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三十一章要麼贏,要麼死

美人謀律

第三十一章要麼贏,要麼死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5日 15:35 [字數] 36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一直說你會害了夜叉,沒想到卻是我。..」獄卒才離開,錦衣立即自責地說。若非他太大意了,怎麼可能有人跟蹤他找到夜叉,怎麼可能以他為人質,迫夜叉投降?

「是啊,謀我的丫頭,為什麼不和我說,非得偷偷摸摸的?」春荼蘼說得不客氣,「但這事我沒告訴小鳳,不然她也會自責,何必呢?你只當不知道好吧?」

「你不怪我?」錦衣沒了常掛在臉上的、老好人般的微笑,眉眼間看起來有些小帥。

「怪,為什麼不怪你?之前你經常數落我的,現在知道什麼叫情難自禁了吧?」春荼蘼落井下石,「但你若表現好,幫我打贏這場官司,我考慮為你和小鳳做主。整個丫頭都給你,夠意思吧?」

錦衣連忙解釋,「我和小鳳沒什麼的,就是……」

「就是一起出去逛逛小街,喝喝小酒,聊聊小天,借著切磋武功的機會,摸摸小手。」春荼蘼哼了聲,「我的丫頭我知道,小鳳是一根筋,腦子有時候轉不過彎來,所以才會被你哄得把事情瞞著我。不過男婚女嫁,天經地義,我又不會拘著小鳳一輩子。我惱在,你這樣偷偷摸摸的,讓杜含玉利用了。」

聽到前半句,錦衣老臉一紅。聽到後半句,老臉又是一白。

「春六……小姐,你一定要救他。」錦衣略有點激動,「你救他!我沒有有關係。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為他頂罪。」

「為他頂什麼罪呢?他那個身份,任何人也替代不了。」

「若有人以狼眼的過去來說事,我就是狼眼的頭目,與殿下無關1

「凡事要證據的,錦衣,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春荼蘼搖搖頭。「對方既然要傷害夜叉,就必然不容許咱們採取躲避或者轉嫁之法,唯今之計,只有正面迎敵。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你不用想那些有的沒的,你的殿下信任我,你也該信任。」

「要我幫什麼?」錦衣說得咬牙切齒,似乎恨不能為夜叉死了。至少也得傷殘了,才能彌補他的愧疚。

春荼蘼走近鐵欄,從隨身的香包中拿出一張紙和一截短短的炭條,在上面寫:朱禮謀反案。

錦衣的關押地不比夜叉的那麼隱蔽。雖然獄卒奉命不得靠近,但春荼蘼一向謹慎,何況這還關係到夜叉的命。所以格外小心。

看到紙上的字。錦衣吃了一驚。

「別問為什麼?只把你所知的,與這個案子有關的事都告訴我。哪怕是看似相關,其實毫無意義的情況。」春荼蘼隨手把那張紙撕碎,又放回到香包中。

「我得想想,這件事非常複雜。而且,對方很保密,沒有留下多少痕。」錦衣皺眉。

「你只管提供事實。具體的證據,我會自己找的。記著,所有相關的人和事,都要盡量想出來,盡量告訴我。你的殿下說你過目不忘,你可別讓我失望。」春荼蘼正色道,「我給你一天時間回想,明天這時候我會再來。那時,給你紙筆,你全部寫下來給我。」

錦衣應了。

第二天,春荼蘼如願得到他的口供,可惜只有一頁紙,上面還只寥寥數行。不過,總算有了突破口,她既然有了心理準備,就不會那麼失落。

晚上去找白敬遠,大書房內,仍然是白衛在外面守著,爺倆兒喝茶聊天。只是聽到「朱禮謀反案」幾個字,白敬遠變了臉色。

「你難道要用這個案子……」白敬遠問得遲疑。

春荼蘼點頭卻堅定,「因為當年的刑部尚書許文沖被刺案,是阿蘇瑞的狼眼組織做的。」

白敬遠把茶盞放下,免得太激動了,摔了杯子。

「狼眼組織的存在,知道的人不多。熟悉者,僅限上層權貴。」白敬遠習慣性的撫著鬍子說,「因為他們要價高,手段乾淨利落,從不失手,所以能請得起他們的,也必非普通人。」

「許尚書之死,沒人懷疑是他們做的嗎?」春荼蘼好奇。

「當然有懷疑,但他們如風般來去,連痕也不留,除非他們自己承認,不然哪可能確定。」

春荼蘼目光一閃,想到對方要夜叉認罪,必須拿出他是狼眼組織頭目的證據,又會是什麼?

「荼蘼,你可曾想過,要翻出朱禮謀反案,所牽連之大,是你之前都沒有經歷過的?若朱禮是被冤枉的,等冤情大白,為此送命的人不知幾多。」白敬遠有些擔心了。

越是大案,就越是牽一髮而動全身。長安水深,權貴們明的、暗的,關係盤根錯節,越是要抗爭,就越是會陷入網裡。等哪天被縛住,就只能任人宰割。為了一個阿蘇瑞,值得嗎?

