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三章他就是裝!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5日 15:00 [字數] 37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皇上的一言一行,多少人明裡暗裡盯著呢。」白敬遠又道,「皇上如此對你,在別人眼裡就成了因為你揪出杜老頭子的骯髒事,打了皇後母族的臉而惱火。這樣,針對你、或者盯著你揣度風向的人會少些。但是,皇上是很高興有這個結果的。所以,你為咱們安國公府立了一功。」

我是為了方娘子,才不管國公府的權勢加碼。春荼蘼暗道,當然不會傻的直接說出來,只不滿道,「那皇上算是欠了我的情,而且皇上還嚇唬了我。至少,他得賞賜我一些金銀俗物來補償,再外加一些上好珍珠壓驚。您知道,我給人打官司是要收銀子的。就算本案中的死者之一與我有舊,我不賺錢,算做義務幫助了,但我不能賠埃」

「你很缺錢嗎?」白敬遠微微皺眉,「我特意吩咐過你二伯娘,因你不是養在深閨的千金大小姐,月例銀子比照你大表哥。如果在外頭有什麼應酬,也可以回家報帳的。」

「有這好事?」春荼蘼瞪大眼睛,毫不猶豫也無顧忌的告狀,「孫女可從來沒收到過半文錢,就連我的丫頭也是自己養,那輛馬車更是自己花錢造的。當然啦,馬是家裡養的。至於外面那批人從哪兒領銀子,我可不知道。小廚房的米面菜蔬肉蛋倒是有人送的,質量還不錯。」

白敬遠心頭有火,面上卻雲淡風輕的道,「你這丫頭常常往外跑,忘了給你的,回頭祖父叫人給你補上。不過請你打官司,收費可不低。所以,別在祖父面前哭窮。」

「人家是自己準備嫁妝。您別打主意。」春荼蘼理直氣壯,「我經常上公堂,背後總是被說嘴。將來嫁人時,只有嫁妝多到把對方砸得啞口無言才可以,不然哪有好日子過。萬一嫁不出去,等表哥掌家,我自己到外面去住,有銀子傍身也很安全呀。」

聽她說到嫁人的事,白敬遠心頭一動。

荼蘼十六了。虛歲十七,早該許配人家。但皇上是不會讓她嫁給權貴豪門的,普通世家子弟,他又看不上。清貴之門,必定嫌棄她做過狀師。而且她那脾氣,也受不得拘束。難道真的和白家祖上那們女將軍一樣,終身未嫁?

他曾有過這個打算,為了白家的利益,犧牲一個外孫女的終身幸福有什麼大不了?可人非草木,這樣相處下來,可能是這丫頭太合他心意。也可能是那點子骨血的緣故,反正他開始捨不得了,捨不得讓她孤單一輩子。

正像這丫頭所說,他活著還好。若他死了,他如何能保證毓秀能好好待這個外來的妹妹?

這樣想著,就順口問道,「現在就操心嫁妝了?祖父如何能虧待你。只是。你有看中的男子了嗎?」荼蘼平時行事舉止都大方,他當祖父的。一不留神問出這等問題。

聽到這話,春荼蘼的腦海里突然就浮上夜叉的影子。為打這個官司,他們好久未見。她還曾經許諾,事畢要約到無名寺去見面。但現在無名寺正因為被封忠勇和尚的望塵大師而大興土木修繕,顯然不是適合的約定地點了。

夜叉怎麼還不來找她?她要不要想辦法通知他呢?

而白敬遠突然問起這個,她又知道這老爺子目光毒辣,稍不留神就會露出行跡,連忙加以掩飾。不過她忘記正在喝茶,結果直接嗆了水,直咳得天翻地覆。幸好,這反應反而迷惑了白敬遠,覺得孫女到底年幼,面子上抹不開,看把孩子尷尬的,所以趕緊改變話題。

「你現在急著用銀子嗎?」

「那當然埃」春荼蘼順了順氣說,「我打這個官司,動用了很多人幫我調查,難道不給人家調查費埃就算人家幫忙吧,封個大紅包,給人家買幾雙跑路磨壞的鞋子也應該呀。」

白敬遠點點頭,「正該如此。」

「祖父借我?」春荼蘼賊兮兮地問。

白敬遠伸出一指,點在她光潔的額頭上,「祖父的銀子,不怕你算計,不過這次還輪不到我。剛你不在的時候,皇上身邊的高公公來過,叫你明天午後就面聖呢。有本事,找皇上要去1

「是聖旨?」

「私下的口諭。」

這麼說是非正式嘍?還好,還好。她當了皇上的刀,可不能再不陪皇上免費演戲了。

祖孫兩個又聊了幾句,白敬遠就回自己瑤池貫月去了。春荼蘼則稍微洗漱了下,連夜宵也懶得吃,直接抱著被子大睡。

她實在太累了,因為腦力消耗過度。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她在公堂上表現得無堅不摧,那是背後無數辛苦汗水換來的。稍一放鬆下來,她覺得自己像被抽幹了似的。

這一睡,直到第二天的臨近中午時分。起床后,好歹吃了幾口過兒做的雞蛋湯餅,就被兩個丫頭拉著梳妝打扮。最後穿了淡粉色半壁齊胸襦裙,胸色系翠綠色飄帶,同樣翠綠色的鏤空線鞋,鞋頭上綴著白玉雕刻的小蟬,對應著頭上紅寶石的草頭蟲發簪和耳上的碧玉小蝴蝶,分外俏麗活潑。

