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五十八章春六是個妖孽

美人謀律

第五十八章春六是個妖孽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9日 03:06 [字數] 38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五十八章春六是個妖孽

韓謀閉上眼睛。

荼蘼上堂前,只讓他幫了些忙,告訴了他,她打這場官司要用的方法,卻不說具體。因為她說要公平公正公開,狀師私下與判官有關於案件內容的交流是不恰當的,違背職業操守。

他非常欣賞這丫頭公事公辦、不肯作弊的態度。於是,暗中沒有調查,只等開堂審理。但此刻,他心中的震撼太劇烈,令他有些後悔。雖然已經明白是杜家在搞鬼,可沒想到,朱禮的冤枉,是以這種方式揭開面紗。

大唐的官員都是廢物嗎?杜家急於給朱禮定罪就罷了,其他的人,那麼多人,就從沒有過一個,注意過這些音節的意思,都以為是無意義的叫喊而已,就連當年的許文沖也沒有。

只有荼蘼,抓住了細節。可能千古沉冤,居然從一聲呼喚中能看出端倪。

「這樣就耐人尋味了哦。」春荼蘼清亮的聲音再度穿透嘈雜聲,清晰傳來,「說朱禮通突厥,背叛大唐。但既然還沒成功,相關文書被羅大都督截獲,突厥人為什麼多此一舉,在他身上種下邪術?倒像是,有人聯手突厥人,陷害朱禮!或者,請來突厥的能人異士幫忙。」

「也可能突厥人知道皇上會親審此案,所以利用他,謀害皇上。」不得不說,都到這個形勢了,杜東辰還能找出話來反駁,實在是人才。

可春荼蘼等的就是他這句話,因此立即追問,「且不說,突厥人的預測能力有沒有那麼強大,只說朱禮。他既然早已經入獄,天牢被重兵圍得水泄不通,突厥人若無內應,怎麼能接近他?不接近,又怎麼種下邪術?哦哦,我倒忘記了,那些看守朱禮的人,從獄卒到負責押送的侍衛們,事後都畏罪自殺,一個不留。哈!又是一個死無對症!好手段啊好手段1

到這時,十個人中有九個半相信杜家和杜衡不清白了。因為本案的疑點太多,當年的收尾乾淨,現在成了被放大數倍的懷疑。而能做得這樣干脘利落,必定是極有權勢的人。這是一盤大棋,雖然目標只是朱禮。放眼全大唐,具備這個能力的候選人並不多。

關鍵是,還是沒有證據!沒有人證,沒有口供,只有推理,和幾封很容易被推翻的書證!

就算所有人都知道是杜衡乾的,但拿不出真實有效的證據,就不能定他的罪。有時候,這是法律的悲哀。除非韓謀用皇權和個人意志來判案,可他既然打算依法治國,前面已經做那麼多努力了,現在當然不能自己打臉。

突厥王子案的第一堂審理,就在疑惑重重,卻無力證明之中落幕。但在退堂之前,春荼蘼向韓謀提出了幾點請求,還是讓人對第二堂審理產生了強烈的期待,也令杜家一方心驚不已。

「皇上,請你下三道聖旨。」春荼蘼大聲道,足以令公堂上的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是與本案有關的嗎?」韓謀心裡立即就答應了,#嘴上卻還在「謹慎」。

「絕對有關。」春荼蘼很嚴隸,很正式。

「說來聽聽。」

「第一,請皇上在全大唐各地張貼皇榜,找一個殺手組織。不是太有名,但收費不高,而且近年來一直有活兒干。江湖中人如果提供線索,黑底就給他洗白,還要重重有賞1

「准了。」

「第二,民女找到了兩名證人,現關押在刑部大牢,請皇上加派人手,保證證人的人身安全。這兩個人很關鍵、很重要、不容有失。他們的姓名、性別等等,絕不能泄露。」

「宇文?」韓謀叫現任的刑部尚書。

「臣在。」五十來歲,一臉倔強模樣的老者下跪,「皇上放心,此事包在臣身上。臣敢立軍令狀,定不讓一絲消息傳出,也不會有一隻蒼蠅飛入。」

「嗯,好。朕知道你是個能幹的。」韓謀頷首,轉問春荼蘼,「第三呢?」

「第三,請皇上下旨,宣幽州大都督羅立即刻返回長安。他是朱禮謀反案的發現人,是關鍵的人物,是重要證人,必須提審到堂

「劉愛卿,你跟朕回宮,立即擬旨。」韓謀直接指派剛才

作證的中書令,「八百里加急,以最快的速度,把羅立給朕帶回來。」韓謀說的是「帶」,就有押送之意,叫杜衡怎能不心驚。

本案開始之際,他派人和羅立通過氣兒了,但到底沒說深。如果被皇上把人控制起來,很多事就很麻煩了。

等皇上擺架回宮后,眾人皆散。看審者自然繼續八卦議論去,各茶肆酒樓也多了新一輪的談資。春荼蘼則在皇家侍衛的護送下,去了安國公府,陪白敬遠吃了個飯接受了一下全家人羨慕妒忌恨,卻又不得不佩服的目光和語言洗禮,然後趁著宮門沒下鑰,直接回了皇宮。