可在春荼蘼眼裡,為了救夜叉,她什麼都敢做,神擋殺神,佛擋殺佛。若沒這點氣勢,就不應該站在公堂之上。但這些,不能和外祖父說。而且奇怪的是,自從在大唐做狀師,她遇到的案子總是二選一的局面,要麼贏,要麼死,從來沒有能妥協的。不管是冥冥中的安排,還是她自身周邊關係的複雜,既然事情到了這一步,她只有不斷向前。

「祖父,若阿蘇瑞的功不夠大,就抵不過罪過。想來想去,只有這個案子夠分量。還有一點就是……您可知道皇上對這件事的態度?」她把韓謀拉出來擋箭,「皇上暗示我,一定要保下阿蘇瑞。」這,也是事實。

白敬遠卻是一驚。

他是天子重臣、近臣,自認總是能揣摩到皇上的意思。但在這件事上,他一直感覺聖意變幻莫測,現在荼蘼這麼說,他心裡總覺得哪裡不對,卻深信不疑。

「皇上知道你要翻朱禮案嗎?」他下意識地追問。

「知道。」

「那皇上還要你大展手腳?」

「是。」

白敬遠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神色已經極之清明。

上弱,需下強。不然如何能在權利的傾軋中遊刃有餘?但上強……用白話說,下面直接抱著皇上的大粗腿就行了。不然像杜府一樣,機關算盡,但未必有好下常

看來。不管皇上是要保阿蘇瑞還是要翻朱禮案,那都是皇上心中的一根刺,必須要拔的。

「你想知道朱禮謀反案到底是怎麼回事嗎?」白敬遠嘆了口氣問。

「想知道,但是我不能明著調查。因為還沒上公堂,還不能打草驚蛇。再者,我問過皇上了,這個案子是封了檔的。普通人只是知道其皮毛,畢竟這案子在當年很是轟動。但真正的內情,並沒有對外公開。許尚書被殺。就是因為查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白敬遠點了點頭。「沒錯,當時這案子是杜老傢伙會同三司共審的。」

「祖父為什麼沒有參與?」

「那年年初我突然生了重病,回洛陽修養,半年沒在朝堂中露面。如今看來,還真是湊巧埃」白敬遠眯了眯眼,開始陷入回憶,「但這個案子。我還是略知之一二。」

白敬遠娓娓道來,春荼蘼聽得仔細,祖孫二人直聊了一個多時辰,春荼蘼才大概知道了些此案的來龍去脈。

謀反案,一般都是武將或者皇族,又或者勢力極大的外戚做主角。文臣嘛,在文字獄中能當男一號,推翻政權的事卻很少做。不是有句話叫做: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嗎?因為文人心思比較靈活多變,容易搖擺不定,又沒有武力值。

縱觀歷史,沒有和平朝代更迭的,總是伴隨著兵權和陰謀。

偏偏朱禮,是文臣。而朱家,本是世家大族,若非經過突厥人的百年鐵蹄,朱姓說不定是異時空大唐的第一大家族。但就算是突厥人暫時獲得過統治,也需要漢地漢人的配合和必要的臣服。朱家,就是突厥王朝時期的漢臣,而且很受重用。因為朱家祖上為了保護本家族的生存利益,降了突厥,還算是起帶頭表率作用的那一批。

為此,朱家在文人清流中的名聲極差,這也就是謀反案經過那麼些年,卻沒有那種不怕死的二愣子,主動提出翻案的原因。

還有重要的一點,就是朱禮年輕時與當今聖上韓謀無意間相識於江湖,兩人身份不明,卻相交莫逆。後來身份揭開,韓氏奪天下,朱禮做為突厥王朝的漢臣,實際上起到了裡應外合的重要作。所以,相當於他們又降了大唐。百年時間,連降兩次,三姓家奴。

一般來說,這種「不忠誠」的家族及其代表人物,不管在哪朝哪代也不會受到重用,厚道點的當權者,會給他們高官厚祿的閑差,養著那一大家子,只要他們老老實實,就當他們不存在就是了。遇到不厚道的,三五年就得因這樣那樣的原因,憋屈死幾位,然後家族敗落。

但朱家很奇怪,祖上有濟世之才,確實保證了突厥王朝的一段時間內的穩定,於是朱家的權勢是漢臣第一位。後代中,朱禮即有眼光,預見到突厥的敗退,又與韓謀因為私交而受到重視,混得風生水起。可想而知,朱禮謀反,對韓謀的打擊是很大的。

韓謀此人,是歷史少見的、不多疑的上位者。他信奉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信條。但這種人,也是最容不得背叛的。

而整個事件的起因,是皇宮,後宮,是皇上那兩個夭折的兒子。

…………………………………

…………………………………

…………66有話要說…………

晚了一小時,抱歉。

繼肉包生病後,天津昨天38度高溫哪,空調壞了……

熱我個半死。66最近倒霉吧?

今天聯絡人來修,但開價太高,房東非要自己找人來修。但結果,還是要我分擔了一百塊錢。

其實這樣沒道理,但我想快點結束這些爛事好寫字,於是忍了。

第二更晚上八點準時。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