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一百零五章我撒謊了

美人謀律

第一百零五章我撒謊了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8日 09:30 [字數] 35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所有這些證據,是她梳理好脈絡,找出疑點,然後由大萌、一刀、小鳳、春大山及借來的賢王府侍衛,日夜不停搜集到的美人謀律。冰@火!中文..她在堂上侃侃而談、口若懸河,就像機關槍一樣掃射,就是因為那些默默在背後工作的人們提供了充足的彈藥。這種屍體已毀、人證沒有、物證模糊的案子,旁證細節就更加重要。所以,此案一結,她一定要好好犒賞大家。

包縣令現在對春荼蘼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於是言聽計從,立即著人帶毛屠戶去。只要毛屠戶不識得路徑,他前面所說的一切都是沒有基礎的,證詞的根本會立即坍塌。你連犯罪現場在哪兒都不知道,還說什麼殺人?張氏平時所走的那條路,雖然在無名寺所在的山頭上,但毛屠戶從來沒跟妻子走過!

一個女人,辛苦走這麼遠的路,橫貫這麼大的長安城,然後進入深山老林,就為採藥以維持生計,幾天里風餐露宿,就因為沒有生育,還不知道是男方或者女方的責任,就要被謾罵毆打,最後更是因為貪圖一身美服而倒霉的被誤殺,多冤枉哪美人謀律!

而她之所以沒有一開始就上這個決定性證據,是要前面多布炸點,然後等著最後引爆,不然證據不足埃

她的觀念是,要打,就把人打得翻不了身。沒有完美鋪墊,就不能出最後的大招。

毛屠戶幾乎是被拖走的,還一步三回頭,好像公堂上有金子。他這樣,其實已經很說明問題了,但有的人,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也難怪。這不是普通的案子,背後是兩大世家的角力。

此時天已過午,剛才採集證人證言時,大家順便把午飯都吃了,還歇了晌,這時候精力都充沛著。於是春荼蘼就說,「在等著毛屠戶識路的證據回來之前,案子不妨繼續審下去。」

「犯人都沒有,還審什麼?」杜東辰唱反調。

「不叫犯人。叫犯罪嫌疑人。」春荼蘼藉機灌輸現代法律觀念,「在能證明他確實是犯罪人之前,他只是有重大嫌疑。」

牆壁后的韓謀聽得頻頻點頭。

這種新奇的觀點,還有什麼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都似乎極合他的意思。但在春荼蘼說出來之前,卻不能清晰成具體的語言。

所以他看中這個丫頭,感覺他是上天派來給大唐的。因為他正有這種律法治國的想法,這個運用律法嫻熟無比的丫頭就橫空出世。

他不相信她這麼年輕就有這樣的學識和成熟的思想,而且她的家族環境。也不可能讓她接觸到更多的知識。但他不打算細究,因為她在,是神奇,也是大唐之福。

「好吧。犯罪嫌疑人不在,審什麼?」杜東辰從善如流的道。

「誰說犯罪嫌疑人不在?」春荼蘼反問,「又誰說嫌疑人只毛屠戶一人?包大人並沒有說過吧。在杜世子帶著你找到的嫌疑人毛屠戶到來之前,我正通過推理。嚴重的懷疑另一個人。」

「是誰?」包縣令問,重新想起這一茬來。

春荼蘼向旁聽席一指。纖白的手指定在老奉國公杜衡的貼身侍衛杜促的身上,「就是他1

「你胡說1這指責太突然、太重大,杜仲一時控制不住,當堂反駁。

「春狀師,說話要有證據,《大唐律》中有誣告罪的,何況還是民告官。」杜東辰聲音中的冰冷掩飾著氣急敗壞,「當心受反坐之苦。」

春荼蘼當然知道,誣告、誹謗這類罪行,一旦認定,就會被反坐。所謂反坐,就是你告人家是什麼罪名,事實證明對方清白,那所告之罪應受的懲罰,就要由誣告或者誹謗者承擔。

「我既然敢這麼說,自然就不是紅口白牙的亂講。」春荼蘼神色端正,「而且我所指認者是老奉國公身邊的貼身侍衛,怎麼會是民告官?我告老國公爺了嗎?杜仲再受器重,不過是奴婢部曲,我乃安國公之孫女,地位誰高誰低,杜世子弄弄清楚。」古代律法中最沒有人權的一條就是,地位低著告地位高者,本身就是罪過。就像敲登聞鼓,不管敲鼓者是否有冤枉,案件審結之後也要受流刑之苦。

說完,她不理會杜東辰與杜仲,轉向公座,叫了聲包大人,又轉向堂下看審眾人,「之前我說過了,在方寶兒的屍體被發現之前,奉國公府並沒有傳出逃妾的消息。這個可以理解,所謂家醜不可外揚。但作為家風嚴謹之世家,不可能放任此事不理,必定要派人秘密尋找的。而且尋人者,必定是老奉國公最信任的家僕。說到底,這個連環三屍命案,最終的源頭,只是方寶兒而已,望塵大師和張氏,都只是被牽連的。我猜,在命案爆發之前,奉國公府對外的消息是這樣的:方寶兒又病了,於是再度回到某個偏僻的院子中修養。陪伴她的,就是之前做假證的那個王婆子。若包大人或者諸位不信,請隨便拿了奉國公府的下人來問,必定如此。」這事她沒有紀錄證人證言,一來沒必要,這種「小事」瞞不住,沒必要叫證人來問。二來杜家的家僕都還要在杜家混,何必為個官司斷人生路?

