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三十九章這丫頭,真會挖東西

美人謀律

第三十九章這丫頭,真會挖東西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31日 21:13 [字數] 394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西突厥的王族中人,而且還是敵對的勢力,能為我大唐立什麼大功?」杜東辰掩飾不住諷刺的眼神,「難道說,他還能裡應外合,為我大唐滅掉突厥嗎?就算他肯,如今他是流亡在外的身份,巴戈圖爾都不承認他,他手中有什麼值得的籌碼?」

春荼蘼對那樣輕蔑的語氣絲毫不以為意,反而輕輕一笑,問,「何為大功?」之後自問自答,「江山社稷為重,若為我大唐開疆拓土,自然是不世之功勛。但是,如果為我大唐肅清內事,懲治奸佞小人,甚至揭發禍國殃民之碩鼠,難道不能算大功嗎?」

「當然算。」杜東辰回答,因為否定的話,道理說不通,「只怕他沒那個本事1

「那我要請問杜大人,阿蘇瑞為什麼被認定是狼眼殺人團的頭目?」她把問題拋給杜東辰道,「是因為前刑部尚書,許文沖許大人的被刺殺案是不是?」

杜東辰心頭一凜,本能的覺得春荼蘼說話不會無的放矢,處處陷阱。可是這問題不容他反嘴,只得在猶豫了一下後點頭道,「是。」但又加了一句,「春狀師,你有異議?」

「無。」春荼蘼搖頭,「只是……」她轉折了一下,然後賣了關子,半天沒說話。

直到韓謀忍不住介面道,「只是什麼?」

「只是民女覺得,許尚書被刺殺案不會那麼簡單。雖說沈正山承認是他雇兇殺人,可他已經去世,如今死無對證,其口供就算有人作證,只一張紙也不能讓人十分信服。」

「春狀師,你這樣說,可有證據?」杜東辰冷聲問。

呀,跟話跟得這樣緊,不是咄咄逼人的公堂勝利法·就是三個字:他-心-虛!

「無。」春荼蘼再度坦然搖頭,「但律法依據的是事實,而當事實有疑問時,必須調查清楚才能定案。」

「春狀師有疑問?」

這一次·春荼蘼終於點頭了,而且點得很認真,「我有疑問,大疑問。」

「說來聽聽。」韓謀再次插嘴。

他不是個好判官,主持堂審時總想操縱,而不是管理。但他是皇上,所謂皇上二字·從字面上解釋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再說了,自從她以狀師為業,韓謀是第一個內心裡偏向她的主審者,抵消了民眾對她不感冒的弱勢。

「第一,沈正山與許尚書之恩怨是很多年前的。如果沈正山要報復,為什麼不早些?多年前,許尚書還在外省為官,並沒有在京城任正三品大員·若彼時動手,可能引起的關注都不很大,更不容易讓人懷疑·也更容易脫身。」

「也許那時沈正山不知道狼眼組織,找不到好的殺手。」杜東辰反駁道。

「是嗎?但,後來刺殺的時機不是太巧了嗎?正好許尚書要翻朱禮謀反案,正好他外出洛陽,親自去找了證據歸來,正好沈正山此時也找到了狼眼組織。」

「無巧不成書,天下事,巧合的多了。」杜東辰強辯。

「那杜大人又怎麼解釋,就在許大人遇刺的同時,刑部尚書府發生了不大小小的一件偷竊案?這也是巧合嗎?所謂反常即為妖·如此多的巧合在同一人、同一案件、同一時間,難道不值得懷疑?而不能被確定的,就不是事實,不能做為律法的依據1

蹲在刑部的文檔房裡翻卷宗,雖然看起來枯燥無用,幾個人數天不眠不休·其實很重要啊!

而她的一席話,引得滿坐皆驚。

當年的朱禮謀反案,細節非普通人知曉,但大致情況,街頭百姓都說得出。而許尚書被刺案也是著名的懸案,被現任的宇文尚書視為刑部的奇恥大辱。

現在宇文尚書正坐在下面聽審,聞言不禁瞪大了眼睛。

韓謀也疑惑,「有這事?朕怎麼沒聽過許文沖家出了盜竊案?」

一邊如石雕般的夜叉定力這麼強大,此時卻禁不住略抬了下頭,快速瞄了春荼蘼一眼。這件事,他並不知道。錦衣當然也是,不然不會不告訴他的。

這丫頭,真會挖東西!

之前,在雪堆里把他挖出來。上公堂,就能把被時光掩埋的秘密也挖出來。

那天,他從雪人狀態醒來,眼前就是她,彷彿一束光,照亮了他。於是,他本能的對著那道光追逐,哪怕會讓他毀滅,就跟黑暗中的所有的動物一樣。他特別喜歡她說過的一句話:兩個極端才能相互吸引,人總是尋找能毀滅自己的東西。

或者因為這個,她才沒選擇韓無畏,沒選擇康正源。因為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是不惜毀滅自己的。而她骨子也同樣有不羈的野性,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極度渴望著自由。

