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一章真要打啊!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9日 17:23 [字數] 361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春荼蘼茫然抬頭,「不知美人謀律。..」

跪在她身邊的白敬遠輕輕拉了她一把。

可是她不改口,一來不知者不怪,知法犯法才會罪加一等。二來,她確實不知道。但若皇上想為他岳父撐腰,大庭廣眾之下,好歹要有個說法,給她亂扣帽子是不可能的。

「那朕來告訴你。」韓謀的聲音仍然聽不出喜怒,「你既然事先知道方寶兒的真實身份,明知道是杜國丈違法所納之妾,為什麼不立即舉報?反而捂到最後才揭出來,做為你打贏官司的有力武器?這樣做,將國法置於何地?」

呃……登時,春荼蘼的氣勢弱了些。不過依法來說,她確實有不當之處,但於理而言,她完全有自己的立場,只是這立場與龍椅上那位對立著而已。

「民女之前不敢這麼說,是因為要在關鍵時抖出來,憑各方反應才能確定。」她狡辯,「民女總不能誣告吧?何況對方還是前國公加現國丈。我又不想找死,沒有真憑實據,哪敢亂講。」

「強詞奪理1韓謀哼了聲,「那你在公堂上幾次撒謊誤導證人呢?是不是有誘供的嫌疑?」

這個,在現代法庭上,這種花招會被法官警告,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皇上,兵不厭詐。」她咬唇一笑,小模樣嘎壞嘎壞的,令離他不遠的杜東辰和站在皇上身側的康正源看了個滿眼。

「巧言令色美人謀律1皇上又賞了四字評語,但臉色卻漸漸陰沉,「公堂之上,豈容兒戲。知法犯法,更為可惡。」說完,突然坐到公座后。威嚴道,「既然朕來看審,此案也比對審結。不如朕就越俎代庖,直接讀鞫。」

「聽憑皇上聖斷。」包縣令立即叩頭,別人也跟著山呼萬歲。

韓謀沉吟道,「奉國公府杜仲,連殺五人,手段殘忍,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他自己也已經認罪畫押,定秋後問斬。」大唐沒有凌遲、車裂等酷刑,最高的刑罰就是斬首。

「罪民毛屠戶雖然罔顧律法,為錢財利益為人頂罪。欺騙官府與世人,但念其一片純心至孝,免除刑罰,著即日帶其親生母親離開長安,永世不得返回。」

毛屠戶一聽自己沒事,樂得叩頭如蒜,一個勁兒的謝恩。

判到這兒。韓謀頓了頓,目光轉到杜東辰身上,「杜世子。」

「臣在。」杜東辰心擂如鼓,瞬間額頭就見汗。

哪想到皇上卻說。「你們家的部曲杜仲,找人頂罪,許以人重利,仗的是國公府的勢。而那毛屠戶既然上了公堂。就算種種伎倆被白相的孫女都揭穿了,也算未有食言。既如此。你就替杜杜仲實現承諾吧。」

「微臣領旨。」這是要他偷雞不成蝕把米。事情砸了,銀子照付。

這就是古代,特別重孝義,可以說是「孝」字大如天。所以,毛屠戶算犯了重罪,卻因為沒有命案在身,最後得以無罪釋放,還能從杜東辰手裡拿到大把銀子,帶著他娘到相對溫暖的洛陽去生活。

隨後,韓謀又著補了一句道,「毛屠戶,望此案過後,你能有個新生,以後多行善事,別再違法亂紀。你妻張氏,無辜橫死,張家痛失愛女,你理應在錢財上多多照顧,別太財迷了1

「是是,皇上最最慈悲。草民的賣命銀子,必拿出一半供養岳父岳母大人,不敢貪心。以後草民就算再娶,張氏永為草民的正妻之位,受我毛氏子孫香火供奉。」毛屠戶自從上了公堂就一直犯糊塗,這時候卻聰明伶俐起來。

韓謀甚為滿意,點了點頭,就轉向杜衡,嘆息道,「國丈,你太讓朕失望了。」

「老臣罪該萬死。」杜衡整個人都伏在地上,那麼神氣活現的老頭子,此時就像一攤灰燼。

「違律納妾、偽造證據、涉嫌指兇殺人……你好,好得很1韓謀的聲音平談,但卻令全公堂的人背後發涼,比剛才「鬧鬼」還可怕。那是因為,誰惹他生氣,他能令人家立即變鬼。

只是,他話中有話,「涉嫌」二字一出,杜衡最重的罪就打了折扣。可也沒辦法,因為杜仲一口咬定是自己做的,官司再打下去,就是羅圈官司,沒完沒了的繞吧。說到底,杜家丟卒保車的策略是成功了的。不過,他們丟的不上只是卒子罷了。

「你身為國丈,子為國公,女為皇后,沾著皇親,依律減等三次,所余的罪行……朕罰你在家閉門思過,三年不得出。」這算是變相的圈禁,好比皇族中人犯了不能減免卻又不致死的罪,就會被關在冷宮中囚禁是差不多的意思。仍然是失去自由,只是吃穿不會有大的改變,不會受太大的苦。

算是……一種特權優待吧?

