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一百零七章鬼啊!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9日 10:04 [字數] 35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杜衡又暈了美人謀律。.

這次是真的。可惜,狼來了的故事古今通用。包縣令只令人叫了大夫來,抬著老奉國公到側堂去休息,同時宣布暫時休堂,晚飯後再審。他是鐵了心要今天審結這個案子,眼見答案呼之欲出,自然不肯拖到重新立案。而且他在第一時間用了春荼蘼說的新詞:休堂。

之後他戰戰兢兢的繞到後面去,試著求見皇上,恭問皇上是否要吃飯喝茶什麼的。雖然他知道皇上從宮裡帶了不少東西出來,但他不能不關心聖上埃結果只康正源出來,替韓謀傳達了句:做得很好,繼續吧。但就這七個字,只把包縣令樂得差點也隨老奉國公一樣暈過去。

皇上誇獎他了誒!皇上誒!那他就一定做個清如水、明如鏡的好官!握拳。

他這邊歡喜雀躍,春荼蘼那邊也進了公堂側面的小隔間里休息美人謀律。臨離開公堂時,她見白敬遠和春大山都坐在原位上沒有動,知道他們是怕在審案期間與她接觸,會被杜家說嘴,於是分別給了他們一個安撫的眼神。

案子打到這一步,她絕不能輸的。不過成敗的關鍵卻不在她,而在毛屠戶身上。

「過兒,把這個點心給祖父送去。這個羊肉餅,給我爹。」春荼蘼只略吃了塊糖糕就住了嘴,只是喝茶,「對了,提醒他們走動一下,這麼坐一整天,人會受不了的。」

她在現代時就這樣,但凡上庭,就亢奮得吃不下東西,但因為說話多,水卻不能少喝。在休堂結束前,她還得提醒自己要記得上趟凈房。現代的法庭沒有那麼變態,從早審到晚。也不像大唐這樣,還要限定審理的次數,所以今天實在辛苦。

「是,小姐真是孝順。」過兒笑說。不過聲音發緊,顯然今天一波三折的審案過程,讓她也跟著揪心了,「幸好提前預備了吃食。不然縣衙做的東西,如何入口?」

「早跟你說了,打官司像打仗。試問大將軍行軍時,哪那麼多講究?快去吧。然後抓緊時間休息,一會兒還有好戲看呢。」

過兒應了聲,轉身出去了。春荼蘼只覺得站得雙腳發疼。就把腿架起來。閉目養神,順便心裡把之後的事盤算了一下。若萬一毛屠戶表現堅強,她就真的有點為難了,因為沒有直接證據,僅是間接證據,在現代時定罪都有些困難,何況科學技術不發達的古代?何況她連屍體也沒有?但之前她對毛屠戶在心理上全方位逼壓。從他的各種反應上看,這一擊,必中!

休息時,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天色全黑了,堂上堂上點燃了十數支松油大火把,公座附近還有七八支牛油大蜡燭,照得堂內亮如白晝。

這種夜審,長安城內很久很久沒出現過了,眾人在解決了民生和五穀輪迴問題之後,就又都返回。長安城內,好多酒肆茶寮也都沒有關門,因為公堂這邊的消息會在第一時間就傳遞出去,讓沒有拿到看審票的民眾也能聽到即時轉播。

而今天堂辯與對推的精彩,好多人都聽得如痴如醉,也令衙門內最底層的小吏也發了一筆小財。畢竟,只有他們才能自由出入縣衙。不知何時起,賢王府中的府衛幫助縣衙把門路都封死了。除了有名牌的,都只許進,不許出。

不過在包縣令宣布三度升堂之時,帶著毛屠戶去認路的差役終於回來了,都是一臉的氣急敗壞和辛苦疲憊。

「毛屠戶根本不認得去無名寺的路1差役之一憤憤地答,身上的衣服都讓汗浸透了,臉上還有汗漬和灰塵混合出的泥道子。

「那怎麼這麼久才回,足有兩個多時辰了1包縣令問。

「這小子不認得路就罷了,偏要帶我們四處亂走,好像轉著轉著就能找到。」另一個差役說道,「我們還怕他是因為緊張而錯認了路,一直耐心等著他『想起來』,哪想到太陽落山的時候,他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說,他根本不知道無名寺是什麼東西。」

哄一聲,下面的人都樂了。

杜東辰的臉都綠了,為什麼沒想到上堂之前訓練這賤人一下呢?所有事,都壞在此人身上!

再看祖父,氣色非常不好,卻還得坐在那兒讓人家當成靶子來射。他心疼,可是卻沒有一點辦法。是杜家決策錯誤,剛才也只研究出一個損失最小的結果。但奉國公府這一次在長安顏面盡失,只怕還有更可怕的後續後果。

毛屠戶爛泥一樣癱在地上,眾人的嘲笑不知刺激到了他什麼。他擺出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大聲道,「反正你們問什麼,我也不知道。人就是我殺的,當時我瘋了,我……我惡魔附體,我現在都記不得了又怎樣?你們殺了我埃」

杜東辰一聽這話,兩眼頓時發亮。

很好,只要這個殺豬的咬緊牙,拖過今天,再立案重審的話,他一定能想出彌補的辦法來。

他看向春荼蘼,見後者秀眉微蹙,令他自上公堂以來首次心情大好。

哈哈,太好了,這女人也有被難住的時候嗎?

