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八十六章打?!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4日 20:28 [字數] 352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到了大書房,她找人把封況和大萌、一刀都叫了來。

「大萌穩重,你留在這兒,盯著咱們了不起的大少爺。其他人等,全逐出這個院子,守在院外,半點內部消息也不能透出去。」春荼蘼站在大書房外吩咐,並沒有當著白毓秀的面,但是,也沒特意壓低聲音,某人若有心趴在門縫處聽,會聽得清清楚楚,「封況,你帶著一刀和你其他手下去幫府衛們的忙,提防這時候有人潛進來搗亂。越是風雨飄搖,咱們內部就越不能亂,一定要比平時更仔細些,連一隻蒼蠅也不能隨便出入1

眾人領命而去。

春荼蘼剛要帶小鳳進書房,院門外就傳來了一陣喧嘩,令她停下了腳步。

白敬遠的大書房,整體上算是主院瑤池貫月的東跨院,但是單獨開了個門,也可以算是獨立的。院外,沒有花團錦簇,而是一片很小巧的竹林,一條引來活水建造的小溪繞過門前。溪上架了小木橋和農家風格的小水車,整體看來很有隱士風韻。

全府的人都知道相爺愛靜,就算白敬遠不在的時候,走到這附近都得有意放輕腳步,大聲說笑都不敢,這時候誰在鬧騰?

結果,並沒有讓她猜測很久,很快就有一團花花綠綠的影子,如同被急風吹拂的雲朵,散亂的飄了過來。

「二伯娘。四姑。五姑。四哥哥。」春荼蘼走下台階,禮數周到。

好傢夥·除了四個主子,丫鬟婆子,還有兩名貼身小廝,一陀人足有十幾口子。

白家人口簡單,不像別的權貴之家,嫡嫡庶庶,支房妾室一大堆。大房白世玉絕了,二房大少爺就是肇事者白毓秀,下面一個庶子白毓濤、一個庶女白毓珠·都已經成家另過。春荼蘼口中的四哥哥,是二房另一個嫡子白毓風。三房裡她的「嫡母」和一對嫡子女,五姑娘白毓燕和七少爺白毓飛大概還沒聽到風聲的,並沒有到。最小的八妹妹白毓靈,現在是春荼蘼的親近人,也沒來。

二房的主母葛氏,平時喜歡端著貴婦的架子,心機也是在人後,但這時雙目赤紅,額頭冒汗·或者是跑得太急的緣故,髮髻歪斜,由於被丫鬟婆子攙扶,或者說是拉扯,衣衫也有些不整,全身上下,說不出的倉皇,五官也因為急切和悲傷而變得猙獰。

看到春荼蘼,她二話不說,衝上前就是一個耳光·用力之大,連她自個兒站不穩了,打完後轉了半圈。幸好有身邊的人扶駐這才沒有摔倒。

不過她預想中「啪」的一聲脆響和「哎喲喲」的呼痛聲,以及「嚶嚶嚶」的哭泣聲並沒有出現。片刻后,她只覺得自個的手臂疼得不行,似乎那巴掌打在了有布包裹的柱狀物上。定晴一看,卻是六丫頭的貼身丫鬟用手臂擋了。

她聽說心肝寶貝一樣的大兒子出事,又聽說老太爺在六丫頭的攛掇下,已經報了官,官府很快就要帶走她的心尖子·說不定拷打、入獄、判刑·甚至殺頭,平時還算冷靜的人·已經瞬間陷入瘋狂。

「你!你敢跟我動手。你個賤婢,居然敢打主人1葛氏尖叫道·手哆嗦著,指著小鳳。

她本來就又驚又怒到臉孔雪白,這時已經毫無血色,就算小鳳武功高,這時候也有點被她嚇到了,不禁瑟縮一下。

「來人!把這個賤婢給我拿下!來人!亂棒打死1

葛氏身後的兩個婆子聞言就要過來,春荼蘼也不多言,上前一步,把小鳳擋在身後。

有小鳳,她才不懼葛氏的巴掌。現在,輪到她出頭了,她不會猶豫。

而有她在,那兩個婆子立即被滅了氣焰,停下腳步,也低下了頭

「好!六丫頭,你好1葛氏更氣,「哼,連這府里的奴婢我都打不得嗎?」她急切地左右看看,見所有跟來的人都大氣兒也不敢出,更是狂怒,一把拉過小兒子,「你去把那賤婢給我拿下。我倒,她身上有功夫,卻敢不敢跟安國公府的少爺動手1

「娘」白毓風拉了一下葛氏的衣袖。

他是安國公府的嫡孫少爺,如果親自和一個丫頭動手,傳出去十分不好聽。何況,他怕打不過……若輸了,就更丟人了。再有,六妹妹有多受祖父的寵愛,他是知道的,得罪了這位六妹妹,祖父會非常生氣。他不像大哥,沒那麼大膽子。

「快去!不孝子!看你親娘被一個奴婢打了,你都不為娘出頭,你還有什麼面目活在這個世上1葛氏完全喪失了理智。

白毓風可擔不起母親這番話,只得上前。

「四哥哥,要你,你就打我。」春荼蘼又上前一步。

白毓風舉起的手,就停在了半空。打妹妹的奴婢就很丟臉了,若是打妹妹祖父會揭了他的皮的。那會……很疼很疼很疼!

