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二十九章有罪辯護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2日 10:46 [字數] 35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那是那些人目光短淺,是井底之蛙。」春荼蘼對依法治國的信念很堅定,「時間是檢驗一切的真理!再過幾年,十幾年,天下人都會明白,皇上要以法治國,祖父力挺皇上,真是一對千古難尋的名君名臣。」

說到底,外祖父雖然一心籌謀著家族利益,為此不惜傷害了妻子兒女,又利用她,但她得承認,他是個忠臣。忠於大唐,忠於皇上,有讀書人濟世救人的思想。他的謀划、取利,是建立在忠誠的基礎上,而且有分寸,知進退,不貪婪。所以,皇上這麼信任外祖父,白家也沒有在皇上要打壓的士族名單上。也因此,她是幸運的。若她是大『奸』臣之孫輩,為了保護自己的爹和娘,豈不是要做盡壞事、為虎作倀、重回上一世在現代的幫兇惡人境地?不能追求正義!

而她這話,逗得白敬遠哈哈笑,心裡那些事關名聲的小小糾結,也立即煙消雲散了,「你這個丫頭,常常冒出驚人之語。時間是檢驗一切的真理,這話說得多好。以後上朝,可以拿這句話出來,壓死那些腐朽的陳詞濫調。」說完,話題一轉,「這下子遂了你的意,下面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可是祖父想來想去,也不知這個案子你要如何打贏?明明,這是個死局。」

「這一次,孫女要做有罪辯護1春荼蘼拋出心中的大計。

白敬遠非常意外,因為在正常的人眼裡,打官司,可不就是自己冤枉,要還個清白嗎?怎麼荼蘼這丫頭,又出怪招?29

其實不是怪招。是古代人法律意識還沒有達到而已。

看到外祖父疑『惑』的神情,春荼蘼耐心解釋,「打官司,上公堂,所尋求的結果一定要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上,不管是好是壞,不管什麼事實都可以。不然,就像空中樓閣,很容易被聰明的對方利用。最後被打趴下,毫無還手之力,不但擺脫不了困境,反而越陷越深。而這件案子的事實是,阿蘇瑞是西突厥的王弟良婿。是傳說中的狼神之子,也確實是偷偷潛入長安,還偽造了假的身份。這是板上釘釘的事實,很容易被對方掌握,就算我能口吐蓮花,也否認不了。」

「對方?」白敬遠反問。

「杜家埃」春荼蘼攤開手,「就算他們自己不出面。也會請有名的狀師上公堂,一定給夜叉定個死罪,或者別的什麼吧?總之,不會直接釋放的。這種和祖父你別苗頭的事。何況他們又這麼恨我,怎麼會放過?」

白敬遠聽到這些,眼神就是一暗。

他的兩個小女兒和三房的嫡孫女收留了杜含玉住了些日子的事,他已經知道了。雖然荼蘼沒說這和夜叉的被捕有關。但他能猜出一二。為此,他已經震怒了一回。暫時禁了那三個丫頭的足,並叫來二兒子白世林和妾室歐陽,狠狠罵了一頓。

管理后宅的,到底是兒媳,他不好『插』嘴,但兒子回去必會管教妻子。就算三子不在,二兒媳也會把火往三兒媳身上撒一撒。至於歐陽氏,是個乖覺的,自會回去教訓兩個庶女。先前他倒是知道白府的女眷不喜荼蘼,但他一直認為是自己太過寵愛荼蘼的緣故。他有意如此,因為想要荼蘼在這個家裡,只能依靠他,那樣爺倆會親密起來。只是他沒想到葛氏和黃氏,還有那幾個小輩愚蠢到這個地步!只知道爭寵奪利,完全不顧自家大局,居然引狼入室!

懲罰,是他的表態。后宅的那幾個指望不上就算了,至少得會看他的眼『色』,不敢惹事。

可是……

「你說直接釋放?你想要這個結果?」他捕捉到這幾個關鍵字,驚訝,「你剛才還說做有罪辯護。」要怎麼做?他實在是想不透。這外孫女,腦子裡轉的是什麼主意埃

「祖父,有罪,一定會受到懲罰,但未必會受到刑罰。」一字之差,內容可差別大了,「咱們《大唐律》中不是有八議減等的條款?」杜衡個老傢伙,不就是從輕處罰的受益者?

