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六十六章板上釘釘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7日 07:56 [字數] 38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天牢的最下一層,關的是重犯中的重犯,如今只有夜叉和走廊最那側的錦衣,中間空了十餘間牢房,而且因為角度問題,彼此看不到。沒有犯人的牢房,就沒有上鎖,給了那刺客潛伏的可能。但他能在大牢里藏了兩天,也是運用了西域神秘的隱身術,其實就是古老的秘法,利用人的視覺盲點,讓獄卒連眼皮子底下的人也看不到。

本來,杜家這個想法真的很巧妙,也是請君入甕之計,只可惜杜衡不知道,天牢早就成為了最大的瓮。但他們的提前出手,還是令春荼蘼有點措手不及,造成了慘重的傷亡。那些因為第一次劫獄而死的守衛們,本來不會有事的。

春荼蘼內疚痛苦,就是因為如此。那些人儘管是因公殉職,儘管這就好比上戰場,主帥派出的人,是一定會有傷亡的,但如果她能料到杜家的詭計,至少會減少很多少。

而杜家漏算的是,夜叉練的那個邪功,令他有些動物的本能。那個刺客藏得再巧妙,他也感覺到刺客的存在,並通過牢頭送飯時,以紙條傳遞了消息給春荼蘼。剛才險在,春荼蘼要聽那刺客說出某些話,才讓夜叉出手治人。

此時,兩人靜靜相擁,夜叉輕手輕腳解開春荼蘼脖子上纏繞的輕紗,『露』出裡面被厚厚的布料包裹的護頸甲來。若不是這個,荼蘼一定會受傷的。美人謀律66

「荼蘼……」他才要說話,就被不遠處傳來狂笑聲打斷。

發笑的不是錦衣,而是那名刺客。

春荼蘼是現代姑娘,見多識廣,可她從沒聽過這種可怕的笑法。笑,應該是讓人感到愉悅的,可那笑卻似乎包含著一種絕望,一種想快點死掉,好得到解脫的極度痛苦。聽了會兒。她乾脆捂住耳朵,可笑聲卻還鑽入她耳里、心裡,令她難受到不行。她一個旁聽者都這樣,作為當事人的那名刺客,實在是有夠堅強。

好在又過了半盞茶時間,笑聲終於戛然而止,錦衣則施施然走了過來。怪不得人家說胖子都是潛力股,錦衣才略瘦了瘦。眉目間就很有些英俊之意,還是那種笑里藏禱檔乃

「招了?」春荼蘼跳起來問。

「是人就會招的。」錦衣似乎很喜歡這句話,再度重複,「從前我們狼眼組織,就是我負責審訊的,沒人能捱過去。不過今天時間緊、任務重,我乾脆用了點其他方法。」

「他笑成這樣,是……心裡癢?」夜叉問。

心裡癢是一種『葯』,人服下去后,連骨頭縫裡都會癢出來。恨不得把自己剮了才快意。在這種情況下卻不能動,實在比任何酷型還要熬人。

「春六小姐。為了你,我可虧大本埃」錦衣愁眉苦臉,「這死士非常強硬,就算我用了珍貴的『心裡癢』,他也不招。你又沒時間跟他慢慢磨,我只好又用了能瓦解人意志的秘香,要用體力真氣催這才堅持不祝如今,我損耗得厲害。」還搭配著咳嗽兩聲。

「是你害得夜叉被抓,我還沒跟你算小帳呢。」春荼蘼毫不留情的揭瘡疤。

錦衣果然垮下臉。「算了我不說了,我回牢房去待著好吧。」說完,氣呼呼地轉身走了。

不久后,傳來牢門上鎖的聲音。

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春荼蘼也想發笑。哪有這樣的,牢門開著,犯人自由出入,幫著做了正事後,又自己回去,還把門給反鎖上了。這算什麼?模範罪犯?

可夜叉也得這麼做,只不過是在上面的激斗完畢,康正源帶著小鳳等人下來的時候。春荼蘼跟康正源耳語片刻,互相交換了情報,又交待了下面要做的事的細節,就帶著人回去。

呼,真好,今天的守衛和獄卒有輕傷重傷,卻沒有人死。

臨走的時候,她回頭望望。正好夜叉的目光一直沒離開她,就給了一個「你放心」的笑容。

之後的事嘛,她不用多管了,只要她安全回皇宮,而那個刺客沒有現身,杜家就會明白徹底失敗了。下面,就看她推測得對不對,事情會不會按她預計的走。

杜衡,你可千萬別讓大家失望埃

十月十八,刑部衙門的公堂上,突厥王子案、朱禮謀反案,許文沖遇刺案,三案合一的審結堂,開始了。美人謀律66

春荼蘼早早等在堂上,卻發現杜家的人,除了杜東辰,都沒有來。而等韓謀現身、坐定之後,例行的程序還沒過去,杜東辰突然跪倒在公座前,「啟稟皇上,微臣杜東辰有要事舉報。」

一滴淚,順著他的鼻樑,落在冰冷的青磚地上,濺起塵埃。就算在嘈雜的公堂上,春荼蘼也似乎聽到那真實叩擊黃土大地的響聲,以及那碎裂了一地的陰謀與罪惡。

「舉報何人何罪?」韓謀冷中帶著暢快的聲音從上頭傳來,好像來自天際。

公堂上,寂靜得落針可聞。

於是杜東辰的哽咽和掙扎,借著那幾乎提不出的呼吸,聽到每個人的耳朵里,「舉報……舉報臣的祖父杜……衡,多年前策劃了誣陷朱禮的謀反案,買兇製造了許文沖遇刺案。」他說到後來,語氣不再猶豫,反而感覺一陣輕鬆。

