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九十二章誰忍,誰就輸了

美人謀律

第九十二章誰忍,誰就輸了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0日 21:19 [字數] 38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那丫鬟身上穿著粗布的衣裳,顯見是個粗使的,長相也有些醜陋。她的目光在春荼蘼等三人身上轉了一圈,直接對過兒道,「春六,大公主讓你進去1

全體石化。

最終還是春荼蘼反應快,心中有解,率先解凍。

這丫鬟不僅是公主府的粗使丫頭,腦子只怕也不太靈便。今天她穿著男裝,雖然衣料和做工都是上等,但式樣簡單大方,加上蟹殼青的顏色,屬於低調的奢華,眼力差一丁點的人,都會不識貨。小鳳呢,向來是個怕麻煩的,雖是女裝,卻是胡服式樣,非常利落,頭上只鬆鬆挽了個髻,插了只銀簪子和一支紅瑪瑙的花釵,也是走樸素風。只有過兒,這兩年長開了,又偏愛打扮,此時是嬌黃配櫻桃紅的襦裙,俏麗玲瓏的髮髻上雖然沒有插金帶銀,卻別著一朵宮裡賜給春荼蘼,春荼蘼又轉賜給她的牡丹頭花。

那花明明是假的,卻比真的還要嬌艷幾分,花瓣是有點絲絨感的料子,花蕊是金絲纏,花瓣上的露珠兒全是米粒大小的珍珠,縱然沒有大塊的金石寶玉,卻十足是有錢買不到的高級貨。

春荼蘼從來不太喜歡大唐女子喜好大紅大紫,頭上帶著好大朵花的富貴耀眼風格,所以就送給過兒,倒正襯過兒潑辣爽利的個性。

而那丫鬟有幾分愚笨,不會看人氣勢眼色,也不會以貌取人,卻只盯著衣服,於是自然把過兒認成是春荼蘼。在她心目中,國公府的小姐,自然是穿著最華麗的那個。不僅如此,她的言談舉止非常無禮。

過兒見狀,暴脾氣就有點壓不祝柳眉一豎要發作,春荼蘼連忙攔住,並沒有生氣,也不解釋。而是笑笑,指了指公主府的大門道,「帶路。」

那粗使丫頭愣住,顯然沒料到這位才是正主兒。但見春荼蘼已經抬步上了台階。當即搶上去,走在前頭。

過兒和小鳳一左一右,緊跟在春荼蘼後面。過兒實在氣不過,拉了春荼蘼的袖子一下。低聲道,「小姐,大公主明顯是羞辱您。您還要去見她嗎?」

「她都羞辱我了。我惹不見,豈不是白看了她的臉子。」春荼蘼無所謂的聳聳肩,「她故意用個粗使丫頭對我呼來喝去的,就是讓我生氣。告訴你,誰生氣,誰就輸了。」說著,春荼蘼抽出摺扇。唰的打開,姿態瀟洒的搖啊遙

……才是初春的天氣,風扇起來真冷。可是,她就要那股子囂張得瑟勁兒,惡狀師不都這個德行嗎?女人間幼稚的鬥氣的招式,大公主有心情玩,她只有客隨主便了。

公主府自然佔地很大,其中雕樑畫棟、亭台樓閣,美不勝收。但因為公主被懲罰禁足,或者還有裁剪用度的關係,偌大個公主府冷冷清清,走了半天,才見到幾條人影。

房子嘛,有一個特性,只要沒人住,不管多麼精心保養,都會露出破敗的感覺來。於是春荼蘼走在公主府內的小路上,陡然就有了此地住個深閨怨婦的感覺。這樣的人若是善良的,就顯得悲涼。若是個惡毒的,就絕對會變態。

走了足足有少半個時辰,春荼蘼才看到主院的大門。從頭到尾,只有那粗使丫頭一個人帶領,沒有第二個人迎接和侍候,而且絕對是繞過路的。否則,再大的府弟也不用走這麼久。

想累她?哈。弄巧成拙了。平時她很注意鍛煉的,此時身體雖然發熱,卻只達到熱身的效果,精神頭兒反而更足。要知道人的體力差了,精神就不濟,就會好對付。韓謹瑜還真看得起她。或者,是骨子裡很怵頭她吧。

「公主,人帶來了。」那粗使丫頭大著嗓門嚷嚷。

「你下去吧。」屋裡有人說。不是韓謹瑜的聲音,大約是她身邊的貼身宮女。

而那粗使丫頭走後,屋裡就再不出聲。

春荼蘼等了會兒,不禁好笑,怪道人家都說,寧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大公主不僅羞辱她,還要給她下馬威呢。若她硬闖,就要定她個大不敬之罪。畢竟姓韓的是皇族,她就算是貴女,卻是沒有封號的。但若不硬闖,估計就得給晾在這兒,等到天黑也未必見得到。

