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六十一章兩個證人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1日 20:59 [字數] 38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皇上,我想請杜衡當堂作證美人謀律。&」春荼蘼面向韓謀。

「你說的證人,不是他吧?」韓謀也有些意外。

春荼蘼搖頭,「不是。但我見他老人家正在堂下看審,順便問幾句與案件有關的話而已。」

「准。」

韓謀的話音一落,杜衡就連忙站起來,走到公堂中央,擺出一幅泰然的樣子來,望向春荼蘼。就是這個年紀輕輕的姑娘,從紅繡鞋案就開始壞他的事,現在更把整個杜氏家族都逼到了角落裡。他心中責怪三孫女多事,但此時突然明白是自己錯了。對杜家可以預見的敗落,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此,他莫名的生出些憤怒。

「杜仲,可是您的貼身侍衛?」這時,春荼蘼問道。

「不錯。」杜衡回答,雖然已是平民,但前國公的派頭還有。其實在紅繡鞋案中,他是被判軟禁在家的,可他就這麼隨便出來看審了,皇上只當沒看見,也助長了他的氣餡。

權勢,蒙蔽了他的心靈,讓他斗膽從前做出足以下十八層地獄的惡事,令他如今疏忽了很多為臣者該有的謙卑,得意忘形。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活得長久,怎麼可能一直站在權利的巔峰?

「他的身世,您可知曉?」春荼蘼又問。

杜衡皺皺眉,不知這些問話有何用意美人謀律。

杜東辰與祖父心意相通,上前攔道,「春狀師,你一直問杜仲的事,與本案有何相關?」

「假設杜仲是狼眼組織與買兇者之間的聯絡人,他就是非常重要的。而他的背景,自然能牽出更多的證據。」

「杜衡,你老實回答。」公座後傳來威嚴的聲音。

杜東辰心裡一凜。明白這是皇上嫌他打斷春荼蘼了。可他,有什麼辦法?

「回皇上的話,老臣……」

「應該自稱草民。」春荼蘼好心的「提醒」。

「草民自然知道身邊人的底細。」杜衡氣得咬牙,面兒上卻還恭謹。

哈,這麼憋氣,會得癌症的。春荼蘼暗爽。為了方娘子,她極度厭惡這個老淫棍。

「杜仲本是孤兒,從小被我收養。後來草民見他有習武的天分,就找人教了他武功,又送到軍中歷練了幾年。之後就一直跟在草民身邊辦事。皇上知道,老臣經常被人暗算的,不得不找人貼身保護。免得被宵小之輩得逞。」說著,眼角寒光颳了眼春荼蘼。

「杜老爺子,指桑罵槐這招,您用起來太份了。」春荼蘼笑著說,慢慢踱到杜衡的身邊。而她那笑眯眯的神態在杜衡看來。極度可惡。

「誠信號的吳老闆,不是杜仲的遠親嗎?」韓謀提出疑問。

「皇上所言不錯,但他們是在杜仲成年後才相認的。之前,互不相識。」杜衡答道。

想必,吳老闆還以為靠上了大樹,沒想到招來了大禍根。而杜仲從小孤苦。未必對遠親沒有怨氣的。所以,他害起人來才毫無顧忌。

但,世上有的是比他還凄慘的孤兒。人家也沒像他那麼狠毒。所以說,自己人性不好,還要去責怪別人,實在是最最不要臉了。

「就是說,杜仲除了吳老闆一家。再無親近之人,孑然一身。了無牽挂了?」春荼蘼插嘴。

「是。」杜衡回答她時,可沒那麼態度良好。

春荼蘼不以為意,又問,「他年紀不小,為什麼沒有成家立室,生個一兒半女?」

「春狀師,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杜衡再也控制不住,伸手指向春荼蘼的鼻子。

這時候,兩人離得有點近,杜衡一揮手,似乎要打她耳光似的。旁邊的白敬遠看到,以前所未有的快速度衝過來,什麼儒雅,什麼風度,全扔一邊去了,擋在春荼蘼面前,怒道,「老匹夫,有話說話,你動手是什麼意思?」

這個不是春荼蘼事先安排的,她也嚇了一跳。但白敬遠這麼維護她,她緊跟著就是一陣感動。血濃於水,解決了和外祖父的根本矛盾,也就是爹娘的事,親情真的慢慢培養出來了。

但……

「都退下1韓謀一個龍吟,徹底解決問題。

兩個鬥了一輩子的朝廷大員,分別退下,坐好。但白相公堂護孫女的佳話,之後還是被八卦之輩傳遍長安。甚至演繹成了公堂全武行,整得刀光劍影的。

「好吧,我不敢問杜老爺子了。在皇上面前,在公堂之上,一個白丁居然如此囂張,民女是見識到了。」春荼蘼拉回話題,不介意在某個失去聖心的人臉上,又踩了幾腳。

「事實是,杜仲四十多了,表面上卻真的無妻無子。」她自己接過話題,「可是一個人,尤其是一個男人,真的只滿足於對主人的忠誠,沒有其他想頭了嗎?身為主人,讓自己身邊的第一可依賴的僕從連個家也沒有,說起來,還真是涼薄埃」

