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十三章乾脆野*合算了

美人謀律

第十三章乾脆野*合算了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9日 20:56 [字數] 34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是我的逃生通路之一。」夜叉不隱瞞,「本心大師雖然脫離了狼眼,但仍然為我留了後路。我在長安,總歸是不安全的。其實我想解散狼眼,可他們都不肯。」

這就是絕對的忠誠啊,哪怕可以獲得自由,卻還是要聽命於夜叉。但是……

「你拿什麼養他們呢?」死士也得吃飯呀。

「狼眼出任務,要價非常非常的高。」

「比我打官司,黑權貴們的銀子還高?」

「嗯。」

山賊果然是有前途的職業啊!

「薩滿貪財,是你無法想象的貪婪。我不知道他一個孤老頭子,沒有子孫、沒有家人、沒有徒弟,要那麼多銀子做什麼?他身為薩滿,無視我是傳說中的狼神之子,卻要幫助我王兄巴戈圖爾,就是因為可以得到財富。不僅巴戈圖爾的母族可以給他源源不斷的財力支持,狼眼的所有收入都攥在他手裡。可惜,他想不到我能擺脫他的控制,到頭來為我做了嫁衣。」

夜叉說過,他能蘇醒,是因為她無意的呼喚,所以他要還她三條命。於是,兩人有了割捨不掉的緣分。但她覺得,她只是碰巧拾了個大便宜,在剛好的時間,做了剛好的事。夜叉從被控制的那天起,以他驕傲的性格來說,必定忍受無數痛苦,試圖擺脫。

「我還有……有一個寶藏。」夜叉突然又說,竟然有點羞澀。那模樣,像是現代的男人向女友求婚,在交待自己的財產情況,真是可愛死了!

夜叉,阿蘇瑞。真正的高富帥埃個子高、地位高,可以說尊貴無比,都神化了。普通的富人只是有錢而已,人家有什麼?寶藏!長相,更是帥絕人寰!老天爺讓他幼年時生活在黑暗裡也不是一味的殘忍,是有點道理的。一個人,不能把所有的好處都佔了不是,還都佔在最高點,若沒有小時候的坎坷。長大了說不定短命。不然怎麼有句話叫天妒英才?

春荼蘼想著,卻不知道命運的手正抓住夜叉的喉嚨。

「我們出去吧?」夜叉問。

也不知是地道里悶熱,還是他心裡火熱,反正渾身……說不出的難受,好像要宣洩什麼。

「這就出去了?」春荼蘼一直被夜叉打橫抱著。舒服得很。

「在這下面……有什麼事?」夜叉疑惑。

「我們七天沒見,下一次要間隔半個月誒。」春荼蘼哀怨,「那……才見面的話,怎麼也得抱抱親親呀。」

夜叉本來就忍得辛苦,哪受得了春荼蘼這樣引誘,不僅是語言,居然還咬了他頸側的動脈一下。他身子一僵。立即放下春荼蘼,卻還未等她站穩,就已經把她抵在地道的牆壁上,灼熱的吻隨之而來。

春荼蘼不服他每每的侵略。用力反擊回去,結果受到更兇猛的打擊,很快繳械妄明顯的感覺到夜叉強硬如石,情動到無法自已。可他就是在關鍵時猛然剎車,向前走了兩步。面壁而立。

從後面看,他寬大的肩膀仍然因為劇烈的喘息而起伏。但他似乎在運功,拚命壓下衝動。

古代的男人這麼有自控力?非要等到洞房花燭?春荼蘼腦袋暈暈乎乎的,扶著牆,以保持站穩。沒有女人不渴望嫁人,她活了兩世,也就愛上了這麼一個男人。但是,她和夜叉之間有僵局,她不知道要如何破。縱然她律法嫻熟,是手中最好的武器,可以大殺四方,卻仍然不知道怎麼和夜叉在一起,過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他是大唐和突厥通緝的雙料欽犯,沒有大機緣,這一生都見不得光。而她是白相的「六孫女」,多少雙眼睛盯著,私奔都不成。再說,她不能不管不顧和夜叉在一起,那樣說不定會牽連到祖父和父親的生命安全。

也就是說,他們可能永遠無法成親。這是她重生后最大的遺憾和痛苦。她裝成滿不在乎的樣子,連自己也騙,可實際上很在乎的。只是她懂得一個道理:面對命運,如果不能反抗,那麼就只有接受。

在這種情況下,還讓她素一輩子嗎?特別是美色當前,難道不吃?不行!既然夜叉這麼克制,她就要找一個適宜的時機,私下拜了天地,成就夫妻吧。就是說,哪天她要辦了夜叉!

