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三十八章國賓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30日 21:37 [字數] 37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過了半晌,韓謀才開口道,「春狀師言之有理,減等條款適用。」心中暗鬆口氣,能公正的宣布這一點,他很高興。

而他都開口了,別人還有什麼好反對的?所以夜叉的死刑,因此而減為流刑。

但這,當然不算完。

「請問杜大人,八議之中第八議,說的是什麼?」春荼蘼問。

杜東辰不想回答,卻不能這麼做,只得硬著頭皮道,「八議賓,指前代帝王之子孫,被尊為國賓者。可是……」他話鋒一轉,「西突厥與我大唐一直處於敵對狀態,縱然我大唐立國之前,中原地帶曾被外族肆虐,他們統治過百年,但如今的阿蘇瑞也算不得國賓吧?」

「請相信我,我也痛恨那段歷史,認為那是我們大唐人民的恥辱。可歷史就是歷史,它的存在,自有它的根源。我們做為後人,只能以史為鑒,卻不能否定。因為否定歷史,就是否定自己。」春荼蘼正色道,再次語出驚人,令滿堂文人學子們陷入沉思,「但律法之神聖,就在於它字字千金,不容改變,不管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覺得公平也好,不公平也罷,有什麼就是什麼。若律法也能更改,也能商議,屈從於人治,那這世道以什麼為基準?它是標尺,它是高山。而且,唐律的原文說得很明白,前代帝王之子孫,被尊為國賓。阿蘇瑞是突厥皇族後裔,有族譜為信,有萬民作證。他為什麼不能是國賓的地位?僅僅因為他偷入長安,從前做了罪惡的勾當嗎?那是不是說,如果杜大人你之前做了錯事,我就可以認為你身體里沒流著杜家的血。就不是杜家的人了嗎?」

「若我被逐出杜家,我自然就不是杜家的人。」杜東辰反駁道,「阿蘇瑞在西突厥的人眼中是已死之人,這個誰不知道?」

「好吧。」春荼蘼點點頭,態度良好,「只是我有一事不明,如果阿蘇瑞死了,眼前的這個男人又是誰?」她指了指夜叉,最後半句。聲音陡然加大。

「他……」杜東辰愣住,一時居然無法回答。

於是春荼蘼接著道,「此人,若不是阿蘇瑞,那也就不是狼眼的頭目。不是西突厥王巴戈圖爾的王弟。那麼,他就是一個普通的西域人闖入大唐,自有相關律條治他。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杖責三十。作為他的狀師,我只能說,請皇上立即下旨執行。本方還自動申請除服、重打!但,此人若正是阿蘇瑞。他又為什麼不能是國賓者呢?到底,他是不是?或者我換個問法吧,他是誰?我不說,只請杜大人給個答案。」

這個問題。是迴路性的問題,看似簡單,其實很容易把人繞暈,也容易受人攻擊。特別是新手。經常會陷進去。二選一的情況,但無論選哪一個。對方都不會好受。

杜東辰臉色更差,因為他不能點頭,也不能搖頭。若點頭,是自己打自己的臉。搖頭,阿蘇瑞就得在受了杖責后釋放。那樣,他們精心策劃的一切,妹妹那麼幸運得到的內幕消息,不就全白廢了嗎?

可是,要點下這個頭,真難埃

還好此時,韓謀開口給杜東辰解了圍。表面上看,是給杜東辰台階下,聖眷還是在杜家這一邊的。但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他是想讓減等通過,別再糾纏下去。

「杜愛卿……」稱呼都變了,「西突厥王庭的鬥爭,咱們大唐不去管。不過是巴戈圖爾怕弟弟搶奪自己的王位,為蒙蔽百姓的視聽所造的謠言而已。如今全長安的西域人都知道狼神之子阿蘇瑞還活著,愛卿就不必糾結於他的身份了。」

「是,皇上。」杜東辰低頭,暗鬆了口氣。無論如何,雖然有點掩耳盜鈴,好歹不用從自己嘴裡界定阿蘇瑞的身份,。

「皇上,那……阿蘇瑞算不算國賓呢?」春荼蘼提醒韓謀「正事」。

「依律,當算。只是……民意亦不可不考慮埃」韓謀似乎有些猶豫,之後龍目緩緩掃過堂下聽審的眾人,沉吟道,「不如大家說說自己的意見,再由朕來定奪。」

「皇上,表態多耽誤時間哪。」春荼蘼立即反對,「皇上黎明即起,萬機待理,精力哪能都耗在公堂之上。」

「你意如何?」韓謀意味深深地問。

「不如讓諸位看審者舉手表決吧?」春荼蘼「突發奇想」,藉機推行民主程序。獨裁者是不理解民主程序的好處的,大家都可以發表意見的話,其實政令更容易順利執行。

「准了。」韓謀思考了一下,點頭道。

於是春荼蘼就站在大堂中央,朗聲道,「同意阿蘇瑞為國賓者的,請站起來。高公公,能否麻煩您記數?」遍閱滿堂,只有高公公是大家全信任的人哪。

杜東辰心中一喜,眼神掩飾不住的微微閃爍。

春荼蘼卻暗笑。

杜同學,曾經的杜世子,除長安雙駿外,大唐貴女們所愛慕人物排行榜的第三名,您不知道吧?這些來看審的人,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挑選者得了好處和暗示,外加一點點上鋒的壓力,選的都是信念堅定的人。就是……怎麼說呢,為了維護學問寧願去死,就算心裡再不痛快也不會違背規矩的人。這樣的人,一定會死摳字眼,以律法為天條的!

