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六十四章殿下,您這是放電

美人謀律

第六十四章殿下,您這是放電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4日 21:06 [字數] 39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就在杜家狗急跳牆的秘密圖謀時,春荼蘼正前往天牢,會見她的當事人……西突厥的阿蘇瑞殿下,夜叉。高品質更新就在吾讀小說網百度搜

夜叉似乎感覺到她會來,當她的腳才踏入天牢的地界,他就忽然站起來,站在門邊等待。

看著她一步步走來,他就感覺一直空蕩蕩、無處所依的心,漸漸豐盈了起來,直到滿滿的。

「你說過,不到結案,不來見我。」他對在面前站定的姑娘說,聲音婉轉低回,在空曠的牢底淡淡迴響,語氣並不溫柔,但那從胸腔中發出的共鳴,卻有一番說不出的纏綿意,就像有羽毛刷過春荼蘼的心房,害得她心尖都顫了。

何況,他嘴裡說著話,眼睛卻瞬也瞬的望著她,真是千言萬語,盡在無言中。

「我來……是求阿蘇瑞殿下幫點小忙。」春荼蘼又上前一步,身子差點貼到欄杆,手同時按在夜叉的手上。

她的手小,包裹不過來他的,卻又有一種撫摸的意味,在這黑暗無人的天牢最下一層,陡然就生出些調戲和挑逗的意思來,。

夜叉一嗦,反手牽過春荼蘼的手,輕輕咬了她小指一口。這下,輪到春荼蘼哆嗦了,而且還情不自禁的驚叫出口。

「什麼時候,我才能出去?」夜叉恨不能把春荼蘼立即抱在懷裡,因為這姑娘的一言一行都似在他心底點火,那熱力燒得他口乾舌燥。可是,又怕鐵欄硌疼了她,只得死忍,忍得聲音沙啞,綠眸中似有碧火跳動。

「幫我做了這件事,三堂審結。就是你重見天日之時。」春荼蘼抽回手,努力壓抑著同樣激蕩的情緒,但卻沒離開,改為拉住夜叉的衣襟,「附耳過來。」

夜叉彎下身子,可惜鐵欄的間隙很小,他伸不出頭來,只能側過臉。

春荼蘼湊近,低語了幾句。

她呼出的熱氣。噴在他的耳朵上,她身上隱約的芬芳,鑽入他的鼻子,她的幾根髮絲,輕輕擦在他的面頰上……

夜叉心猿意馬。被這無意間的「勾引」,惹得心火難耐,真想把她扯進來,拆吃入腹,片甲不留。高品質更新就在吾讀小說網可當他終於聽清她的話,綺念登時消失不見,驀然站直了身子。雙手穿過牢門,扣住她纖細的肩膀,「這不行,太危險了1

春荼蘼不說話。不與他爭論可行性與必要性,也不浪費時間,玩那種雷人劇的梗,一個大叫危險。一個非得捨身,眼淚汪汪。相擁著好像生離死別一樣。她春荼蘼演的戲,絕不會苦情,只有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她沉默片刻,而後歪過頭微笑,「你欠我一命,要拿一生來慢慢還我。只許愛我,不能再愛上任何女人。不,碰也不許碰,任何念頭也不許有。你,能做到嗎?」

夜叉情不自禁的被她牽著話題走,很認真的點頭,「能。」一言承諾,永不改變。

「那就好。」

「可是……」

「沒有可是。」春荼蘼伸手按在夜叉的唇上,「最後關頭,我就指望你。若你做不到,出了事,你要殉情哦。」半真半假的開玩笑。

夜叉閉了閉眼睛,神情掙扎,最終還是答應,「好。」因為,知道拗不過。那麼,生死皆由命,他一直陪她就是。

而他的承諾,他認真堅定的眸光令春荼蘼的心尖又開始發顫,情不自禁地後退道,「那我先走了,還有好多事要細細安排,任何一個疏漏也不能有。」

「等下。」夜叉卻攔住她,然後伸手從懷中取出一個由白絹包裹的物事,遞到春荼蘼面前。

「送給我的?」春荼蘼納悶,「為什麼?」

「今天是十月初十,你的生辰。」夜叉的目光溫柔如水,「可惜我被關在天牢里,送不了你好東西。若明年我能得自由,定要好好為你慶祝。」

春荼蘼愣祝

是啊,她的生日,這些天忙翻了,滿心都是官司的事,自己都忘記了。不過她的生日總是遇到倒霉事,剛重生時,父親正是在給她準備生辰禮時,遭人惡意誣陷,其他書友正在看:。來長安后的第一個生日,正要打真假皇帝案。高品質更新就在吾讀小說網今年,她的心上人身陷囹圄。

她的命礙…說不上好壞,但絕對是在戰鬥型人生。

而夜叉居然記得這樣的小事,讓她心頭暖暖的,有一種被人重視、被溫柔寵愛的感覺。他說明年若能得自由,要好好為她慶祝。但她明白這自由不是指出了天牢,而是指此官司勝利之後要怎麼辦?他身份泄露了,日後必不得安寧。他與她,要何去何從?