沒經驗?沒關係!有的是理論。再說這是人倫大欲,生而為人,與生俱來,應該自動就會了。而且在她看來,這種事再正大光明不過。

胡思亂想了一陣,腿終於不軟了,身上的熱潮漸退,夜叉也終於冷了下來,慢慢轉過身。

「走吧。」他拉住她的衣袖,絕不敢這時再觸碰她的皮膚。

「其實你可以先走。」春荼蘼小聲咕噥。這男人,忍得一定超級辛苦。

「你會怕。」他只說了三個字。

春荼蘼卻心頭一緊。對啊,她有幽閉恐懼症的。可剛才,竟然完全沒有反應!是愛的力量?

「只要不是全封閉的環境,或者有人在附近,我會好些。這地道,總有出口吧?」她吸了口氣,慢慢地說。心中很受用,因為夜叉這樣體貼細緻。

夜叉沒說話,只笑笑,牽著她往外走。

錦衣真是工程型人才。地道長而平坦,彎彎曲曲的,大約是為了避過樹根什麼的。大約走了一盞茶的時間,兩人終於上了地面,居然就是屋舍後面的小樹林。遠遠的,還能看到那三間小小的房子。

其實他們也沒什麼特別的話說,只是手挽手在林間散散步,坐在溪水邊依偎著聊聊天,一起吃了午飯,就覺得特別溫馨幸福。

過兒準備的吃食,春荼蘼沒帶,但夜叉帶了。雖然都是胡食,卻相當精緻。可惜吃飯的過程中經常被打斷,因為夜叉總是忍不住纏磨一番。而他在拚命克制慾念,春荼蘼卻被勾得無法自制。甚至想,要不幹脆野*合算了。

為了轉移注意力,她乾脆啟用聊天模式,又想起外祖父與金藏老道長的關係,就問夜叉有沒有覺得奇怪的地方。

夜叉聽聞白敬遠手中有金藏老道長年輕時的畫像,又聽了春荼蘼的懷疑,很是驚訝。但他很快陷入回憶,「小道觀有三名女道,如果金藏老道長和文靜道長不是觀主。那麼觀主必是第三個人。說起來,我倒是見過那名女子。」他皺緊眉頭,「我那天舊患發作,完全是無計劃的跑到那個小道觀去,藏身於那個菜窖。當時我已經到了昏迷的邊緣。顧不得許多。這是我的運氣好,遇到好人。若遇到的是惡人,死,也就是死了。」

聽他這麼說,春荼蘼立即抱緊他的腰。因為實在是后怕。他為了救她,不惜讓自己身陷險境。若他真死了,她怎麼辦?只想想就受不了。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愛得這樣深的。發現時已經離不開了。

「不許死1她鼻音有點重。

夜叉怔住,心如刀絞,可卻無法承諾她,只沉聲道。「荼蘼,遇到你,我就開始幸運了。」

兩人靜靜相擁片刻,春荼蘼才問。「那個人,那個女道是什麼樣子?」

夜叉想了一下說。「因為我醒來后,只見到金藏老道長和文靜道長,加上發病時神智有些不清楚,所以對那名女子的印象很淡。你不說,我都沒想到。當時,我衝進菜窖時看到她,她似乎嚇到了,站在那兒半天沒動。然後,我就陷入黑暗,醒來時忘記了這件事,以為是幻覺。」

夜叉說著,低頭看了看春荼蘼。他從來不是大驚小怪的人,此時居然「咦」了聲。

「怎麼了?」春荼蘼納悶,上下看了看自己,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埃

就聽夜叉說,「為什麼……為什麼我會覺得,那女子和你長得有七分像?你和白相,倒也不過五分相似之處。不不,這也做不得准。或許我心裡想著你,所以記憶不那麼精確。」

不會那麼狗血吧?春荼蘼目瞪口呆。

她那永遠儒雅瀟洒,似乎不把世間女子放在眼裡的帥老頭兒外祖父,在外面有個小三,還生了個女兒?!也就是說,那位觀主,八成是她的姨媽。但是等等……外甥女長得像姨媽沒問題,卻也不可能相似度超過她和外祖父埃到底是旁系血統,如何比得上真系?除非,她的親娘白蔓君也是金藏老道長生的!

外祖母?姨媽?天哪!

「還有,我在安國公府外見過金藏老道長。」夜叉想起那天的對話,「金藏老道長說過,與白府頗有淵源,叫我離你遠一點。」當時他並沒有和荼蘼說,是因為她那敏感的性子,說不定會追問和金藏老道長說話的全部細節。有關他的性命,他不能這麼早讓荼蘼知道。他要讓她快樂五年,而不是擔憂五年。

結果既然無法改變,他就盡量改變過程。

「這麼說,我若再見到金藏老道長,她不會傷害我?」春荼蘼問。

若真是小三,妒忌正妻,由此遷怒其外孫女,也就是她,是有可能的。但她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金藏老道長對她的慈愛是真實的,不會對她如何。相反,若她老人家是她的親外祖母呢?

要不要替本尊的娘親盡孝?弄清上一輩的事,還是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她糾結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