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六十章魔盒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1日 04:42 [字數] 36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突厥王子案的第二堂公開審理,因為皇上龍體欠安而拖後日。但,時間不停向前,在第一堂結束的十日後,終究還是又開始了。

而對於代表御史台,也就是公訴方的杜東辰來說,實在沒什麼好說的。春荼蘼和他是攻守關係,春荼蘼攻,他只要守住陣地就可以。

但,他仍然覺得很難。因為他永遠也無法猜測,春荼蘼手中到底有什麼籌碼。

那兩個案子,祖父手段狠厲,可以說趕盡殺絕,應該沒有留下重要的證據。若是有,他也必須讓證據失去證明效力。就算皇上已經心知肚明,表面上只要不定罪,杜家就有活路。

所以這場官司,可以說是生與死的較量。

例行的程序后,杜東辰搶先開口,「上一堂,春狀師提出對朱禮謀反案和許文沖遇刺案的諸多疑點,那麼這一堂,該拿出證據來了吧?畢竟,口說無憑。

「杜大人說得有理。」春荼蘼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回身從過兒手中捧著的木盒子里拿出一張紙,雙手遞到站在公案旁邊的高公公手裡。

「這一份,是從羅大都督府失竊的箱子中得到的杜衡手書原件。」春荼蘼解釋道,「上回說了,這是阿蘇瑞從西域賊人手中截獲的,如今無償呈上,為破解朱禮迷案提供證據。在這封信下,附的是杜衡往年所寫公文,由此可對照筆跡。」

「皇上,微臣上堂已經提出了反對意見,畢竟書信之物是可以偽造的。事隔這麼多年,期間有太多變數,不能以此為準。」杜東辰高聲反對。

「春狀師以此為證據,暫且記下。杜愛卿,對推之時,你盡可依律反駁。」韓謀無喜無怒的聲音,透著不容辯駁的威嚴。

而且他說得有理。哪一方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觀點,對方再推翻就是,卻不能阻止別人。

「這一份,是前刑部尚書許文沖嘔心瀝血所得的證據也就是當年攜帶《十議疏》之商隊的吳老闆所遺之自白書,由王日安轉交的。王大人一年前在洛陽,也被滅品。此自白書中,清楚表明是杜仲出面,代表杜衡威逼利誘誠信商號,讓他們成為朱禮案安案的關鍵一環。杜仲是如何行事的,都說了些什麼裡面寫得清清楚楚。許尚書親赴洛陽取此證物,因此被害。與此同時許府遭竊,被盜一本名冊。」

「什麼名冊?」從高公公手中接到自白書,韓謀皺眉問。

「全部死亡的證人名冊。」春荼蘼三度從盒子中拿出證物,「一共一百七十五人,都是與朱禮謀反案相關的,無論涉案深淺,無一人逃脫了死亡的命運。這個冊子清楚註明了死者的姓名、年齡、身份,以及與案件有何相關。還有,他們死亡的時間和原因包括死因的疑點。能把這些細節調查清楚,許尚書真的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

「這些都是紙證,豈容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杜東辰咬著牙,打定主意死賴到底。為了家族,他什麼也顧不得,別說只是厚起臉皮了。

沒有人證!沒有口供!春六再能耐,再本事,又能變出什麼花樣?

春荼蘼卻不理他,直接對韓謀報告,「想必皇上還記得紅繡鞋案吧?案中的死者之一方寶兒正是朱禮正妻的外甥女,因受本案牽連,也被打入大牢,最後被循私枉法的杜衡以死囚換回前奉國公府為妾。但,方寶兒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她如此忍辱負重就是懷疑朱家是被杜衡陷害,蒙受不白之冤,所以潛伏在杜衡身邊尋找翻案的機會。結果,苦心人,天不負,她終於得到兩件至關重要的證物1

「就是那份自白書和證人死亡名冊?」韓謀問。不是做戲,是真不知道。

春荼蘼點頭,轉向堂下眾人,「諸位一定疑惑,為什麼方寶兒會得到這些重要到能要人命的東西呢?她又是從何處得到?什麼時候得到的?答案就是」她深吸一口氣,忽然提高了聲音,「方寶兒經常在杜衡的書房侍候,常年留心之下,查到了杜衡的秘密文書都藏在哪個暗格中。幾年的青春,對女人來說最美好的時光都在對一個老頭子虛與委蛇,那樣刻骨的委屈和痛苦,換來的就是這樣的機會。身為女子,我欽佩她為報恩而捨身取義的行為,尊重她為使姨母一家沉冤得雪所下定的決心1她適時的煽情,一是為方娘子感動,二是要調動公堂的情緒。

要知道,群眾的力量是強大的。就算貴為天子,只要不是昏君,就不能罔顧民意!而當皇上要辦什麼人、什麼事,民意也是最強大的後盾。

果然,堂下一片騷動。

漢民族,自來都身有俠氣,不然怎麼說孔曰成仁,孟曰取義?而古人的心靈還沒被物質污染嚴重,聽了春荼蘼的話,人人登時就湧出幾分熱血,覺得方娘子簡直就是女中豪傑。

「至於她是何時得到的證據,方寶兒也有遺言留下,正是許尚書遇刺的當天!而許尚書遇刺,前案中已經說明,根本不是沈正山報復,而是被朱禮案的幕後黑手買兇殺害。這一點,狼眼的頭目阿蘇瑞可以做證。他還有證言」春荼蘼第四次從木盒子中抽寫滿字跡的紙張。

