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一百零二章施主,放開那個姑娘!

美人謀律

第一百零二章施主,放開那個姑娘!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4日 14:23 [字數] 32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而當春荼蘼把畫像呈到包縣令面前,包縣令氣得當堂爆粗口,「你們都瞎了?畫的明明不是一個人,怎麼都指認為方寶兒美人謀律!知不知道做偽證是要打板子坐牢的1

那些證人嚇了一跳,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是被年輕漂亮的女狀師耍了,其中一人本能的求饒道,「大人恕罪,小人們實在沒看清楚1

「沒看清楚就來做證?知不知道關乎人命,也太不負責了1包縣令這個氣。..關鍵是,他也差點相信,這讓牆壁後面那位怎麼看他?會讓他的形象和學識印象減分的!

「大人!我要求把這件事列為本案的疑點之一。」春荼蘼並不在此問題上糾纏,趁熱打鐵道,「先叫他們下去,但我保留追究他們刑事責任的權利。」

她這種說法新鮮,好在很容易令人明白其意美人謀律。包縣令也不想耽誤時間,當下准了。一邊的書吏奮筆疾書,記錄下這件事。另一邊,一長串證人在指指點點中,灰溜溜的下去。

白敬遠和仍然被安置在角落和春大山鬆了口氣,不禁又是自豪。剛才局勢幾乎一邊倒,但荼蘼舉重若輕,不動聲色間就全盤翻轉。杜東辰想給荼蘼一個下馬威,結果可恥的失敗了。可是荼蘼能這樣做,可見在升堂前做了詳細的準備,料到杜家會買通證人了。

她說得好,打官司不是僅憑聰明才智。要靠平時的苦讀,還有大量繁瑣枯燥的案頭準備。

而當公堂上終於清凈后,春荼蘼又問毛屠戶,「你是怎麼連殺三人的呢?」

毛屠戶幾不可見地瞄了杜東辰一眼,囁嚅道,「供詞上不是都說了?」

「現在我是問你。依律你必須回答1春荼蘼強硬的頂回去,「不過,你若口拙,不如當堂演示一下。如果能還願當初的情形,堂上大人和堂下看審的各位,會更回清楚明白。」

此言一出,就立即得到諸多響應,包縣令也沒有意見,所以不管毛屠戶答不答應。已經被拍板確定。公座牆壁的後面,韓謀不禁起身,湊到那個小洞口往外看,「這就是案件重演,和上回真假皇帝案的表演一樣嗎?」

「不太一樣。但道理相同。」康正源低聲道,「上回像是講故事,這次嘛,是還原謀殺現場的情形,更加直觀一些。」

只聽外面春荼蘼又道,「犯罪嫌疑人單獨無法重現當時的情景,我叫了兩個人幫忙。此二人是賢王府的府衛。其身份和可信度無可懷疑。而且他們一個與方寶兒身材相似,一個與望塵和尚身材相似,這樣能讓諸位看得更清楚。」

包縣令答應,人群中立即走上來兩個身著軍裝的男人。通報了各自的名號。最後,還對杜東辰施禮問好,顯然也是認識這位國公世子的,從另一方面證實兩人的真實身份。

毛屠戶被差役提溜了起來。卸了刑具,可卻手足無措。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在包縣令狂拍驚堂木的催促下,咬牙上前,和那個充當方娘子的男子拉扯。

那男子身量瘦長,在男人中不算高個子,可是扮女人卻是分外高挑。他謹記著春荼蘼的囑咐,不曾發力,結果被毛屠戶拉得東倒西歪。

春荼蘼連忙在旁邊解說,「照毛屠戶所供認,他與方寶兒早就勾搭成奸,只因方寶兒想做長久夫妻,才卷了財物,逃出國公府,想與他私奔。而毛屠戶呢?關鍵時刻不敢得罪堂堂的國公府,又捨不得結髮之妻張氏,所以臨時變卦。方寶兒不幹,兩人撕打。這時,恰好望塵大師出門化緣,路過無名寺后荒樹林,上前勸架。不知我敘述的,可對?」

堂上堂下,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點頭。

春荼蘼就又道,「若是這樣,我就疑惑了。仵作大人的驗屍文書上寫得明白,方寶兒屍身的幾處關鍵所在,有明顯的印跡,顯然是對方對她欲行不軌時留下的。試問,已經是勾搭成奸的關係,這時是要決裂,按正常人的行為來說,怎麼會有心行那禽獸之舉?」

底下人立即議論紛紛。

對啊,都這時候了,甩者甩不脫,怎麼會再想做那件事,只怕當時和仇人也差不多了。再看毛屠戶對扮演方寶兒的府衛扭手扭腳,並沒有往身上招呼。

毛屠戶聽聞此言,驀然反應了過來,突然伸手襲胸。那府衛哪肯在他這種低下之人手中吃虧,雙手一推,身子借力躍到公堂邊緣。

他的任務,算是完成了。而扮演望塵大師的府衛不太機靈,站在那兒沒動彈,春荼蘼只好提醒到,「吳大人,該你上場了。」

吳府衛這才反應過來,哦了一聲。立即走向毛屠戶。但他雖然沒有眼力見兒,做事卻極為認真,還模仿和尚的行為,對著毛屠戶打了個稽首道,「施主,請放開那個姑娘。」

案件重演,是一件很嚴肅的事。可就因為這一刻的變化,成了喜感十足的場面,堂上堂下笑成一團。吳府衛仍然十分認真,上前揪住毛屠戶。毛屠戶本能的掙扎,但他個子矮小,空有蠻力卻用不上,兩人之間的情形就像狗熊打架,以致周圍笑聲更甚。

