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六十八章愁死了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8日 10:26 [字數] 370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自從白家與杜家對上,自從你上了公堂,你從來沒贏過我」春荼蘼知道,那不是因為杜東辰不聰明。相反,他很有天賦。他們所差的,是千年的時光和文化的差距。

「這是嘲笑我?」杜東辰傲然中帶著苦笑。

「雖然你一直輸,可是我尊重你。」春荼蘼說著心裡的真話,認真得無法令人懷疑。

「謝謝,這句話是我對長安最後的懷念。」杜東辰吐了一口氣,「但不管理杜家之前做了什麼,如今已經以命抵命,哪裡還有罪孽可償?」

「你以為,你杜家一門,抵得了朱禮九族嗎?抵得了這麼多年,你祖父和父親手上沾染的鮮血嗎?」春荼蘼說得毫不留情,「相信我,你有當狀師的才能,往後沒了身份的限制,你盡可以放手一做。真正的心靈安寧是慢慢建立的,我希望你成功。」

杜東辰望著春荼蘼,眼眶又酸又熱。這個姑娘,從來沒有深入交往,直接面對面時,卻已經是敵對的情況。可是為什麼,到頭來是她向他伸出援手。這樣的好的姑娘,他就這麼錯過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幫我?你不欠我,白家也不欠杜家。」

「我幫你,是因為你從沒有過選擇。可今後,你有了。」說完,春荼蘼向過兒仲出手。

過兒立即拿了個信封給她。

「這是飛錢,存在朝廷櫃房裡的五十兩銀子。」她遞給杜東辰道,「當狀師也是有啟動經費的,算我借你,將來你成了收費很高的大狀師,通過櫃房把錢匯給我好了。別忘記,加上利息。」

杜東辰失笑,冷冷寒風中,心中卻在杜家倒台後,第一次泛起暖意。他沒有拒絕·婆婆媽媽的不是他的行事風格,也不是她的。

這份心,他記下,足夠了。

但…

望著春荼蘼轉身要走·杜東辰發覺並不夠。他的心意,至少要說出來,不要陰暗的隱藏。

「春六妹妹。」他用最初時的稱呼,「你知道我喜歡你吧?」

春荼蘼怔祝

她為人敏銳多疑,可唯獨在感情上,遲鈍得很可以。所以杜東辰說這話時,她腦子裡甚至沒有轉過彎來。

而她的茫然無措·卻令杜東辰誤會了,以為她體會到了他的情意。雖然,那份情就像天上的雲,西北風勁吹,很快就消散如煙。

「如果有來生,我一定再和你站在公堂對面,我要贏你。也要……贏得你1說完,他深深地看了春荼蘼一眼·猝然轉身,似乎怕自己會不舍似的,頭也不回的離開。

「小姐·杜東辰再向你表白,說喜歡你誒。」見那一行人身影漸漸模糊,過兒撲過來,很八卦地說。

「是吧?」春荼蘼抓抓頭,這時候才有點明白。反射弧長得……堪比滅亡的恐龍。

「小姐不喜歡他嗎?我覺得他還不錯。」過兒又道。

春荼蘼白了這小丫頭一眼,「我喜歡誰,你難道心裡沒數?若這麼沒成算,我不如直接打發了你跟杜東辰走得了。反正,你這丫頭一點不貼心。」說著,瞄了眼一刀。

不過大萌和一刀站得遠·又是上風口,沒聽到春荼蘼的話。只是見她望過來,一刀就傻乎乎地笑了一下,倒逗得這邊三個女孩不禁莞爾。

「可是,小姐救了杜東辰埃」小鳳插嘴,「若不是小姐′他可能一蹶不振,就算不死在流放的路上,到嶺南也了無生趣。奴婢以前聽師傅說過,一個人的心力,往往是決定行為的。奴婢剛看到他還面如死灰,全無鬥志,可小姐幾句話,他就精神抖擻了。想必,以後能好好生活。」

「我救他,是因為他是杜家惟一一個值得相救的人。」身為現代人,她最討厭的就是株連了。可是重生在這個時代,她無力改變大環境,只能在小範圍內幫助別人。說起杜家,除了掌權的幾個,還有仗著勢利為所欲為的幾個,好多人死得非常冤枉。但,有什麼辦法?

回到家裡,春荼蘼立即陷入發獃狀態。

打官司很累,心累,身體也累,為了準備各種文書資料,白毓靈甚至累病了。可是本案十月中旬結案,後面零零碎碎的判罰和平反就與她無關了。如今杜東辰也離開長安,已經是十一月底的光景,再累,她也歇過來了,可就是心焦。

她不明白,皇上到底要拿夜叉怎麼樣,這樣扣著是什麼意思?因為不讓他見外人,倒像是軟禁似的。難道,是要彌補他那缺失了二十幾年的父愛?那也不該強迫吧?她相信,夜叉一定是想見她的,現在她進不了宮,他既然沒來找她,就是出不來。就連錦衣,也沒有消息。

為此事,她旁敲側擊的問過外祖父。據白敬遠分析,皇上是在等西域那邊表態。注意,不是西突厥,而是西域諸部。因為狼神之子,是整個西部地區的圖騰,對於誰能坐穩西突厥的王位來說,對於最後西域諸部能否聯合,甚至統一,都有重大的意義。