終於,說出來了!終於,可以償還。雖然會遭遇滅門之禍,但這種輕鬆卻從未有過。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終於,可以不再受折磨了。

他從懷中取出厚厚一疊紙,高高舉過頭頂,「這是所有的證據,臣已經整理好,還有犯案人等的親手供認和畫押,請皇上過目定奪1說完,一個頭重重磕在地上,立即見血。

這樣才好,春六要找替祖父善後的殺手組織也不必了,因為本就是杜家私衛所做。再被揪出來,徒增又一條重罪而已。

而他的話音才落,「嗡」的一聲,堂下那種炸了鍋似的『亂』,比春荼蘼製造的任何一次都激烈。承認了!杜家主動承認了,還是嫡長孫親自舉報!

這官司。板上釘釘!

春荼蘼一言不發,頭一次在公堂上成為絕對的配角,被人忽略的存在。她看著杜東辰,閉了閉眼睛,隨後抬頭望天。

朱禮,許文沖,方娘子,還有無數被牽連到失去生命的人。你們看到了嗎?青天,是存在的!正義,也是存在的!雖然它來得晚了,可終究會來的!

轟動一時的案子,最後以更轟動的方式結束了。

不過當堂並沒有審結,而是折騰了好多天。杜東辰親自當堂舉報的時候,杜家人自己把府門封死,等著官府來查。當杜衡及杜喬被提到刑部的時候,由宇文尚書親審,他們對所犯下的罪行供認不諱。

很快。皇上有了旨意。

依《大唐律》,誣陷的罪名。以反座論。就是說,你誣陷別人是什麼罪,到後來自己則要承擔那種罪。於本案而言,是十惡之首的謀反,當誅九族。可杜衡的女兒畢竟是皇后,嚴格說起來,皇上及兩位公主都是九族之列。因而最後的判罰是,只抄斬杜家滿門,家產充公。九族倖免於禍。但皇后被廢,幽閉掖庭。杜氏家族中人貶為庶民,永世不得科舉入仕。

杜東辰大義滅親,舉報有功,免其死罪。他又自領流刑三千里,以此保下了兩個嫡親的妹妹,杜含玉和杜含煙,三人一道發配嶺南。皇上念其有情有義,特赦他無罪流放。就是說,他可以在嶺南那種艱苦的地方,做一個老實的小民,了此殘生。當然,他這種生下來就成為貴公子的人,能不能帶著兩個嬌滴滴的妹妹活下去,就看他自己的了。

韓謀因為朱禮冤案錯判而下罪己詔,並自罰食素一年,所食之物親自耕種,算是體罰。封朱禮為親王,重修陵墓,可惜朱家已經沒有後人了,享受的只是死後的尊榮。但,朱禮應該瞑目了吧?之後,追封許文沖為國公,厚待其後人。還封了方娘子為忠義夫人,於其家鄉建了忠義夫人祠。

當時因為劫獄受到牽連的眾人,都被免責。而且因為參與到誘計之中,現在看是沒什麼特別,將來的前程一片大好。因此殉職的人,也在春荼蘼的強烈要求下,獲得豐厚得多的撫恤。

突厥王子阿蘇瑞,因八議減等之五議功、八議賓,由接手案子的宇文尚熬夜看書「請章」,獲准減刑后,當堂受杖刑四十,之後釋放。夜叉挨打受刑的那天,長安城無數的姑娘前來看審,就為了目睹這位英俊絕倫的王子之身材。

春荼蘼對此很不爽,可讓她更不爽的是,之後夜叉就被韓謀接到宮裡,以外賓對待。她則被送出宮,和夜叉居然連一面也見不到。

十月三十,塵埃落定,在獄中等待問斬的杜衡提出要見春荼蘼。美人謀律66

她答應了,但帶著自己的外祖父一起去的。

「老夫,到底杜家敗在誰的手上。」隔著鐵欄,杜衡緩緩地道,並沒有理會自己的老對手白敬遠。

「杜老爺子,我們之前見過,不僅是在公堂上。」春荼蘼遠遠站著,冷聲道,實在不願意接近這個滿手鮮血,如今人之將死,卻還沒有流『露』出善意的老頭子。他白髮蒼蒼,眼神卻仍如鷹隼,傲慢非常。這算什麼?死不悔改?在他看來,他只是敗了,卻沒有錯。

「以前老夫小瞧了你。」杜衡盤腿坐在乾草上,「最後一堂,你看似沒有出面,但其實成敗全是掌握在你手上,是你一手締造。今天你告訴老夫,是不是從來沒有證人?你設下陷阱,讓老夫一步步踏入,最後不得壯士斷腕,由東辰舉報親長,毀了他的名聲,刺了他的心窩,才能保留我杜家惟一的血脈。」

……………………………………

……………………………………

…………66有話要說……………

小荼蘼的陰謀詭計是什麼,明天那章會詳細解釋。還有杜三同學和小東辰今後還會出場,他們的結局不僅如此。而且,小荼蘼和小夜叉的感情要腫么爆發涅?大家猜猜。

另,手機看書的朋友,請翻屏,看有木粉票餘下。或者上網投一下嘛。

感謝ursula1011、亭瑜、懶羊羊好、可愛夕梨、風の嵐舞、春天的風依然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闇凌打賞的靈雀

謝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