杜東辰看得緊張極了,而其他人則好奇極了,真不知道春六小姐這個盒子是不是魔盒,從裡面能掏出多少可怕卻又真實的真相。

「阿蘇瑞證明,在狼眼完成殺手任務后,從許尚書的屍體上找到了一封書信,交給了隨後趕到的買兇者代表人。據他的描述,雖然對方蒙著臉,看不到真面目,但其身形和眼神,與杜仲一般無二。而且那人還雙手使刀,與杜伸也完全相同。」

「杜伸已死,如今阿蘇瑞說什麼都行。」杜東辰抓住一切時機辯道,「他為了脫罪,其誠實度又有多可信呢?」若不見縫插針,只能被春六壓得越來越喘不過氣來。

而他的話也確實在一部分人心中激起懷疑。到底,夜叉是外族

「杜大人是不是特別慶幸,杜仲因為紅繡鞋案而被斬首了?」春荼蘼冷笑,「這麼重要而關鍵的人物和線索就此了斷。說起來,杜仲對杜家還真是仁義啊,活著,是忠實的走狗。死了,斬斷了冤案的首尾。你們家,不打算好好補償他嗎?」

「春狀師,這樣說有意思嗎?」

「有意思埃」春荼蘼點頭,「沒意思,我還不說了。」她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正派人,為達到目的,她可以不擇手段,包括人蔘公雞。她只守著自己的底限,那就是正義和真相!

「你們雙方,剋制一下不得爭執與本案無關的事。」韓謀適時「勸架」。

春荼蘼前世做了多年律師,經過千錘百鍊,再說她諷刺挖苦杜仲的事也是有意,是為了讓看審者對杜家的惡感再加深。此時經韓謀一說,很快認錯道,「皇上教訓得對,是民女激動了。本案複雜,要理清脈絡,時間上有些緊迫,乾脆我簡略說吧。許尚書身上帶的自白書和杜家書房中的證人死亡名冊同時丟失,又同時被方寶兒盜出,這很說明問題吧1

她沒有人證!也沒有畫過押的口供!她沒有人證!也沒有畫過押的口供!杜東辰反覆對自己說。這樣的話她說出天大的理,也不能落到實地。

「常言道,無巧不成書,方寶兒不僅是民女的舊識,後來更無意中認識了阿蘇瑞,並引為可信任的朋友。她怕不能擺脫杜衡的魔爪就把得到的東西轉交給阿蘇瑞,認為那樣會比較安全。所以在此案中,這兩件關鍵性的證物也是由阿蘇瑞提供。」她為朱禮翻案,縱然是想讓真相大白,懲治惡徒,安慰方娘子的在天之靈,但初始的目的是為了給夜叉減罪。所以這時她撒了小謊,硬說方娘子的證物是由夜叉轉交的,為夜叉的戴罪立功行為增加籌碼。

證明許文沖遇刺是陰謀,乃其一。提供自白書和證人死亡名冊,乃其二。等尋到那個幫助掃尾的殺手組織,乃其三。之後再加兩條小功勞,八議之大功者,他就坐定了。

一邊,沉默的站在堂上,時刻保持警惕的封況一口氣差點憋死自己。那名冊明明是春六小姐給了他一個地址,他親自己挖出來的好嗎?不過既然皇上都不開口,他當然也閉嘴了嘴。

他不知道,那地址是春荼蘼從方娘子遺留的盒子中找到的。盒子太小,藏不下名冊。

「還有嗎?」韓謀問。

春荼蘼用力點頭,表示有得不能再有了。於是,她第五回從盒子中取出證言,似笑非笑的看了杜東辰一眼才道,「這兩份證詞,可是有活人能證明的哦。」

杜東辰面上保持著冷靜,心中卻掀起驚濤駭浪。

不,她是詐他的!不可能有人證。當初祖父做得狠決,這些日子他也沒閑著,把事情前後都好好捋了一遍,確實不可能還有涉案者活著。當初,哪怕一個最不起眼的小獄吏,也給乾淨利落的做掉了。那個告發朱禮的門客,更是全家死光。死因,是一把大火。

所以,春荼蘼哪來的證人,而且一來就是兩個?!

…………66有話要說………

對不起啦,今天晚了點。

感謝大家幫忙,月票現在第五名,離上面還有二十來票,下面離我也才十幾票,咬得好緊哪,呼。

感謝東東之心打賞的桃花扇子

感謝紅蝶之零打賞的香囊和十三隻靈雀

感謝aliceq63打賞的奇特魔符

感謝女人嫵媚之後打賞的香囊和平安符

感謝pdxw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daL011、春天的風依然、狐狸精的死黨、香檳CC、默默五色石、懶羊羊好、甜沙拉、亭瑜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samai、Cymthiad我最愛喬木、可愛夕梨打賞的靈雀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