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六十五章請君入甕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6日 04:26 [字數] 40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十月十四,是三審的時間。

但這一次,仍然延期了。倒不是龍體又欠安,而是十月十三的晚上,有人試圖劫獄。當時歹徒殺入到天牢最底那層,也就是關押夜叉之所在,差一點就成功了。

此一戰非常突然,當值的獄卒全死了,外圍負責守衛的士兵也死了十多個,傷了近一百有餘,劫獄者被全殲,卻只有區區十八名。據事後調查,居然全是來自西域的高手。

韓謀震怒。

所有人都在猜測,從突厥王子案事發到現在,是突厥那邊終於有反應了嗎?巴戈圖爾是想殺了自個兒的王弟,還是要救他出來?照理說,應該是後者。畢竟,當年是這位新王到處散布狼神之子已死的消息。他的目的,連西域大山深處的小狼崽子都心知肚明。

但倒霉的,是負責京城治安以及西域事務的衙門,還有就是接替韓無畏守衛天牢職責的康正源,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處分和皇帝的斥責。不過因為案子還沒有審結,與之相關的人都背著處分,繼續戰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憋著勁兒等著將功折罪。

十月十四,春荼蘼一大早就迫不及待的前往天牢,想和夜叉就這件突如其來的事,當面溝通一下,還要親自確認,他到底有沒有受傷害。可結果天牢正布防整頓,處理後事,她第一次被擋了回來,有御賜的腰牌也沒有用。偏她心裡急,乾脆回了趟白府,天黑后又去一趟。

可就在天牢門口,她正和受到降職處分的康正源說話時,第二波刺客又來了。但這次,康正源準備充分,刺客一時攻不進來。只可惜把春荼蘼的退路也堵住了,為免危險,她只好先跑到天牢裡面饈貝罄衛鋟炊是安全的,但所有人,包括獄卒、貼身保護她的二十名御衛、以及有功夫在身的小鳳、大萌和一刀在內,都在外頭幫忙。

事實上她是孤身一人直走到牢底,一層層下了台階,好像到達地獄深處。而外面的打鬥聲越來越小,很快就什麼也聽不到了。

似乎,外面的一切只是噩夢。夢醒了,只有模糊的恐懼感。

「荼蘼,快過來。」遠遠的夜叉的聲音傳來,因為空曠和異樣的寂靜,回聲不斷。

春荼蘼快走幾步,很快看到夜叉站在牢門前,雙手抓緊欄杆,臉色蒼白,綠眸深幽,顯然極為緊張。她雖然聽不到外面的動靜了但不意味著夜叉這種高手聽不到,所以,他才感到恐懼因為沒有人在她身邊守護。

「荼蘼。」他伸出手,似乎要儘快把她抓到懷裡才安全。他的牢房在天牢最底層的最裡面一間,是個死角。到了這裡,才是真正的退無可退,以殺手的角度來看,是最佳動手地點。

春荼蘼加快腳步,甚至小跑了起來,臉上也露出笑容。

然而就在這時,一條黑影急掠了過來,那速度快得怎麼說呢如果是在現代,就像是黑夜中,有車影飄過窗戶,眨眼就過去了,視線都無法捕捉。但考慮到古代沒有汽車,那麼就只有輕功卓絕瞬間快過汽車、但不能長期保持高速的高手了。

「小心1夜叉的聲音都喊岔了,雙手猛的一撞,大牢的鐵門發出碰撞的巨響,但卻仍然牢不可破。

與此同時,春荼蘼感覺背上一麻,整個人瞬間就僵住了。接著,一柄細而彎的刀,利索地橫在她的脖子上。森涼之意,透過她當圍巾圍的披帛,冰得她瞬間起了雞皮疙瘩。

「告訴我,證人都藏在哪兒,饒你不死。」尖利的、有點怪聲怪調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放開她1夜叉暴吼。

「你再出聲,我連活命的機會也不給她。不信,可以試試。」刺客涼涼地說。

「杜家派來的人?」春荼蘼很快冷靜下來,「那我什麼也不會說的,因為無論如何,你都會殺了我。」

「啊,騙不過你。」刺客道,「但只要你配合,我可以給你個痛快的。不然,杜三小姐可是吩咐過,要當著你心上人的面侮辱你,然後再慢慢殺死。你喜歡狼神之子吧?應該不喜歡讓他看到那麼難看的場面,那會令他終生痛苦。」

「杜家那麼大本事,怎麼找不到證人?」春荼蘼諷刺道,「他們知道敗局已定,所以打算玩一招釜底抽薪?包括羅大都督在內的三大證人都死了,就沒辦法定杜衡的罪?想得挺美,可是皇上會放過他們嗎?隨便找什麼理由,捏死他們,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現在不過求的是名正言順四個字而已。跟著杜家沒前途,你投誠過來,我保你不死。」

「春六小姐,拖延是沒有用的。」刺客不為所動,「我的同伴在外面吸引注意力,我在這邊有充足的時間折磨得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還是,你喜歡我跟你親近親近,特別是當著你心上人的面?」說著,拿刀的那隻手略松,另一隻手從春荼蘼的肩膀向下滑。

眼見他的臟手就要碰到春荼蘼的胸部,她突然叫了聲:「夜叉!救我1

幾乎就在同時,幾乎就是眨眼間,幾乎不到零點零一秒,夜叉的牢門突然倒塌。那刺客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更大的黑影已經籠罩在他的頭上。他只覺得手中一空,然後就是劇痛。

情不自禁的慘叫聲中,他看到春六已經被夜叉攏在懷裡,不能動的變成了他。而且,他的手呢?他的兩隻手呢?地上那血污中的兩截斷肘,指頭還抽動了兩下的,就是自己的手臂嗎?