他這一猶豫,旁邊五姑白蔓竹的火氣上來了聲道,「二嫂,我來幫你1

從這個野生野長的六侄女進門,她就看著不順眼。可沒想到,這死丫頭混得風生水起,被父親捧在手心裡,還深受皇上的喜愛。她打不過也說不過,地位更比不過,只把火氣憋在肚子里,雖不服氣極了,卻也沒辦法。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機會,她當然不會放過。

可是,春荼蘼上前第三步,「五姑,您是長輩,自然可以教育我。只是,祖父臨入宮前說了,我在這兒,是代表祖父的。您要打,就請便。」敢動嗎?我奉的是白家家主的旨。

白蔓竹氣得跳腳,可她雖然衝動魯莽,卻也不愚蠢,哪敢真的違抗父親的命令。

白蔓羽一把拉住妹妹冷笑,「小六,你口口聲聲奉了祖父的命,祖父可叫你的丫鬟毆打二嫂,你的二伯娘嗎?」

「打?」春荼蘼報以冷笑,「四姑是長輩,又聽聞是長安城有名的才女,倒給我解釋一下這個字。何謂打?」

「你什麼意思?」白蔓羽怔祝

「給人定罪,或者扣下有罪的帽子至少得描述得精準些。」春荼蘼慢慢踱步,「所以,說我的丫頭打人,還是打了咱們國公府的當家主母,自然要問問清楚。」

「你說打是什麼呢?」葛氏冷笑,眼睛往書房的門那邊瞄,見大萌門神一樣守在那兒,而屋裡半點動靜也沒有,開始懷疑消息準確嗎?

自從出事,她就心驚肉跳派了身邊信任的婆子去盯著各處消息。明明說毓秀藏到西院的竹林深處,卻讓六丫頭領著人捉到,帶到老太爺的大書房裡埃怎麼,屋裡面像是沒人?那她鬧這出,不是成笑話了嗎?到最後,老爺要怎麼和她算賬?

其實,她聽到消息時,是快急瘋了,但,很快就找回理智可她卻仍然做出十足瘋狂的樣子。如此,之後被問起罪來,可說是失心瘋好歹被懲罰的輕些。毓秀是她的命根子,她為了兒子,什麼都豁得出去。

可她不知道,如今她的命根子正躲在書房裡,一聲也不敢吭,因為知道逃不了,又沒臉忤逆了親娘的意思,所以王八脖子一縮裝隱形人了也不管外頭亂成什麼樣。

所以說,事上看人品。白毓秀長得很美型翩翩俏佳男,但是安國公府將來若落在這個繡花枕頭手裡,倒霉到底是妥妥的,也怪不得外祖父不擇手段要讓她給白家留下餘蔭。

「我說?要我說何謂為『打,嗎?」春荼蘼停下腳步,露出發愁的樣子,「還真真不好解釋,因為是動詞嘛。那不若,我表演給二伯娘和四姑五姑看?」說完,對著一個婆子的臉,重重一個耳光下去。

別看,就是打你。對,六姑奶奶錙銖必較、睚眥必報,剛才說打我的丫頭,就數你最積極響應。

所以,就是要你先倒霉,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你一把年紀,也體會一下吧。再順便長長記性,凌花曉翠的六小姐是好惹的嗎?像在二太太面前搶著立功,也得打壓的對方是誰。

春荼蘼打完,全場愣住,鴉雀無聲。她卻甩甩手,吸著冷氣道,「這個,就叫打。剛才二伯娘就是要『打,我。我的丫頭護主心切,不過是『攔,了一下。,手疼。」

小鳳心裡痛快,趕緊上前,狗腿的捧著春荼蘼的手,輕輕吹氣。

「二伯娘。」春荼蘼得理不饒人,「說起來,您要賞小鳳才行,她是提醒您,仔細手疼。我打這婆子,還沒儘力呢,手現在還在發麻。剛才二伯娘可是掄圓了打我,若真打中,得多疼埃」

一句話,包含著多少控訴之意。滿院子這麼多人,但凡有一個人泄露一點意思到老太爺或者老爺耳朵里,她的錯處就大了。葛氏恨恨地想。

「你既然叫我一聲二伯娘,我還不能教訓教訓你了。」她冷靜了一下說。

「我上面還有嫡母呢。」春荼蘼語氣客氣,但語意卻針鋒相對,「真做錯了事,二伯娘自然可以告訴我的嫡母來管教我。而且,我還有親爹、親祖父,哪敢勞動二伯娘。」意思是,隔房的伯娘,雖然沒有分家,雖然輩分在那兒,但若無大惡,也輪不到她出手。

…………66有話要說…………

大家猜白毓秀的事,是誰陷害。

求粉票

感謝小宇529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L011、可愛夕梨、carMMuC524、懶羊羊好、狐狸精的死黨、jpyc、韓天垠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