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七十九章情、理、法

美人謀律

第七十九章情、理、法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8日 01:06 [字數] 35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敢!為什麼不敢?」春荼蘼說得自信,「公堂之上,律法最大。您是皇上,我尊敬您愛戴您,但您站在我對面,此刻就是我的對手。公堂如戰場,戰場之上無父子。這裡,只有輸贏和結果,只有公正和公平,沒有其他1

「說得好1在別人眼裡,這明明是冒犯,可韓謀卻擊節讚揚,「朕……我就看看,你要怎麼樣贏我?」

「這是婚姻家庭的案子,其實沒那麼你死我活啦。」春荼蘼剛才說得熱血沸騰,此時卻又口風一轉,「對方狀師,我們應該各自努力,說服堂上的判官,最後得出相應的判罰就行了。」

韓謀怔了一下,片刻后才反應出「對方狀師」是指自己。

「你要如何說服官?」康正源接過話,「又有什麼證據證明公主和駙馬有和離的必要?」

「我從情、理、法三個方面來說明。」春荼蘼有備而來,自然毫不猶豫地回答,「那麼,敢問公主,什麼是情?」

「話是你說,問我何干?」韓謹佳梗著脖子,看也不看春荼蘼和自己的丈夫一眼。

「好吧,我就說說我的看法。情,於男女之間是指兩情兩心相悅。就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親后也要琴瑟和鳴。情,於夫妻之間,是相互尊重、相互支持、保持忠誠。如果說人這一輩子就一條河,夫妻二人必須同舟共濟,才能躲過無數暗流、礁石,才能扛過處處的風暴與急流,才能平安到彼岸。這個情,公主敢說和駙馬之間有嗎?」

說著,從袖筒里抽出幾張簽過字、按過手印的紙。走到公案前,直接遞上去道,「大人請看,這是春村人及曾經的軍中好友、右威衛將軍府的管事和官媒、還有與一位果姑娘所做的證詞。當年,春村年過二十就做了中府的果毅都尉,可謂前途無量。但在一次春遊會上,被韓謹佳看中,硬要招為駙馬。春村那時已經和果姑娘訂親,交換了婚書。衙門中有紀錄可查。果姑娘雖說是平民之女,卻是救過春村性命,真正的兩情相悅。春村一想繼續為國效命,二不能辜負已訂婚約,於是婉拒。哪想到韓謹佳仗著前奉國公。如今已經伏誅的杜衡之力,威逼右威衛將軍大人,還以其家人的性命,強迫果姑娘主動退婚。」

她一口氣說這麼多,這時候頓了頓,「請問康大人,請問對方狀師。請問公主殿下,這叫哪門子的情?何況,就算是婚後,公主和駙馬的感情也未見得好轉。成親四年。同房的次數不超過一月之數。近兩年,更是沒有一天同寢而眠。天下夫妻若都是這樣,可還有子孫繁衍,可還有天倫之樂?」

韓謀面色平靜。但眉頭已經皺得死緊。大女兒的婚事,是杜后一手操辦。當時他見謹佳歡天喜地,還以為是天作之合。到底,春村有名的厚道開朗,他也很喜歡有這樣的女婿。卻原來在他看不見的地方,還有仗勢逼婚一說?

他很氣,卻不能這時候發作,只得道,「春狀師,你說的事若經查證屬實,確實算春村有理。只不過,法理不外乎人情,常言道寧破十座廟,不拆一樁婚。春村與韓謹佳前面的相處不好,若吸取教訓,後面未必不能好好過下去。為什麼,不能給他們一個機會?很多夫妻,年輕時磕磕絆絆,老來卻相濡以沫。人,是會變的。你說的全是從前的事,可律法之意,也不純粹是懲罰,是要給人恕罪的機會,讓人能重新開始。」

春荼蘼看看韓謀,又看看春村。

對前者,是佩服的目光。韓大叔是皇上,如今冒充一把狀師,卻真的有模有樣,而且說服力不錯哇,不愧是天下之主,有兩把刷子!

對後者,是詢問的目光。她是不喜歡韓謹佳,可她的好惡與案無關,她的委託人若有反悔之意,或者願意給對方機會,她不會攔著。

公事公事,不挾私帶怨,這是身為律師的基職業操守。

她的目光,並沒逃過韓謀的觀察,心中對她的火氣又小了些。

然而春村卻連頭也沒抬,與公主和離之意堅定得不得了。可見,平時忍得有多辛苦。這令韓謀不禁心裡發涼,謹佳到底做了什麼,讓春村這樣的人決絕到如此地步?