可是,現在不想這些,她是重生人士,身份複雜,愛上一個身處權利鬥爭漩渦的男人,她看不到未來,也不想追究前塵。只要當下。只要眼前。只要這一刻就好。

輕輕打開白布包,裡面是一隻乾草編的蝴蝶。顏色不怎麼光鮮,可是栩栩如生。最重要的是,他的心意在裡頭。雖然賤如草,卻在掌心中沉甸甸的燙人,心中也感動得要命。

「手工不錯的樣子。」她亮晶晶的眼睛,明確說明了她有多喜歡。因為沒想到他殺人和指點江山的大手,能為她做這樣微不足道的小事。

夜叉有點羞赧,似乎有點受不了她的目光,略側過頭說,「從前給我妹妹編過。」

「不過……你不是想就這麼打發我吧?我這個人,很難搞的。」她卻話題一轉,故意停頓了一下,見他變了臉色,才道,「我很貪財哦,最喜歡金銀珠寶、珍珠瑪瑙了。這個蝴蝶算是信物,等你出了天牢,要補送我很貴重很貴重的生辰禮。你從羅大都督那兒弄的箱子里,有一塊祖母綠,一塊鴿血紅,都是頂級好寶貝,你要用它們給我打一對鴛鴦手鐲,赤金的。」

夜叉聽得無聲而笑。愛死了她現在的貪財小模樣,喜歡死了她找他大方索要東西,感覺格近親近,感覺他寵溺著她。而且,他知道她這是用她的方法安慰他,於是更覺得熨帖。

「好,我的東西都歸你。」他柔聲道。

「你說的哦,不許反悔。」春荼蘼湊近些,「你家老爹想昧了那箱子東西。有你這句話,我一定再給掏出來。」

她說得俏皮,夜叉卻沉了眸色,手藉機撫住她的半邊臉,拇指滑過她的唇。目光似要烙在她的內心深處,「荼蘼,你一定要活得好好的,長命百歲,每一年每一年都這樣。知道嗎?你是我心裡的光,沒有你,我就像被永遠埋在雪堆里。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感覺不到。」

春荼蘼略略側過臉,在那掌心中磨蹭、流連,心軟成春水。「想要光明,你自己也要發光。」

夜叉眨眨眼睛。

春荼蘼怔住,隨後哈哈大笑,向後連跳了兩步。「拜託,阿蘇瑞殿下。這不是發光。您這是放電!對我放電1說完,轉身就跑了。

再不走,還不知要磨蹭到什麼時候。直到現在,她才明白中文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有濃縮感,卻字字回味無窮。譬如:蜜裡調油。

只四個字,卻完全體現出現在她和夜叉的狀態。雖然他們只能相見卻不能相依,雖然他們還沒有肌膚之親,那心緒和感覺卻完全攪和在了一起,分不開也扯不動,甜在心裡,膩在一處。

直到坐上馬車,回到皇宮,春荼蘼的臉和心都還是熱的,特別是腰上,因為草蝴蝶放在貼身的荷包里,所以她感覺腰部的皮膚一定被燙紅了。

到了幽蘭殿後,她這邊才在過兒的幫助下,梳洗完畢,那邊小鳳已經提了個食盒過來,好看:。

「還沒到吃晚飯的點兒,這是什麼?」春荼蘼吸吸鼻子,「好像很香的樣子。」

「當然香了,是御膳房送來的長壽麵。」小鳳的撲克臉也帶著喜氣,「是白相親自去御膳房做的。」

「啊?1春荼蘼登時喜笑顏開,「那得嘗嘗,我祖父親手做的埃他老人家是大唐的一代能臣,白氏家主,給誰倒一碗茶都是高看一眼了,何況給我個晚輩煮麵。」

「是呢。」小鳳一臉與有榮焉,「白相讓我告訴小姐,您現在住在宮裡,家裡不方便辦生辰宴,又覺得沒東西入得了小姐的眼,於是親手做長壽麵給小姐吃。天快黑了,他老人家不方便進內宮,希望小姐能高興。哦,對了,晚上皇上賜了御宴,就在這幽蘭殿里,讓我們給小姐好好慶生呢。」

春荼蘼不說話,已經大口吃上面了。說實話,這是在御廚的指導下做的,卻還是比較一般的水平,但她若不拚命吃,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原來,好多人記得她的生辰。

而晚間的酒席上,她收到了更多禮物:遠在邊疆的祖父做風乾熏羊肉、才相認不久就分離的母親送的親手做的衣服、她爹春大山執行任務時繳獲的西域風格小銅手爐。名義上的爹,實際上的三舅舅送的小馬駒一匹。小鳳、過兒和八妹聯手送了幾色針線,大萌、一刀和封況等人湊分子,送了上品馬鞍一套。錦衣打了欠條,說出牢就補送禮物。而韓無畏就送了一根漂亮的小馬鞭,康正源最近信佛,親手抄了平安經一套。

倒是白府里眾人沒什麼表示,不過春荼蘼不在意他們。何況酒席還沒結束,高公公又過來了一趟,先是自個兒送了個玉鐲,之後叫人抱了個小箱子進來,一尺長,半尺寬與高。打開一看,金光燦燦。

「這是皇賞賜的,說春六小姐必定喜歡。」

春荼蘼撲在小箱子,伸臂抱住那些金元寶,故意露出恨不能親兩口的神色,「皇上最最英明了,知道我就喜歡這個。」

雖然有點誇張,但她今天真的感到幸福。直到這一刻,她才有真正融入這個異時空的感覺。

她,是真正的大唐人了。

………………………………

………66有話要說…………

這一章溫馨吧?在明天後天兩章的激烈情節之前,在本案結束之前,在辣味中加點甜,希望大家喜歡。

繼續求粉票。

感謝卿落落打賞的桃花扇

感謝963打賞的奇特魔符

感謝pdxw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1011、可愛夕梨、懶羊羊好、狐狸精的死黨、春天的風依然、xiangy315、甜沙拉、小院子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愛看書的橙子、可愛夕梨、凌波煙嵐、封印寶貝打賞的靈雀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