白敬遠眼睛一亮。

其實《大唐律》中,有很多接近現代人權類的條款,比如針對懷孕或者哺『乳』期的『婦』女,比如對共同犯罪中的脅從犯,或者被強迫犯罪的。比如,未成年的孩子。就算是殺人,對因為義憤殺人或者仇殺,也相對寬容。

但,那個八議的內容,卻是對特權階級的保護。春荼蘼很反感這些,但她也知道古代人自有局限『性』,文明程度不可能與現代相比。可在這個案子上,八議卻能成為她的武器。

其實,律法沒有好壞,就像金錢沒有好壞,端得要看運用者是誰,目的是什麼?於是就有了正義和邪惡之分。

「祖父可能不熟悉律條,要知道那八議中,本來就有他國貴族犯法,因為身份被減等的內容。」春荼蘼繼續道,「所以,在罪名無可迴避,有可能被別人死抓不放的情況下,直接做有罪辯護,承認自己犯法,然後利用法律的條款和內容,爭取最輕的處理。」

「可是,那隻能減一等啊,不能讓阿蘇瑞立即獲得自由。」白敬遠雖然知道外孫女辯護的大方向,但還有更深的疑『惑』,「你知道,他不能長期待在大唐的天牢里。那他會成為皇上的軟肋,今後太多人、包括突厥人都有文章可做,皇上不可能只盯著這件事。稍有閃失,皇上的面子往哪擱,還要承擔責任。」

「我明白。」春荼蘼點頭,「皇上一直所求,就是『名正言順』四個字。現在正是四海歸心的關鍵時刻,皇上的名聲和行事,不能有任何損害。」

「那你到底要怎樣甩掉這件燙手的事?」白敬完輕輕皺眉,「而且他是狼眼殺手組織頭目的事實,必定成為這個案子的死『穴』。既然是杜家要跟我們白家打對頭,要『逼』迫皇上承認杜家的重要『性』,這件事絕對會被擺在檯面上。你,怎麼破?」29

春荼蘼一笑。因為「怎麼破」這種話,外祖父是跟她學的,如今說得可順溜網游之決戰巔峰最新章節。

「祖父,我會順勢而為。」春荼蘼老實地說,「我其實沒有把握,可是想來想去,這卻是惟一的辦法。我也知道,阿蘇瑞曾經殺過大唐官員的過去,勢必被杜家揭出來。但如今之局。也只有先置之死地而後生。」

「怎麼個死中求生法?」

「阿蘇瑞也好,狼眼殺手團也好,說白了,也不過是生意人,賺的是錢。取的是命。從律法上來說,他們不是造意者,而是執行者。雖然有罪,可也仍然會減等。」

「只減一等。」白敬遠提醒外孫女。加上八議中的條款,也才兩等埃

大唐的刑罰只有五種,笞打、徒刑、流刑、絞、斬。最高的,也不過斬首而已。因為會造成肢體殘缺,而古代人重視屍體,所以這最重的刑罰。什麼凌遲、車裂,大唐都沒有。

但殺害官員。是斬首之罪,減一等是絞刑,兩等也得流刑埃重要的是,流刑特別容易做手腳。若死在半路或者流放地,以阿蘇瑞的身份而言。仍然會丟皇上的臉!會讓突厥百姓因為失了狼神之子而同仇敵愾,恨大唐入骨。會讓現任突厥王失了隱憂和牽制,團結一切和大唐作對。這些,都不是皇上要看到的。可皇上總不能派軍隊押送和保護吧?而且流放地的選擇也大有學問和蹊蹺。

「祖父別忘記『將功折罪』四個字。」春荼蘼的手指無意識的敲了敲了桌子,「大唐的官員為什麼會被殺?自然是有人幕後策劃,其原因也無外乎爭權奪利。這些人,為了一己之私不惜雇兇殺人,實為可惡。而被殺者若為高官,就證明其中涉及的利益,極可能關係到國家大事1

「你要揭出從前的大案1白敬遠終於明白了,心中恍惚著一種情緒,說不出是興奮,還是隱約有些害怕。

是的,他居然害怕了。因為荼蘼這樣做,會牽動很多利益集團。說不定,就是翻天覆地的大事!會有大人物落馬。那些人,為什麼要惹他家小荼蘼呢?那後果,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可怕!

「對埃」春荼蘼倒是一臉無所謂,「這些國之蛀蟲本來就應該伏法,卻讓他們避開了。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你想揭哪個案子?」白敬遠情不自禁的湊過來些,問。向來儒雅高貴、是為士林楷模的老人,此時竟然有一點點八卦的樣子,真的很顛覆以往形象。

春荼蘼忍住笑,搖頭道,「我得問過阿蘇瑞才行,我哪知道他都做過哪些大案。但我的策略要保密,除了您,就只能給皇上知道,不然對方的了準備,就達不到效果了。如果阿蘇瑞坦白所做過的大案,我再把那些案件翻過來,讓真相大白於天下,阿蘇瑞就是有功的。而且是對大唐有大功,大到為大唐清除了敗類,為死者正名,還人間公道。這樣下來,依《大唐律》來看,他至少能減等到徒刑。之後,我再根據形勢,看當時的條件,為他爭取到當堂釋放。」

…………………………………

…………………………………

…………66有話要說…………

關於上周有五萬幣的大額打賞加更,安排在本周末的時候,具體時間過幾天宣布,謝謝大家支持。

粉票榜上距離上一名還有20票不到。

感謝sophie『奶』香打賞的價值連城和氏壁

感謝miukeday-泉打賞的桃花扇

感謝ursula1011、愛看書的橙子、妖妖逃之、0330、姬傾泠、巧克力戰將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29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