但下一刻,他又見到春荼蘼抬頭一笑。沒錯,是抬頭,臉沖著公堂的頂子。這一笑美則美矣,卻透著說不出的算計,簡直算得上是陰險。

他連忙也跟著抬頭,但眼前驀然一黑,什麼也看不見了。接著,聽到周圍響起各種嘈雜的失聲驚呼。

「誒?怎麼燈火全滅了?」

「沒有風埃」

「別推!別推1

「誰藉機摸老娘1

接著,撲通、哎喲、重物落地的聲音不絕於耳。

「啊,怎麼有涼氣,濕涼的1

「不是陰風吧?哎呀,陰風吹起,必有邪物1如果有人能鎮靜點,就能聽出這兩句話是發自一刀和大萌,只不過他們捏著喉嚨。粗獷的聲音有點變形,半男不女的,更覺得詭異。

「什麼東西1春荼蘼「驚恐」地叫。

「肅靜!肅靜!來人哪,點上燈。」這是包縣令終於反應過來。招呼差役上前。

漆黑的大堂上,一點火苗忽然亮起,照得那差役的面部呈藍綠色,活鬼一樣。而這差役才用手中的火摺子把公座上的牛油大蜡點燃。突然就看著一個方向,半晌不動,像是驚到,然後就是尖叫一聲。嚇得往後連退了幾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指著毛屠戶身邊大叫:「你……你是誰……鬼啊1

微弱的光線下。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一幕。

毛屠戶的身邊。站,不,飄著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子。她雙腳離地,在原地不斷的晃蕩哆嗦著,長發蓋住了臉,只滴滴答答的有液體從脖子處流下來,一滴滴洇在地上。光線太暗。看不出那液體是什麼,但所有人都瞬間認為,那是血!

突然,那女子的頭一歪,就這麼掉了下來,垂在胸部。

這驚嚇太突然了,堂上的人除了那個見鬼的差役外,整齊地驚呼聲中,居然沒有人跑,都恐懼地望著這邊。毛屠戶首當其衝,完全嚇呆了。

只見那女子向毛屠戶又近了一步,尖利著聲音哭道,「毛豬!還我命來!毛豬!還我命來1

毛屠戶極凄厲的尖叫一聲,站起來就跑。但「女鬼」超快,轉眼就擋在他身前,嘴裡不住念叨著那句話,頭就欲掉不掉的耷拉在胸前,血跡淋到了毛屠戶的腿上。

毛屠戶嚇得上涕下尿,兩道熱流齊噴,嘴裡討饒著,「娘子,不是我!娘子,不是我殺的你!求你放過我1

「不是你?那你為什麼不給我報仇!不但不報,還要幫助別人讓我冤死,讓我至死找不到債主,讓我身入地獄,不得安寧!說,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1

尖利刺耳的幾個為什麼,徹底打破了毛屠戶本來就不大的苦膽。他匍匐於地,什麼也顧不得了。什麼理智,什麼心思,什麼承諾,全然飄到九天之外,只有恐懼和深深的愧疚!

「是杜仲!是杜仲要我頂罪的1他大叫道。

啊,果然!所有人心中都覺得什麼東西落地了。真相,那是真相的聲音。在真相面前,他們甚至連鬼都不怕了,仍然沒有一個人逃走。而毛屠戶口稱那女子為「娘子」,難道是張氏冤死而靈魂不喪,前來討債?!

這時候,杜東辰從最初的震驚清醒了過來。他立即想撲過去,阻攔住處於被嚇瘋邊緣的毛屠戶,手上卻一緊,被春荼蘼死死拉住了。

正感受到那小手的溫軟玲瓏,就聽「女鬼」又道,「你為什麼答應他?你不知道,這樣你會被處以斬首之罪嗎?你死了,誰給我燒紙錢?」

「不會的!不會的!我給你燒1毛屠戶一疊聲地嘶叫,「杜仲說只要我認罪,就想辦法用死囚犯掉包。我死不了的,還能得一大筆錢。娘子,娘子,以前我對你不好,可你辛苦賺來的錢,我並沒有吃喝嫖賭,是給了……給了我親娘治玻外人只道我父母雙亡,其實我親娘當初做了不容於村裡的錯事,躲到山裡去了。這幾年她生了病,很重的病,要吃特別貴的葯,怎麼也治不好。所以我才拿了錢去,卻不能和你明說,只能胡亂解釋。杜家也不知怎麼知道了這件事,來對我說,可以給我娘治病,還可以安排我和我娘到洛陽去,再也不用躲藏。我想就算他們不能掉包,至少我娘可有條活路。娘子,娘子,你原諒我。我對你不好,可你也算為婆婆盡孝,來生一定會得福報的。再也……再也不用嫁給我這樣的人1說完,伏地大哭。

………………………………

………………………………

…………66有話要說………

第二更送到。

粉票已經衝到第五名,真的太謝謝大家了。不敢肖想第四,因為差距比較大,只求還有票的大人繼續投,讓我保住第五名。

第三更晚八點到九點之間。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