「你可心服?」韓謀冷冷的目光掃向下面趴著的老傢伙。

「老臣愧對皇上,實在罪該萬死。如今皇上寬宥,老臣謝主隆恩。」杜衡重重叩頭,咚咚作響,兩三下額上就見青腫。

「另處罰銀五千,一半賜給方寶兒及宋氏夫婦風光大葬,彌補你的罪孽。另一半算做捐給無名寺的香油錢,修繕佛舍、鋪路造福,並超度望塵大師,封忠通和尚,享受民之香火,以獎勵其見義勇為之舉。」

「是。」杜衡敢不遵命。

可皇上還沒說完,他略沉吟了下,似乎有些為難,但終究開口道,「到底奉國公府德行有失,不能為民之表率。所以你們杜家的爵位……容后朝中再議吧。」杜衡身子一僵,接著再度謝恩,可惜身子抖得不成樣子,泄露了他的情緒。

他最怕的就是這個結果,可終究是躲不掉的。

他不禁閉上眼睛,心中苦嘆:長安,從此再無奉國公府了!

「春荼蘼。」判完本案的相關責任人,皇上又叫了春荼蘼的名字。

「民女在。」

「別以為你就沒事了。」韓謀眉頭微皺,似乎有些生氣。「你以前跟朕說過,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身為狀師,卻屢次違規,朕也不能輕饒了你。來人,給朕拖上來,重杖二十。」

嗡的一聲,所有人都顧不得是在皇上面前,驚訝得不能自已。

春荼蘼開始還沒反應過來。隨後也是瞪大眼睛,聽到身邊的外祖父倒吸一口冷氣。

她打官司這麼多回了,勝率是百分之百,從來沒有挨過打。就算身無功名而上堂,也次次以贖銅抵之。打出名氣后。連這些小懲罰也沒有了。

現在,什麼狀況?

她是耍了小花招沒借,可哪個狀師沒有點無傷大雅的策略?若連這也要懲罰,以後誰還敢盡心儘力的為苦主打官司?她今天惟一倒霉在,有關方娘子的身份問題,把老奉國公拐帶進去了,可自己也被掃了颱風尾。

「你可心服?」韓謀問。

「不服1

抽氣聲再度此起彼伏。

韓謀眼中閃過火氣。白敬遠卻在他開口之前,向前跪進幾步,「皇上還請恕罪!小孫出言無狀,臣回家定要好好管教。至於說皇上給的懲罰。臣祖孫二人願領。荼蘼1

春荼蘼不吭聲,但也膝行上前。

她剛才只是一時衝動,很快就意識到,如果這是在御書房。跟前只有皇上貼身心腹高公公侍候的話,她這樣頂撞。皇上八成覺得是小女兒家胡鬧,說不定都不會發怒。可這是公堂,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皇權不容侵犯,她該忍氣吞聲才是。

於是她咬著牙,也伏下身去,「民女知罪。」

「不是不服嗎?」韓謀火氣一時沒下去。

「服!服!剛剛……只是口誤。」春荼蘼憋著氣說。

「你不怕疼?朕聽你祖父說過,你最是怕疼了,為此連繡花針都不敢拿。」韓謀似笑非笑地道。

「怕。可是雷霆雨露均是君恩,皇上賞賜的,無論什麼,荼蘼也只有感激。」她說得恭敬萬分,讓人挑不出錯來,可就是聽起來彆扭。

韓謀知道這丫頭這是跟他賭氣,那點子火氣突然轉為暗暗的好笑,臉上卻板著道,「既然如此,你現在就去領罰。就不必除衣了,隔著衣服打。朕希望,你今天穿的衣服夠厚。」

已經是初夏了,她還能穿棉襖嗎?可她此時有點拿不準,真要打啊!

正磨蹭猶豫著要不要起身,白敬遠已經求情道,「皇上,臣的孫女性子惡劣乖張,但身子卻是嬌弱得很。臣想,很多小罪可以贖鉛相抵,臣認罰,請皇上網開一面,饒了她吧。」

「朕知道朕的安國公有銀子,回頭出錢把縣衙的屋頂補補。你的好孫女剛才為辯護,把縣衙的屋頂都捅破了。這樣大的膽子,不讓她吃疼,她怎麼會記得?康正源,你把春荼蘼給朕押上來,朕要親自看著行刑1

康正源一愣,只覺得今天的皇上特別奇怪。照理,皇上絕不會這樣對荼蘼的。剛才在後面看審時,還幾度為荼蘼的舉動擊節嘆好。為什麼現在這樣?為什麼?

但他也知道自己沒有聽錯,只得磨磨蹭蹭的走下來。只是他還沒去拉春荼蘼的袖子,人群后就快步跑上來一個人,撲通跪倒在公堂的青磚地上,用力到發出咕咚一聲,像砸在人心上。

「皇上息怒。」來人正是春大山,「古語有云,養不教,父之過。雖然我只是養父,但荼蘼今天做的不對的地方,也就是我的過錯。請皇上答應,由臣代替女兒。臣願意,雙倍領罰1

………………………………

………………………………

…………66有話要說………

離本月結束還有兩天,粉票抓緊投,不投就浪費啦。

另科普一下,是讀者科普於我,我再反普給大家。手機用戶,屏幕左拉,是投推薦票的地方,再往左拉,可投粉票。但手機上顯示不顯示粉票,我還是不懂。

感謝xiangy315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1011、北斗66、愛看書的橙子、月移花影、yhl001、克萊雅、winnie662005、jonna、荺筱筱、飄渺藍晨、狐狸精的死黨、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