「公堂之上,豈可兒戲1杜東辰清冷的聲音響起,暫壓下了嘲笑的氣氛。

春荼蘼心頭一凜,心道沒想到這姓杜的還是練家子,這一聲說大不大,就小不小,偏偏震得她胸口有些發疼,那股子笑意消散不少。

「人與人不同,時與時相異。那日的情形,如今豈可毫無兩樣的重現?當時,毛屠戶必然情急,可現在卻在大牢關了幾天,神氣俱消,心有悔意,哪能做到同樣的窮凶極惡?」杜東辰正色道,「就像我大唐律中有義憤殺人一說,也有戲殺一說。那都是在特定情況下,行的特殊之事。所謂時過境遷。就是說的如此吧。春狀師,難道你沒聽過這四個字?」

春荼蘼笑而不語,不爭這種口舌。

她當然聽過這四個字,但杜東辰平時那麼有風度的人,現在居然來刺她,顯見是氣極。再說她本來也沒想拿案件重演做為證據,只是在眾人心中留下印象,那就是:毛屠戶說得不可靠。

現在目的已經達到,於是。她話題一轉道,「也對哈,是我輕狂了,多謝杜世子指點。只是……」她又轉向毛屠戶,「是你扭斷的望塵大師的脖子?你確定嗎?脖子折斷是望塵大師的真正死因。之前已經由仵作和差役大人雙雙證實過了。」

「犯罪嫌疑人雖然個子不高,但臂力驚人。」沒等毛屠戶回答,杜東辰怕他再出錯,乾脆代答,「他是殺豬為生的,就是把瘋狂奔走的成年公豬按倒也做得到,所以扭斷人的脖子也自然沒問題。春狀師。你不是要弄頭豬來,讓他當堂試試吧?」

包縣令一聽就嚇到了,要真弄頭豬來,他這縣衙成什麼了?

幸好春荼蘼搖頭道。「那倒不必,只是我想請問犯罪嫌疑人,你好好回憶一下,你是把望塵大師的脖子向左扭斷的。還是向右?」

這下杜東辰和毛屠戶都怔住了。

有區別嗎?有區別!而且區別大了,從下頜處就能看出明顯的印跡。

「快說1見毛屠戶猶豫。包縣令催促道。

「左……」毛屠戶試探性地說。

「你確定?」春荼蘼連忙逼問。

「右……」

「到底是左是右?」

「左吧1毛屠戶把心一橫。他自認了罪行,不過是等著判決,哪想到遇到這麼難纏的一位狀師,問得他比死還難過。

「原來是左。」春荼蘼笑起來,一臉鄙夷。

毛屠戶心叫不好,連忙又趕嘴到,「是右!是右!我記起來了,是右1

杜東辰第二度閉上眼睛。

又上當了!這回不是他,卻是關鍵的那個人。上堂之前,他做了很多準備,甚至這麼多所謂的證人,都對好了證詞。可哪想到上了公堂卻漏洞百出。不是他不小心,是春家這個丫頭太厲害了。之前雖然重視了她,但她的本事能耐,在真正對面時才能深有體會。

「真不明白你為什麼改口。」春荼蘼冷笑著看毛屠戶,「其實一開始你就猜對了,是左。」

她用了「猜」這個字,更顯得對方的證詞不足採信。杜東辰雖然感受到春荼蘼的壓力,但怎麼可輕易認輸,連忙大聲道,「大人,春狀師此舉有誘供詐供的嫌疑,所得到的證據,不能用於審理之中1

「杜世子說得不錯,這個問題我收回,當我沒問過。」春荼蘼無所謂地說。

但,如何收回?如何當她沒問過?她道歉了,就不能追究。這個問題也可不作為審理時的證據。可是,在場的人都聽到了,都在意識里打下了印跡,這就夠了。

有時候在達到公平正義的目的,也是需要一點點手段的。

「那麼,望塵大師被害這一段,可以暫時揭過,我提出的疑點,希望公堂記錄在案。」春荼蘼接著道,「現在說說方寶兒的被害。據毛屠戶說,他是後來想起方寶兒身上帶著不少金銀之物,所以起了貪念,追到半山上,殺人奪財。對嗎?」

……………………………………

……………………………………

…………66有話要說……………

粉票榜總是差第七名二十來票,爬不上去。大家投過我月票的,不必再破費湊票,但還沒投票的,戳戳投票欄嘛。

感謝sonia220打賞的價值連城和氏壁

感謝狂飆小馬721打賞的桃花扇

感謝ursula1011、夜妖、、pdxw、春天的風依然、甜沙拉、狐狸精的死黨、古靈兒、貓打滾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