春荼蘼也理解了春村的意思,因而對韓謀說,「您說得有道理。人誰無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情、理、法三字,我還有兩個沒說。就說理字,理通禮也。何為禮?禮有雲,君為臣綱,夫為妻綱。公主再尊貴,嫁到春家也是春家媳。敢問公主,成親四年,你有沒有一次為公婆做壽,有沒有一次請安問好,有沒有一次年節承歡於膝下,好歹給個笑臉,領過紅包?沒有!你一次都沒有。請問對方狀師,這就是為人媳婦的所作所為嗎?若天下高門之女都對下嫁之夫家如此,豈不亂了倫常。倫常亂!大唐必亂1

「大膽1一邊的高公公忍不住叫了聲,額頭冒汗:春六小姐啊,你怎麼什麼都敢說。提到大唐亂三個字,被人知道就能扣個謀逆的帽子。這邊還有大公主杵著,那可不是省油的燈埃

「咆哮公堂,拉下去,重責十棍。」康正源反應得比誰都快,立即扔下令簽。

一個差役上前帶下高公公,高公公感激的望了康正源一眼。

他是一時衝動才開口,來當透明人當得很好的,是因為關心春六小姐,心中就亂了。可話說出口就后怕,因為這使他成了風暴中心。但康大人的懲罰,立即卸了四方之力,降了皇上的火,把他摘出來,提醒了春六小姐,還令又要叫囂的大公主閉上嘴,一舉四得。

咆哮公堂,他挨十棍沒事。大公主可不能啊,算是嚇住了她吧。而他這十棍,想必比撓痒痒重點有限,沒看就一個差役過來嗎?而且說是押他,倒像是扶他。

「春狀師,你這麼說,可有證據?」康正源迅速把注意力還原到案子上。若停頓,焦點就停在春荼蘼的不當言辭上了,那時就是拉據戰。給大公主喘息之機。

「有。」春荼蘼從袖筒中又抽出幾張紙,因為上面有編號,並不會亂,「這是公主府部分僕役和宮女的證詞。」

韓謹佳吃了一驚,想不到她的公主府怎麼能讓春荼蘼得到口供。然而不管她如何懷疑。春荼蘼的證人證詞都是具名畫押的。而且春荼蘼還請求堂上,若無需作證,這些僕人的名字不得泄露,免得遭到報復。

康正源當場答應,就連現在是對方狀師身份的韓謀也點了點頭。

「這是證人保護政策。」春荼蘼趁機推銷,「臣女寫了個可行性報告,回頭呈給您看看。」

「准。」韓謀對春荼蘼說的這個事很有興趣。

「堂下不得喧嘩。」康正源擺譜道。同時警告般看了春荼蘼一眼。

其實,春荼蘼剛才並非口不擇言,她是覺得韓謀頂多是發火,卻不會任人誣陷她謀逆。她故意要激怒韓謀。因為皇上生氣,才能重視大公主這樣欺壓婆家的行為。但,高公公也好,康正源也罷。一味的維護她,她心中感動。當下腦筋急轉,換了辯護方法。

「韓狀師,你對春狀師所言之理字,有何要反駁的。」康正源膽大了,居然叫皇上為韓狀師,韓謀又是愣了下才反應過來。

「我是想說,理之一字,春狀師說得也對,一切一切,確實錯在公主。但還是那句話,雖然於情於理,他們的親事都大有瑕疵,但未必不能改善,我實在看不出有和離之必須。」

「堂也這樣認為。」康正源個牆頭草,被「皇風」吹得有點歪。

但春荼蘼從來不打無準備之仗,所以給了春村一個安撫的眼神,口中卻問,「駙馬,你可願與公主再續前緣,嘗試好好生活,舉案齊眉,白頭到老。」

話說完,春村收到皇上「殷切」的目光。

春村很想點頭,身為忠臣之後,他不願意違逆皇上的意思。可瞬間,四年來的痛苦,四年來父母的無奈和兄嫂的忍讓,四年來他的鬱悶不得志,明明想上沙場,卻在富貴窩裡無聊的廝混,還有他身邊之人的慘死之狀,他心愛的果姑娘另嫁他人,都讓他郎心如鐵,把心一橫,咬著牙一個頭重重磕在地上,「罪臣懇請公堂准許和離。」

韓謹佳氣得暴跳,衝上來就要打,被韓謀一個眼神,嚇得站在原地不敢動。她當然不愛春村了,可她要臉面。喜歡男人,可以養面首,卻絕不能離開春家,讓長安貴女背後偷笑。

「父皇,兒臣絕不和離。」她只能小聲祈求。

來,韓謀聽了韓謹佳的「事」,氣得不想管了。可此時看到女兒的眼神,想到第一個孩子將臨的喜悅,想到自己要承擔的責任,心就軟了。

「請問堂上,大唐律可有說明,情理二字,可以做為判罰的依據嗎?」韓謀問。

「情理不能作為判罰依據。」康正源說得清楚明白。

他說的是事實,確實是這樣的。律法就是律法,情理說得通也沒用,不能左右律條。

……………………………………

……………………………………

…………66有話要說……………

這陣子求保底粉紅,484有些晚了?555

感謝俏皮兔兔、tokyo8打賞的香囊

感謝愛看書的橙子、可愛夕梨、狐狸精的死黨、e驅兔子、甜沙拉、0330、韓天垠、酸溜溜的檸檬、年少輕閑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無彈窗小說網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