「杜仲是老奉國公的貼身侍衛,自然是一等一的信任之人。」春荼蘼繼續道,「而且,大家請看,杜仲身材高大,武力超群,慣用左手,雖出身奉國公府,卻在羅氏統領的軍中磨練過五年,平時配著稱手的武器。我調查過,有充分的證人可以證明,在三月十九到三月二十二日期間,杜仲還悄悄離府,沒有人能證明他消失這幾天做了什麼。而三月二十,正是那三名死者的死期1

望著堂上堂下眾人,她深吸口氣道,「杜仲有禁得住推敲的殺人動機、有相應的手段和武力值,還有作案的時間,如果還覺得不夠的話……」她向守在公堂之側的過兒招了招手。

過兒立即上前。打開一個盒子,取出一張有編號的紙出來。沒辦法,春荼蘼的袖子里放不了這麼多東西,幸好她有人手可用。至於小鳳,已經悄悄離開,準備她設計的最後絕招去了。

春荼蘼抖開那張紙,上面有黑色印跡,「這一張,是從方寶兒脖子后拓印下來的痕。當時。就是這隻手,把她按在水裡,生生溺斃的1

眾皆嘩然,突然生出對死者的同情,對殺手的痛恨。還有什麼比這更直觀。更刺激人的嗎?

「杜仲,你敢不敢上來,把你的手和這個掌印對比一下?」她冷笑。

杜仲不動。杜衡沉著臉。杜東辰不開口。

包縣令忍不住了,因為皇上就坐在他背後,令他今天底氣很足,於是他扔下令簽,「來人哪。把杜仲帶上來比對。」

立即有差役上來,一個拿過春荼蘼手中的紙,另一個押過杜仲。杜仲到底是老奉國公面前一等一的得意人,身上自有氣勢。並沒有讓差役碰到身子,而是自己走過來。

他瞪著春荼蘼,目露凶氣。但春荼蘼怎麼會怕,淡淡地道。「別想毀掉那張紙,那不是原件。原件早封存在衙門的檔案中。這樣的復件,我有的是。」

杜仲不吭聲,可卻不能不動。而當他的左手與紙上的拓印完全吻合時,公堂上一片驚嘆。

杜仲色面慘白。

杜東辰卻道,「這能說明什麼?很多人的手掌是一樣大的。再說,這是從方寶兒頸兒拓取來的,未必沒有偏差。」

這時候,春荼蘼無比痛恨古代沒有指紋鑒定,沒有dna檢測。這麼多旁證,只要一個科學技術手段就可以讓案件落實,讓兇手伏法。但現在,她卻只能靠推理,靠說服。

「杜世子說得有理,但別忘記了,這項證據是在其他旁證者吻合的情況下。別人也許有同樣大小的手掌,可是,卻未必具備其他條件!若你覺得仍然不服,我還有話要說。」

杜東辰簡直要瘋了。

三屍命案,確實複雜難明。但,她從哪找出那麼多的證據來?難道說律法,真的是這麼深奧和值得深挖的嗎?

只見春荼蘼往堂上堂下,深深施了一禮,抱歉道,「對不起各位,剛才我與毛屠戶對質時耍了個小花樣……咳咳……就是說到望塵大師的脖頸是向哪方折斷的。我告訴毛屠戶是左,我撒謊了,其實是右邊。」

眾人再度嘩然。

「你1杜東辰氣壞了。

這個女人,怎麼能這麼詭計多端,狡詐如狐。一上公堂,她到底挖了多少坑讓他跳!

「我之所以要這樣……」春荼蘼解釋,「是要證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兇手並不是個左撇子,而是雙手皆能的人。而他……」她指著杜仲,「在軍中使雙刀,兩手的力量幾乎沒有區別。」

說著,從過兒手中的盒子中拿出另一張有編號的紙,「這個是杜仲所在軍中時,同僚所做的證辭,充分支持剛才我說的話。」

然後她又繞到過兒身後,因為她身量高挑,過兒是嬌小型,所以她輕而易舉從背後環住過兒的脖子,然後向右象徵性的輕扭。

「大家看,如果從後方施力,用力的習慣就是左手往左掰,右手往右掰。望塵大家的脖子是向右折斷的,他又身有武功,身材高大,足以證明兇手的身量比他還高,而且右手力大。再考慮方寶兒頸后的指印是左手施為,問題不是很清楚了嗎?」

………………………………

………………………………

…………66有話要說………

呼,大家看得緊張吧?其實我也好緊張,我是因為粉票榜。我現在第八名,但離第五名只差三十來票,距離第七名只有兩三票。請求大家火力支援。其實這兩天大家很給力了,66貪心了。

另,因為明天那章,這個案子會有個了局,為讓大家早點踏實,我還是早上十點左右更吧。后正三更,時間會再通知。

感謝果果打賞的十張平安符

感謝書友130625203956025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1011、pdxw、愛看書的橙子、嵐兒翩翩、翾雯、狐狸精的死黨、無限透明的黑、南方北方.、貓打滾、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