只要她不上公堂,就流露不出咄咄逼人的氣質,更加不會使壞。這時她那人畜無害的相貌就很迷惑人,這身打扮更是完美的襯托出她的嬌憨氣質。當然,頭髮還是梳成簡單的螺髻,因為她最不耐煩那些華麗髮式了,一梳就要半個時辰,還要加假髮進去,又熱又沉。

在去皇宮的路上,透過抽絲冰沙簾,春荼蘼看到街上跑著好幾輛改良西式馬車,不禁大為得意。過兒也說,「小姐引導了長安的風向呢,現在大家管這車叫狀師車。」

「我還要再發明個東西呢。」春荼蘼搖了搖手中的團扇,「那種東西叫摺扇,平時打開來能扇風,合上后像個小竹棒那麼大,最適合拿在手裡。」

據說,摺扇是日本人發明的。她乾脆就搶日本一個先。反正他們派這麼多人來長安學習和研究,到時候把這項發明帶回日本去,也是大唐的榮譽埃說不定,日本人就是和大唐人學做的摺扇,只不過大唐沒有發揚光大而已。

「那是什麼樣子?」小鳳想象不出,納悶得很。

春荼蘼拿團扇拍拍小鳳的頭,「說了你也不懂,等我弄個樣子,你就明白了。這種東西拿著上公堂最有氣勢了。當結論出來時,唰的一打開,帥哪。」之前她總覺得當古代狀師,似乎缺少點什麼,現在才明白。就是少摺扇埃

方唐境就有!陳夢吉也有!

主僕三人說說笑笑,很快就到了皇宮。照例,小鳳和過兒在外面等,春荼蘼被等著宮門外的小太監帶著,直奔御書房,跪拜之後。規規矩矩站在一邊,眼睛雖然不至於四處亂瞄,卻也沒閑著。

御書房內,就只有韓謀和貼身侍候他的高公公兩個人。韓謀正就著書案。看著什麼,神色專註得像沒發現屋裡又多了個人。

切,他沒看到、沒聽到就怪了,即不瞎又不聾。他就是裝。所以說。別以為皇上都是端正大方的人,一把年紀的大叔了。還玩這套,幼稚不幼稚埃

再看高公公,不斷向她使眼色,那意思就是叫她拍馬屁諂媚唄。這有什麼難的,是人就會的,關鍵看她高興不高興。

今天她挺高興,於是就屈膝施了一個標準的淑女禮,「謝皇上恩典。」

「這聲謝是真心實意的嗎?」也不問謝什麼,擺明心知肚明,眼睛卻沒從書桌上抬起。

「雖然是十足真心,其實也有點責怪。」春荼蘼實話實說,因為這種上位者,尤其還是強勢的,都有點變態,喜歡聽嗆人的實話,然後自個兒生悶氣玩,比方唐太宗李世民。要對上楊廣,這麼不管不顧的說話,就等死吧。

「因為皇上真是笨,意思意思就算了,反正是給別人看的么。居然還真打!我爹傷得可重了……今天我還沒看過他,也不知道發熱了沒有。」

「你但心你爹,卻不擔心朕被你氣死。」韓謀終於抬頭,一雙眸子深幽幽的,哪有喜,但也絕對沒有怒就是了,「從血緣上論,朕難道不是你的長輩?」

「那您是打人的,我爹是挨打的。同情弱者,這是人的天性。」

「還有理了1韓謀嗤笑,那張完美的皇帝臉上,終於有了身為人類的表情,類似於哭笑不得,「你這丫頭,撒嬌賣乖,知道朕不忍罰你,說話愈發隨便起來。」

正說著,外面跑進來一個小太監,也沒跪,直接溜著邊兒到高公公身邊,耳語了兩句。

春荼蘼注意到韓謀眉尖一動,似乎不用轉述就聽到了。他是馬上皇帝,據說武功很高,這種程度的壓低聲音,完全瞞不住他。

「小六子,去,在外面跪著。」他淡淡的道,眉頭一挑,暗示意味明顯。

春荼蘼立即打蛇隨棍上,「有好處?」

「敢跟朕討價還價?還不快去1

咦,沒反對,那就是默認了?春荼蘼暗想,也不多言,直接就跑外頭去了。

望著她的背影,韓謀無奈搖頭,又忍不住笑起來,「幸好不是朕的女兒,不然有的頭疼了。」

而外面,春荼蘼找了個上有蔭涼,下有碧草,跪起來軟軟的地方。才跪好,不遠處就走來了一行三人,後面還跟著一串宮女太監,正是皇后杜氏和杜含玉、杜含煙姐妹兩個。

…………………………………

…………………………………

…………66有話要說…………

上月粉票榜第六名,前所未有的得到超千張粉紅,謝謝大家。這是這本書在你們幫助下取得的最好成績了。

在這七月開始之際,繼續求保底粉紅,多多的扔吧,這周內會雙更兩次。大家也可以留著粉票,到我實現諾言再投也行。66不會食言的。

感謝醉料賢重、吃粥的小魚、幻影瀟揚、bvr chang打賞的香囊

感謝愛看書的橙子、驕傲的小花狗、山水莫相離、小院子、tokyo8、甜沙拉、莉子111 、pdxw、小魷魚chao打賞的平安符

另:湯餅就是麵條,之前解釋過,怕大家忘記,再多句嘴。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