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八十二章春*夢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1日 01:22 [字數] 35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自年前夜叉消失后,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美人謀律。當然,尋找他的聲音、關於他的謠傳、西域人對大唐皇帝的質疑,一直沒有停過,邊界為此甚至鬧了兩場事。而春荼蘼身邊,也發現過好幾撥來刺探的西域人,都被封況悄無聲息的打發了。

可是,卻一直沒有確切的消息傳來。春荼蘼每夜在相思中入眠時,都必須努力回想好多遍他對她說:等我。她才能睡得著,免得被各種胡思亂想打擾。

他從來沒有辜負過她,那麼他叫她等他,就一定會出現,也一定會回來的美人謀律。

於是他冬天離開,春天時,他的聲名從西域一直傳揚到長安。

阿蘇瑞殿下出現在狼山!

是夜,群狼嚎叫跪拜,百姓們都說狼神之子回來了,必是突厥之主,會統一強大突厥。

巴戈圖爾當然震怒,想必,還很慌亂,因為他一直害怕的事情發生了。但是,他卻愚蠢的以血腥手段鎮壓所謂的「謠言」,再加上他平時就倒行逆施,於是迅速而徹底的失了僅有的民心。而突厥內部,也立即分為涇渭分明的兩派。一派是即得利益的大部族,擁護巴戈圖爾,不想改朝換代,讓手中掌握的勢力重新藍分。另一派則是受到冷落的小部族,他們期待新主登上王位,改善部的待遇。

然而無論如何,無兵無糧、算得上白手起家的夜叉,只憑一個狼神傳說,是不能立即佔據戰局上風的。但他一直採取游擊戰略,仗著自己和部下武功高強,戰馬優良,在西域廣袤的土地上來去如風。讓巴戈圖爾根逮不到他的影子。

於是,這種情形就又增加了傳說的力量,最後竟然把夜叉都神化了。

與此同時,春荼蘼收到了夜叉的禮物,一個密封的盒子,居然是由皇上轉交的。這充分說明,西域那邊和韓謀之間有極秘密的消息傳遞的通道。

「暫時打不開,據說下一次,會送來鑰匙。」白敬遠把盒子捎來給她的時候。告訴她。

春荼蘼抿著嘴笑,這是怕有人提前打開偷偷看呢。想必他老爹,親愛的皇上會很鬱悶。

看到她甜蜜的笑臉,白敬遠心中略為安定。皇上有賜婚的打算,外孫女又和阿蘇瑞彼此心悅對方。那他還有什麼擔心的?就怕阿蘇瑞為了籠絡大部族,要先娶妾室、偏妃。荼蘼是什麼性子他是知道的,如果阿蘇瑞做出那樣的事,她極可能斷然拒婚。

唉,有金家血統的女子都這麼倔強,從他的老妻,到他的女兒。如今輪到了外孫女。

春荼蘼不知道白敬遠心中的糾結,緊緊抱著那個才巴掌大的盒子回了自個兒屋。在床上坐定后,才仔細端詳……木質原紋,瀰漫著天然的氣息。但打磨得極光滑。木料的顏色暗沉,似乎年代頗為久遠了,像是個古董。盒子的體積不太,入手卻很沉重。顯然是極貴重的材質。聞起來,隱約還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而那鎖不知是什麼金屬所制。造型非常精巧古樸,應該是不能輕易打開的。盒子通身沒有半點雕刻,除了在盒底有一串像符的東西,還有兩個漢字:荼蘼。

摸著那兩個明顯是新刻上去的、而且是某人親手刻的字,春荼蘼感覺心跳緩緩的加速,最後砰砰跳成一團,似乎眼前就是夜叉的影子,她可以親眼看到他在刻骨相思中,一遍遍念著她的名字,然後刻在木盒底部。而觸摸著那紋路,甚至還能感覺到,他在對她低喃:荼蘼,我想你。稍用力,又似他的唇印在她的指尖上。

也不知怎麼,就想起那瘋狂又熱烈的夜晚,登時就紅了臉。

「糟蹋古董的壞傢伙。」她低低的微笑起來,眼前沒有人,卻羞澀難當,連頭也抬不起來。

好半晌,心跳才平復,臉上也不再發燒,她才舉起盒子搖了噎…沒什麼重量,也沒發出什麼響動。這說明,裡面的東西一定是輕薄的。或者,只是一封信什麼的。

「小鳳,過兒。」她叫了聲,兩個丫頭立即進來,「從今天開始,我的屋子絕對禁止除咱們三個人以外的任何人進出。咱們三個也不能同時出去,必須有一個人留下來看屋子。」說著把盒子就放在枕頭邊上,想了想,又覺得不行,拿出一件衣服,蓋在上面。

「懂了,看住盒子,不能讓人動嘛,了解。」過了打了個響指。這都是跟她覺得壞毛玻

而當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春荼蘼夢到了夜叉。咳咳,是春夢,夢中兩人極致纏綿,她很放得開,所做的,絕對是她在現實中不敢有的行為。他卻像那晚一樣,死死的糾纏她,片刻不能離。可正在激烈的時刻,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金戈敲擊聲,噹噹當的極其刺耳。