「你這樣挑撥離間是沒有用的。」杜東辰冷聲道,「杜仲已經死了。」

「是埃」春荼蘼抽出插在後腰上的摺扇,唰的打開,輕輕搖著,「但是,他身邊的人沒死。」

「你說什麼?他身邊的人?」太意外了,杜東辰立即驚問。

春荼蘼向後退了幾步,好像怕了杜氏祖孫,擔心他們都會傷人一樣,「大約是杜衡不允許杜仲成家立業,好方便供自己驅使,也免得他生出二心吧。唉,這真是自私的想法埃難道部曲隨從就不能有家庭?難道他們就沒有感情?難道他們就只是奴僕,而不是一個人?!但一個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紀,想有妻有子是基本的需求埃所以,杜衡偷偷在外面養了女人,只是一直隱瞞著而已。而杜家人都特別信任杜仲,從沒有人懷疑過他,他出門也很自由。」

這一下,杜衡和杜東辰都震驚不已。

杜仲有女人!甚至是有家!這樣情況就不同了。不,簡直是壞透了!杜衡所做的所有陰私缺德事。都經過了杜仲之手。後來,因為紅繡鞋案,杜仲伏法,杜衡雖然痛失左膀右臂,但他同時也鬆了口氣,暗自慶幸來著。因為那對杜家來說算是去了一塊心病,剜去一個爛瘡!可現在!情況突變。因為男人有事,極可能會對老婆說的!那樣,春六手中就有證據了!

春六手中沒證據!春六手中有證據!一字之差,對杜家來說就是天堂和地獄。

「春狀師言之鑿鑿。但,你不能胡亂拉來一個女人,就說是杜仲的家室。」杜東辰只愣了片刻就大聲道。不得不說。他居然能找出借口,反應真是快。

「這名女子,名叫玉樓。」春荼蘼對答如流,反應快得讓旁人對她的說辭,天然就有幾分相信。「幾年前,她曾是春風閣的頭牌姑娘。杜仲外出辦事,出入過風月場所,和玉樓有了情意,後來就為她贖身,在外面悄悄安置了。我說的這些。自然有春風閣的老闆作證。另外,我還有櫃房的交易單子,是杜仲提銀時所辦的手續。玉樓的身價。可是不低哪,那樣大筆銀錢出入,很容易查到。」說完,她再度打開「魔盒」,遞上口供和證明書。

櫃房。不是銀行票號,但具備了它們的功能。由官府主辦。別人沒想到,春荼蘼居然連人家往來賬目也不放過調查,而且還經過了皇上的同意。

其實人活在世上,衣食住行,與許多事有關聯。只要認真,總找得出牽扯。

「我說哩,玉樓姑娘幾年前突然芳蹤不在,原來是從良了。」人群中,有人忍不住說道。

杜東辰的臉都綠了,因為這完全是致命打擊埃

電光火石之間,他只想到一個反駁理由,「一個妓女所說之言,有多少證明力呢?誰知道她是不是被人收買,做了假口供。」

這,就有點無賴了。可他除了無賴,實在想不出別的招。他以為春荼蘼會生氣著急,哪想到這姑娘只是笑著搖頭,好像早知道他會如此。

他控制不住的紅了臉,卻聽春荼蘼道,「一個證人的口供不可信,那麼兩個呢?」

對啊,她說有兩個證人!

「一家人說的話,也不能作準吧?」杜東辰頂回去。

「杜大人以為我說的第二個證人是誰?難道是玉樓的貼身丫鬟或者她和杜仲的兒子?才不是哩,請您放寬思路,回憶一下,貴府可曾遭過賊?除了……方寶兒盜書那件事。」

杜東辰很茫然,不自禁的望向祖父。見杜衡臉色有些發白,眼神有些發飄,驀然記起了一件事。那時候他還是少年,曾經聽說府里丟了金銀等物。但,那與第二個證人有什麼關係?而且杜府失竊,是沒有報官的。春荼蘼又是從哪得知的?

「這就是古語說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就是什麼叫隔牆有耳。」春荼蘼眯著眼睛看向杜衡,那樣子和白敬遠像極了,令杜衡有一種她很老謀深算的感覺。

「那天,恰巧杜衡與杜仲交待事情,那賊偷東西時被發現,慌不擇路,躲進了大書房。因為他的輕功能非常好,杜衡和杜仲都沒有發現書房中還藏有別人。於是陷害朱禮,及之後如何善後的話,那個賊聽了個滿耳。但他是個小人物,管不了別人的事,聽過也就算了。可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那個賊不久前犯事被抓。他聽說了朱禮案要重審,就託人遞過話來,也要做污點證人,以換取減刑。雖然說,我的證人一個是賊,一個是妓女,但他們是兩個人,而且有刑部官員可以作證,他們是分別提審的,沒有串供的可能。如果,他們的供詞得一模一樣,那證明力就足夠了,杜大人以為呢?」

……………………………………

……………………………………

…………66有話要說……………

謝謝大家,月票追到離三名只差十票不到。今天正好在別處無緣無故被罵了,而且很傷人的罵法,起因不過是我去回了個貼子。看到我這邊書評區,心情好了很多,因為覺得,還是有很多人喜歡我的。

感謝963打賞的奇特魔符

感謝beliber彥梓、ursula1011、狐狸精的死黨、懶羊羊好、小院子、嵐兒翩翩、jessiewu、甜沙拉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愛看書的橙子、ivyulv、莫瀾之打賞的靈雀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