阿蘇瑞殿下重現人間,而且從觸犯大唐律法中解剖出來,就等於把燙手的山芋扔給了巴戈圖爾。大唐律法的勝利對西域人也很有警示作用,令西域的百姓也對律法心生嚮往●而對大唐也心生嚮往。畢竟,法律的初衷是保護弱者,維護社會秩序。生活在底層的百姓,更希望律法可以約束一切,讓他們的生活得到保障,得到尊嚴,而不是強權者說了算的。

巴戈圖爾現在一定很焦慮,要不要承認阿蘇瑞呢?不承認,他本來就低的民望會跌到可怕的程度。狼神之子誒,他也敢拒絕?承認,那他的王位就坐不穩。不接阿蘇瑞走,就坐實了他妒忌弟弟的本相。接走?以什麼身份和名義?他十幾年前宣布阿蘇瑞的死訊,已經是個天大的笑話了。如今讓他自己頂著這個笑話露面,那比殺了他還難吧?

聽了白敬遠的分析,春荼蘼有點理解韓謀的想法了。可雖然說所謂帝王,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算是有國無家的另類人·但他要不要連惟一的兒子也充分利用,仔細算計埃

阿蘇瑞的身世是個秘密,也只能是個秘密。不然,皇上的德名有虧·阿蘇瑞的身份也會尷尬。他是無法名正言順的存在的,既繼承不了大唐的皇位,將來萬一韓謀有了兒子,他就成了眼中釘。另一方面,這秘密捅破,狼神之子的傳說也破滅了,那麼他連西域的支持也將失去。

倘或是這樣·最高興、最得利的是巴戈圖爾,而西域百姓對大唐的好感也會瞬間降低。好嘛,你大唐皇帝年輕時如此荒唐,偷誰的老婆不好,居然讓西突厥的老王戴了綠帽。這是一種極大的侮辱,能激起西域諸部的同仇敵愾。

所以,夜叉到底以什麼身份走出皇宮,真的很難確定。可是·為什麼不讓夜叉見她呢?是不是皇上感覺到了她和夜叉之間的情意,要插手下一代的感情生活?難道這個忘恩負義的皇上,在兒子失而復得並得救后·就要拆了她這坐橋?

她一向自認心思靈活,很會解決事情,可現在卻一籌莫展,因為她不知道要怎麼做。至少要等夜叉來見她,兩人商量出個章程來。

夜叉沒暴露身份時,是他在地位上配不上她。如今,卻整個扭轉了過來。

還有就是夜叉將來要怎麼辦呢?在長安生活,他就相當於政治避難,生活得會很憋屈的。而且,因為手中沒有力量·時時要受到生命威脅。到底,巴戈圖爾是不能容下他的。刺殺阿暗殺啊,會相伴他終生。誰願意過這種朝不保夕,天天提心弔膽的日子?

藉機和巴戈圖爾正面對立?這是個不錯的主意,只要把巴戈圖爾趕下台,他就能站在最高位·自然就擺脫了尷尬的命運。可是一來,他一直想過平淡安靜的生活。二來,打仗不同於比武,那是千軍萬馬的較量,是政治、經濟和綜合實力的比拼。實在話,夜叉沒有那個能力。

至少,目前是這樣的。

春荼蘼越想越覺得混亂,根本揣測不出韓謀的意思。偏偏夜叉與韓謀的關係,知情人不過四個:韓謀自己、高盛高公公、夜叉,還有她。白敬遠不了解最真實的底牌,其對形勢的分析就難免偏失。

怎麼樣才能讓皇上准她入宮,和夜叉見上一面呢?愁啊,愁死了。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進入臘月。這天,她想著乾脆闖宮算了,小鳳卻帶來消息。金藏老道長,也就是她的嫡親外祖母回來了。同時,錦衣被從宮裡放了出來。

「他們人在哪兒?」春荼蘼一聽就急了。

外祖母和外祖父的心結沒有解開,仍然是不到黃泉不見面的狀態。而錦衣,一直跟在夜叉身邊,想必有話會傳給她的。所以,她必定會被叫到外頭去。

「錦衣說,他們在城外有秘密的莊子,就連前些日子被抓到,那莊子也沒被揭出來。」小鳳說得有點驕傲,好像這都是錦衣的功勞似的。

但,錦衣確實是個好軍師。

這麼想著,她立即跳起來,快速梳妝換衣,由小鳳駕車,過兒陪伴,大萌和一刀護衛,直奔城外而去。

…………66有話要說…………

有個BUG昨天讀者提出來。白家娶公主,差點謀反那個,叫白世玉。白世遺是春荼蘼的三舅舅,名義上的老爸。好幾處名字我寫錯了,我把這哥倆搞混了,特別通知大家一聲。

今天不求票了,讓大家也喘口氣。呵呵,這幾天真的麻煩大家了,昨天還求600票,今天已經六百近半,讓我暫居第三沒變。真的感謝。

感謝風嵐舞、迷惑的日子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LOq1、酸溜溜的檸檬、Gwatagva、春天的風依然、takyvB、甜沙拉、懶羊羊好、小院子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愛看書的橙子、可愛夕梨打賞的靈雀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