上公堂、打官司,有時候像唱戲,功夫在戲外。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她和杜東辰、白家和杜家、邪惡勢力和皇上心意之間的較量,其實早就開始了,而且細化到任何一個部分。這就像英美法系的陪審團制度,了解陪審員的好惡態度是相當重要的。何況,在異時空大唐她還可以作弊,在選人時就下手。

果然,不用高公公細數,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站起的人至少比如仍然坐著的多出至少兩倍的人數。也就是說,過半數通過。

杜東辰沒想到這樣一邊倒,還以為世人都恨突厥人,自然是向著他的。可實際上……難道春六有神佛保佑,怎麼也打不倒嗎?

再看韓謀,一臉鄭重的點頭道,「既然民意如此,也合乎朕之期望,可見我大唐臣民受聖人教化。頗有泱泱大國、禮儀之邦的風範。就算阿蘇瑞所屬之國與大唐對立,卻仍可依律法行事,不摻雜個人恩怨,以公論公,氣度超然。」

看到過皇上拍百姓的馬屁嗎?春荼蘼今天算見識到了。而且皇上大叔真正是唱念做打俱佳埃跟她配合得相當好,給出答案——問計於民——吹捧著拍板。這是他們提前商量過的,但臨場發揮也很重要。她有理由相信,明天全長安的百姓都會幸福地說:皇上仁愛、大度、對百姓慈和尊重,是萬世難尋的明主。而且,確認阿蘇瑞是國賓者的事,是那麼多先生、學子和官員決定的。不關皇上的事。

所以說,好的上位者必須是影帝,這一點她再度確定。

「既然阿蘇瑞算是國賓者,那麼八議之第八條就適用。民女代當事人申請減等對待。」春荼蘼趁熱打鐵。

「准。」韓謀威嚴正義。

於是,夜叉從流刑變成了徒刑。

杜東辰分外挫敗,正巧此時休堂,就跑去外面透透氣兒。而春荼蘼則到公堂側門的小隔間去休息。夜叉卻仍然站在原地,有如雕像。若不是剛才春荼蘼調戲夜叉時他有反應。身子像過電般的微抖一下,春荼蘼會懷疑他又因那魔功而陷入木僵狀態了。

不得不說,夜叉定力十足,能在公堂上站這麼久,紋絲不動,顯示出他的意志有多堅強。

而被請到後堂歇息的韓謀假裝無意的望了夜叉一眼,心中難免驕傲。這小子身上如磐石般的氣質,果然不愧那無經倫比的高貴出身埃

他卻不知,此時杜家那幾個正湊在一起開小會兒。杜衡不在,杜喬身為御史台的頂頭**oss,當然會在現場看審,再加上杜含玉和被扔到外面的杜含煙,一家四口都在。

「哥,你到底行不行啊,會不會又讓春六再打敗?」杜含煙說話從來不過腦子,凈撿些能戳人肺管子、心窩子的話說。而且,她用了「又」字。

杜東辰心裡發堵,卻不理會。

一邊的杜喬也有些緊張,問道,「不會讓他再減等了嗎?不能讓他再減等了1隻要阿蘇瑞在牢里,後續的情況才會發生。他們不用做太多,就能得到很大利益,可說是左右逢源。

「我儘力。」杜東辰有點冒汗。

為什麼?長得那樣甜美無害的姑娘,到了公堂上卻橫刀立馬的戰將,招招令他受傷。

「她拿什麼再給那個人減等?」杜含玉冷哼了聲,「你們不要緊張,雖然前面讓她抓了空子,可你們想想,她還能有什麼說詞?八議只有第八條能被她用,其他七條還能扯出什麼來?」

春荼蘼還真能。

休堂少半個時辰后,當著堂上堂下眾人的面,春荼蘼大聲道,「民女懇請皇上以八議中的第五條,為阿蘇瑞三度減等。」

第五條?議功!

一個突厥王族的人,一個殺手組織的頭目,能為大唐建什麼了不起的大功?

……………………………………

……………………………………

……………66有話要說…………

請個假,本來說明天雙更,但申請改為下周一,5號,因為現在情節雖然激烈,但更激烈的在後面,我需要順一順情節,寫得太倉促,是騙大家的錢,呵呵。抱歉了,但一定會補上,絕不食言。

感謝sonia220、凌雪愛打賞的價值連城和氏壁

感謝sophie奶香、嵐兒翩翩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1011、清淺墨、愛看書的橙子、可愛夕梨、酸溜溜的檸檬、狐狸精的死黨、姬傾泠、0330、凌雪愛、甜沙拉打賞的平安符

順說,大家沒看出我的惡搞嗎?高公公名盛,而高盛則是……大家百度吧。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