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九十八章老不要臉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1日 08:15 [字數] 25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怎麼呢?春六妹妹…春狀師?」杜東辰反問,臉上仍帶笑意卻被春荼蘼的神色激得有點火大。

小丫頭,你處處針對我杜家,不殺殺你的威風,你以為長安無人嗎?可心裡雖惱,不知為什麼,看她那嬌俏的小模樣,只感覺可愛無比。比那些長安貴女,還有和他訂了親的大家閨秀不知強出多少倍。

「公堂公堂,說的必然是公事。涉及刑司,應該言簡意賅,還要處處與案件有關,不然就是浪費堂上大人和堂下諸位的時間。杜世子這樣唧唧歪歪、長篇大論,實在有些不妥當。」直說吧,你有什麼證據。指桑罵槐,好女人都不做的事,男人家這樣就太下品了。

她的用語完全不敬,杜東辰架子端慣了,登時大怒。不過他城府深,心機重,臉上居然沒有變顏色,只是正了正道,「我只是解釋一下,奉國公府為什麼人介入此事。

免得參與得太深了,落人口實。畢竟,我不是訴訟為生。」

「我也是不啊,我是為了人間正義。」春荼蘼說得認真,還點了點頭,用以強調。

一邊的過兒和小鳳別過頭去,偷偷地樂,康正源則低低咳嗽一聲以掩飾差點噴出的笑意。

撒謊撒得眼睛都不眨一下,還理所當然,這份功力太高深了。而且,選擇以如此直白的方式把話頂回去,頓時就把杜東辰那隱含的意思壓下去了。不過杜東辰的策略失誤,越是繞,最後越是會被荼蘼繞進去,形勢有利也變得無利了。

顯然,杜東辰不愚蠢,立即意識到了這一點,因而果斷不糾纏,只對春荼蘼微微一笑,繼而轉向公座道,「因事關奉國公府的逃妾,所以我也派人四處調查,以期還我杜家清白。本案死,其頭之凶,因而我注意到了死者張氏的丈夫毛屠戶。此人是刀徒,惡漢,平時在村橫行霸道慣了,而且沉溺賭博。他的妻子失蹤,雖然平時有這樣的情況,但他毫不在意,此為疑點之一。他長年貧困,家徒四壁,有正式的營生,卻要靠妻子上山採集珍稀藥材為生,可最近卻在賭場有很大手筆,此為疑點之二。張氏的娘家人,夜皆噩夢,夢到張氏指認毛屠戶,因而四處求告,此疑點之三。有這三點,我就注意到此人,找人接近。後來他酒後吐真言,說出了全部犯罪事實。清醒后,我找來相關證人,他自知大勢以去,供認不諱。」說到這兒,他頓了頓,口齒和頭腦一樣清晰無比,「大人,我這裡有毛屠戶親自畫押的口供。還有幾個證人·以證明我所言非虛。」

他一伸手,那個跟著他的僕從立即恭敬的奉上幾張紙。說實在的,論起大家子的范兒,他確實比春荼蘼更有派頭。

從差役手證人名單·包縣令看了看,不斷點頭,看樣子很贊同。然後,交給一邊的書吏,當堂宣讀。

大意是這樣的:方寶兒雖是妾室,卻也是老奉國公單獨的廚娘,有一手做飯的好手藝。她嫌棄大廚房的採買不合自己的心意·畢竟食材決定著食物的味道,於是就經常在僕婦的陪同之下,偷偷從國公府角門出去,到坊間賣菜肉。一來二去的就認識了毛屠戶,最後勾搭成奸。這也就是她逃走的真正原因,還卷了大筆財物,想和毛屠戶做露水夫妻。本來,她和毛屠戶約好在無名寺后的荒樹林見面的·但毛屠戶雖然佔了便宜,卻不敢得罪國公府,加上張氏的娘家與他有恩·於是改了主意,不想遠走高飛。爭執間,兩人動手廝打,被出門化緣的望塵看到。望塵慈悲為懷,前來勸架,卻被毛屠戶無意。方寶兒嚇得立即就逃走了,毛屠戶只好拋屍滅跡。

但隨後他對方寶兒所帶的財物起了貪念,一直追到深山溺斃。他取了細軟離開,卻沒有脫掉方寶兒的衣服首飾。回到家后·因瑣事與妻子張氏發生了口角。張氏憤而離開,打算上山採藥。

巧的是,張氏看到了倒在溪邊的方寶兒,見其衣飾華美,同樣因貪心而為自己鋪就了死路。張氏的身形與方寶兒酷似,偏這天毛屠戶心情好·沒有放任張氏像往常那樣一走幾天,而是追進了山。可結果,他看到的是「方寶兒」在前面走。驚慌之下,他以為沒有殺死對方,於是一不做,二不休,抽出刀來,從後面把張氏砍死。

張氏頭落,毛屠戶才知道自己殺錯了。可是大錯已經鑄成,他只好假裝不知,回了家。

總體上,這份口供和春荼蘼推論的那個故事大同小異,只是兇手換了人,動機變了樣,還給了相當的理由和合理的後果。不得不說,很令人信服。

怪不得,之前人群是杜東辰的那個貼身僕從,一直引導話題,令她說出整個所謂的「故事」來。

高!得為杜家的應對挑個大拇指。這樣做的信服度很高,在沒有屍體,沒有證人,沒有直接證據的情況下,卻在她推測的基礎之上,幾乎每個人都能說服。

重要的是,古代律法和現代法律不一樣,現代是輕口供,重證據,就像某人承認罪行,若證據對不上,也不能定罪。但古代是極重口供的,因而拿著毛屠戶的自供,簡直就是絕殺大招。

再看堂上堂下,大家的表情說明:果真九成以上者,相信了杜東辰的說法。

如果最後的判決是如此,白家就會因她而摔了個大跟頭,還得落個誣陷不成的名頭。就算別人不這麼想,杜東辰想必也安排了某種輿論。第二,真正的殺人兇手由此逃脫懲罰,讓死者無法瞑目。第三是最關鍵的,那就是杜衡個老傢伙絲毫沒受到損失。

這不行,這絕對不行!她一定要扭轉乾坤!

正想著,旁聽席一陣騷亂,卻來自右邊。竟原來,是白相暈倒了。

這樣一來,審是審不下去了。包縣令一邊招呼上回那個救治暈厥的老傢伙比較有經驗的大夫來,一邊宣布退堂。第三堂的時間,請大家注意衙門口的放告牌。

春荼蘼在這種情況下也差點噴笑:外祖父,您這現學現賣,比我還強。用不用這樣啊,兩個都是老不要臉了埃

…………66有話要……………

今天真不怪我。我租屋的房東是個極品,一直不肯把電卡給我,好像她那電卡上鑲金,怕我給刮成金粉,吞肚子里去。結果就是,沒有電卡,我沒辦法看還剩下幾度電,萬一估計錯誤,就會因為耗盡電量而停電。再找她來買,但得等她下班后。今天就是這樣,這麼熱,我在沒電的情況下頂了多半天。好在我已經找了新房子,下個月底,這邊期滿就搬。太鬱悶了我,所以跟大家吐槽一下。

感謝擦身而過9ice963打賞的香囊

感謝Uruwar1011、筱筱、e四驅兔子、甜沙拉、pduw、雲之秋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