可是她為什麼那麼聰明能幹,又那麼嬌柔甜美?沾上律法,就精明無比,平時就有些壞壞的,但壞得天真又自然,讓人都不忍責怪她,只覺得可愛。

他不知道,他這種想法能用一句話來概括:情人眼裡出西施。但凡是春荼蘼說的做的,他就沒有一樣覺得不好的。如果春荼蘼說雞蛋結在樹上,他可能就為她種一棵雞蛋樹。

還好,堂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春荼蘼、杜東辰和皇上身上,沒人注意到他。

只除了一個人。

杜三見到夜叉的目光溫柔的在春荼蘼身上留連片刻,只恨得把下唇都咬破而不自知。

「皇上,許尚書遇刺,是驚動天下的大血案。」春荼蘼的聲音打斷了夜叉的遐思和杜含玉繼續咬牙的動作,「偷竊者的時機選得非常好,因為這時候,人都死了,還是慘死,還有誰會注意家裡丟了東西?偷竊案變得微不足道,甚至連報官也只是提一句,衙門也只是留了個底而已,都沒有調查,更沒有審問。何況,丟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有誰知道?」

杜東辰倒吸一口涼氣,因為這個疑問實在太能打動人心了!許文沖之死,在他今天抖出是沈正山買兇之前,所有人都認為和朱禮謀反案有關。這個念頭就種在人們的心田裡·但一直沒有陽光水分,所以不曾發芽。

可現在呢?春荼蘼的話有如一縷春風掠過,人們心中的那點疑問,全都破土了。

春六啊春六,還真不負這個姓氏。

他堅信這個案子找不出破綻,出翻不過去,但讓春六抓到那麼一絲可能·也是很麻煩哪。

「那件陳年盜竊案,與你所說八議中第五有什麼關聯?」韓謀略怔了怔,繼續配合。

杜東辰皺皺眉,覺得今天皇上的總說在關鍵處,怎麼感覺像引導?

「皇上,民女代表阿蘇瑞申明,許尚書被刺案和隨後牽出的朱禮謀反案另有隱情。我方會提供證據和證人,揪出真正的買兇者和操縱者·還死者清白,還天下清明!那時,他就可以用八議中之第五·為自己再減等。」再減,就只有責打,連監牢也不用坐了。

堂下嗡的一聲,炸開了鍋。

兩樁大案,幾乎是大唐建國兩代以來之最。這個突厥人和這個小女子要翻案?可能嗎?

而杜東辰沒來由的感覺背上浮了一層冷汗,強辯道,「許尚書被刺案,明明是沈正山買兇為之,你怎可隨意牽扯到旁處?朱禮謀反案更是已經蓋棺定論,難道你要質疑皇上?」

這大帽子扣的!但朱禮謀反案確實是皇上最後御審判定·杜東辰這樣說雖然挑撥,卻也是事實。大唐第一女狀師,膽子夠肥埃

可惜啊,皇上雖然臉色陰沉,卻沒有想象中的大怒,或者拍案而起·而是沉默地坐著,屬於真龍天子的威壓,迫得一眾人頭也不敢抬。但誰也不知道,這結果是他早就知道的,而且是從春荼蘼嘴裡聽到的。

韓謀扮演了半天威嚴被冒犯、怒火上沖,卻又因為要保持為君的風度和渴望真相的掙扎之後,低沉著聲音道,「朕若有過,自然不會不認。朕是天子,天下人的表率,只是春荼蘼,你要有本事真的找出所謂真相才行1

也?皇上這是答應翻案重審?

「那阿蘇瑞」春荼蘼連忙提到「正事」。

「本案暫停,到底看你所說的大功者是不是他1韓謀「嚴厲」地說,「至於重新開審的時間,等朕的旨意。許文沖和朱禮的案子,另案處理,開審時間,也等著旨意1說完,冷哼一聲,甩袖就走了。

眾人為春荼蘼捏了一把汗,春荼蘼也表現出誠惶誠恐的樣子,隨大流一起跪送皇上離開。

直到被帶走,夜叉也再沒看春荼蘼一眼,但心裡卻一直望著她,從沒有離開。

第二天,高公公秘密來到安國公府,帶春荼蘼進宮。

其實,倒不介意讓有心人看到,只要瞞住在大部分就行。那些有心的,正要知道皇上召見她才好。

「皇上午後才見我,非要一大早就把我提溜兒起來嗎?」春荼蘼打了個哈欠,「打官司很耗費精力,回家后又因為高度興奮睡不著覺,丑時才迷糊了一下。」丑時,是凌晨一點到三點。

「我的小姑奶奶,皇上召見,您還敢挑時辰?怪不得現在外邊都傳你膽大包天呢1高公公搖了搖頭,無奈的道。因為知道皇上對春六小姐的容忍度很高,倒也沒驚慌。

「高公公,給透露一下唄,皇上找我什麼事?」春荼蘼討好地笑著問。

「朱禮。」高公公只說了兩個字,隨後深深嘆息。

…………66有話要說…………

本月不知道月票榜上最終能第幾,可能第六七的樣子,這個月又謝謝大家了,讓我一直在榜上。預報一下,八月感情戲有大進展,大家渴望已久的葷戲會華麗登場,大家要注意哦,表錯過了。有保底月票可以留給我,呵呵。

另,五號雙更,之前的話,都在晚上八點多更新,還是那句話,要順順情節,寫個大綱神落然法庭戲進展不快,但唇槍舌劍就這個樣子的,如果沒有一波三折,啪一下就真相了,那太簡單,大家看得不過癮。但66不灌水,所以要精緻一些。業界良心啊!

再另,明天晚上那章有個好玩的情節,嘿嘿,我先勾搭大家一下。

感謝擦身而過9868Gwatpgva打賞的香囊

感謝Uruwar1011、眼、巧克力戰將、愛看書的橙子、甜沙拉、深深海、可夕梨、點點書23、cixj982、袁紹313、狐狸精的死黨、Saphie奶香、jayceC330、小歆兒、SvnflaweMB9打賞的平安符ˇ

謝謝。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三十八章國賓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四十章睡了皇宮(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