行,這招兒好,讓她進退兩難。韓謹瑜智慧有限,但折騰人倒很有天賦。

「小姐,怎麼辦?」小鳳湊過來問,「這個,您也要忍嗎?」

「誰忍,誰就輸了。」春荼蘼把摺扇收起來,想了想,還是沒的插在後領子中,那樣的形象也實在太超過了,只能收進掛在腰間的扇袋子里。

「不忍的話,要怎麼辦?」過兒發愁。

「不然放火?」小鳳出餿主意,「有火燒過來,她有事就別出來。」

「你要想讓我被殺頭,儘管放火去。」春荼蘼白了小鳳一眼。

這丫頭,腦子的迴路和正常人不一樣,「謀害皇族,等同謀逆,抄家問罪也是可能的。」

「再不然,放蛇?」過兒氣得牙痒痒,「公主府的花木這麼多,蛇大人們冬眠,如今也差不多該醒了。誰還有事審問蛇不成,否則也說不清是誰做的。」

很好,過兒跟她這大唐第一女狀師久了,連這招死無對證也會玩了。

但,春荼蘼搖搖頭,低聲和小鳳說了幾句話。小鳳「嗯」了聲,身形無聲飄起,到院門處弄出咚的一聲響,接著就是放重的腳步聲。

「春村大哥,你……不用你跟著我來。」春荼蘼配合得恰到好處,「公主會見我的。」

「快回去!你們已經和離,再入公主府,於理不合。」春荼蘼繼續嚷嚷,「過兒,快去攔著。」

那邊,小鳳哼了聲,卻是男人的噪音。恍惚間,真的雌雄莫辯。

過兒只略怔了下,立即就往外跑。就像那邊真有人要闖進來似的,一邊跑還一邊喊,「春大人,你別給我們家小姐惹麻煩好嗎?」

緊接著。「當」的一聲,正屋的門忽然崩開,韓謹瑜直衝了出來,後面跟著兩個宮女。顯然想攔她,但沒有攔祝

看清院子里根沒有男人,更沒有春村,韓謹瑜氣得面色通紅。雙目中射出強烈死光,「春荼蘼,你敢詐我?」

「我什麼也沒做。只怕公主聽差了。」春荼蘼笑眯眯的氣人。

「宮明明聽得清清楚楚1

「公主既然聽得到院中的動靜。卻為什麼半天不通傳於我呢?」

「你來拜見,宮就一定要立即見你嗎?哼,你算什麼東西?就算宮讓你在這等上一天一夜,你還能違抗命令不成?」

「那是不能。」春荼蘼一臉無辜,「但《大唐律》有雲,把一個人困在某處太久,就有私自扣押的嫌疑。可是犯法的哦。何況,我不是奴婢,也不是部曲,我是良民,是貴女,是白相的親孫女。公主殿下,您確定要把我扣在院子里嗎?」

咳咳,其實古代律法之中沒有這個規定,現代相對完善的法律中才有相應條款。但,這個草包公主懂得什麼唐律?所以對啊對啊,她就是詐了,而且連續兩次。對這種人,說謊、使陰謀手段,她做起來毫無心理壓力。

「還有啊,我是皇上的外甥女。所以,倒要請問公主,我是什麼東西?」

「你1韓謹瑜被這套話給噎得,上不來也下不去。

她身邊那個綠衣宮女就道,「公主方才正在歇息,難道要立即喚醒嗎?春六小姐連這片刻也等不得,還要使詐,說起來算矇騙。矇騙公主?春六小姐,你是咱們大唐第一女狀師,這又是什麼道理,犯了哪條律法?」

春荼蘼挑挑眉:也?還真夠伶牙俐齒的。

但她是誰,平時她是心地善良,尋找正義,而且行事有底限。不過她信奉什麼鳥喂什麼食的策略,此時哪有顧忌,攤開手道,「這位誰誰誰,你提到律法,就知律法講究證據,紅口白牙的,你哪只耳朵聽到我讓你即刻喚醒公主了?你說我矇騙公主,又有誰作證?」

「我和小紅都聽到了。」綠衣宮女說。

旁邊的紅衣宮女就挺了挺胸。

「你叫小綠?」春荼蘼不禁好笑。

「怎麼了?奴婢叫小綠,也犯了法嗎?」,牙齒磨得真尖。

春荼蘼抿著嘴笑,「沒犯法,只是太著相了。穿紅衣就叫小紅,穿綠衣就叫小綠,倒真是直白埃那麼小綠,你說你和小紅都聽到我矇騙公主,我倒要問問我的丫頭。過兒,小鳳,你們聽到什麼,看到什麼?」

「奴婢什麼也沒看見,更沒聽到。」過兒義正詞嚴,比什麼小紅小綠,看起來可信多了。

「奴婢倒是看見……」小鳳拖長了聲音,「大公主叫了小姐進府,可把您曬在這兒,半天不理人呢。小姐明天要進宮吧,不如問問皇上,皇家禮儀,可是這個道理。」

「放肆1韓謹瑜氣得要吐血,手指著小鳳,「賤婢,你敢再給宮說一遍。」

春荼蘼上前,擋住小鳳,把話題拉回來,「公主有兩個證人,我也有兩個證人,而且全是貼身侍候的人,一來證明力不夠,二來各執一詞,沒有關鍵性證詞,定不了案的。公主,反而你讓你的宮女污衊我矇騙於您,道理就占不祝她若堅持這樣說,熟歸熟,我要告她誹謗。公主知不知道,主人冤枉了奴婢,罪過不大。但奴婢要是誣告了主人,要罪加幾等的。」

這個原則,唐律中是有的。說到底,古代律法再完善發達,也會保護特權階級。不然,就沖韓謹瑜毆死人命這一條,她如今哪可能安安靜靜還住在公主府?

有苦說不出,這種滋味,得讓某些人嘗嘗。

……………………………………

……………………………………

…………66有話要說……………

自己又一次發現BUG,大公主叫韓謹瑜,九公主叫韓謹佳,但在公主離婚一案中,我把名字搞錯了,請原諒。此案中所以韓謹佳處,實為韓謹瑜。

另,不是我不給投粉票的同學加精哦,是因為那是系統感謝貼,我加了精,也是加在我自己身上了。

感謝硃砂青黛打賞的香囊

感謝歐陽&晶晶、可愛夕梨、狐狸精的死黨、懶羊羊好、Ursula1011、朗驅、尚秋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無彈窗小說網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九十一章拜見公主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九十三章你威脅我?(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