但小鳳並沒有跟著她,因為明天要替她去趟天牢。

「告訴阿蘇瑞,這官司沒打贏,我就不在任何私下的場合見他。」春荼蘼對小鳳說,「見他的時候,他必定是能行走在陽光下的,再不讓他連自己是誰也不敢承認。」

「是,一定把話帶到。」小鳳認真地說,「還有對錦衣說的嗎?」

「有啊,叫他以後別惹我,不然我就把你嫁給一刀1說完,春荼蘼笑著跑開了。

小鳳和過兒鬧了兩個大紅臉,對視時,都想說一句話:這是春六小姐嗎?是大唐第一女狀師嗎?是在公堂上步步緊逼,令對方恨不得自盡的那個人嗎?怎麼嘻嘻哈哈的這麼傻氣埃

春荼蘼當然不知道兩個丫頭所想,回到幽蘭殿後,略梳洗了下,倒頭就睡。

今天實質上並沒有進展,但她的六大疑點一拋出來,情和理上都佔了上風。不,應該說是壓倒性的優勢。下面,就是在法字上得分了。但,那是三天後的事。

腦力勞動其實特別辛苦,何況她在公堂上的精神高度集中,此時疲憊極了,天王老子也攔不了她睡覺。但在她會周公時,杜衡的大書房中,卻徹夜亮著燈。

「春六找的證人,到底是誰呢?」杜喬坐立不安的問。

書桌后,杜衡半倚在椅子上,看似在閉目養神,但拳頭鬆了又握,握了又松,顯然心裡極亂。杜喬就坐在旁側的小圓凳上,而臨窗的塌上,隔著小茶桌分坐著杜東辰和杜含玉兄妹。

『她是虛張聲勢罷了,父親不必在意。」杜含玉道,「你們之前沒和她交往過,我卻仔細觀察過她。她真的很會騙人,說謊說得像真的。」

「可若...真是真的呢?」杜喬問。

說起來,他雖是朝中大員、正經的國舅爺、奉國公府沒倒時、正經的國公,還是一家與一族之長,卻在遇事之時,連自己的嫡子嫡女也不如,非常沉不住氣。

「三丫頭說得有理。」杜衡開口,「春六雖然厲害,但我想來想去,當年之事是沒有絲毫紕漏的,春六正是虛張聲勢。不然,這麼重要的證人,為什麼不當堂提出?她今天採用的先發制人之法,為何偏偏在證人上縮后了?」

「我也同意祖父和三妹。」杜東辰皺眉道,「但必須做兩手準備。」

「什麼準備?」杜喬對兒子很不滿,「上公堂之前,你說認真研究過春六在公堂上慣用的手法,怎麼今天被她一波又一波,壓得頭也抬不起來?」

「是我的錯。」杜東辰很慚愧,『她這個人,你總覺得重視了她,可一旦對手,就又發現還是小看她了。她...是讓人無法琢磨...

「總之就是你無能1杜喬罵道,.個女人的得無還手之力。」

杜東辰漲紅了臉,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這時,杜衡睜開眼睛,順手抄起茶碗,砸到杜喬身上,「你說的什麼話?東辰已經用全力了,你當爹的幫不上忙,只知道躲在兒子後頭,還有臉說!春六就是個妖孽,從沒見過十七八的女子,厲害成她這樣,簡直是七竅玲瓏!再乾,公堂有皇上坐陣,有那麼多人看審,好比全天下的眼睛都盯著,東辰是被架在火上烤,你呢?身為父親,你在哪兒?」

「父親,兒子知錯了。」杜喬連忙道歉,卻在回身之際,狠狠瞪了杜東辰一眼。

他有什麼錯?事,是父親做下的。官司,是兒子打的。他夾在中間,就好比是風

箱里的耗子,兩頭受燒,有苦說不出。

好在杜東辰見祖父教訓父親,父親狼狽,連忙自我批評,聽得杜喬心裡舒坦了些。

杜衡卻又對孫子道,「你什麼也不要管,穩坐釣魚台。無論春荼蘼說什麼,只鐵了心,咬緊牙關問她要證據。此案是公審,皇上要的是名正言順四個字,因為他今後要推行凡事以律法為標尺的治國之略。此時此事,全天下人的人都看著呢。所以不管杜家聽起來多麼象主謀,只要沒有真憑實據,就定不了案。只是...說到這兒,長長嘆了口氣,「杜家終是要倒了。」

「為什麼?」杜喬明顯傻了,連這麼顯而易見的事也看不出來。

「因為皇上心裡明鏡兒似的,偏偏又不能奈何杜家。他是天下之主,為人霸道強勢,可這點火、這口氣窩在他心裡,厭棄杜家是板上釘釘的事。」杜衡滿心失敗感,「喬兒,你別的做不了,安排打點後路總行吧?榮華富貴是不用想了,能躲得遠遠的,保住性命,讓杜家香火不斷就是大幸。」

他爭了一輩子,正如那春六所說的,爭做第一權臣,爭做第一世家。他做到了,全部做到了。哪想到,所有榮耀都如鏡花水月,危機始終潛伏,最後整個杜家的華麗大廈,轟然倒塌一個小丫頭的腳下。

原來。勝,如登高山,不容易。敗,卻如決堤水,快得來不及眨眼。

.....66有話要說......

捂臉求粉票。

感謝a||oe963打賞的奇特魔符

感謝東東之心打賞的香囊

感謝∪rsu|a1011、春天的風依然、湛青C、狐狸精的死黨、慧者潛鋒芒、可愛夕梨、|anoy315、Oonna、小院子、甜沙拉、|風嵐舞、yo00000、莫瀾之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可愛夕梨、嘎咕寶貝、無盡之刃、oreateo一O、yo00000打賞的靈雀

謝謝。RS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