「要打仗了。」夜叉抽身而退,「等我。」瞬間,盔甲整齊的穿在身上,英俊無倫,高貴的神祗似的。一雙碧眸,像星光般耀眼,卻微有涼意。

「別走。」春荼蘼伸出手,想抓住他。可他走得太快,她撲了個空,從床上跌落。

啊的叫了聲,她醒了。才發現一切皆是虛幻,腳還踢到了床欄上,被子早扔到不知什麼地方去了。渾身發冷之際,看到窗欞發白,天已經初明。

而且,誰在敲鑼?剛才夢中聽到的金戈鐵馬,是這個聲音吧?

正猜測,房門被過兒敲響,「小姐!小姐醒了嗎?」

春荼蘼一骨碌爬起來,裹著被子去開門,心中突然一涼,那是非常不好的預感。

「怎麼了?走水了嗎?」她讓開身,讓過兒進來道。

「不是,是大門外出事了。」過兒推著她回床上坐著,「小鳳去準備熱水,馬上就侍候小姐起床。」

「到底什麼事,竟然要府里人敲鑼打鼓的?」春荼蘼皺了皺眉。

「不是府里人鬧出的動靜,是外面……外面的人。」過兒幫著春荼蘼穿衣服,「現在奴婢也不知道是什麼狀況,只聽說死了人,待會兒奴婢侍候小姐梳洗,讓小鳳去打聽一下再說。」

春荼蘼心裡一抖。

常言道,除死無大事。反過來說,死人就是出大事了。而且,什麼叫大門外有事?死的是安國公府的人,還是外人?若是外人,又怎麼會死在安國公府外?是兇殺?自殺?有意的?無意的?應該是針對白家的吧?不然為什麼在白府外鬧出響動?還是在清晨!這種情勢,似乎要鬧得長安皆知的節奏!

目的性這麼明確,難道……有陰謀?

心中有事,穿衣梳頭的速度就快了不少。而小鳳拎了熱水來之後,立即又跑出去。當春荼蘼這邊收拾利落,披上斗篷,小鳳已經轉了回來。

「怎麼回事?」春荼蘼急著問。

「聽說半夜裡有幾個人到了咱們安國公府的大門口,就跪在那兒。等天蒙蒙亮、有了過往行人注意,他們就……他們就一起服毒自殺了。就留下一個十二三歲大的孩子,在那兒喊:安國公府仗勢欺人,詐騙錢財,逼死良民1

「什麼?」春荼蘼當場就炸了,好在她很快就冷靜下來,冷笑道,「既然有這麼重大的冤情,咱們就去看看。祖父一向名譽良好,如今出這事,倒是像沖著我來的。走1

主僕三人往外走,這時候就顯出院子太大的麻煩來。初春的天氣里,早上溫度還底,春荼蘼竟然走得微微出了汗。好容易到了二門,就見二舅舅白世林,跟著外祖父白敬遠從另一條箭道快步走過來。

「荼蘼先回去。」白世林搶先道。

大唐風氣開放,何況春荼蘼還上過公堂,有大唐第一女狀師之稱。所以,此舉並不是怕她拋頭露面,畢竟貴女們日日馬踏長安的事都有。白世林阻攔她,是怕外頭正亂,若有點什麼騷動,傷到侄女就不好了。

白世林迂腐刻板,為人處事沒有其他好處,只一點,對朝廷極忠,對父親極孝。他知道父親愛這個庶孫女到骨子裡,自然也會用儘力量來保護。

「祖父……」春荼蘼鐵齒銅牙齒,對誰都說得服,偏偏對名義上的二伯,實際上的二舅舅沒辦法,就算說得天花亂墜也不行,於是只得求助似的看向白敬遠。

白敬遠走得雖急,但神情卻平靜,不愧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他想了想,對春荼蘼說,「你二伯是為你的安全考慮。但,此舉若是針對白家,你早些掌握情況也好。只是不能出大門,就在門裡待著,可做得到?」

春荼蘼忙不迭的點頭。

於是祖孫三代就一起往外趕,後面白衛帶著身手好的府衛,足足跟了一長串。

春荼蘼邊走邊問,「祖父打算怎麼辦?」

「自然先把事態壓住,把看熱鬧的人驅散了,再把那個鬧喪的人帶進府,好好盤問。」白世林大約非常火大,所以又搶先說了。

春荼蘼沒說話,但不贊同之意很明顯。

「荼蘼說怎麼辦?」白敬遠問。

……………………………………

……………………………………

…………66有話要說……………

繼續求票,沖前六!好後悔月初猶豫了啊,搶票不利。

感謝963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1011、愛看書的橙子、韓天垠、可愛夕梨、懶羊羊好、風の嵐舞、狐狸精的死黨、小院子、甜沙拉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八十一章狀師事務所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八十三章相由心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