的高處,而春荼蘼站在院子中。明明,她身份比春六高,站得也比春六高,可為什麼春六的身姿筆直,微揚著下巴,卻似在俯視著她呢?她不喜歡這種感覺,可就是無能為力。

但在春荼蘼眼裡,皇家之女此時毫無形象。這不,腦袋項上那朵碩大的牡丹花都歪了。

「皇上說過,律法大過天。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倘若公堂為了審案,對公主發了告票或者拘票、傳票,公主能不駕臨嗎?」春荼蘼繼續說,目光迎上韓謹瑜,無針鋒相對,卻也絲毫不退宿,「所以,臣女請公主殿下三思,是現在和我談談呢?還是非要上公堂再說?」

「你威脅我?」

「我是成全公主。」

「公主,且聽聽她要問什麼?」沉默半晌,氣氛也僵持半晌后,小綠在一邊小聲道。其實是給韓謹瑜一個台階下,顯然小綠比小紅要機靈得多。

韓謹瑜萬分不願,可卻不得不退了一步,冷哼道,「春六,你到底要問什麼?」

「請問,公主府是否有一位拓拔管事?」春荼蘼開門見山。

她就不信,安國公府門前鬧出的事,經過了一天,韓謹瑜會一無所知。這位大公主雖然被罰禁足在公主府內,但身邊侍候的人卻是可以自由出入的。長安城這樣的大熱鬧,韓謹瑜最遲昨晚就會知曉。

這時候裝出一無所知的樣子,只不過想為難人罷了。所以,她不繞圈子。

「怎麼了?無緣無故的,詢問宮府中的一個小小管事幹什麼?」韓謹瑜不出所料的打太極,不配合。

「我還是直接向公堂提交證人名單,讓官府出票,大家到公堂上回話吧。」春荼蘼說著就走。韓謹瑜永遠不明智,到現在也不明白,能威脅人的手段,到底掌握在誰的手裡。

「給我站下1果然,韓謹瑜站在台階上大喝。

春荼蘼停步、轉身,露出諷刺的笑意,「公主殿下,別告訴我您不知道昨天我們白家出了什麼事?我問您話,您最好如實回答,不然,麻煩的不是我。再者,我覺得公主做事實在有點和自己過不去。既然討厭我,看一眼都牙痒痒,咱們早說完事情早了,眼不見,心不煩,何苦兩兩相對,給自己找不自在。」

「你祖父人稱朝廷不倒翁,白家是那樣的門第,就算出了事,那也是報應。」韓謹瑜見再也裝不下去,乾脆露出幸災樂禍的模樣,「宮倒,清名一輩子的白相。要怎麼越過這道坎兒1

春荼蘼皺眉。

韓謹瑜的高興中帶著點意外的激動,真不像籌謀很久的樣子。如果幕後人不是她,自然更不可能是養在深宮的九公主韓謹佳。那麼,這兩個最有嫌疑的擺脫了罪名,對頭人又到底是誰?

見春荼蘼無語,韓謹瑜愈發高興起來,甚至哈哈笑出聲,「春荼蘼,你也有今日!白家也有今日1這話,是為杜家解恨的意思了。

「我會如何?白家如何?不敢勞公主費心。」春荼蘼毫無被激后的暴躁感。「只請公主回答我的問話。拓拔管事,確實是公主府的人嗎?他為什麼參與到這次的海運事件中?他現在人在哪兒?公主與這件事有關嗎?」

「好,宮便回答你。」這時候。韓謹瑜倒扮痛快人了,「第一,拓拔之前確實是我府里的管事,但他不是宮裡指派的人,是我自己買的奴僕。去年秋天,宮開恩給了他放良書,在官府已經登記報備,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查。」

就是說,早在海船啟航之前。拓拔就不是公主府的人了,與韓謹瑜沒有半錢的關係。

「第二,他是怎麼參與到你們白家的爛事中。我不知道。只記得,羅斐然住在我府里的時候,倒是很看中拓拔,好多次借了人給他辦事。我也是因為拓拔借來借去的麻煩,才直接除了他的奴籍。」

羅斐然自公主和離案后。已經被驅逐出長安,如今要找人。只怕非常困難。於是,好多證言是短期內無法證實的。而且羅斐然養尊處優慣了,身邊沒錢沒人的被貶出長安,能不能活著還是個問題。

「第三,拓拔現在在哪兒?只怕你得到閻王殿去問。之前羅斐然還沒走的時候,曾經跟我說過,在那次的海難中,拓拔已經藏身魚腹。」

早知道是這個結果,人死了,就不能再兩相對證。何況,還是藏在大海里。那意味著連屍骨也沒有,還問個屁埃

「第四,明擺著的事。整件事情與我沒有任何關係,你不要試圖攀扯上宮,沒用的1

看起來……似乎……真的和那兩位公主姐妹花沒什麼瓜葛。

「謝公主。」春荼蘼神情一斂,不多說話,也不在賤人面前多做思考,有什麼事,回家之後再慢慢解決。反正,離大理寺的審理,還有十天的時間。

「如果有問題,我會寫在紙上,派人送給大公主殿下。那時,請您仍然配合。」春荼蘼像男人那樣施了一禮道,「這樣免得公主再沾染公堂的穢氣。」

她倒不是為韓謹瑜著想,而是……皇上不會想讓自己女兒再度出現在不良的公眾視野里的。有時候辦事,還是要顧忌上面的意思。

「打擾公主了,民女告退。」說完,她帶著過兒和小鳳離開。

一路回到家,在二門處看到一個小丫鬟等在那兒。見了春荼蘼,立即上前行禮道,「六小姐,二太太想請您去一趟彩雲映日。」

「知道了。」春荼蘼點頭,「你先回去稟報二伯娘,我回屋換了衣服就去。」

彩雲映日,是白毓秀住的院子。

「二太太又要幹什麼?」過兒很不滿,「眼看到吃飯的點兒了,還讓不讓人消停了。」

「這事不解決,想消停也不成埃」春荼蘼輕拍了拍過兒的頭,「你預備飯,我帶著小鳳去去就來。」

………………………………

………………………………

…………66有話要說………

這兩天沒努力求票,那名次嘩嘩往下掉。所以,除非您是存票,等月底雙倍再投我的,其他人,投吧。月底會有雙更,男主也會出來溜彎,最近有點困難,其實挺對不住大家的。

感謝歐陽&晶晶、louisa_lxy、可愛夕梨、ursula1011、懶羊羊好、0330、甜沙拉、yd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美人謀律_美人謀律全文免費閱讀_第九十三章你威脅我?更新完畢!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