「對不起,血濺到你身上了。」夜叉輕抹了下春荼蘼的額頭,發覺自個兒的身體不住顫抖。

他把春荼蘼緊緊抱在懷裡,這麼多天,第一次這樣抱著她,身體緊緊相貼。可他情願,這種事不要再重演,哪怕′承受刻骨的相思之苦,他也忍受得了!只是,別再那樣了!實在太冒險了!他一息之前近乎崩潰!他剛才差點失去她!這滋味他受夠了再不能有!

「別讓他流血流死。」春荼蘼聽著那慘叫,只覺得頭皮發麻。

她到底是現代人,是律師。她看屍體可以無動於衷,但這種類似於酷刑的事她真的有點受不了。所以,她在公堂上絕對不希望有刑訊的情況發生。可今天,少不得要來一遭。

但,要不要這麼直接和血腥埃這不在計劃之中,夜叉直接砍掉了那刺客的雙臂,誰讓那混蛋企圖猥褻她來著。

夜叉戀戀不捨的放開春荼蘼,給那刺客以特殊手法敲暈並止血提到外面一點的地方,丟在地上,還沒忘記拿乾草扔在他身上,免得那斷臂嚇到他的心肝寶貝。等他回到原地,見到春荼蘼臉朝里,哭得雙肩抖動,淚流滿面。

「別怕!我在這兒。」他從後面抱住她的腰,讓她整個身體倚著他的胸膛。他要記著她忍受這麼多可怕的場面,她冒著生命危險,都是為了他。

此時他忽然慶幸年少時受到的**上的非人折磨和心靈上絕望痛苦。若沒有被拋棄在地獄里的經歷,他如今哪配得到這樣的幸福?他的荼蘼是上天給他的補償,若沒有從前,就沒有現在。

所以,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真的希望自己能更慘一點。這樣,老天說不定會安排他更早遇到她,說不定還能陪伴她一輩子那麼長時間。

一輩子,聽起來是多少么動人的辭彙埃

「我不怕。」春荼蘼哽咽,心裡難受一天了這才發泄出來,「是我失誤了,因為我想得不夠周全,死了那麼多人。」她哭得身子直

「那些獄卒和守衛不是為你而死。」夜叉沒辦法,乾脆坐下來,讓她窩在他懷裡「這不是安慰你,是事實。他們是為了皇上,為了案子,是死在杜家的手上。」

「可是……」

「你已經很冒險了。」夜叉打斷春荼蘼,「現在要想辦法讓刺客反咬,逼杜家做出決定。這樣,才是為那些死去的人報仇。錦衣……」他喊了聲。

瘦了很多的小胖子立即閃身出現。

「你去撬開那混蛋的嘴。」夜叉吩咐。

「他是死士,寧死也不會招的。」錦衣有點為難。

「是人就會招的。」春荼蘼的臉仍然埋在夜叉的肩窩,卻說了一句。

「這話我喜歡,我來儘力一試。」錦衣立即眉頭揚起,「是人就會招的。」他重複著,之後就興奮的掰掰手指,轉身大步離開。

期間,夜叉一直抱著春荼蘼,兩人都沒想過要避嫌。

沒錯,這是請君入甕之計。是在大唐律合法規定的範圍內,進行的誘供和誘捕。夜叉的牢門早在第一次有人劫獄之前就被弄開了,錦衣的也是,只是看起來像是還鎖著而已。春荼蘼料到杜家會狗急跳牆,會對她下手,會尋找那三名要命的證人。因為除了殺掉證人和她之外,杜家再無機會。所以,證人的所在地被瞞得密不透風,她身邊的保護也從來沒有疏忽過,讓對方無從下手,從而更加著著急、焦慮、判斷失誤。早上她沒進來,非等到晚上,也是計劃中的。

之所以選天牢,是因為她最信任的人是夜叉,據她所知,他的武功也是最高。原本,她計劃一直接讓刺客無法接近她,直到在天牢附近才露出「破綻」,對方自然就會動手。其實天牢里早就埋伏了人,準備一網打荊

但,沒想到的是,杜家拋開了彎路,直接選擇了走直線。找不到證人所在,接近不了她沒關係,一出手就是劫獄,可目的卻不是夜叉,而是在趁亂在大牢里埋伏殺手,最終對付她,想逼迫她說出證人的所在之處。

侮辱她什麼的,只不過是杜含玉私下加的碼罷了。

…………66有話要說………

小劇場:

春荼蘼:66你晚了,昨天才是倫家的生日。

66不是給你的。

春荼蘼:那是給誰的?

66:給果果的,今天是她的生日。來,生日聚會就不叫脫衣舞男了,叫小夜叉出來,一起來唱生日歌。唱得好,果果說不定會留兩塊蛋糕給你們。

春荼蘼|夜叉:果果,祝賀你福壽與天齊,恭祝你生辰快樂。

明天恢復上午十點左右更新,算是給大家驚喜吧?

希望今天粉票能上500張。

感謝果果打賞的三十三重天外天地逸品九轉蓮花,並附贈的五張粉紅票。慶祝本書第六位盟主誕生,特別祝她生日快樂。

感謝aliceq63打賞的奇特魔符

感謝UrsulaLOq1、懶羊羊好、可愛夕梨、亭瑜、春天的風仍然、狐狸精的死黨、姬傾泠、甜沙拉、e四驅兔子、海怪怪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愛看書的橙子、sama打賞的靈雀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